大家
孙丰文集
[主页]->[大家]->[孙丰文集]->[“省部级主要领导干部坚持的“底线思维”到底是什么?]
孙丰文集
·5,从纯粹知识角度对〝什么是腐败〞的定义——
·6,与纯粹知识相对的是什么知识?老孙曰:是经验知识
·6,与纯粹知识相对的是什么知识?老孙曰:是经验知识
·对“媒体必须姓党”的理性清理
·对“媒体姓党”的清理
·对“媒体必须姓党”的清理3
·王军涛的“共产党堕落成腐败暴虐政党……”立论错误
·王军涛的“共产党堕落成腐败暴虐政党……”立论错误(2)
·王军涛的“共产党堕落成腐败暴虐政党……”立论错误(2)
·对《党校不姓党,没存在的必要》的理性与知性的双重清理
·对习总说错了的话的至诚而庄严的纠正――
·“正知、正念,正能量…”是闭门造车。不管对不对,也不问通不通
·下里巴通电习近平――有“两面人‘事实’”,没有“两面人‘现象’”
·2丶)《党校不姓党,没存在的必要》的知性的清理
·2丶)《党校不姓党,没存在的必要》的知性的清理
·2丶)《党校不姓党,没存在的必要》的知性的清理
·2丶)《党校不姓党,没存在的必要》的知性的清理
·2)《党校不姓党,没存在的必要》的知性的清理
·《党校不姓党,没存在的必要》的知性的清理
·“心中有没有党”不是科学所能证明
·巴那马文件以科学名义宣布:“媒体、党校姓党”全错!
·欧洲共产主义又为什么会在一夜间骤然解体?
·评《人民日报》:《深刻把握,正面引导舆论监督的辩证统一
·川震灾款500亿哪去了?曰:姓党去了!
·雷阳死,是因自然世界本无“姓党”者
·只有存在“非理性看待”“必须理性看侍”才能成立
·“共产主义决不是‘土豆烧牛肉’那么简单”
·共产主义不像土豆烧牛肉那么简单才垮台才危机
·崇志先甘生对我的质问
·评电视剧——《人民的名义》
·2)以“人民的名义”这个句子的逻辑功能
·3)凡“以人民的名义”者,肯定不是人民。
·习的“阴谋篡党”指控,先验地包含着一种逻辑颠倒——
·二、那么,反腐败到底应反什么?
·反腐败就是清理人的生存环境,纯洁文化
·四、习指控的“篡党”根椐的是什么?真正的根据又是什么?
·五、共产党的党性就是玩阴谋,耍权术、勾心斗角,挑战人类伦理
·“低端人口论”是对人的尊严的蔑视与侮辱!
·六、凡政党就只有一个合法性——那就是“党”字所包含的思想
·七、凡政党都首先是一个知识或理,而后才是事实的党;
·七、(之二)
·八,习思想就是“两面派”基因或菌种的文化
·九、①共产党不是执政党。②能执政的永远是人,从来不是党!
·十、我们完成了在世上往下活的只是人,不是“党”,的当且仅当的
·习近平懂得什么是“思想”吗?
·习近平懂得什么是思想吗?(2)
·扒开包子皮,咱看看习“思想”到底是些什么货色?
·(4)“独特的历史、文化…”也成不了高校“思想工作”的理由
·人是有德性的唯一物种。党没有德性只有合法性
·⑥只有实现天所赋予的性命,人生才有意义!
·对“朝鲜仍然是我们的战略支点”的纯粹知性的辩析
·“朝鲜仍然是我们的战略支点”所爆露的习的阴暗与残忍!
·“忠于党”和“不四分五裂”只是对相对意志的要求
·人无力纠正先天就错的知识,因人的能力是后天
·③根本就没有“治国理政”这一说
·“内涵段子事件”支持“共振”,但不支持“5.1”这个限定!
·有理也要让人三分!
·有理也要让人三分(之二)
·“迷思”不构成为有效知识,民运同仁务必注重咬文嚼字
·语言中并没有“迷思”这个词
·马主义是为把掠夺和迫害狡辩成“合法”而作的证明—
·(1)思与想并不是同一行为
·(4)共产主义理想与信念的毫不动摇就是坚持对人民的镇压与迫害
·夏业良袁红冰:《关于郭文贵现象的辩论》立论错误
·知识上的矛盾不能被直观,但能被思辩所证伪
·袁红冰是一位不知天高地厚,无一点自知之明……
·人只应讲理,不能讲政治。讲不讲政治人都不能逃避在政治外
·任何事物发展变化以及最终的可能都是由它的“是其自身”所规定。
·人只有做正派人的义务,没有忠于党的义务!
·不论什么党都只有人性,从来就没有党性这回事!
·老孙的台湾观
·真情只存于人心,假话全出于党性
·“党”只是“众理或万理”中的一个具体的理!
·老孙的台湾观(2)
·三、那能理想能信念的是什么?被理想被信念的又是什么?
·老孙的台湾观(3)
·老汉来追随一回习总:在一个中国原则下,什么问题都可以谈
·“党性”是特殊阶层的人从多数人那里趋利的一个说词
·到底什么是空话?
·“政党”不需要忠诚。也从没见过“忠诚于党”的先例!
·没有野心家哪来的政党?
·习的“存在野心家”与“不能投鼠忌器”犯了语义颠倒!
·吕柏林描述小麦“返青”,就是小麦的“现象”
·“一国两制”在理论上成不成立是个哲学问题,不是科学!
·“一国两制”的内涵就是1十1可=2,亦可=3
·提出“两制”的人只有心底先肯定了社会主义是罪恶,
·评《新华社》:《坚决清除“两面人”》
·决心清除腐败和两面人的习总,你是几面人呢?
·省部级主要领导干部坚持底线思维着力防范化
·坚持什么样的底线来思维?
·“省部级主要领导干部坚持的“底线思维”到底是什么?
·省部级干部的底线思维只应是回答:共党该不该亡?
·安全在任何条件下都仅属于人!政治和意识形态从来不需要安全。
·人品习得论(一)
·人是先成了人之后,才能去“做人”
·“中央和国家”这两个“名”先天包含了“以政治为成立”
·字面的“大局意识”与习近平的大局意识
·人无论讲什么,都是用理来讲,所以理就是一切!
·只要“意识”就是对对象的认知的,不能靠树立来牢固!
·人的最高境界就是心正与意诚。不是党性!所以——
·实践政治根本就无标无准,又哪来的“硬杠杠”?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省部级主要领导干部坚持的“底线思维”到底是什么?

   “省部级主要领导干部坚持的“底线思维”到底是什么?
   
   答曰:是防范!习近平要防范什么?
   
   答曰:习防范的是共产党的解体或垮台!


   
   潜藏在“防范解体垮台”这个心理定势后面的又是什么?
   
   答曰:是习近平对自己的党(共产党)就是奸党、邪党、恶党、迫害党的内心的肯定和承认。是习近平对自己党的没有信心的表现和证明。
   
   我们就有理由来问:既然习和共产党高层在内心都承认共产党是奸党、邪党、恶党、迫害党,对它的解体与垮台还有什么可担心的必要?更找不出如何使它避免垮台的理由。只要是人,就都从老天那里被赋予了权利和义务,权利是推翻暴政的资格,义务就是服从普遍性原则(即正义)的自觉。所以即使是共产党里人,也只应去探寻如何推翻共党,而不是如何使它不垮台。
   
   我说的“肯定和承认”不是指流落海外的“敌对分子”,也不是指国内还在遭受迫害的百姓,这些人把共产党认成奸党、邪党、恶党、迫害党是再当然不过的事。我说的是共产党的领袖,如邓小平、江泽民、习近平们,其实在对共产党性质的认定上,也和我们一样是把党认成奸党、邪党、恶党、迫害党的。很明显:被认识的对象是“1十1”,无论是敌对势力还是“正能量”得到的结论都是“2”。因为被认识对象之是什么,是由对象自身来决定,非认识者来决定。且人的认识能力和原则也是同一个,结论怎么会不同?
   
   共产党之做为被认识的对象对所有人都是那同一个,其社会实践都是它的所做所为,人人可见。同一个所做所为又怎么会不同呢?所以平头老百姓与共产党领袖对共产党的真实认识是一致的。只是百姓口头说出的也就是心底的那个真际认识。共产党领袖们知自己为恶多端,就恐惧被历史清算,所以他们要做的就是千方百计逃避清算,因此得出的就是如何防范。他们心底对共产党的真际认识与我们敌对势力没有不同——不同的是利害!人民所关是解放,要求就是推翻。共党领袖们怕清算,当然就不管认识的真不真,他们能顾的只是如何逃避清算,当然就要坚持对人民的镇压。
   
   习近平1月21——24日的思维底线就是决不放弃镇压!
   
   为什么共产党领袖的心底也会把自己肯定为奸党、邪党、恶党、迫害党?因自然里只有存在,存在物的性质是种性,种性区分为类。存在物的同种同类是本然,本然哪来的相异?不同的性质是种类上的区别。同类物质里哪来的敌我?敌我完全是人为,是由利害所规定。人类中只有男女老幼,心善心恶,侵犯与攻击,慈善与仁爱,有好人与坏人,根本就没有敌我。
   
   敌我是成功者加给社会再加给人民的。
   
   好人与坏人却是对人的个性的客观描述。
   
   这个问题在马赋心里也未完成解析。共党也是人,如我们一样首先有的是最一般的人性。因人们落地时是无意识的肉团,等待着经验对大脑的剌激,刻划出后天的意识。所以人在青壮年时主要依赖感性的被环境所剌激来接受信息,智力的使用不占主要地位,只有壮年后人才可能较系统地运用思维。
   
   什么是思维?
   
   思维就是运用已明确了其涵义的概念去分析涵义不明确或不完全明确的概念,使这些不明涵义的概念在意识里被明确,具有意义。日常人就是只依靠环境事物所剌激来接受信息的人。
   
   日常人是被动的被环境里的成见与旧习所剌激和作用,较少有自觉的使用已明其意的概念去知解尚不明其意的概念的人。亦即孔子说的“民可使由之,不可使知之”。(后郭店出土的竹简发现原句“民可使道之,不可使知之”)。“道”即规定出“德”的那个无所不在的规律性,意思是:常人可以被环境规定成在行为上“符合道德”的人,但“符合道德”不是明“道德所以为道德”,符合道德不=有道德。如胡锦涛在校时看了史诗《东方红》所写的日记,九五年在中央党校向省部级干部讲的“关于世界观问题的‘重要讲话’”,《新三民主义》,《科学发展观》等等,其实都只是照本宣科,他并不明这些话的意义。至于习近平,特别是他那些书单,是从未看过的,“肩扛二百斤粮,一口气走十里路”,这本是一个经验问题,不属于懂不懂,是经验上的能不能,可他怕把话说小了丢面子,就把不可能的事当成可能来说了。从他的讲话里你发现不了哪怕有一篇是他真正懂了的。
   
   习近平为什么这么跟这么狠、这么毒、这么残忍?
   
   我以自己的经验来说,上小学时老师教唱歌,音乐老师只管照曲教,不是语文课,学生听没听懂,歌词是什么老师不问,所以有些一、二年级学的歌的歌词至今我也没弄清。在反对“美帝发动细菌战”那年,排队放学,校长站至一块石板上讲美帝国主义如何坏,如何用飞机散布细菌来毒我们,然后就问:同学们都来签字抗议美帝,好不好?学生一齐喊好。校长说:“没有反对意见我就代表同学们去签字啦”。谁知有个刚上学的同学就喊,“我不同意”。校长就问“你为什么不同意”?同学就说:“俺奶奶跌断腿没钱治,咱鬼子楼里那些鬼子给俺奶奶治好了腿,没要钱。俺就不反应对人家”!这引得轰堂大笑。
   
   我们用说的话来反映对象或思想,“山或水”所表达的就是“山或水”,这不会错。因这种表达所用的名和被反映的对象是相对的一致的,不会错。在镇压反革命那年,学校里教唱《镇压反革命大家一条心》,我就明白不了什么是反革命?还唱“反革命怀里装美金”,我就明自不什么是“美金”,去问老师:老师说美金就是钱,我就又问:钱叫钱,为什么要叫美金?我要说的是:习皇与胡锦涛、江泽民们讲的那些话,除了在内容上可直观的和可经验的,凡是关涉到思维的,他们是连自己讲的是什么也都没弄清。习近平干了这么多年,他自己觉得是了不起了,事实上他把大兵抬到人大的主席台,所蕴含的未然意义是什么,他至今也不知道。他这么多年的努力所以陷到如此的泥坑里,就是因他不懂自己说的话。人说的话是反映思想的,说话者就必须保证所说与字面所含意义的一致。而习某人在思维上是个不教竖子,你怎么教他也不会解人意。如魏京生所说:习近平非不死于暴力不可,习是不会听人劝的,他不同于李克强与汪洋,他们能听懂人话,听懂人话就可能接受忠告,习近平是个听不懂人话的土鳖,只可被起义的乱枪所击斃,不可能接受医生的抢救。
   
   本篇阐明的是:共产党头目们既已在心底肯定了共产党就是恶党、邪党、毒党、抢掠党,为什么不促使它快此灭亡呢?下回说。
(2019/01/30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