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
悠悠南山下
[主页]->[大家]->[悠悠南山下]->[回顧越南侵柬]
悠悠南山下
·越戰歷史的最後一幕
·卅年後越戰陰影仍籠罩美國政壇
·越戰終幕的內秘
·戰後民族和解﹐ 難於上青天 ﹖ --- 越戰的巨大損失
·越戰時期之中蘇爭鬥
·有關前南越總統阮文紹在越戰結束前後的問題
·為阮文紹運走黃金事件現身辯護
·越戰時期越共外交風雲
·越戰時期蘇越關係之轉變
·有關美國干涉越南事務的研究新書
·美國人對越戰問題至今仍有分歧
·美國人對越戰的新解釋 --- 波士頓越戰討論會
·甘迺迪曾為解決越南問題嘗試與蘇聯接触
·李光耀驚人之語﹕ “ 越戰對亞洲有利 ! ”
·越戰中鮮為人知的間諜
·一個完美無瑕的間諜
·亨利-基辛格的罪行 ( 一 )
·北越“並沒有對美國戰艦攻擊”
·一九七三年巴黎協議簽訂35週年
·越戰中的“秘密”蘇軍戰士
·1968年戊申新春順化戰役演變和後果
·美國在越戰中曾三次擬定使用原子彈
·約翰遜總統與越戰的錄音解密
·越共政治局內對戊申新春戰役的爭論(一)
·越戰視頻片段
·越戰美軍拍攝的南越西貢(1)
·越戰美軍拍攝的南越西貢(2)
·越戰美軍拍攝的南越西貢(3)
·看美國是如何出賣越南和台灣
·尼克松對西貢逼簽1973年巴黎協議
·前南越駐美大使對最近解密尼克松資料的表述
·越戰“美萊大屠殺”軍官首次道歉
·南韓關於越戰的爭議
·越戰紀錄片(視頻)
·關於越戰間諜大師的新書出爐
·美國的“越南教訓”
·美國名導演約翰-福特越戰紀錄片《越南!越南!》
·美國人帶你遊歷西貢今與昔的旅程
·尼克松和基辛格越戰時期的反間計
·北韓兵士和越南戰爭
·1973年巴黎協定卅九年後
·美國人筆下的巴黎和平協定
·美國錯估1968年前中國對越的援助
·‘河內之戰爭’
·中共大使奠祭越戰陣亡中國士兵
·重現越戰(圖輯)
·1975-4-30:勝利或罪過
·為何要逃離和平?
·美國越戰紀錄片:1968年新春西貢順化戰役
·日本紀錄片:胡志明小道
·美國和1961年美國派兵抵越的問題
·越戰最後一名CIA情報員離世
·1975年4月:南越瓦解
·各方領袖與越戰(圖輯)
·從水門事件至西貢崩潰
·一名美國中央情報局人員在越南
·珍-芳達後悔無限
·為何北越可以勝戰?
·戊申戰役英文新書與美國讀者見面
·4-30:未完成的勝利
·關於越戰情報資料解密
·1973年巴黎協議:南北越皆有叻矗�
·“第三力量希望為越南帶來和平”
·南北韓與越南戰爭
·越南戰爭真相
·最新出爐美國紀錄片:越南戰爭
·《越南戰爭》:“讓越南人了解過去的機會”
·向越南道歉:南韓推公民戰爭法庭,追究韓軍的越戰屠村黑歷史
·轟炸河內:尼克松可否達到其目的?
·越戰春季攻勢50年:黎筍與毛澤
·1968年戊申戰役:四點須知
·書評書介:越戰記者回憶錄
【 紀念越戰結束卅五週年文章 】
·CIA與南越的將領們(一)
·CIA與南越的將領們(二)
·CIA與南越的將領們(三)
·CIA與南越的將領們(四)
·CIA與南越的將領們(五)
·CIA與南越的將領們(六)
·CIA與南越的將領們(七)
·CIA與南越的將領們(八)
·CIA與南越的將領們(九)
·CIA與南越的將領們(十)
·CIA與南越的將領們(十一)
·中國援越抗美(1964年-1965年)
·卅五年後越南人對越戰的認識
· 兩大國握手,越戰便結束?
【 越戰:紀念巴黎協議四十週年專輯 】
·越戰:驚恐的聖誕時節已是四十年
·昔日的光環不可使經濟轉好
·河內重溫抗美勝利
·越戰時期和現今的越中蘇關係
·究竟河內擊落多少架B-52型美機?
·可怕的尼克松遺產
·安全逃遁之距離:1973年巴黎協議的醜陋真相
·巴黎協議:黎筍的失敗
·巴黎和談之歷程
·巴黎和談之歷程(續完)
< 紀念越戰結束四十週年文章 >
·四月三十日的代價
·四十年後的越南還存有幾分共產?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回顧越南侵柬


   作者:那嚴-陳多 ( Nayan Chanda )

   
   
回顧越南侵柬

   1975年前,赤柬游擊隊在森林地區行軍。隊伍前行者為波爾布特。網絡圖片

   
   
   
   四十年前,越南侵柬後推翻赤柬政府,但顯然,中國是最後的勝利者。

   
   1979年1月7日早上,越軍的一支小單位部隊湧進金邊,不費一槍一彈,終結了殘暴的赤柬政權。果然,這是對中國的一個沉重的打擊。對越南而言,然而,從實質和比較的意義上看,它只是一個空洞的勝利。
   
   幾小時前,民主柬埔寨領導人沿著滿植椰樹兩傍的大道逃離首都。越南坦克、吉普車的隆隆聲,回響在自從四年前赤柬奪取政權後居民被強行迫走而所空置的樓房中。暫住在這個鬼城的赤柬一些官員、士兵及家屬急急的湧向火車站,登上列車前往馬德望( Battambang )而去。人群中也有英薩利 --- 波爾布特的弟媳,和一些高級官員。街道上肢離破碎的屍體散發出陣陣的惡臭,而最難以忍受的是,從洞里薩湖 ( Tongle Sap ) 魚季捕取回來的魚,民眾沒及時處理,高高堆積而發臭。
   
   越南軍隊1979年所佔領的空殼首都的氣息,與四年前河內士兵湧進熙熙攘攘的西貢有甚大的差別。諷刺的是,北越的佔領比赤柬進入金邊僅遲幾週而已。1975年4月30日,我見證了北越的坦克衝撞總統府的鐵門,然後在總統大樓掛上共產黨的旗。北越部隊的裴信( Bùi Tín )中校接受南越最後一位總統的投降。諷刺的又是,四年後,同一個裴信,出現在金邊,但這次沒人對他投降。他乘坐盤旋而上的直升機離開這個荒涼的首都。
   
   五日之前,越南就已初嘗失望之苦。擬定綁架諾羅敦-西哈努克 --- 自1976年就被赤柬軟禁 --- 的突擊行動遭受挫敗。赤柬有所警覺,先將親王隱藏在宮廷的一個暗角,之後匆忙將他帶上汽車,直奔往北方城市馬德望。 時為越南外長的阮基石( Nguyễn Cơ Thạch )對我說:越南曾計劃 “ 解放 ” 西哈努克,並想安排他擔任民族救國陣線的領袖。中國領導層曾強迫赤柬釋放西哈努克並成立擁有廣泛的民族主義者在內的政府,但不果。現時,中國的機會來了。
   
   儘管撤出首都,民主柬埔寨政府仍未完全倒斃,西哈努克被綁架,遠離金邊,並將要他送到聯合國,安坐在那個不得體政府代表的座位上。1月5日晚,西哈努克從馬德望返回金邊,被帶去見波爾布特總理。此是他們的第一次會面。“ 從今以後,您可以常去中國,只要您想去。” 波爾布特如此說,而且還以 “ 卑下 ”( your servant )自稱。西哈努克驚訝不已。後來他回顧此事,對我述說:波爾布特說:“ 您自由了,只要想回來,您一定將受到熱情的歡迎 ”。西哈努克此刻只結巴的說:“ 啊!可否是真?!多謝、多謝!”。
   
   1月6日下午,正當越南軍隊迫近金邊之時,一輛汽車將西哈努克送往機場,等候來自北京的飛機拯救。 如預先告知,西哈努克與莫尼克皇后只可攜帶兩袋衣物:一袋裝上在曼哈頓所穿的衣服,另一個裝滿罐頭、卡其布襯衣、睡衣、卡瑪圍巾( 一種高棉式的圍巾。譯者註 )和胡志明膠鞋( 用汽車外胎製成、越戰期間越共士兵所穿一種簡陋的鞋。譯者註 )。 在炮聲隆隆響遍波成東機場的氣氛中,一架中國民航707型機徐徐著陸。地上的灰塵剛落下,西哈努克面露笑容,又淚水俱下,與其他150名乘客幸運的登機,直飛北京。
   
   僅僅兩週的時間,金邊就落入越軍手中,此是一大衝擊,但一點也不驚奇。越南早已在一年多之前,作出此對決的行動。1977年12月31日,波爾布特政權與越南斷絕外交關係。但仍不公開。1978年1月,越共政治局決定籌備攻打推翻波爾布特政權的戰役。一連串在邊界地區柬軍攻入越南村莊的殺戮事件還未公開報導,但此事促使越南急促籌備戰事。1978年,越南領導人決定揭開這場已曾令數百人死亡的邊界戰爭的面紗,反擊往昔的同志兄弟。
   
   1978年3月,我在前往西貢的途中,清晨,一名越南外交部的保安人員弄醒我,急忙帶我往機場。我發覺此外還有兩名外國記者,大家登上一架陳舊、脫落了窗玻璃的 Chinook 型直升機( 一種由美國波音公司生產的多功能、雙引擎、雙旋翼的 CH-47中型運輸機。譯者註 )。來自越南高級領導的命令,我們飛往越南最南端的河仙( Hà Tiên )。當我們走進一座村莊,陣陣的惡臭,使我們意識到什麼事發生了。一片令人驚恐的景象: 十五個被赤柬毆打死了的男、女或孩童,橫屍在茅屋的周圍。這情景說明:這裡曾發生慘烈的殺戮,泥牆上碳灰塗寫幾個高棉字:“ 此是我們的國家 ”。
   
   沿著邊界地區走,我們同樣看到類似的慘景。越南設立了多座收容高棉人的難民營。我們看到了一場 “ 解放 ” 戰役力量的跡象。顯然,越南已準備就緒。一場發生在柬埔寨土地上的戰爭即將爆發。
   
   1978年11月,在香港的一次常例午餐上,來自可靠的中國來源兼又相當爆炸性的消息傳出: 越南將侵略柬埔寨 。這人說,如此赤柬將重返深林去,展開游擊戰。我在《 遠東經濟評論 》( Far Eastern Economic Review )1978年12月15日周刊以《 波爾布特重返森林 》( Pol Pot Eyes the Jungle Again ) 為題發表一篇簡潔說明這次戰爭的文章。在11月裡,中國副總理汪東興 ( 汪,應是中共黨副主席,非副總理。譯者註 ) 訪柬,對波爾布特回顧歷史並建議應做的預定行動方向。正如《 遠東經濟評論 》文章所報導,汪建議:首都變為空城,是為了避免河內的襲擊,不僅只使東南亞各國提高對河內 “ 侵略計劃 ” 的戒心,還可使越南陷入游擊戰的泥漿,付出昂貴的代價而最終遭受挫敗。
   
   雖然波爾布特不同意汪的建議,但在12月尾,越軍幾回閃擊戰使他束手無策。後來一名中國外交人員講述:1979年1月2日晚,一名驚慌失措的赤柬官員來到中國大使館告急,一千名使館人員須在一小時內收拾行李離開並前往馬德望。孫浩( Sun Hao,音譯 )大使下令燒毀全部電信和記錄文件等,並拆卸使館牌。
   
   一輛輛貨車、汽車運載外交人員及其他職員在夜間離去。此是森林中艱苦跋涉行程的始端,其中有幾十名中國外交人員而大使先生為領隊人。中華人民共和國大使應是代表政府使命的重要體現,中國外交人員在柬埔寨西部熱帶森林裡遊蕩了61日,他們睡在茅房,吃罐頭食品。當越軍集中火力掃蕩森林中的赤柬軍駐地時,中國外交人員的行程才結束。1979年4月11日下午,中國大使先生與其七名同事,髒兮兮的、滿眼落淚,稍稍地逃入泰國。第一次,“ 天朝上國 ” 的使臣遭到如此屈辱的撤離其曾是的 “ 屬國 ”。
   
   然而,此只是一個新階段的開端。越南佔領柬埔寨的行為遭到全世界的譴責。河內已跌入北京的陷阱。中國的長篇戲是允許赤柬大肆無忌地殺害其人民,達至逾百萬人( 談及我曾見證的柬埔寨殺戮屠場,中國外交次長韓念龍曾對我說,赤柬犯下 “ 嚴重的錯誤 ”)。可是,中國仍豢養赤柬殘留的一部分,視它為合法政府,坐在聯合國的座位上。同時,中國煽動國際輿論反越,其目的是使河內在外交上孤立,經濟上受懲罰和在游擊戰中為反越派提供武器,使越南佔領軍繼續 “ 失血 ”。
   
   英薩利逃去泰國,然後抵達北京,於1979年1月15日會見鄧小平以及其他中共領導人。鄧剛秘密訪泰回來。鄧曾與泰國首相姜薩-楚瑪南( Kriangsak Chomanan )商討,允許讓中國透過泰領土為赤柬供應武器。同時,鄧亦訓斥英薩利,若想中國幫助,赤柬必須接受西哈努克擔任國家元首,成立團結陣線,開展反越游擊戰爭。即時,北京的第一張支票轉五百萬美元到中國駐曼谷大使館,由它支配赤柬的費用。
   
   繼後與越南抗爭的十二年和接踵而來的代理戰爭以及在國際外交平台上,中國持續不斷與泰國秘密協調和合作。中國的戰略取得了成果。1990年9月,越南的高層領導秘密前往成都,與北京妥協。由於受到外交上強大的壓力,包括來自蘇聯的壓力,此時莫斯科與北京和緩關係,從1989年,越南軍隊必要撤離柬埔寨。越南領導層從絕不同意讓赤柬重返權力舞台,至後來改變允許赤柬掌握部分權力,終於鋪路為1991年聯合國的和平程序得到實行。
   
   
回顧越南侵柬

   1975年6月21日,中共主席毛澤東於北京會見赤柬領袖。右一為英薩利,中間者波爾布特。圖片:GETTY IMAGES
   
   
   整個衝突升級皆因赤柬傲慢。他們認為,已經戰勝了美帝國主義。他們自信認為,足以力量,恢復昔日吳哥帝國的輝煌。但是,赤柬激進的視野與其內部親越共黨員的恰恰相反。波爾布特與其同志們對越南 --- 這個歷史的宿敵 --- 不信任,它將扼殺新的柬埔寨。波爾布特繼續內部清洗和挑起邊界戰火。儘管中國勸諭要採取緩和的行為,與西哈努克親王合作成立團結陣線,可是,赤柬只催促中國提供援助,展開與蘇聯的盟友越南作戰,將中國的建議當耳邊風。
   
   1977年年底,越南,從來不信任歷史宿敵的中國,判斷北京利用好戰恨鬥的赤柬,從西南方的邊界來箝制越南。河內認為,要先發制人,攻打柬埔寨是最聰明的策略。一場猛烈的攻勢就迅速將金邊政權擊潰。可是,由於中國具有堅耐力的反戰策略,越南雖勝於戰場,卻敗了戰爭。
   
   40年前,中國駐金邊大使館被置棄,大使館人員精疲力竭的逃入泰國。如今,柬埔寨卻被戲稱為中國的一個省。澳大利亞前外長加利-艾雲斯( Gareth Evans ),曾參與為柬埔寨設立和平協商的人,說柬埔寨 “ 完全是中國的屬國 ”( wholly owned subsidiary of China )。柬埔寨首相洪森曾被中國長時間稱為越南的傀儡,現在卻成為中國最忠誠的盟友。那個年代,洪森稱中國是赤柬的撐腰者,“ 一切罪惡之源 ”( root of everything that is evil )。但是,2012年,洪森曾強烈為中國辯護,阻礙東盟峰會發表共同聲明,而這份聲明只是間接的批評中國在南中國海的挑釁姿態。
   
   從私人航空公司至賭場,從大規模的海灘發展計劃至甘蔗農場,還不計那些深水港,屬於中國 “ 一帶一路 ” 計劃中的一部分,柬埔寨的經濟命脈層層不斷的由中國牽連。柬埔寨已成為中國在東南亞最大的貸款國( 超過一百億美元 ),而且也是中國最重要的投資點。實際上,應該明確指出,柬埔寨62%的當今債務是中國。此外,對柬埔寨最具有影響力的人叫符先廷( Fu Xianting, 音譯 ),中國人民解放軍舊軍人。據《 財務時報 》( Financial Times )的調查,這位大亨為洪森的三千名精銳近衛軍提供武器及其他設備等。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