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孟泳新
[主页]->[百家争鸣]->[孟泳新]->[“怀疑一切,打倒一切”,错在何处?(上)]
孟泳新
·民主中国宪法设计
·质疑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
·一评胡锦涛的“以人为本”
·二评胡锦涛的“以人为本”
·三评胡锦涛的“以人为本” (上)
·三评胡锦涛的“以人为本”(下)
·四评胡锦涛的“以人为本”,〔上〕
·四评胡锦涛的“以人为本”,〔中〕
·建立张君劢纪念馆,这是我的最大的心愿
·张君劢是战犯吗?
·四评胡锦涛的“以人为本”,〔下〕〔1〕
·四评胡锦涛的“以人为本”,〔下〕〔2〕
·四评胡锦涛的“以人为本”〔下〕(3)
·《解放战争是非正义的》之一
·价值评判从镇压历史反革命运动上溯到解放战争
·《解放战争是非正义的》之二
·张君劢是战犯吗?
·斯大林的成功致毛政策“一边倒”
·揭秘民盟历史:张君劢与民盟的诞生
·张君劢是中国民主政团同盟创建第一人
·孟泳新给中国民主同盟的一封信
·论价值评判和必须彻底否定镇压历史反革命运动
·张君劢VS胡适
·张君劢辩证唯物主义驳论
·科玄论战的谁胜谁败
·张君劢为什么会同意民社党参加国大?
·必须重审《薄一波等六十一人叛徒案》以及再次发表的原因
·四评胡锦涛的“以人为本”〔下〕之四
·四评胡锦涛的“以人为本”〔下〕之五
·四评胡锦涛的“以人为本”〔下〕之六
·“怀疑一切,打倒一切”,错在何处?(上)
·胡适要打倒孔家店,铁证如山
·学术研究和中国民主运动
·正义战争理论在当代海内外研究的文献评述
·批判列宁的“民族自决权”理论和我对民主宪法的三点建议
·列宁联邦制理论的必然之路就是全国解体
·列宁联邦制理论和中共的民族政策演变及现况
·联邦制和梁启超张君劢宪政思想在中国宪政思想史上的地位
·中国联邦制与孙中山蒋介石之民族主义(上)
·中国联邦制与孙中山蒋介石之民族主义(中)
·中国联邦制与孙中山蒋介石之民族主义(下)
·谈当代中国民族问题演变及未来民主宪法走向
· 欧盟给予中国市场经济地位必须捆绑人权条件
·为什么同样的联邦制让苏联等国家走向深渊?
·对马克思主义意识形态的批判和中国民主运动之思想基础
·张君劢是民国以来最值得纪念的人
·还原民盟成立的历史真相 一一与章诒和 、黄方毅等人商榷
·历史的真实和谎谬的历史(一)
·历史的真实和谎谬的历史(二)
·历史的真实和谎谬的历史(三)
·张君劢=民主──为纪念张君劢诞辰一百三十年而作
·《历史的真实和谎谬的历史》(四)
·历史的真实和谎谬的历史(七)
·王沪宁居然也会犯低级错误\王公权
·历史的真实和谎谬的历史(五)
·历史的真实和谎谬的历史(六)
·《二零一八宣言》
·《二零一八宣言》附文
·《质疑中共的解放战争的开战时间》
·《必须彻底否定毛泽东》
·评判解放战争的历史意义的重要性与难度所在
·必须批判毛泽东的“正义”战争观
·向鲍彤致敬
·《二零一八宣言》的《八问》
·严家祺思维方式表象的剖析
·必须批判胡适的科学主义
·《二零一八宣言》导读(一)
·《二零一八宣言》导读(二)
·金庸:武侠巨人 政治小人
·说说中国海外民主运动的三件怪事
·《二零一八宣言》导读(三)
·从法制史的角度来分析中国法律现况
·是“没有一战,何来五四?”还是“没有宣战,何来五四?”
·发动“解放战争”的毛泽东与发动“靖难之役”的朱棣
·对中国参加第一次世界大战百年各种历史认识观的简略评议
·黎鸣算不算是中国民主运动力量?
·认清毛泽东的“正义”战争观的错误所在
·有感于“敢为天下先”
·张君劢:诚不愿吾六万万同胞随苏联而殉葬也
· 敦促胡平、章立凡先生尽快树立罪错思辩方式
·对胡平《镇反运动小议》一文的解析
·《二零一八宣言》导读(四)一树立罪错思辩这第二种思辩方式是一个关键
·高力克:徐志摩与胡适的苏俄之争
·向大家推荐张君劢《胡适思想界路线评论》(一)
·孟泳新/向大家推荐张君劢《胡适思想界路线评论》(二)
·向大家推荐张君劢《胡适思想界路线评论》(三)
·中国近现代史观之对决(第一部分)(一)
·怎样才能正确地书写中国近现代史?(二)
·怎样才能正确地书写中国近现代史?(三)
·怎样才能正确地书写中国近现代史?(四)
·怎样才能正确地书写中国近现代史?(五)
欢迎在此做广告
“怀疑一切,打倒一切”,错在何处?(上)

---- 从胡适和蒋介石的“抬杠”说起
   1958年4月上旬,胡适从美国回到台北,准备参加即将在台召开的院士会议和进行院士选举。
   《胡适年谱》4月9日记载:“下午,蒋介石在官邸接见胡适。事后他(胡适)对记者说:希望有两三年的安静生活,当可将未完成的著作《中国思想史》写完,然后再写一部英文本《中国思想史》,接着就要写《中国白话文学史》下册。”可见胡适这次回台,挂念的还是学术大事。次日上午九时,胡适就职“中央研究院”院长,他在就职演说中提到,蒋介石请他出任此职,他“曾几次托人恳辞”未果。后想,“世界已进入原子时代,台湾亟需良好的学术基础”,“也就深感义不容辞了”。
   潘光哲在《胡适和蒋介石的“抬杠”》一文中写道,
   “历史学家吕实强教授,那时是近代史研究所的青年同仁,当天也“恭逢盛会”,只是,他的回忆,却不太一样:

   (胡适院长的)就职典礼在新落成的史语所考古馆举行,若干政要与学术界的领导人物都来参加,蒋中正“总统”与陈诚“副总统”亦均亲临。在“蒋总统”的致词中有一段说:“我对胡先生,不但佩服他的学问,他的道德品格我尤其佩服。不过只有一件事,我在这里愿意向胡先生一提,那就是关于提倡打倒孔家店。当我年轻之时,也曾十分相信,不过随着年纪增长,阅历增多,才知道孔家店不应该被打倒,因为里面确有不少很有价值的东西。”胡先生致答词的时候则表示:“承‘总统’对我如此的称赞,我实在不敢当,在这里仍必须谢谢‘总统’。不过对于打倒孔家店一事,恐怕‘总统’是误会了我的意思。我所谓的打倒,是打倒孔家店的权威性、神秘性,世界任何的思想学说,凡是不允许人家怀疑的、批评的,我都要打倒。”“总统”听到胡院长这一段话,立即怫然变色,站起身来便要走,坐在他旁边的陈诚,赶快拉他坐下,这样“总统”方在典礼结束时告辞离开。(见吕实强:《如歌的行板——回顾平生八十年》,第213页)”
   胡适和蒋介石的“抬杠”引来了历史性的热议。比如 李峻杰(暨南大学)在 《曲高而和不寡:
   当代知识分子的独立与自由——以胡适、陈寅恪与王元化为例》一文中就如此地吹捧胡适鞭笞蒋介石的。
   “蒋介石的训辞是将“反共复国”作为中央研究院和学术界的“唯一工作目标”,并“希望今后学术研究,亦能配合此一工作来求其发展。”对此,胡适不得不当场辩证和反驳蒋介石的这番训辞。如果胡适不这样做,则很有可能表示他默认蒋介石的这项政治任务,并扭曲了学术研究的根本目标,所以胡适说“我们所做的工作,还是在学术上,我们要提倡学术”。另外蒋介石借此时大陆清算胡适思想而盛赞胡适,胡适对此也不太认同,并提出了不同意见。
   据当时的政治气氛和学者后来的回忆,当时台湾的政治与社会现实是,在蒋介石的权威统治下,蒋介石的任何讲话和训辞都已经到了不允许别人可以自由讨论与批评的地步。因此,蒋介石在听到胡适这样理直气壮的当面反驳和指陈自己的言论错误时,他气得立刻站起来要离开会场。
   但由于陈诚坐在蒋介石身边,硬把他拉住坐下来,才化解了当时这一紧张而不愉快的场景。
   根据最近披露的蒋介石日记才知,蒋介石对此事耿耿于怀,严重到他将此事与“民国十五年至十六年初在武汉受鲍罗廷宴会中之侮辱”相提并论,认为胡适当众纠正他的错误是“狂妄荒谬”,使他“终日郁郁”。并且蒋介石第二天仍不能“彻底消除”芥蒂,需服用安眠药才能入睡。
   胡适这种不畏权威,为学术而学术的学人本色,正好印证了他老师杜威先生有关知识分子的定义。杜威说:“知识分子的特征有两方面,一是独立思想,不肯把别人的耳朵当耳朵,不肯把别人的眼睛当眼睛,不肯把别人的脑力当脑力;二是个人对自己思想信仰的结果负完全的责任,不怕权威,不怕监禁杀头,只认得真理,不认得个人利害。”胡适一以贯之地坚持了自己的独立与自由,直到生命的最后一刻。这也正如毛子水先生在胡适的墓志铭中所说:“这个为学术和文化的进步,为思想和言论的自由,为民族的尊崇,为人类的幸福而苦心焦虑,敝精劳神以致身死的人,现在在这里安息了!我们相信,形骸终要化灭,陵谷也会变易,但现在墓中这位哲人所给予世界的光明,将永远存在。” ”
   (引自于 李峻杰(暨南大学)《 曲高而和不寡:当代知识分子的独立与自由——以胡适、陈寅恪与王元化为例》2013-06-01 )
   笔者却持不同的观点。笔者是从学理的角度和从思想史、思潮史的角度出发,来分析胡适与蒋介石之间的“抬杠”,孰对孰错,又错在何处?胡适说得多明白,“我所谓的打倒,是打倒孔家店的权威性、神秘性,世界任何的思想学说,凡是不允许人家怀疑的、批评的,我都要打倒。”这不是大陆文化大革命中流行的“怀疑一切,打倒一切”吗?至于对胡适与蒋介石之间的“抬杠”孰对孰错,又错在何处?由于此问题直接关系到对文化大革命的认识深度,从思想史的角度来看有必要一探究竟。在本文中专门重点地讲一讲胡适的“怀疑一切,打倒一切”和“打倒孔家店”这两个问题,而在《“怀疑一切,打倒一切”,错在何处?(下)》将重点地讲一讲毛泽东的 “怀疑一切,打倒一切”和“文化大革命”的问题。
   西方许多国家的语言中都有格言和名人语录盛赞“怀疑”,如古罗马人用拉丁语说:“智能始于怀疑”,西塞罗(前106-前43)说“从怀疑可以到达真理”;意大利语说:“怀疑是知识之父”;法语说:“怀疑是科学之母”;德语说:“怀疑是真理之父”;歌德说:“怀疑随着知识的增长而增长”;英国诗人蒲柏(1688-1744)说:“我们在多大程度上爱好怀疑,我们的智能就会在多大程度上精当”;英语格言说:“哪儿有怀疑,哪儿就有真理”;西班牙语说:“不怀疑的人,就一无所知”;“没有怀疑,就没有创造。”
   “怀疑一切”最早由法国哲学家笛卡尔在其名著《方法论》中提出:研究问题要有自己的判断,任何权威的结论甚至常识,都可以进行怀疑。并说了一句经典的名言“我思故我在”。 对于谁是“怀疑一切”最早的提出人,可能有两种不同的意见,如刘大桥认为,法国人蒙田开启了近现代怀疑一切的先河,但也有文章持不同观点,如《外国教育史》(上)却认为, 蒙田并不是一个怀疑论者,他并不怀疑一切。
   马克思在他女儿要他填写的“自白书”(一种娱乐)中写道,他最喜欢的箴言是“怀疑一切”。
   为什么说,不可以“怀疑一切”呢?不可以“打倒一切”呢?“怀疑一切,打倒一切”,错在何处呢?
   因为世上有两样东西,是不容许怀疑的,是不容许打倒的。一件是道德、特别是做人的道德底线,一件是法律、特别是秩序的法律底线。
   道德,指衡量行為正當與否的觀念標準。不同的對錯標準來自於特定生產能力、生產關係和生活形態下自然形成的。一個社會一般有社會公認的道德規範。
   虽然在不同的時代,不同的社會,不同的文化,不同的民族国家内,往往有一些不同的道德觀念;各民族各国家的道德在某些方面有共通性, 这就够成了道德的核心内涵,并可以它来代表我们常讲的道德。道德是調節人們行為的一種社會規範。
   道德底线就是道德的最低标准,凡是在这个标准之内的,我们不能说他的道德有多么高尚,但还是可以认为他没有违背起码的做人原则,哪怕他做的是不应该做的事,甚至是很糟糕的事,还是可以在道德上有所原谅的。 做人的道德底线,就是做人应该遵守的最基本的行为规范(或曰做人的最基本最起码的道理、良心、良知)。
   道德底线也是人们在与一切人打交道的过程中逐渐形成的一整套的游戏规则,那就是我们常言道的公平正义的普世价值原则。国际上已经形成了一些底线性质的公约,如国际法、海洋法、战争法、日内瓦公约,特别是《世界人权宣言》《经济、社会和文化权利国际公约》《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等国际公约所表达的道德理念。
   应该承认不同的社会有不同的风俗习惯,有不同的法律规则,但是这并不意味着他们之间没有共同的道德规则。这种普遍的道德规则在任何社会、任何条件下都是一样的。比如,一个人不能无缘无故地伤害他人。正是有了这些基本的道德底线,人才摆脱了动物式的生存竞争状态而步入文明的状态。否认人类共同的基本道德规范无异于承认一切行为甚至野蛮的非道德行为的正当性。它实质上就是为人们返回到原始的野蛮状况开绿灯,承认人与人之间动物一般的竞争的合法性。
   法律是社会认可、国家确认、立法部门制定、并由国家强制力(即军队、警察、法庭、监狱等)保证实施的,具有普遍约束力的一种特殊行为规范(社会规范)的行为规则。任何一个国家的法律,都有保障全社会的和平秩序、自由秩序、社会安全、合作与协调的功能。 如果没有法律,那就会到处出现“所有人对所有人的战争”(霍布斯的名言) ,如同文化大革命那样。
   应该承认不同的社会有不同的风俗习惯,有不同的法律规则,但是这并不意味着他们之间没有共同的法律规则、法律原则。这种普遍的法律规则、法律原则在任何社会、任何条件下都是一样的。比如,任何一个社会是不允许一个人私设监狱,不可以无缘无故地杀害他人等等,这些各人类社会基本的、普遍的法律规则、法律原则和立法理念,就构成了我们所讲的法律底线。
   法律底线特别地体现于国际上已经形成了一些底线性质的公约,如国际法、海洋法、战争法、日内瓦公约,特别是《世界人权宣言》、《经济、社会和文化权利国际公约》、《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等国际公约所表达的法哲学理念,以及无罪推定、司法独立、审判公正、程序公开、罪刑法定等基本原则。
   一个健全、良性、有序的社会,有赖于作为个体的人对道德底线和法律底线的不逾越。维护社会秩序的手段则是法律、是道德。
   “怀疑一切,打倒一切”,最直接的后果则是,人们抛弃了道德底线和法律底线,从而开启了一场永远也不会结束的“所有人对所有人的战争”。
   解释了“怀疑一切,打倒一切,错在何处”这一问题后,我们就可以来讲一下,为什么说,在胡适和蒋介石的“抬杠”中的“打倒孔家店”是句错误的口号。
   其实,对提倡“打倒孔家店”的批判可有多种途径。比如,可以从维护中国传统文化的角度来评说。如梁启超说,“诚然儒家以外,还有其他各家。儒家哲学,不算中国文化全体,但若把儒家抽去,中国文化,恐怕没有多少东西了。中国民族之所以存在,因为中国文化存在;而中国文化,离不了儒家。如果要专打孔家店,要把线装书抛在茅坑三千年,除非认过去现在的中国完全没有文化的洗礼。这话我们肯甘心吗?”(梁启超《儒家哲学》,天津古籍出版社,2003,第116页。)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