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孟泳新
[主页]->[百家争鸣]->[孟泳新]->[严家祺思维方式表象的剖析]
孟泳新
·二评胡锦涛的“以人为本”
·三评胡锦涛的“以人为本” (上)
·三评胡锦涛的“以人为本”(下)
·四评胡锦涛的“以人为本”,〔上〕
·四评胡锦涛的“以人为本”,〔中〕
·建立张君劢纪念馆,这是我的最大的心愿
·张君劢是战犯吗?
·四评胡锦涛的“以人为本”,〔下〕〔1〕
·四评胡锦涛的“以人为本”,〔下〕〔2〕
·四评胡锦涛的“以人为本”〔下〕(3)
·《解放战争是非正义的》之一
·价值评判从镇压历史反革命运动上溯到解放战争
·《解放战争是非正义的》之二
·张君劢是战犯吗?
·斯大林的成功致毛政策“一边倒”
·揭秘民盟历史:张君劢与民盟的诞生
·张君劢是中国民主政团同盟创建第一人
·孟泳新给中国民主同盟的一封信
·论价值评判和必须彻底否定镇压历史反革命运动
·张君劢VS胡适
·张君劢辩证唯物主义驳论
·科玄论战的谁胜谁败
·张君劢为什么会同意民社党参加国大?
·必须重审《薄一波等六十一人叛徒案》以及再次发表的原因
·四评胡锦涛的“以人为本”〔下〕之四
·四评胡锦涛的“以人为本”〔下〕之五
·四评胡锦涛的“以人为本”〔下〕之六
·“怀疑一切,打倒一切”,错在何处?(上)
·胡适要打倒孔家店,铁证如山
·学术研究和中国民主运动
·正义战争理论在当代海内外研究的文献评述
·批判列宁的“民族自决权”理论和我对民主宪法的三点建议
·列宁联邦制理论的必然之路就是全国解体
·列宁联邦制理论和中共的民族政策演变及现况
·联邦制和梁启超张君劢宪政思想在中国宪政思想史上的地位
·中国联邦制与孙中山蒋介石之民族主义(上)
·中国联邦制与孙中山蒋介石之民族主义(中)
·中国联邦制与孙中山蒋介石之民族主义(下)
·谈当代中国民族问题演变及未来民主宪法走向
· 欧盟给予中国市场经济地位必须捆绑人权条件
·为什么同样的联邦制让苏联等国家走向深渊?
·对马克思主义意识形态的批判和中国民主运动之思想基础
·张君劢是民国以来最值得纪念的人
·还原民盟成立的历史真相 一一与章诒和 、黄方毅等人商榷
·历史的真实和谎谬的历史(一)
·历史的真实和谎谬的历史(二)
·历史的真实和谎谬的历史(三)
·张君劢=民主──为纪念张君劢诞辰一百三十年而作
·《历史的真实和谎谬的历史》(四)
·历史的真实和谎谬的历史(七)
·王沪宁居然也会犯低级错误\王公权
·历史的真实和谎谬的历史(五)
·历史的真实和谎谬的历史(六)
·《二零一八宣言》
·《二零一八宣言》附文
·《质疑中共的解放战争的开战时间》
·《必须彻底否定毛泽东》
·评判解放战争的历史意义的重要性与难度所在
·必须批判毛泽东的“正义”战争观
·向鲍彤致敬
·《二零一八宣言》的《八问》
·严家祺思维方式表象的剖析
·必须批判胡适的科学主义
·《二零一八宣言》导读(一)
·《二零一八宣言》导读(二)
·金庸:武侠巨人 政治小人
·说说中国海外民主运动的三件怪事
·《二零一八宣言》导读(三)
·从法制史的角度来分析中国法律现况
·是“没有一战,何来五四?”还是“没有宣战,何来五四?”
·发动“解放战争”的毛泽东与发动“靖难之役”的朱棣
·对中国参加第一次世界大战百年各种历史认识观的简略评议
·黎鸣算不算是中国民主运动力量?
·认清毛泽东的“正义”战争观的错误所在
·有感于“敢为天下先”
·张君劢:诚不愿吾六万万同胞随苏联而殉葬也
· 敦促胡平、章立凡先生尽快树立罪错思辩方式
·对胡平《镇反运动小议》一文的解析
·《二零一八宣言》导读(四)一树立罪错思辩这第二种思辩方式是一个关键
·高力克:徐志摩与胡适的苏俄之争
·向大家推荐张君劢《胡适思想界路线评论》(一)
·孟泳新/向大家推荐张君劢《胡适思想界路线评论》(二)
·向大家推荐张君劢《胡适思想界路线评论》(三)
·中国近现代史观之对决(第一部分)(一)
·怎样才能正确地书写中国近现代史?(二)
·怎样才能正确地书写中国近现代史?(三)
·怎样才能正确地书写中国近现代史?(四)
·怎样才能正确地书写中国近现代史?(五)
·怎样才能正确地书写中国近现代史?(六)
·怎样才能正确地书写中国近现代史?(七)
·怎样才能正确地书写中国近现代史?(八)
·怎样才能正确地书写中国近现代史?(九)
·孟泳新给陈奎德的两封信
·黃鶴昇《康德哲学给我们的启示》
·中国近现代史观之对决(第二部分)康德三分法中国近现代史观论纲(一)
·康德三分法中国近现代史观论纲(二)
·康德三分法中国近现代史观论纲(三)
·康德三分法中国近现代史观论纲(四)
·康德三分法中国近现代史观论纲(五)
·康德三分法中国近现代史观论纲(六)
·康德三分法中国近现代史观论纲(六)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严家祺思维方式表象的剖析

一,严家祺预告文的读后感
   严家祺《2018-3-21预告:谁在习近平心中埋下了连任二十年种子?》一文中说,
   “去年11月初,我写这篇文章时,根本没有想到今年3月11日中国会修宪,并废除了1982年邓小平宪法对国家主席“连任限制”。而且,从2018年2月25日公布修宪要删除“连任限制”,到3月11日正式废除这一“连任限制”,只有15天。这15天,造成了中国政治制度的大变革。
   4月1日,我将在网路上发表《谁在习近平心中埋下了连任二十年种子?》一文,这个人,并不是王沪宁。”
   当我在读完严家祺的《2018-3-21预告文》后,我和大多数其他朋友一样,对“谁在习近平心中埋下了连任二十年种子”这样的提法感到惊讶与吃惊,因为严家祺在修宪后一直将习近平定义为“习皇帝”,而在3月21日却讲的是习近平连任二十年,严家祺必须明确表示,到底以那种讲法为准呢?因为习近平连任二十年这就表明习近平不是终身在位的“习皇帝”了。这是其一。

   严家祺在2018年3月12日《习近平终于成了中华帝国的新皇帝》中说,
   “今天是2018年3月11日,中国全国人大修宪投票,通过了删除1982宪法国家主席连任限制的条款,311成了中国历史上的一个分界线。从今天开始,邓小平的改革开放宣告结束,中国进入了一个新时代——新帝制时代,习近平的“皇帝梦”终于呈现在中国人民面前,习近平从“人民共和国”的主席变成了可以终身在位的“习皇帝”。”
   而今又说习近平仅仅想要连任二十年,那也不想要终身在位的“习皇帝”了。这就产生了一个人说话前后的矛盾。
   也许由于我近年来一直从事于思想史的研究的习惯,引起一种疑视职业病的爱好,凡事爱问个究竟吧。读完严家祺的《2018-3-21预告文》后我就问道,这里的谁是一个人呢还是几个人,是单数还是多数呢。用种子来表示一个习近平思想的起源,这在严家祺的心中也许还有他的独特之处,独辟蹊径吧。以一个男子的精子和一个女子的卵子结合产生了一个新生儿。这是男女二个人产生一个新人的模式。而一颗苹果种子那只能生出一颗苹果树吧。由此看来严家祺文中的谁只能是指单数吧。另外还有一个证据,那就是,
    严家祺在《废除终身制与习仲勋平反——全国人大修宪前的呼吁》(2018-3-2)一文中说,“一九七九年二月初,在京西宾馆胡耀邦主持召开的"理论务虚会"上,我作了一个发言,提出要"废除党和国家事实上存在的最高领导职务的终身制"。”“在网路上, 鲍彤最近说:"废除领导干部终身制一开始第一个提出这个问题的是,我记得是一九七九年务虚会上严家祺(社科院政治研究所所长)提出的,当时党内领导人对这个问题采取慎重的态度,不敢肯定,也不敢否定。第一个肯定的,我记得当时是邓小平"。一九七九年二月,时任中宣部长胡耀邦主持"理论务虚会",严家祺在会上提出"废除党和国家最高领导职务终身制",得到了邓小平的肯定。但却被邓小平当作打击毛泽东接班人华国锋的工具。"”
   这就是说,尽管严家祺没有直接说出,但谁都明白,严家祺他是在邓小平心中埋下了废除领导干部终身制种子的一个人。
   二,严家祺大作的读后感
   2018年3月29日 终于看到了严家祺的大作,《谁在习近平心中埋下了连任二十年种子——修宪为中国历史留下了一个大痕迹》(博讯北京时间2018年3月29日 首发 )。
   读罢,掩卷沉思,尽管手中已有二篇文章正需要我去完成,犹豫再三,最后还是选择了,暂停诸事,决意撰写本系列文章的方案。因为可以通过对这篇严家祺文章所表达的逻辑思维表象和本质的剖析,我想向广大的以民主运动为重任的精英们讲,中国民主运动的最最首要的主攻目标必须是批判马克思列宁主义毛泽东思想,批判邓小平理论三个代表科学发展观和习近平思想等等,这一点是以民主运动为重任的精英们必须认真地反思之,认识了这点后才能将目前民运极为可怜的力量能集中起来投入到这一场驱除马列,启蒙民众的运动中。另一个原因是,通过这一次中共修宪和民运的反修宪的直接交锋中我发现了广大的朋友对民主与宪政的理解上普遍存在着严重误解和错误,极需要去理清楚,去启蒙。
   在严家祺的大作中其实只有二段是全文的核心。我们先来分析后一段。严家祺在该文中写道,
   “一年多前,我对他(万润南)说,薄熙来想当中国最高领导人,是因为他的岳母对他说,他比习近平强,这是一颗种子,慢慢在薄熙来心中发芽。现在习近平心中也埋下了一颗种子,你知道这颗种子是谁给他埋下的吗?万润南说不知道。我说这个人你绝对知道。万润南就是不知道。我最后告诉他,这个人在习近平当上总书记后不久,写了一篇文章,希望习近平连任二十年。
   万润南恍然大悟,原来就是他自己。万润南在这篇文章中,怀着对“胡同学”的不满说:“和面无表情、语言刻板、说话像背书的前任(胡锦涛)相比,习近平常常有一些流露真情的讲话。他不用那种老套的官话,而是用自己的个性化语言。”万润南说:“如果不出意外,普京二0一六年连任成功,他将实际主导俄罗斯政治二十年”。万润南是中国第一个公开希望习近平连任二十年的人。万润南文章是题目就是《习同学,你其实有机会比普京更伟大》。”
   严家祺的逻辑是由万润南是中国第一个公开希望习近平连任二十年的人可以推断是万润南在习近平心中埋下了连任二十年种子。
   谢选骏立即在《比万润南更早“发现习近平”的造王者》(博讯北京时间2018年4月04日 )一文中指出:2010年10月19日,解龙将军发表了震惊世界的天才预言——《习近平高鼻隆准,有帝王之相》,这不仅比万润南2013年4月26日前后发表的《习同学,你其实有机会比普京更伟大》早了个两三年,而且事实证明,其预测也更接近实际情况。所以谢选骏说了:解龙将军是比万润南更早“发现习近平”的造王者。
   从此,就有二个候选人,要竞选在习近平心中埋下了连任二十年种子的得主。如果按严家祺的推理思路的话,至少应该将普京算上,因为普京尽管是外国人,但按严家祺的推理思路来讲,在习近平心中埋下了连任二十年种子的得主是没有什么外国人中国人之分别,况且普京是当面直接向习近平传受争取连任二十年的经验的一个人。这样竞选在习近平心中埋下了连任二十年种子的得主就成了三个了。加上,尽管讲,万润南写了《习同学,你其实有机会比普京更伟大》。万润南就算是中国第一个公开希望习近平连任二十年的人。但严家祺也没有提出什么证据,证明习近平在看了万润南文章后有什么感受。甚至可以说,习近平压根就没有看见过万润南的文章,这也是有可能的。
   故有网民看了严家祺的文章后评论说,“照理说应该写得很认真、很严谨,道理讲得很透彻,好让非政治学专业的人士看了之后得到教益。可是看完以后给我的感觉是写得太随意,漏洞太多,经不住推敲,没有学者应有的严谨和深刻,还不如网上普通挺川网民的博客文章有说服力。”
   三,严家祺思维方式表象的剖析
   在严家祺文章中关键的另外一段说出了严家祺逻辑思维的背后的实情,我们先来看看,它是这样写的,
   “创造历史的人,在他心中有一颗早就埋下的“种子”,这颗“种子”在适宜的气候和土壤条件下会发芽成长。《自私的基因》作者道金斯(RichardDawkins)用“心因”(Memes)一词,来代表形成“种子”的因素。“心因”是生物学上“基因”(Gene)的文化类比。“基因”通过遗传而在生物界中传播,“心因”是人脑特有的,从一个人的头脑跳到另一个人的头脑中,在人类社会中传播。特定“种子”是特定“心因”的特定组合。”
   对于道金斯的“学说”,下面我们先来看看德国媒体是怎样介绍Mem“心因”的。
   德国学者Felix Stephan斯特凡 在Internet-Forschung网络研究 发表的《作为普遍网络聊天空间的基石的Mem“心因”》04.11.2014一文中写道,
   “Jahr 1976 hat der Biologe Richard Dawkins ein Wort gesucht, das sich auf „Gen“ reimt. In seinem Buch „Das egoistische Gen“ wollte er zeigen, das sich die Evolutionstheorie auch auf die Kulturgeschichte anwenden lässt. Deshalb brauchte er einen Namen für die kleinste kulturelle Einheit, die sich im Verlauf der Zeit verbreitet, verändert und abhängig von ihrer Anpassungs- und überlebensfähigkeit überlebt oder ausstirbt. Diese kleinste Einheit nannte er schließlich „Mem“, mit mittelmäßigem Erfolg: Um die Metamorphosen der Kultur zu beschreiben, ist es eigentlich nie ernsthaft verwendet worden.
   、、.
   In ihrem Buch „Meme“ schlägt die israelische Kulturwissenschaftlerin Limor Shifman folgende Definition vor: Meme seien „Einheiten kultureller Informationen, die von Person zu Person weitergegeben werden, allmählich jedoch das Ausmaß 范围 eines gemeinsamen gesellschaftlichen Phänomens 现象annehmen.假定” ”
   此段落的译文为如下,
   “在1976年生物学家Richard Dawkins道金斯试图用一个与基因Gen相类似的词,把进化论也应用到文化之中,因此他需要一个新的名词来表达最小的文化单位,它在时间过程中,传播了,变异了,依赖于它的适应能力和再生能力它重生了 或者绝种了。终于他命名了这个最小单位为“心因”(Mem),却获得了一个平庸的成绩,为了描写文化的变形,它实际上从来也没有被认真地应用过。
   以色列文化科学家Limor Shifman西夫曼 在„Meme“ 一书中给出了如下的定义,“心因”(Mem),是文化信息的单位,它从一个人到另一个人传播了,并逐渐地假定其适用的一般的社会现象的范围。”
   从这一段译文中我们可以看出,
   生物学家Richard Dawkins道金斯所创造“心因”(Mem)及“心因传播理论”目前在世界上从来也没有被认真地应用过。德国学界部分学者目前还是如此客观地评价着道金斯提出新学说的现况。
   道金斯试图通过用一个与基因Gen相类似的词,“心因”(Mem),将生物科学中进化论也应用到属于文化之中。这里的文化应该更确切说是社会科学的文化传播学。这句话指出了,道金斯新学说的思路本质是将生物科学中进化论(一门科学中一个理论学说)稼接到社会科学的文化传播学(另一门科学之中,其目的无非是在该门科学中想建立起新的理论学说而已)中。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