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孟泳新
[主页]->[百家争鸣]->[孟泳新]->[《必须彻底否定毛泽东》]
孟泳新
·一评胡锦涛的“以人为本”
·二评胡锦涛的“以人为本”
·三评胡锦涛的“以人为本” (上)
·三评胡锦涛的“以人为本”(下)
·四评胡锦涛的“以人为本”,〔上〕
·四评胡锦涛的“以人为本”,〔中〕
·建立张君劢纪念馆,这是我的最大的心愿
·张君劢是战犯吗?
·四评胡锦涛的“以人为本”,〔下〕〔1〕
·四评胡锦涛的“以人为本”,〔下〕〔2〕
·四评胡锦涛的“以人为本”〔下〕(3)
·《解放战争是非正义的》之一
·价值评判从镇压历史反革命运动上溯到解放战争
·《解放战争是非正义的》之二
·张君劢是战犯吗?
·斯大林的成功致毛政策“一边倒”
·揭秘民盟历史:张君劢与民盟的诞生
·张君劢是中国民主政团同盟创建第一人
·孟泳新给中国民主同盟的一封信
·论价值评判和必须彻底否定镇压历史反革命运动
·张君劢VS胡适
·张君劢辩证唯物主义驳论
·科玄论战的谁胜谁败
·张君劢为什么会同意民社党参加国大?
·必须重审《薄一波等六十一人叛徒案》以及再次发表的原因
·四评胡锦涛的“以人为本”〔下〕之四
·四评胡锦涛的“以人为本”〔下〕之五
·四评胡锦涛的“以人为本”〔下〕之六
·“怀疑一切,打倒一切”,错在何处?(上)
·胡适要打倒孔家店,铁证如山
·学术研究和中国民主运动
·正义战争理论在当代海内外研究的文献评述
·批判列宁的“民族自决权”理论和我对民主宪法的三点建议
·列宁联邦制理论的必然之路就是全国解体
·列宁联邦制理论和中共的民族政策演变及现况
·联邦制和梁启超张君劢宪政思想在中国宪政思想史上的地位
·中国联邦制与孙中山蒋介石之民族主义(上)
·中国联邦制与孙中山蒋介石之民族主义(中)
·中国联邦制与孙中山蒋介石之民族主义(下)
·谈当代中国民族问题演变及未来民主宪法走向
· 欧盟给予中国市场经济地位必须捆绑人权条件
·为什么同样的联邦制让苏联等国家走向深渊?
·对马克思主义意识形态的批判和中国民主运动之思想基础
·张君劢是民国以来最值得纪念的人
·还原民盟成立的历史真相 一一与章诒和 、黄方毅等人商榷
·历史的真实和谎谬的历史(一)
·历史的真实和谎谬的历史(二)
·历史的真实和谎谬的历史(三)
·张君劢=民主──为纪念张君劢诞辰一百三十年而作
·《历史的真实和谎谬的历史》(四)
·历史的真实和谎谬的历史(七)
·王沪宁居然也会犯低级错误\王公权
·历史的真实和谎谬的历史(五)
·历史的真实和谎谬的历史(六)
·《二零一八宣言》
·《二零一八宣言》附文
·《质疑中共的解放战争的开战时间》
·《必须彻底否定毛泽东》
·评判解放战争的历史意义的重要性与难度所在
·必须批判毛泽东的“正义”战争观
·向鲍彤致敬
·《二零一八宣言》的《八问》
·严家祺思维方式表象的剖析
·必须批判胡适的科学主义
·《二零一八宣言》导读(一)
·《二零一八宣言》导读(二)
·金庸:武侠巨人 政治小人
·说说中国海外民主运动的三件怪事
·《二零一八宣言》导读(三)
·从法制史的角度来分析中国法律现况
·是“没有一战,何来五四?”还是“没有宣战,何来五四?”
·发动“解放战争”的毛泽东与发动“靖难之役”的朱棣
·对中国参加第一次世界大战百年各种历史认识观的简略评议
·黎鸣算不算是中国民主运动力量?
·认清毛泽东的“正义”战争观的错误所在
·有感于“敢为天下先”
·张君劢:诚不愿吾六万万同胞随苏联而殉葬也
· 敦促胡平、章立凡先生尽快树立罪错思辩方式
·对胡平《镇反运动小议》一文的解析
·《二零一八宣言》导读(四)一树立罪错思辩这第二种思辩方式是一个关键
·高力克:徐志摩与胡适的苏俄之争
·向大家推荐张君劢《胡适思想界路线评论》(一)
·孟泳新/向大家推荐张君劢《胡适思想界路线评论》(二)
·向大家推荐张君劢《胡适思想界路线评论》(三)
·中国近现代史观之对决(第一部分)(一)
·怎样才能正确地书写中国近现代史?(二)
·怎样才能正确地书写中国近现代史?(三)
·怎样才能正确地书写中国近现代史?(四)
·怎样才能正确地书写中国近现代史?(五)
·怎样才能正确地书写中国近现代史?(六)
·怎样才能正确地书写中国近现代史?(七)
·怎样才能正确地书写中国近现代史?(八)
·怎样才能正确地书写中国近现代史?(九)
·孟泳新给陈奎德的两封信
·黃鶴昇《康德哲学给我们的启示》
·中国近现代史观之对决(第二部分)康德三分法中国近现代史观论纲(一)
·康德三分法中国近现代史观论纲(二)
·康德三分法中国近现代史观论纲(三)
·康德三分法中国近现代史观论纲(四)
·康德三分法中国近现代史观论纲(五)
·康德三分法中国近现代史观论纲(六)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必须彻底否定毛泽东》

鲍彤先生最近〔2013.12.21〕在《毛泽东给老百姓干了什么,又给接班人留下了什么》一文中写道, “二十世纪有三个神话。希特勒和斯大林的神话早已破灭,毛泽东的神话至今仍在中国作祟。全面评价毛泽东并不难,看他到底干了些什么,就一清二楚了。”
   
    《为什么我们否定不了毛泽东》这是余世存 发表于北京之春〔2004-02〕的一篇文章的标题,余世存在这篇文章里大胆地向全体华人提出了一个极为尖锐的问题,他在文中第一句话就说,“公元2000年前,我在一篇文章中专辟一节就“为什么我们否定不了毛泽东”这个问题谈我个人的感受说,“对于极权主义,一个民族现代化进程中的死敌,俄国 人早已否定了斯大林,德国人早已否定了希特勒,我们还没有否定毛泽东。20世纪行将结束,我们还要在毛泽东的身影里也就是专制主义的阴影里生活并苟活下 去,像当年生活在毛泽东时代里的人们自觉出奴隶的崇高、赞美和陶醉(即使现在否定毛泽东也延误了最好的机会,甚至仍对我们造成极大的创伤)。””问题有了,那答案呢?余世存的文章却不给出明确的答案,也许不便直言的原故吧!也许自己还未搞清楚吧!可文中又写道,“毛泽东不仅仅是一个混世魔王…”,“他推翻了蒋介石的国民政府,建立了中华人民共和国,虽然以暴易暴,且有过之,工业化之功比不上蒋介石的台湾,使得解放一词纵有建国之初的短暂的新鲜气象,仍在人们心中大打折扣。但在崇拜成功者的人性深处,在为胜利者书写的历史里,毛泽东仍是一代伟人。” 在该文最后一段又说“我承认,在目前,要否定毛泽东及其时代是困难的”。既然认毛泽东仍是一代伟人,哪里还来的否定之说呢? 但不管如何,余世存提出的问题还是值得每一个中国人深思。
    与鲍彤先生相比较,余世存提出的问题就更明白、更直率了,就是,“俄国 人早已否定了斯大林,德国人早已否定了希特勒,我们为什么还没有否定毛泽东?”
   

    为了要把所提的问题和应回答的答案搞得更清楚,在这里我们有必要将问题作一修改,将问题改为,“在二十世纪中,希特勒、列寧、斯大林,都曾经有过他们各自的辉煌和成功,但德国人〔1945年〕早已否定了希特勒,俄国 人〔1956年〕早已否定了斯大林,〔1991年〕早已否定了列寧,我们为什么还没有否定毛泽东?”
   
    我们的答案就是,毛泽东在中国的位置,毛泽东在中国的作用,相当于,列寧加斯大林,否定了斯大林,而没有否定列寧,那就还没有否定了毛泽东。列寧是经过十月革命的成功缔造了苏维埃联邦,是苏维埃联邦的缔造人。而毛泽东是通过解放战争的成功缔造了中华人民共和国,是中华人民共和国的缔造人,故在这个意义上大陆有个叫刘小枫的先生还给毛泽东定了位,认毛泽东就是中国的国父。
   
    毛泽东在他的晚年谈到自己一生中做的两件大事。他说,我一生干了两件事,一是打败了蒋介石。 另一件事 就是发动文化大革命。在毛死后,对后一件事-文化大革命中共中央己经予以全盘否定,并定为了浩劫。后一件事被全盘否定了,但毛泽东打嬴了解放战争,这一件事还没有给予以全盘否定。故可以这样的理解;中国目前的政治状态正处于俄国的赫鲁晓夫否定了斯大林后,但未到苏联总统戈尔巴乔夫否定了苏联共产党的这段过渡时期段的处境,只不过是,邓小平实用主义地“吸收了” 苏联共产党的教训,搞起他的所谓的“改革”,并取得假象性的成功,亦为中国以及世界的理论思想界带来了新的课题,邓小平的实用主义能否救活马列主义呢?若按照世界发展的思路以及对邓小平所谓的“改革”的审查来看,中国人是完全有理由,否定邓小平的。
   
    世界历史发展的思路最重要的一条是,1991年12月17日,苏联总统戈尔巴乔夫和俄罗斯总统叶利钦迫于当时苏联人民反共的强大呼声和强烈要求,共同宣布苏联共产党为非法的历史性声明:“马列主义这一套荒谬绝伦的邪说经过俄罗斯70多年的试验,从理论到实践都是彻底地失败了,并用历史事实证明马克思主义是彻头彻尾祸害人类的谬论邪说。前苏共暴君斯大林为要奴化全人类自己做共皇,在世界上贫穷落后,文盲众多的民族和地区以饿死俄罗斯人民的血汗钱培养当地流氓恶棍文痞政客组织共产党,为推行这个极权暴力恐怖的社会制度给不少国家造成内战,饥荒与极大地罪恶和灾乱,世界任何角落只要出现共产党,就把烧杀,掠夺,暴乱,篡国夺权, 血流成河带到哪里。”在这段文字中戈尔巴乔夫和叶利钦共同宣布了马列主义是彻头彻尾祸害人类的谬论邪说。若按照此思路,对于中国人来说,除了要否定毛泽东外,还必需要完成否定邓小平的功课。不过此任务是十分繁重而艰巨的。
   
    我们需要总结一下海内外至今为止的对毛泽东的研究状态。对毛泽东的研究按毛泽东的一生主要可分为毛泽东早期、土地革命和长征时期、抗日战争时期、解放战争时期、建国初期、反右到文革前时期、文革时期。当然也可以分为毛泽东军事思想、毛泽东无产阶级专政思想、毛泽东文艺思想、等等来进行。以否定毛泽东的研究来看,研究集中在抗日战争时期〔如辛灏年、王康等〕、建国初期、反右到文革前时期〔如章诒和等〕、文革时期。在这些方面取得了较大的共识。查找文献,唯独解放战争时期的研究中仅有孟泳新一人发表的,《解放战争是非正义的》之一,《解放战争是非正义的》之二,以及《“以人为本”还是“以人的尊严为本”四评〔下〕之四》,《四评〔下〕之五》,《四评〔下〕之六》。如同苏俄历史学家们揭露列宁十月革命的非道德性,从而开启了否定列宁的序幕一样,在由众多的有良心的中国知识分子多年否定作为中国的斯大林的毛泽东的基础上,“解放战争是非正义的”证明与评判也开始了否定作为中国的列宁的毛泽东的最关键的一役,也开始 了彻底否定整个毛泽东最关键的一役。
   
    随着王芸生先生的遗愿,笔者向华人世界提出了解放战争是非正义的这样的结论命题。沃尔泽正义战争理论主要是围绕三个子系统:开战正义、交战正义和战后正 义,来展开它的道德分析和论辩。哈贝马斯提出了关于真理的为普遍接受说,交往行为理论、商谈理论,阿列克西又将之应用于法学、创立了法律论证理论。笔者则 将哈贝马斯阿列克西理论应用于沃尔泽正义战争理论,再对解放战争的全过程进行了严密的梳理,并从中找出了六大实证和证据,进行严密的道德论辩和评判论证。〔请参见孟泳新 《解放战争是非正义的》之一,之二〕发表至今,己有数月,并且还没有找到一篇相关的评论文章。也许是它采用的方法明显地属于至今为止为海内外华人所陌生的价值评价〔又可称价值评判,价值分析、价值理念〕范围以及是为中共宣传的“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所困惑的原故吧!
   
   
    大家不是都知道,中共和邓小平一直在讲,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其实,这里的“唯一标准”是不对的,这明显的是一个缪论。我们说,实践检验、逻辑证明、价值评价才是检验真理的三大标准。〔请阅读孟泳新《质疑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质疑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2006〕一文是我于2005至2006年间写的一篇读书笔记。主要的论据,即关于真理的三大学说,①一致与符合说②关联说③为普遍接受说,是引自于法兰克福大学查卡教授所著的《形式逻辑和科学哲学,经济科学导论》。实践是检验真理的标准,这对应的是哲学意义上的源于希腊的哲学家亚里士多德的关于真理的一致与符合说。中共的1981年6月《决议》中讲到的“实是求是、群众路线、独立自主”中,找到了似乎可以在 社会主义时期运用毛泽东思想的依据。但这里的问题在于,这些原则并非毛泽东思想所独有,而是进步人类所共有。以实事求是来说,古希腊的柏拉图就在《理想 国》中讲到了实事求是的原则,柏拉图的学生亚里士多德提出了真理的一致与符合说。《汉书•河间献王传》就明确赞扬了“实事求是”的为政原则和处事原则。这就不能不出现理论的尴尬。哲学意义上的关于真理的关联说,这一学说可追溯到,或讲源于辨证法大师黑 格尔。这学说认为,一个定律若是真理,它必须与已知的其他的定律相一致。相一致就是指逻辑上的无矛盾性。价值理念也是检验真理的标准,这对文化科学范畴的理论是极为重要的,它对应的是哲学意义上的关于真理的为普遍接受说。这个以德国哲学家哈伯马斯为代表的学说 认为,一个理论若为真理,它必须是为普遍所接受的。
   
    笔者感到欣慰的是,近几年来,实践检验、逻辑证明、价值评价才是检验真理的三大标准的概念渐渐地为大陆的学界与民众所接受,抛弃邓小平的“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的时间己经到了。
   
    一件是,中共党的十八大报告首次明确提出了中国核心价值观,即“倡导富强、民主、文明、和谐”。“倡导自由、平等、公正、法治”。“倡导爱国、敬业、诚信、友善”。 “但无论怎么讲,这次习近平中共提出了“中国核心价值观”,不管它是什么样的货色,它是对邓小平讲的“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的一种否定和一种嘲讽,只有彻底地批判了邓小平讲的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树立实践检验、逻辑证明与价值评价为检验真理的三大标准的真理观,才有可能来讨论什么才是中国人所应有的价值观等等的后续问题。”〔孟泳新 《认清毛泽东的“正义”战争观的错误所在》〕
   
    另一件是,葛惟昆在共识网上以《宪政之争,是第二次真理标准之争》为标题号召开展第二次真理标准之争论。葛惟昆说,“一场争论就这样不可避免地摆在国人面前,它又是一个历史的回转,让我们想起三十多年前关于真理标准的论战。宪政之争,也是社会公平和正义的道义标准之争, 是要不要承认普世价值的价值标准之争。本来真理要实践来检验,是一个极深刻而又浅显的道理, 正像今天要不要实行宪政一样,也是既深刻又浅显的道理。看似学术性、词语性的辩论,其实都是政治斗争的需要,是为政治利益而用学术的伪装来恶斗。真理标准 如此,宪政好坏也如此。真理标准之争,是针对当时不可一世的“两个凡是”论,似乎谁以实践为标准、挑战“凡是”,就大逆不道,背叛先贤、背叛主义。今天又 如出一辙,谁讲宪政,谁就是资本主义的吹鼓手,就是颠覆社会主义和人民政权。两场辩论,都是恶人先告状,无理占三分。但时间会再一次证明,历史将站在真理 一边。”““以宪治国,以宪执政”,实际上是政治体制改革的基础和底线,而反对宪政,其实就是抗拒政治体制改革,维护既得利益集团对经济财富和国家权力的盘踞, 维系他们对民主诉求的压制。如果说“反动”,这才是货真价实的反动,逆历史潮流而动。”“无可否认,三十多年前的真理标准之争解放了人们的思想,为改革开放指明了方向、擂起了战鼓;可以预言,今日宪政之争,将是中国人民思想的又一次大解放,它将使中国的改革开放补上政治体制改革的一课,从而形成一个完整的理论体系和实践结构。”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