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孟泳新
[主页]->[百家争鸣]->[孟泳新]->[历史的真实和谎谬的历史(六)]
孟泳新
·民主中国宪法设计
·质疑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
·一评胡锦涛的“以人为本”
·二评胡锦涛的“以人为本”
·三评胡锦涛的“以人为本” (上)
·三评胡锦涛的“以人为本”(下)
·四评胡锦涛的“以人为本”,〔上〕
·四评胡锦涛的“以人为本”,〔中〕
·建立张君劢纪念馆,这是我的最大的心愿
·张君劢是战犯吗?
·四评胡锦涛的“以人为本”,〔下〕〔1〕
·四评胡锦涛的“以人为本”,〔下〕〔2〕
·四评胡锦涛的“以人为本”〔下〕(3)
·《解放战争是非正义的》之一
·价值评判从镇压历史反革命运动上溯到解放战争
·《解放战争是非正义的》之二
·张君劢是战犯吗?
·斯大林的成功致毛政策“一边倒”
·揭秘民盟历史:张君劢与民盟的诞生
·张君劢是中国民主政团同盟创建第一人
·孟泳新给中国民主同盟的一封信
·论价值评判和必须彻底否定镇压历史反革命运动
·张君劢VS胡适
·张君劢辩证唯物主义驳论
·科玄论战的谁胜谁败
·张君劢为什么会同意民社党参加国大?
·必须重审《薄一波等六十一人叛徒案》以及再次发表的原因
·四评胡锦涛的“以人为本”〔下〕之四
·四评胡锦涛的“以人为本”〔下〕之五
·四评胡锦涛的“以人为本”〔下〕之六
·“怀疑一切,打倒一切”,错在何处?(上)
·胡适要打倒孔家店,铁证如山
·学术研究和中国民主运动
·正义战争理论在当代海内外研究的文献评述
·批判列宁的“民族自决权”理论和我对民主宪法的三点建议
·列宁联邦制理论的必然之路就是全国解体
·列宁联邦制理论和中共的民族政策演变及现况
·联邦制和梁启超张君劢宪政思想在中国宪政思想史上的地位
·中国联邦制与孙中山蒋介石之民族主义(上)
·中国联邦制与孙中山蒋介石之民族主义(中)
·中国联邦制与孙中山蒋介石之民族主义(下)
·谈当代中国民族问题演变及未来民主宪法走向
· 欧盟给予中国市场经济地位必须捆绑人权条件
·为什么同样的联邦制让苏联等国家走向深渊?
·对马克思主义意识形态的批判和中国民主运动之思想基础
·张君劢是民国以来最值得纪念的人
·还原民盟成立的历史真相 一一与章诒和 、黄方毅等人商榷
·历史的真实和谎谬的历史(一)
·历史的真实和谎谬的历史(二)
·历史的真实和谎谬的历史(三)
·张君劢=民主──为纪念张君劢诞辰一百三十年而作
·《历史的真实和谎谬的历史》(四)
·历史的真实和谎谬的历史(七)
·王沪宁居然也会犯低级错误\王公权
·历史的真实和谎谬的历史(五)
·历史的真实和谎谬的历史(六)
·《二零一八宣言》
·《二零一八宣言》附文
·《质疑中共的解放战争的开战时间》
·《必须彻底否定毛泽东》
·评判解放战争的历史意义的重要性与难度所在
·必须批判毛泽东的“正义”战争观
·向鲍彤致敬
·《二零一八宣言》的《八问》
·严家祺思维方式表象的剖析
·必须批判胡适的科学主义
·《二零一八宣言》导读(一)
·《二零一八宣言》导读(二)
·金庸:武侠巨人 政治小人
·说说中国海外民主运动的三件怪事
·《二零一八宣言》导读(三)
·从法制史的角度来分析中国法律现况
·是“没有一战,何来五四?”还是“没有宣战,何来五四?”
·发动“解放战争”的毛泽东与发动“靖难之役”的朱棣
·对中国参加第一次世界大战百年各种历史认识观的简略评议
·黎鸣算不算是中国民主运动力量?
·认清毛泽东的“正义”战争观的错误所在
·有感于“敢为天下先”
·张君劢:诚不愿吾六万万同胞随苏联而殉葬也
· 敦促胡平、章立凡先生尽快树立罪错思辩方式
·对胡平《镇反运动小议》一文的解析
·《二零一八宣言》导读(四)一树立罪错思辩这第二种思辩方式是一个关键
·高力克:徐志摩与胡适的苏俄之争
·向大家推荐张君劢《胡适思想界路线评论》(一)
·孟泳新/向大家推荐张君劢《胡适思想界路线评论》(二)
·向大家推荐张君劢《胡适思想界路线评论》(三)
欢迎在此做广告
历史的真实和谎谬的历史(六)

2)关于思想的几点说明
   (一)思想的基本特征
   (1)引言
    简单地说,思想就是各人思维结果的表达。按思想这一中文原本的词义而言,凡每一个活着的中国人都在思维,都有他自己独特的思想,而且人与人之间,就算是一对双胞胎,他俩的思想都是千差万别的,世上不存在有两个百分之百完全相同的思想。可讲世上存在着张三思想,李四思想、、.存在着千千万万个思想。但自从毛泽东思想的提出,中国共产党并以之为中国全国的指导思想以后,思想这一中文词在词义上发生了明显的变化。
    自从我2013年发表了论解放战争是非正义和应该彻底否定镇压历史反革命运动两个重要思想以后,我就把自己的研究重心转到了中国近现代思想史,这一中国近现代史的核心的分支上(中国近现代思想史是中国近现史的核心的分支,这是我的认识,为什么这样讲,这样的判断是否正确,以后我们会进一步论述。)为此,在这几年中查找阅览许多人的系统性作品,对重点人物尽可能多尽可能全的作品,不是仅其一、二篇作品而已,几乎将其能找来的全部作品通读一遍。并且与以前阅读不同,这次的观察的重心全放在了考查各人的人生历程和思想发展的历程上。感慨良多。就论题域来讲,许多与中国根本问题极其相关的问题根本就没有人去探讨。举一例,如现时正是关于十月革命一百周年之机,许多人写了文章,都集中于十月革命对中国共产党的影响,少有谈到对国民党的影响,根本上没有人提到并向民众介绍在一百年前是否曾有人,而且不只一个人,对中国走十月革命的道路表示异议,他们说了些什么,做了些什么,对当代中国民主运动有什么影响,问题就出在,中国民主运动如果没有了先辈们的奋斗经验,那么中国民主运动常常好象是又回到了原始的起点,一切从零点开始摸索。就立论深度来讲,这里就举一个例子,在海外民运中有位名气很响的朋友,我看完其成名之作,一篇关于论自由言论的文章后,为了保护起见,立即去了一份电邮,向其指出了问题所在,也直截了当地指出,该文充其量只能算一篇硕士论文吧。但事后,中文笔会却把他捧为什么思想家,什么理论家,可见中国民主运动内部自身的问题直在是太多太多了。按我治学的经验看,最最严重的问题还在于,一些从事中国民主运动思想理论问题探索的朋友对思想的渊源问题这一根本性问题没有正确的认识与探讨,这里面包括了既没有对对方思想,我们最终的最主要的对手应该放在以王沪宁为首的共产党真理部那些人的思想渊源的探究,也没有对自己思想的渊源进行探索,如果听之任之,不加以提出的话,将会对中国民主运动带来莫大的破坏。再举一个例子,上面所提到这位先生曾于2015-11 发表了一篇文章,《我主张,未来民主中国可采行联邦制》,其中写道,“有鉴于此,我主张,一是未来民主中国可采行联邦制,二是规定一个至少五年的过渡期、缓冲期。”一旦中国实行民主转型后,“统派是需要这样一段时间的。他们需要利用这段时间努力增进和别人的关系,减轻彼此间的感情隔膜。他们要让独派相信独立是不必要的,大家完全可以在相互尊重、相互帮助的基础上建设一个新的共同家园。独派也是需要这样一段时间的。因为任何一个相对弱势的民族或地区要想获得独立,总还是需要得到强势方面大多数人的理解与接受。独派不宜操之过急。”其实提出为这个联邦制设置至少五年“过渡期、缓冲期”这一思想的由来和源头就是邓小平胡耀邦的“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是实践”。我曾于2006年发表的《质疑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一文就此论点作了批判。比如文中所说,“近年来当世界第一只克隆羊、克隆牛、克隆鼠、克隆猴子等各种克隆动物纷纷问世后,国际上的科学界、法学界、宗教界普遍地关注起克隆人这一问题。各国有识之士普遍接受这样的观念,人的生殖性克隆的做法是违背人类尊严,有悖于国际公认的生命伦理原则,是违反人类物种的罪行,应当立法给予禁止。这里讲的伦理原则、人类尊严等都是属于价值理念的范畴。而按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的讲法,应摸着石头过河,务须先试错式地实践一下,先让克隆出克隆人,看看社会会出现什么样的危害后,再来总结出取舍与否”。再举一个例子吧。至今在中国海外民运中,显见有人写出有分量的文章,系统性地认认真真地讨论历史唯物主义与唯物史观,唯物辨证法是错的还是对的,是荒谬的还是正确的。问题的严重性还在于,在中国人圈内,更没有见到有哪一位在世的学人能象张君劢那样公开自称自己是“唯实的唯心主义”者的。【孟泳新说明:因为我至今未找到张君劢讲这句话的全篇原文,故不能加以深入分析,但我收集到了张君劢的好友张东荪评述唯物辨证法的部分资料,待有时间时再写出评价文章】。我曾阅读过许多大陆发表的哲学法律历史哲学方面的论文,前面一部分分析还有一点理性可言,但到了结束部分,都是千篇一律的耍起无头的二段论式,隐去了大前提的三段论式,说什么,因为按前面分析的结果可知,某某是唯心主义者,所以某某是错误的,是反动的,应该打倒。隐去了三段论式中的大前提就是,凡属于唯物辨证法的都是正确的,凡属于唯心主义的都是错误的。纯粹的武断论,毫无理性分析可言。

    面对着如此严峻的中国思想界的现况,以及我孤独地生活于阿尔贝斯山下的A城的客观现实,我常常思寻着为中国民主运动和思想史学术研究,我该做些什么事,我能做些什么事。故借此文的发表,略表我的一点意愿。我们应该充分地利用起现代互联网给人类带来的福利,立即必须变个人各自单独作战的模式为一个个小组多人群体协同作战的模式,以便尽可能快地出成果。即建议组成思想史研究的小圈圈,在德文中有一词,Kreis,这词除了常用的意思,园圈,县,还可以表示具有共同兴趣的人们所形成的圈圈,互相交流研究心得,互相交流资料,征求对初稿的意见,发表写作计划,发表写作札记等等。有愿参加我的DK圈圈(Denker-Kreis的缩写)的朋友只须向我的电邮发一条信息即可。我的电邮地址可从中文笔会等处询问获取。
    我们接着讲下去。我们研究某一问题,到了研究结束时,总希望将自己研究结论性意见,也可以说阶段性的结论写出来,供大众批判。我们搞近现代思想史研究的人都希望自己能撰写一部近现代思想史以呈现给世人。而我除了希望自己能撰写一部近现代思想史外,古人云,授人以鱼不如授人以渔,我还更希望能将自己对如何正确地书写近现代思想史的探究从方法、分析、直到书写方式完整地呈现出来、明白讲出来,以利于后来者能学会,能将事业继续下去。
    要写一部中国近现代思想史,有些人也许会说,那就首先要确定哪些人可选入,哪些人不可选入,这就是要把确定能写入史册的思想的入选标准作为必要条件来看待。对此问题我觉得我很难给予明确的回答,因为入选史册的思想人选不仅仅决定于一个入选标准,也要考虑许多其他的因素,如代表性等等。也许这个问题如同什么叫思想,什么叫哲学一样,很难给出为所有人都能接受的回答。正好比有位哲学博士说,哲学是思想的博弈论。 但我们可把问题改一下,即改为思想的基本特征的论述,思想基本特征与其作为写入史册的思想的入选标准之一,不如我们将它视为如何地去鉴赏一个人思想的初级阶段。为了要讲清楚思想基本特征,我们选择了二个比较现实的案例,他们有许多文章也登刊在民主中国杂志上,但显见有评论文章的出现,更未见有全面的评判了。我们选的第一个是应克复案例。至于我为何如此地确定这些特征作为基本特征,它是否过高了,为什么基本特征需要如此地提出的,有什么作用,等等的问题,那只好请加入我的DK圈圈,收看我的写作札记。
    (2)应克复文章的评注
    应克复,1939年1月生,浙江绍兴人,哲学硕士,江苏省社会科学院哲学所研究员。主要学术成果:著作有《民主制的矛盾和原则》、《论国家的双重本质及对人类政治解放的意义》、《私有经济纵横》、《权力制约论探要》、《所有制理论中的若干误点》、《西方民主史》、《理解“重新建立个人所有制”的方法论问题》 、《为地主正名》、《马克思的先验主义学说之批判》、《“党文化”的起源、内涵、特质与中国的现代走向》、《关于共产主义理论的先验性问题》。
    首先应该说明一点,我的评议主要是找出论主的思想上有哪些问题,够不够、合不合思想基本特征,而不去理会是否将其划为哪个派别,是救共派还是民主派的问题,也不去理会对该论主的全面的评议。对于具体的某一论主,比如这里要评议的应克复而言, 应克复在思想原创性上最特别的核心是,他的思路是,【孟泳新评注:在证明中应克复隐去了大前提,一切“先验”的理论都不是科学的,和一切不科学的理论都是错误的。以后我们会深入讨论。】 马克思的共产理论是“先验”的,不是科学的,所以是错误的。 为了要看清应克复是怎样来论证的,不足和错误在何处,先在本文所采用了对应克复的文章用加评注的方式,然后论述思想基本特征,最后再集中对应克复思想再进行我的总的评议。我们的第二个分析案例是张博树案例,这时我们就可以直接地用思想基本特征来进行评判。这样可节省很多篇幅。
    应克复在《关于共产主义理论的先验性问题》2015年一文的开头写道,“马克思的共产理论是“先验”的还是“科学”的,官方的一贯说法是“科学”的。其根据还挺硬,就是恩格斯所说的,由于马克思的唯物史观和剩余价值论的两大发现,社会主义便由空想转变为科学。
    但是,凡称之为“科学”的理论(自然科学与社会科学)都必须是被实践(实验)所证实的东西,否则,是没有资格称为“科学”的。马克思的社会主义虽然一直被命名为“科学社会主义”,实际上是一种先验社会主义。先验的设想,不是科学。【孟泳新评注:这句话应该是需要应克复认真地论证之。因为这句话包含许多关键性的命题,如实践是否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哲学中认识论中的人的正确思想是从那里来的问题,等等,这些问题都需要认真地讨论才是。 另外,先验这一概念可以说是整个康德哲学关键性的概念,因为在大陆凡学过哲学史的人都知道,康德是位先验唯心主义者,那么应克复在其论述中使用的先验概念,是否与康德使用的先验概念同一还是有差别,应克复应该明确给予回答。若有差别的话应该详细分析之,若是同一的话,那就要颠复了已成定论的哲学史中的结论,马克思主义有二个渊源,一个是费尔巴哈,一个是黑格尔,看来黑格尔这个渊源按应克复的发明应改写为康德成了马克思主义的渊源了,从可能性来讲,可能不可能,是可能的,问题的关键是,必须做细致的论证才能成立,应克复却没有做一点说明,就横下结论,明显这是全文的论证的错误所在。】人类要认识某一客观事物,必须是这一事物已经存在为前提;有了这个事物,人们才有了认识这一个事物的属性、特征和本质的对象。当这一事物尚无出现的时候,也就是说,当这个认识对象还未出现的时候,人们怎么去认识这一事物呢!同理,在社会主义这个事物还未出现时,人们对于社会主义的各种设想、主张,都只能是先验性的,不可能是科学。即使其中有科学的因素,也要待以后的实践加以证实。”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