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孟泳新
[主页]->[百家争鸣]->[孟泳新]->[张君劢辩证唯物主义驳论]
孟泳新
·民主中国宪法设计
·质疑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
·一评胡锦涛的“以人为本”
·二评胡锦涛的“以人为本”
·三评胡锦涛的“以人为本” (上)
·三评胡锦涛的“以人为本”(下)
·四评胡锦涛的“以人为本”,〔上〕
·四评胡锦涛的“以人为本”,〔中〕
·建立张君劢纪念馆,这是我的最大的心愿
·张君劢是战犯吗?
·四评胡锦涛的“以人为本”,〔下〕〔1〕
·四评胡锦涛的“以人为本”,〔下〕〔2〕
·四评胡锦涛的“以人为本”〔下〕(3)
·《解放战争是非正义的》之一
·价值评判从镇压历史反革命运动上溯到解放战争
·《解放战争是非正义的》之二
·张君劢是战犯吗?
·斯大林的成功致毛政策“一边倒”
·揭秘民盟历史:张君劢与民盟的诞生
·张君劢是中国民主政团同盟创建第一人
·孟泳新给中国民主同盟的一封信
·论价值评判和必须彻底否定镇压历史反革命运动
·张君劢VS胡适
·张君劢辩证唯物主义驳论
·科玄论战的谁胜谁败
·张君劢为什么会同意民社党参加国大?
·必须重审《薄一波等六十一人叛徒案》以及再次发表的原因
·四评胡锦涛的“以人为本”〔下〕之四
·四评胡锦涛的“以人为本”〔下〕之五
·四评胡锦涛的“以人为本”〔下〕之六
·“怀疑一切,打倒一切”,错在何处?(上)
·胡适要打倒孔家店,铁证如山
·学术研究和中国民主运动
·正义战争理论在当代海内外研究的文献评述
·批判列宁的“民族自决权”理论和我对民主宪法的三点建议
·列宁联邦制理论的必然之路就是全国解体
·列宁联邦制理论和中共的民族政策演变及现况
·联邦制和梁启超张君劢宪政思想在中国宪政思想史上的地位
·中国联邦制与孙中山蒋介石之民族主义(上)
·中国联邦制与孙中山蒋介石之民族主义(中)
·中国联邦制与孙中山蒋介石之民族主义(下)
·谈当代中国民族问题演变及未来民主宪法走向
· 欧盟给予中国市场经济地位必须捆绑人权条件
·为什么同样的联邦制让苏联等国家走向深渊?
·对马克思主义意识形态的批判和中国民主运动之思想基础
·张君劢是民国以来最值得纪念的人
·还原民盟成立的历史真相 一一与章诒和 、黄方毅等人商榷
·历史的真实和谎谬的历史(一)
·历史的真实和谎谬的历史(二)
·历史的真实和谎谬的历史(三)
·张君劢=民主──为纪念张君劢诞辰一百三十年而作
·《历史的真实和谎谬的历史》(四)
·历史的真实和谎谬的历史(七)
·王沪宁居然也会犯低级错误\王公权
·历史的真实和谎谬的历史(五)
·历史的真实和谎谬的历史(六)
·《二零一八宣言》
·《二零一八宣言》附文
·《质疑中共的解放战争的开战时间》
·《必须彻底否定毛泽东》
·评判解放战争的历史意义的重要性与难度所在
·必须批判毛泽东的“正义”战争观
·向鲍彤致敬
·《二零一八宣言》的《八问》
·严家祺思维方式表象的剖析
·必须批判胡适的科学主义
·《二零一八宣言》导读(一)
·《二零一八宣言》导读(二)
·金庸:武侠巨人 政治小人
·说说中国海外民主运动的三件怪事
·《二零一八宣言》导读(三)
·从法制史的角度来分析中国法律现况
·是“没有一战,何来五四?”还是“没有宣战,何来五四?”
·发动“解放战争”的毛泽东与发动“靖难之役”的朱棣
·对中国参加第一次世界大战百年各种历史认识观的简略评议
·黎鸣算不算是中国民主运动力量?
·认清毛泽东的“正义”战争观的错误所在
·有感于“敢为天下先”
·张君劢:诚不愿吾六万万同胞随苏联而殉葬也
· 敦促胡平、章立凡先生尽快树立罪错思辩方式
·对胡平《镇反运动小议》一文的解析
·《二零一八宣言》导读(四)一树立罪错思辩这第二种思辩方式是一个关键
·高力克:徐志摩与胡适的苏俄之争
·向大家推荐张君劢《胡适思想界路线评论》(一)
·孟泳新/向大家推荐张君劢《胡适思想界路线评论》(二)
·向大家推荐张君劢《胡适思想界路线评论》(三)
欢迎在此做广告
张君劢辩证唯物主义驳论

目录
   钱穆先生序
   卷上 历史部分
   一、马克思主义与黑格尔哲学
    发端

    黑格尔
    黑格尔学派之分裂
    马克思与恩格斯
   二、苏俄之马克思主义
    十月革命前苏俄之思想背景
    列宁
    机械主义与孟学维几唯心主义
    斯大林氏
    柴达诺夫氏报告苏俄哲学界情况
    苏联对异己之态度
    结论
   三、苏联之形式逻辑学问题
   四、列宁氏论时空与新物理学
   五、苏俄心理学
   六、苏俄遗传学争辩
   七、苏联马克思主义与道德
   卷下 批判部分
   一、哲学性质与辩证唯物主义
   二、唯物辩证法之宇宙观与认识论
   三、唯心主义与反动派
   四、辩证法之根本原则
   五、马克思氏唯物史观
   六、社会发展与定命论
   七、马克思主义批判之总结
   跋
   
   钱穆先生序
    人类文化之得以绵延而进展,则胥赖有理智以为行为指导,然正惟理智乃所以指导行为,故理智之推衍,贵于就近切实,逐步有行为与事实以为之证成,然后乃可奉为人类可宝贵之知识,而循此以益前。否然者,仅凭理智推衍,而无实可证,则仅是一番空洞之理论而已,仅是一番无据验之谈话与意见而已。若果凭此推衍而益远,则成为以说话推说话,以意见推意见,纵使体系精而组织密,其实则是人类理智之误用,此属谬论,非确论,乃意见,非知识,人茍凭于谬论与意见,而奉之以为行为之指导,则为祸将有不可得而预测者。
    抑人类理智之所凭以为推,则复有其外之情势焉。故人类之善用其理智,则必通于情而明于势,而求得其和顺,然后其所推乃可以为准也。夫情势,则必具体在目前而可验者。人类不慢于其当前,能不悍然敢于违情逆势以求理,此始不失为一种中庸之道,而人类文化之所以赖以绵延进展而不辍者,其一切无穷妙义,亦悉具乎是矣。
    故人类之求理,忌乎凿而贵乎通。人旣不能孤立自生,则必与羣相处焉,又与物相处焉。凡其所以通于羣与物者,则理也。故人类惟当于人情物势中明理,明理卽所以求通,故必由近以及远,自卑以登高,由浅以入深,自小而达大。譬如行路,一足踏实,一足向前,更替而进,千里之遥,在于足下。人类理智之足恃,则由于有当前之事实为之证,复由此旣经证成之理智,指导行为而益前。如此虚实相辅,乃可无往而不利也。
    近代西方文化,特重科学知识,科学知识之可贵,正在其能逐步求证,乃始逐步向前。推理之与实验,相引而长。茍未经实证作证,卽不目为定论,卽不凭此作推衍。故治科学而有得,则皆人类至可宝贵之知识,绝异于空论之与意见也。
    东方文化向来所贵,则曰道德精神。人文社会之有道德,亦犹自然世界之有科学。盖道德亦重躬行实践,成于经验积久所公认,亦不凭空论与意见而建立也。
    由于东方向来所重之道德,可以推而及于社会伦理政治经济各方面,以无不得其求,而终以达于人我和顺之境。由于近代西方所重之科学,可以退而及于宇宙之广大,万物之精微,以无不得其和顺,而终以达于通。此中庸之书,所谓尽人之性,尽物之性,其极在能和顺于天地,以赞天地之化育,是卽所谓天人之合一也。
    若仅理智推衍,而凿之益求其深,引之益求其远,茍其慢于眼前之情势,忽视乎当下之验证,此如耸身云端,其下视尘世,固已混茫一色,汗漫无辨,以如是之心胸,尚何足以厝怀乎人间实际之事务乎?
    西方文化中有宗教,有哲学,此二者,严格言之,茍其务而推至乎极,则胥可与道德与科学皆有背,何者?亦以徒鹜于推衍引伸,而不逐步以躬行实验,为其前进之基点也。于是重信解,轻行证,信解所诣,益深益远,而后乃始求反之于行证,斯其流弊有不可胜者。
    西方近代思想之有马克思,其事若介乎宗教与哲学之间,此亦仅凭理智推衍,所谓凿愈深而益远者。而又不能入西方之宗教,各踞一寺院,各成一宗派,仅自站于政治经济社会人生种种现实事务之外而宣扬其教义,亦复不能如西方之哲学,各踞一大学讲座,各就一己所见,着书立说,仅以思辩理论为务,于百家之外而复有此一家。故西方社会之有宗教与哲学,其事皆不为病,惟推衍过当乃时见其为病,而其病亦不甚着。不幸而马氏之信徒,乃欲高揭所信,驱一世以必从。纵其违情逆势,亦所不顾,于是其为祸之烈,乃至旷古未经,而人类文化之仍能绵延进展一如以往与否,乃成为人类当前一大问题。而马氏信徒,转夸其理论谓有合乎科学,誉其行为谓有当乎道德,而不知道道德之与科学,此皆逐步验证所得,并亦在逐步进展中,其可贵,在能始终和顺于当前之人情与物势,而曲折以赴,层累以前,以达于世人之公认,固非如马氏之仅为一家之言,出于一时之推理,一人之意见,固非可遂悬以为人类亘古今而莫能远之真理也。
    然仅凭理论思辨,以求直指马氏思想病根之所在,其事亦不易。君劢张先生,于学无所不窥,而其浸润于吾东方文化之传统者乃特深。生平于宗教,无所信,亦无所排。其于哲学,特所爱好。然而行顾言,言顾行,其为慥慥一君子,尤胜于其为一纯思辩之哲学家。故其治哲学,亦特深于东方情调。其平日持论,不凿而深,不务而远,而有不当以西方纯哲学之尺度为衡量者。今老矣,平昔所学所抱,旣不获一一实措之于当世,乃惟以著述自靖献。顷方旅游美国,所至讲诵不倦,出其绪余,为《辩证唯物主义驳论》一书,骤视之,若卑卑无高论。仅于数十年来苏维埃政权之未能彻底遂行其所信奉之主义,而不得不时时反复变动其所持论,而终以不免陷于不和不顺不通不达之困境者,若仅止于就事敷陈,罗举枝节之末,不成为一种哲学专着,以自举其甚深妙义,以自成一家之言,以与马氏相对垒,以直捣马氏思想之窟穴,不知此正君劢之深于东方学养,所由以迥乎不同于人人也。否则以言思对言思,所谓此亦一是非,彼亦一是非,五十步之与百步,其又何以相悬绝乎?故君劢之书,乃不期而时时流露其对于东方道德精神之深情厚意焉。嗟乎!此君劢之书之所以为深远也。
    君劢书旣成,远道驰书相告,而督予为之序。予学浅陋,何足以序君劢之书。抑愿抒其所窥见,若稍有当于君劢着书之用意,庶于读此书者,有所裨益云尔。爰不辞而之序。
   中华民国四十六年十一月十二日
    钱 穆谨拜序
   
   
   上卷、历史部分
   一、马克思主义与黑格尔哲学
   发端
    学说之所以可贵,由于其出于人之心思,近乎人情,合乎实际,乃以转移风气,演成制度,此吾国孔孟程朱陆王,欧洲之柏拉图、亚历斯大徳、培根与康德之所建树也。反之,挟政府威力,强人民奉行,如商鞅视诗书礼乐仁义为六蠹,如韩侂胄目朱子为伪学,此在雷霆刀锯之下,顺之者赏,逆之者亡,安往而不能取是非之公论而颠倒之哉。马克思主义之学说,在十九世纪之后半,应乎人心,合乎社会需要,为欧洲劳动阶级所公认,迄乎苏俄革命,第三国际成立,与斯太林独裁之日,则马氏学说成为法律上之尺度,所以决定邪正是非,与吾国法家所谓不以人意高下之木石之度量权衡等矣。
    马克思主义之内容,包含甚广,其中可分为五部:第一、辩证唯物主义,为哲学体系,第二、唯物史观,为历史方法,第三、经济学,第四、社会学,第五、政治学。本文所欲论者主要为第一部分,兼涉及唯物史观。余三部为经济学、社会学、政治学,俟之专门治此三学说之评论,不在本文范围之内。但马氏全盘学说之来源、背景、与其特质所在应先之以泛论,使读者易于了解。
    马氏学说,以唯心主义为其敌人,但其受影响最大者,亦无过于德国唯心主义黑格尔氏哲学之辩证法,所谓辩证法,在寻常辩论中,甲持正面,已立反面,最后正反面合而为一,是之谓合,谓统一,此正反合之原则,不独在思想或意典(Idea)中有之,同时为世界历史中之韵调。黑氏以为历史,政治、法律、社会、经济无一事不尊此三步曲而表现之者。故意典之反映,卽历史进化之过程。马克思氏反之,认物质关系为主动,而意典为物质关系之反映。其言曰:“黑氏置之于头部者,应取而置之于脚底之下。”又曰:“存在决定思想,非思想决定存在。”马氏学说之关键为“生产关系”(Relation of Production),意指生产技术言之,如封建时代有手摇纺织机,资本主义时代有蒸汽机,此技术决定人类意识之形成。马氏知人类社会秩序,非徒生产技术一端所能解决,乃有上层机构与下层机构之说。上层指一切观念言之,如宗教、政治、法律及其他人生观。下层指生产关系言之,社会中之财产制度与阶级构成亦包含于其中。上层亦名意识形态,下层亦名物质基础。下层之生产技术或曰物质基础发生变动,因辩证法之内在必然,则上层机构亦随之而变动,如封建制度之变为资产阶级民主政治是。马氏此种学说,自称为辩证唯物主义,以之代替黑氏唯心主义。
    人类历史之变化,由意识起乎?抑由物质基础起乎?此为极错综复杂之问题,岂容视一家之言为一成不易之真理,而因以衡量各种学说之是非与人命之生死。思想决定存在,或曰存在决定思想?此问题之答复,应先分辨问题之性质。若曰世界上必先有物质,而后人类乃生乃有意识。倘问题之性质为地球上先有物质抑先有意识?则任何人将一致答曰物质先于意识。然康德与黑格尔之所以讨论,非原始以来物质与意识之先后,乃谓自认识论或形而上学观点之下,意识与物质孰先孰后?康氏答复曰:人类之认识起于经验,言乎不能离开外界,离开物质,然物之为物,依于人之认识,如地球之运转,水自氢气氧气合成,则以人类理解之方式发见之。康氏所谓思想决定存在者,其意如此而已。及乎黑格尔氏好自事物本体,亦可名曰形上学立论。其哲学结构每分三段,第一段为物自体即逻辑学,第二段为物自体向外,为自然界,第三段为精神,又分为主体精神,客观精神,绝对精神三项。惟其以三为结构之本,乃有正反合三者之统一。黑氏所谓物自体,所谓物质,所谓精神,应自其本身哲学体系中以求了解,不得与寻常日用中之所谓物质所谓意识,混而为一者也。
    吾人自普通常识以求物质与精神二者之关系。如石器时代铜器铁器时代乃至蒸汽电器时代,此三四种工具所以影响于社会构成与意识者如何,为现代稍有科学思想者所同认矣。然此三种工具,非其自身能自成,亦曰由于人之心思为之发见为之涉及为之制造而后成。则物质之构成,明明由思想为之决定矣。我之此言,非谓一切事物,尽由精神决定。吾人确见人能从事于农业耕种后,一变游牧部落迁徙,而安居于一定之地。又见蒸汽机发明以后,以大量资本建设工业,集合工人于工厂,且广辟各处市场。然谓农耕与蒸汽机便决定一切意识形态乎?必不然矣。试问同一在小摇纺织机生产之下,何以一方为封建时代之大地主,他方为散耕之小农。此两种农耕方式之不同,非手摇纺织机一事所能解释明矣。同为蒸汽机生产之下何以一方有大资本家,他方有工人保险,工人待遇改善,更有所谓抵制脱辣斯之法案,此又非蒸汽机一物所能解释明矣。况乎最近社会学家如麦克司威伯氏(Max Weber)、陶南氏(Tawney)、脱劳尔孽氏(Troeltsch)收集宗教史料,以证明新教卡尔文主义有大影响于现代资本主义之产生。是宗教意识形态能左右物质基础矣。乃至吾人虽居蒸汽电器或原子能时代,谓古代人如柏拉图如亚历山大徳如孔孟如释迦之学说,无一家能影响于现代生活,而独有物质为之决定一切,有如是隔绝学说与人心交通之可能乎?吾人平心静气以思,物质与精神间,自有交互关系,非可如马氏辈但以为物质能决定精神,而精神不能影响物质也。我之有志驳斥马氏,始于沪上政治大学,尝为校中诸生每星期讲马氏主义。嗣国民革命军抵沪,学校解散,演讲因而停止。又拟作文驳之,友人中轻视共产党者,谓如此反以提高共产党之声价,不如听其所为。战时侨居重庆,商诸陈立夫氏出一种反马克思主义业书。陈氏曰此名称太惹人注目;今日国共两党虽对峙,异时或有合作之一日。呜呼!思想界线之不清,乃大陆沦陷之主因。倘反共人士仍抱一暂时分立之念,不图根本之澄清,吾恐吾国思想界政治界长陷于混沌局面矣。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