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孟泳新
[主页]->[百家争鸣]->[孟泳新]->[对马克思主义意识形态的批判和中国民主运动之思想基础]
孟泳新
·必须重审《薄一波等六十一人叛徒案》以及再次发表的原因
·四评胡锦涛的“以人为本”〔下〕之四
·四评胡锦涛的“以人为本”〔下〕之五
·四评胡锦涛的“以人为本”〔下〕之六
·“怀疑一切,打倒一切”,错在何处?(上)
·胡适要打倒孔家店,铁证如山
·学术研究和中国民主运动
·正义战争理论在当代海内外研究的文献评述
·批判列宁的“民族自决权”理论和我对民主宪法的三点建议
·列宁联邦制理论的必然之路就是全国解体
·列宁联邦制理论和中共的民族政策演变及现况
·联邦制和梁启超张君劢宪政思想在中国宪政思想史上的地位
·中国联邦制与孙中山蒋介石之民族主义(上)
·中国联邦制与孙中山蒋介石之民族主义(中)
·中国联邦制与孙中山蒋介石之民族主义(下)
·谈当代中国民族问题演变及未来民主宪法走向
· 欧盟给予中国市场经济地位必须捆绑人权条件
·为什么同样的联邦制让苏联等国家走向深渊?
·对马克思主义意识形态的批判和中国民主运动之思想基础
·张君劢是民国以来最值得纪念的人
·还原民盟成立的历史真相 一一与章诒和 、黄方毅等人商榷
·历史的真实和谎谬的历史(一)
·历史的真实和谎谬的历史(二)
·历史的真实和谎谬的历史(三)
·张君劢=民主──为纪念张君劢诞辰一百三十年而作
·《历史的真实和谎谬的历史》(四)
·历史的真实和谎谬的历史(七)
·王沪宁居然也会犯低级错误\王公权
·历史的真实和谎谬的历史(五)
·历史的真实和谎谬的历史(六)
·《二零一八宣言》
·《二零一八宣言》附文
·《质疑中共的解放战争的开战时间》
·《必须彻底否定毛泽东》
·评判解放战争的历史意义的重要性与难度所在
·必须批判毛泽东的“正义”战争观
·向鲍彤致敬
·《二零一八宣言》的《八问》
·严家祺思维方式表象的剖析
·必须批判胡适的科学主义
·《二零一八宣言》导读(一)
·《二零一八宣言》导读(二)
·金庸:武侠巨人 政治小人
·说说中国海外民主运动的三件怪事
·《二零一八宣言》导读(三)
·从法制史的角度来分析中国法律现况
·是“没有一战,何来五四?”还是“没有宣战,何来五四?”
·发动“解放战争”的毛泽东与发动“靖难之役”的朱棣
·对中国参加第一次世界大战百年各种历史认识观的简略评议
·黎鸣算不算是中国民主运动力量?
·认清毛泽东的“正义”战争观的错误所在
·有感于“敢为天下先”
·张君劢:诚不愿吾六万万同胞随苏联而殉葬也
· 敦促胡平、章立凡先生尽快树立罪错思辩方式
·对胡平《镇反运动小议》一文的解析
·《二零一八宣言》导读(四)一树立罪错思辩这第二种思辩方式是一个关键
·高力克:徐志摩与胡适的苏俄之争
·向大家推荐张君劢《胡适思想界路线评论》(一)
·孟泳新/向大家推荐张君劢《胡适思想界路线评论》(二)
·向大家推荐张君劢《胡适思想界路线评论》(三)
·中国近现代史观之对决(第一部分)(一)
·怎样才能正确地书写中国近现代史?(二)
·怎样才能正确地书写中国近现代史?(三)
·怎样才能正确地书写中国近现代史?(四)
·怎样才能正确地书写中国近现代史?(五)
·怎样才能正确地书写中国近现代史?(六)
·怎样才能正确地书写中国近现代史?(七)
·怎样才能正确地书写中国近现代史?(八)
·怎样才能正确地书写中国近现代史?(九)
·孟泳新给陈奎德的两封信
·黃鶴昇《康德哲学给我们的启示》
·中国近现代史观之对决(第二部分)康德三分法中国近现代史观论纲(一)
·康德三分法中国近现代史观论纲(二)
·康德三分法中国近现代史观论纲(三)
·康德三分法中国近现代史观论纲(四)
·康德三分法中国近现代史观论纲(五)
·康德三分法中国近现代史观论纲(六)
·康德三分法中国近现代史观论纲(六)
·康德三分法中国近现代史观论纲(六)
·康德三分法中国近现代史观论纲(七)
·康德三分法中国近现代史观论纲(八)
·康德三分法中国近现代史观论纲(九)
·康德三分法中国近现代史观论纲(十)
·康德三分法中国近现代史观论纲(十一)
·《梁启超五四是“国史上最有价值之纪念日”》(一)
·《梁启超五四是“国史上最有价值之纪念日”》(二)
·梁启超五四是“国史上最有价值之纪念日”》(三)
·梁启超五四是“国史上最有价值之纪念日”》(三)
·梁启超五四是“国史上最有价值之纪念日”(四)
·梁启超五四是“国史上最有价值之纪念日”(四)
·梁启超五四是“国史上最有价值之纪念日”(五)
·梁启超五四是“国史上最有价值之纪念日”(六)
·梁启超五四是“国史上最有价值之纪念日”(七)
·梁启超五四是“国史上最有价值之纪念日”(八)
·梁启超五四是“国史上最有价值之纪念日”(九)
·梁启超五四是“国史上最有价值之纪念日”(十)
·梁启超五四是“国史上最有价值之纪念日”(十)
·梁启超五四是“国史上最有价值之纪念日”(十)
·梁启超五四是“国史上最有价值之纪念日”(十一)
·孟泳新博士《严家祺联邦制运动的终结》(上)
·孟泳新博士《严家祺联邦制运动的终结》(下)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对马克思主义意识形态的批判和中国民主运动之思想基础

一,引言
   1,毛泽东思想、邓小平理论、三个代表思想、科学发展观都不是理论。
   《中国联邦制与孙中山蒋介石之民族主义》就像一面镜子,把很多问题折射出来,让大家深入去思考。
   在《中国联邦制与孙中山蒋介石之民族主义(中)》中有一段笔者的点评,“毛泽东更是不学无术了,还搞了一个“新民主主义”。最为可悲的是,近百年的中国,由孙中山三民主义始,紧接着的毛泽东思想掀起了一股又一股的狂潮,直至今日,还在把那些不是学说的“学说”,不是理论的“理论”,如什么检验真理唯一的标准是实践,什么邓小平理论,什么三个代表思想,什么科学发展观,统统当成了,如同基督教“圣经”般的“红宝书”、“最高指示”、“理论”、“学说”,全国膜拜之,此风横行华夏,贻害无穷。这可说是百年中国近现代史的一大特色。”
   对于毛泽东思想、邓小平理论、三个代表思想、科学发展观都不是理论。这是一个大题目。可以从很多方面来论述之。但笔者最推崇的是从意識形態的角度出发分析问题,因为唯有它才抓住了问题的本质。

   2,本文旨趣
   本文就从回答,马克思主义是什么? 毛泽东思想是什么?这两个问题,即从对马克思主义意识形态的批判开始论述,讲解一下 “检验真理唯一的标准是实践”不是理论和怎样正确地评价胡耀邦。结合分析谢韬他们宣传瑞典道路的误导,讲解德国社会民主党党史和1959年通过的《哥德斯堡纲领》之历史意义,在此欲使诸位从事中国民主运动的同胞,有个对解决中国民主运动思想基础的问题之重要性紧迫性,有一个来自于世界思想发展史角度的认识和理解。在通过介绍张君劢与德国社会民主党主席奥伦豪尔间交往的故事,和张君劢之社会主义新思考的基础上,提出了笔者的中国民主运动思想基础之建议。
   二,对马克思主义意識形態的批判
   仲維光先生在《「意識形態」與「後基督教社會」問題(上)——二談意識形態問題》(2015-08-25)一文中说,“為什麼在討論的起點要去除馬克思主義對於意識形態問題的談論?因為馬克思主義本身就是一種意識形態,一種典型的甚至可說是極端的觀念論產物,而不是一種哲學或理論。”什么叫意識形態“阿隆對此說得是如此明確和簡單:「意識形態」不過是用觀念代替了神,在所有其它方面,無論論說的方式還是它的要求都是和基督教神學一樣的。它是一種世俗神學、世俗宗教。”“為此,最近三百年,政教分離宗教退出的過程同時也是人們精神的世俗化的過程、觀念化過程。因為精神的世俗化,取而代之宗教教條的就是觀念,也就是意識形態。所以意識形態問題,觀念論問題實際上逐漸如同中世紀以前的神學歐洲社會一樣影響、左右著近代社會。在中世紀以前歐洲的宗教社會占支配地位的是宗教哲學、宗教藝術、宗教文化,在政教分離後的框架中,也就是近代社會,這個新舊過渡階段,舊瓶裝新酒階段,順勢而生的是觀念哲學,觀念藝術,觀念文化,也就是我們說的意識形態及其文化。”
   请诸位注意,西方所有的宗教都有一个显著的特征,就是它的排他性,欧洲中世纪天主教的异端裁判所对教会认为是违背《圣经》言行的人都处以酷刑。 由排他性产生了无数次对不同宗教信仰的人群(“异教徒”)进行的宗教对外战争和同一种宗教内不同教派势力之间的宗教内部战争。自文艺复兴运动和启蒙运动以来,西方传统宗教没落之后,在西方新兴起一种世俗化的宗教,基督教的世俗化运动,它就是马克思的意识形态运动,共产主义运动。以马克思的共产党宣言为标志的一经出现,就高举起早就为基督教所排斥了的排他性,反将排他性推为极至和极端,宣布“共产党人不屑于隐瞒自己的观点和意图。他们公开宣布:他们的目的只有用暴力推翻全部现存的社会制度才能达到。让统治阶级在共产主义革命面前发抖吧。无产者在这个革命中失去的只是锁链。他们获得的将是整个世界。”
   上面提到的排他性时,笔者用了“早就为基督教所排斥了的排他性”,这是因为根據耶穌的「登山寶訓」,門徒絕對不可使用武力(force)。面對邪惡時也不應報復,卻要在愛中彼此服事;對待敵人也應如此。这是根据之一。基督教经过了几次重大分裂后,直至今日,基督教的各大流派都能和平共存于一个民族国家或全球上。这是根据之二 。普世教會協會於1948年8月23日在阿姆斯特丹成立,其後,國際宣教協會和「世界基督教教育聯盟」分別在1961和1971年加入教協,使得普世合一運動在全球范围内获得健康的發展。 普世合一運動的目的无非是要因應普世眾教會已然分裂的現實,並致力尋求教會間的合一。 普世合一運動同時包含「教會合一」(「普世眾教會間的合一」 )和「世界共存」(「世界上所有子民和生物的共存與合一」) 這兩個主张。这是根据之三。
   基督教能存在二千年是因为它的教义与伦理和道德紧密相连的。而马克思共产主义意识形态从它的一出现时起,就蔑视伦理和道德。这是基督教和马克思共产主义意识形态的根本区别之一。另外的一个根本区别就是基督教重视法律和法哲学,而马克思共产主义意识形态从它的一出现时起,就蔑视法律和法哲学的存在、继承和发展,将法律视为是统治阶级的御用工具。因而马克思共产主义意识形态必然将排他性推为极至和极端。
   仲維光先生在《「意識形態」與「後基督教社會」問題(上)——二談意識形態問題》(2015-08-25)中指出,“德國的專門研究極權主義和政治宗教問題的專家邁爾教授在他的研究中不僅不止一次地指出共產黨極權主義的這一特點,而且還多次以中國為例說明這一點。他特別談到中國的毛澤東、文化大革命。他認為,毛澤東可能沒有讀過很多基督教的文獻,但是他的意識形態思想,他的紅寶書,毛澤東語錄都是基督教式的,中國共產黨的黨代表大會的形式,乃至一九六六年八一八檢閱紅衛兵的方式和口號都幾乎就是三三年到三八年希特勒在紐倫堡召開的黨代表大會,以及檢閱的再版。而在筆者看來,就連毛澤東文章的行文方式都是基督教佈道的教義式的,意識形態式的。例如,「領導我們事業的核心力量是中國共產黨,指導我們的理論基礎是馬克思列寧主義。」 這樣的行文方式在中國傳統文字中絕對不曾存在過——它是一種不折不扣的典型的意識形態式的、觀念論的西方語言方式。”这就是讲,毛泽东思想根本就不是什么科学意义上的理论。
   三,“检验真理唯一的标准是实践”不是理论和怎样地评价胡耀邦
   至于讲到胡耀邦创导的“检验真理唯一的标准是实践”。整个讨论的大前提是以毛泽东在实践论中的一句话“检验真理唯一的标准是实践”为最高准则出发。笔者早在六十年代初还在上高中时就听说,苏联哲学家认为,毛泽东的实践论仅仅只能算是一篇读书笔记而已。整个讨论只是用“以子之矛,攻子之盾”的方式展开。按思想逻辑推断来讲,承认了文化大革命这一实践是错误的话,那毛泽东思想还是不是真理呢?没有了被称为伟、光、正、永远的真理毛泽东思想,共产党该怎么办呢?应该是整个讨论的主旨。但讨论进行到第一阶段,刚搬倒了反对进行讨论的华国锋后,正要进入主旨阶段之时,邓小平等看到了无法自园其说的结果时,只好草草收场,并且不许再以讨论。从这讨论程序看,这怎么能说,它是一条真理呢!
   至于问到我对胡耀邦的评论,笔者只能讲,他只是在为实现马克思列宁意識形態而奋斗的一群被妖魔化了的共产党人中为数不多的,还保留着一点点人性的共产党高级传教士。根本就不能称他是什么理论家、思想家。他被受到肃镇的原因是由于马克思列宁意識形態本身缺陷(既有理论上的、又有教职意义上的、还有历史意义上的缺陷)而产生的共产党内不同流派(也为目前许多共产党人称为不同的路线派别)之间的意识形态上的残酷斗争。
   可笑的是有人把刘宾雁良知奖2015特别奖颁给已故二十多年的胡耀邦先生,并宣称“在人類歷史和國際共產主義運動上,胡耀邦主持的平反冤假錯案,不僅可與林肯解放黑奴的德政、赫魯曉夫批判斯大林而拆除了大部分古拉格群島鐵絲網的義舉相比,而且可與羅馬梵蒂岡為中世紀宗教裁判所“神聖法庭”判處數百萬異端、天主教發動“十字軍東征”的歷史罪責而向上帝和世界懺悔的偉大正行相提並論。”(劉賓雁良知獎評委會 《劉賓雁良知獎2015年度特别奖颁奖辞》 2016年2月13日 華盛頓D.C. ) 笔者决不能认同如此的评价。列举的各类事项不可相提並論。就拿宣称胡耀邦“平反”了近一億被篾稱為“地富反壞右”和各種罪名的中國人可與林肯解放黑奴的德政相比而言。笔者认为:
   第一点,“地富反右”的各種罪名都是莫须有的罪名,毛泽东搞意识形态时编织的荒诞无稽的罪名,这与黑奴是大不相同的。
   第二点,这些罪名的责罚的对象除了本人外,主要是他们的子女和亲属。在1976年毛泽东死的时侯笔者就见到不少的地富反的第四代,还要为他们的曾祖父辈的所谓的“罪孽”来赎罪,这公平吗?眼看就有第五代第六代的出生了。那该怎么办呢?这就是说,到了八十年代胡耀邦主政时,不管是谁,都必须要有人出来处理这件荒唐事,如同一胎化一样。又比如,拿历史反革命罪犯来说,毛泽东在文革中全部释放国民党军事战犯,但社会上释放了的历史反革命罪犯还要受到歧视,大官优惠,小八拉子受罪,这能讲得通吗?
   第三点,从平反的实质来讲,但这近一亿被篾稱為“地富反壞右”和各種罪名的中國人却得不到一分钱的补赏和一丁点精神上的安慰。在中国要建立镇压历史反革命纪念馆、土地改革纪念馆、反右斗争纪念馆、文化大革命纪念馆等等,还是遥遥无期的事。这叫什么平反呢?
   第四点,平反的过程中共产党始终也没有作出对“地富反右”各種罪名出现原因清晰的解释,更也不问问全国所有人是否同意这样的解释。拿镇压历史反革命来讲,必需要搞清楚,是否是正义的,正确的。请参见孟泳新《论价值评判和必须彻底否定镇压历史反革命运动》 (博讯2014年1月30日)。在该文中笔者主要是从道德和法律方面分析研究镇压历史反革命运动,时间过去二年半,总觉得有一个问题,需要讲清楚。就是,为什么共产党在1951年能把如此多人打成历史反革命,并且到了1957年也显有人提出异议,笔者的彻底否定镇压历史反革命运动文章也就平平的过去了。原因就在于从二十年代孙中山联苏容共起就在中国搞起了意識形態,我说你是反革命,你就是反革命,经过了一断“休兵”(抗日战争)后毛泽东就讲,你国民党是反革命,你国民党就是反革命。在中国人的心中早已(!)习以为常,有革命就得有反革命的存在。意識形態早已(!)充实了整个中国社会生活的方方面面。这就是根源所在。如果真要追根求源的活,还可上溯到太平天国。此点只能讲到这里为止,待有机会时再议。又比如说反右斗争讲了,全国中央级的仅抓对了五个大右派,仅仅是犯了严重的扩大化的错误,全国所有人能同意这样的解释吗?在全国范围内必须要讲清楚,是共产党犯罪还是错误这个问题。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