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实中国
江中学子
[主页]->[现实中国]->[江中学子]->[致江西省委省政府的公开信(惨绝人寰!迫害持续!希望上级和社会各界关注)]
江中学子
·方氏11
·方氏12
·方氏13
·方氏14
·方氏15
·方氏16
·方氏17
·方氏18
·方氏19
·方氏20
·方氏21
·方氏22
·方氏23
·方氏24
·方氏25
·方氏26
·方氏27
江西宜黄县凤冈镇工作人员袁氏夫妇严密监视邹引娇母子
·袁氏1
·袁氏2
·袁氏3
·袁氏4
·袁氏5
·袁氏6
·袁氏7
·袁氏8
·袁氏9
·袁氏10
·袁氏11
·袁氏12
·袁氏13
·袁氏14
·袁氏15
·袁氏16
·袁氏17
·袁氏(18)
黑社会青年余康华严密监视邹引娇母子
·余某1
·余某2
·余某3
·余某4
·余某5
·余某6
·余某7
·余某8
·余某9
·余某10
·余某11
·余某12
·余某13
·余某14
·余某15
·余某16
·余某17
·余某18
·余某19
·余某20
·余某21
·余某22
·余某23
·余某24
·余某25
·余某26
·余某27
·余某28
·余某29
·余某30
·余某31
·余某32
·余某33
·余某34
·余某35
·余某36
·余某37
·余某38
·余某39
·余某40
·余某41
·余某42
·余某43
·余某44
·余某45
·余某46
·余某47
·余某48
·余某49
·余某50
·余某51
·余某52
·余某53
黑社会青年王明严密监视邹引娇母子
·王明(40)(图)
·王明41
·王明42
·王明43
·王明44
·王明45
·王明46
·王明47
·王明48
·王明49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致江西省委省政府的公开信(惨绝人寰!迫害持续!希望上级和社会各界关注)

在持续高强度逼迁下,丈夫寝食不安身心交瘁突发心脑血管疾病于2018年9月22日下午6点06分(无生命体征发现时间)猝然离世,从此阴阳两隔,家人悲愤欲绝肝肠寸断。10月10日,我家附近的小南关棚改拆迁指挥部搬走。10月11日,县里派人将该棚改拆迁指挥部房屋拆除,对外宣称我家这一带停止棚改拆迁。之后,县里先后几次叫亲戚、熟人问我:“如果县里把你家的事拖上二年甚至更长时间,你家吃得消吗?”

   
致江西省委省政府的公开信(惨绝人寰!迫害持续!希望上级和社会各界关注)


江西宜黄官员李惠兰指使邹怀光夜晚上门误导邹引娇二个儿子动手或请人尽快将丈夫私下土葬。我家被24小时监控,私下土葬肯定会被县里察觉。宜黄县官员会派人掘墓撬棺,丈夫遗体会被县里掌控。如果宜黄县官员在丈夫遗体上做手脚,人为制造丈夫中毒身亡或因外伤致死等假象陷害我全家,我家将百口莫辩冤沉海底。此外,县里派人走访我家亲友、熟人、邻居等,全面调查我家成员情况,整黑材料向上级汇报诬蔑构陷我全家


视频播放地址:https://youtu.be/nVII02SyMxU

   尊敬的省委书记刘奇、省长易炼红:

    二位领导好!
   
    我是江西省抚州市宜黄县凤冈镇小南关19号居民邹引娇,1949年10月出生,十多岁随父兄学木工、雕刻、油漆手艺,68年下放宜黄县谭坊公社中渡大队大兴福生产队,73年与生产队签《搞副业合同书》 ,79年落实政策恢复商品粮,返城后未得安置,自谋生路。在宜黄县委县政府授意下,县档案局以找不到下放档案为由拒绝出具知青证明,我下放经历被一笔勾销,连国家下拨的返城未安置就业知青养老生活补助(400元/月)也拿不到。丈夫李佑昌,1953年1月出生,68年入黄陂农具厂做木工,76年丈夫向厂里交钱后批准在外做事,2004年卖厂仅得叁仟元,之后未得安置,均自谋生路。因宜黄官场黑暗官员腐败,我之后的人生也一路风雨。为了维护自己的合法权益,我被逼上梁山走上了上访路,又因多次赴京上访,我成了当局重点监控和打击报复的对象。宜黄县官员恼羞成怒百般刁难不断给我制造新的麻烦,弄得我旧事未了新事又来,问题缠身陷入上访的泥淖无法自拔:1987年我自愿自费响应计划生育留下后遗症;89年卖宜黄县黄陂镇房屋治病,被宜黄官员熊学辉带人强拆,拆下的砖瓦木料也被熊学辉叫人运走,房屋被夷为平地,只剩下宅基地。多年上访后,县里与我签定补偿协议,协议中写明为我补办该《宅基地使用证》。但县国土资源局黄陂分局非法藏匿该宅基地档案,谎称找不到档案无法补办《宅基地使用证》。熊学辉持有该《宅基地使用证》原件,叫其他官员传话要我花高价跟他赎回该证。在黄陂镇长姜明等官员指使下,该宅基地和周围菜地被四户邻居霸占。黄陂镇老屋邻居袁明春上门告诉我,这四户邻居每户要敲诈我家一万元,总共要给他们四万元,否则他们不会善罢甘休;99年县城物资局旁谋生店面被县政府以市容整治为名强拆,2010年经县委副书记王小林协调,仅得六千元材料费;2001年长子李志强(当时就读于江西中医学院)到沪行右眼视网膜脱离手术,花费数万,由于复旦大学附属五官科医院不负责任致右眼失明,留下后遗症,同年8月13日复旦五官科医院二名司机、宜黄县公安局四名干警、抚州市信访办(局)主任和宜黄县西马路路长共8人,在未取出手术填充物情况下就将我母子俩强制出院带回宜黄。2007年起,我母子俩先后多次赴京上访。2010年县委副书记王小林给出处理方案(取回李志强因欠学费1.5万元被江西中医学院扣留的毕业证;给予李志强经济补偿6万元;安排李志强去县中医院上班),但之后该处理方案一再反复,只得到部分落实(取回李志强因欠学费1.5万元被江西中医学院扣留的毕业证;给予李志强经济补偿5万元)。截至目前为止,宜黄县官员既没安排李志强去医院上班,也没为李志强办低保,反而天天派人严密监控我全家,四处造谣说,政府安排他(李志强)去医院上班,他不去,故意和政府作对;次子李永强,江西吉安市井冈山大学医学院中西医结合专业学生(学号61128004)。因家境贫寒,在校期间生活节俭,积极参加勤工助学(打扫教室,工资60元/月),被评为特困生。学习刻苦,先后获得三次学院奖学金、一次国家助学奖学金(3000元)和一次国家励志奖学金(这5000元一部分充班费,李永强和其他几名困难学生各得680元)。2008年7月,井大医学院安排毕业前临床实习,因井大医学院附属医院实习名额已内定,按潜规则,其他人如要安排到该院实习,须找关系或交一千块钱。因无关系也未交钱,李永强和另一位同学(吉安市安福县人)被安排去安福县中医院实习。我母子俩因实习一事去吉安。宜黄县官员为08奥运前控访,与井大医学院串通截访。2008年7月29日下午,井大医学院多位领导出面以叫家长来谈安排李永强实习为由,将我一家四口骗至井大医学院学生科软禁,并通知宜黄县派人来截访。学生科王科长说:“井大附属医院安排不了,若不去安福县,你回宜黄县中医院实习。”得到消息后,宜黄县官员立即派县信访局罗晓东局长带数名县公安局警察、国保分乘二辆警车一路疾驰赶往井大医学院。当时井大医学院学生科门口有数名吉安市永叔派出所警察把守,夜晚九点多,李永强找机会甩掉两名紧追的警察逃脱。晚上十点多,罗局长带着截访人员开警车来到井大医学院。丈夫李佑昌要求去找李永强未上车,我母子俩则被深夜带回宜黄。截访后,宜黄县官员不但不跟我母子俩解决问题,反而派县计生委、建设局、凤冈镇人民政府等部门工作人员实施24小时严密监控,并多次恐吓我母子俩会被灭口。周围邻居、低保户、失业人员等也被收买参与监控。此外,宜黄县官员还花钱收买流氓地痞甚至黑社会人员跟踪监控我母子俩。考虑到人身安全,李永强被迫放弃毕业前临床实习。事后,井大医学院以未参加实习为由,扣留李永强毕业证……
   
    丈夫这些年一直和次子李永强在外地做事。丈夫会做木工,也会维修各种拉杆箱。丈夫在外地主要从事拉杆箱出售和维修。2017年有人告诉我,婆母黄陂镇老房子被人拆了部分墙壁。丈夫为此特意赶回家,准备材料去维修婆母的老房子。不料,宜黄县委县政府于2017年12月初成立县城小南关片区棚改指挥部,企图非法强拆我县城房屋。我县城房屋土地证、房产证被县国土资源局和房管局错登在我胞弟邹怀刚名下。宜黄县官员百般狡辩,不承认我县城房屋已办理了土地证和房产证,企图把我县城房屋作为无证临时建筑甚至违章建筑征收,多次公开扬言要强拆。宜黄县小南关片区棚改指挥部、南门路居委会、凤冈镇人民政府、县国土资源局、县房管局、县城建局、县法院、县公安局等十多个单位轮番上阵花招百出费尽心机哄骗恐吓逼迫我家搬迁,狡辩力度之大、参与逼迁单位之多和强度之大全县罕见。丈夫对宜黄县官员拆迁不公暗箱操作和不择手段逼迁愤愤不平,经常和拆迁人员理论、抗争,要求县里依法依规办理土地证和房产证更正登记或以县政府名义下文承认我家房屋办理了土地证和房产证属于证件齐全的合法建筑,多次说要用生命抵抗强拆。在持续高强度逼迁下,丈夫寝食不安身心交瘁突发心脑血管疾病于2018年9月22日下午6点06分(无生命体征发现时间)猝然离世,从此阴阳两隔,家人悲愤欲绝肝肠寸断。丈夫去世时面色自然,全身无外伤,系比较典型的猝死。世界卫生组织(WHO)将“猝死”定义为:“平素身体健康或貌似健康的患者,在出乎意料的短时间内,因自然疾病而突然死亡即为猝死。”绝大多数的猝死源于心搏骤停,患者即往可以患有心脏病或无心脏病史,从发病到死亡的时间一般在瞬间至一小时之内。心跳停止意味着脑组织没有血液供应,脑细胞缺氧6分钟开始死亡,一旦过了8分钟,脑死亡进入植物状态。医学临床研究发现:1分钟之内进行心肺复苏,救活概率为90%;2分钟之内进行心肺复苏,救活概率为60%;4分钟之内进行心肺复苏,救活概率为40%;6分钟之内进行心肺复苏,救活概率为30%;8分钟之内进行心肺复苏,救活概率为20%;10分钟后,救活概率为零。因此,猝死的最佳急救时间在6分钟之内。国内有文献报道,87.7%的猝死发生在医院外,因猝死在某个不确定的时间突然发生,绝大多数难以及时发现和抢救,故死亡率极高。中国每年约有180万人死于猝死,平均每分钟有3~4人因猝死而死亡。现代医学研究发现:长期精神压力大是诱发猝死的重要因素之一。北京大学人民医院心血管疾病研究所所长胡大一医生在长期医疗实践中总结:“焦虑、高压、惊恐、抑郁等负面情绪,对健康的危害不亚于吸烟、高胆固醇饮食,由此导致的高血压、冠心病等,也为数不少。同时,它还会增加心律失常、血管痉挛的风险,甚至诱发猝死、危及生命。”
   
    丈夫猝然离世后,家人上网查询到县殡仪馆电话号码(0794-7605544)。9月23日黄昏时分,家人多次拨打该号码打算咨询租冰棺的事,但一直无人接听。亲戚邹某某帮我联系了一台私人旧冰棺。几名亲戚帮忙从电动三轮车上将冰棺抬下来和将丈夫遗体放入冰棺内。我家几十位亲戚(有的从南昌、福建、广东等地赶来)先后上门吊唁。10月10日,我家附近的小南关棚改拆迁指挥部搬走。10月11日,县里派人将该棚改拆迁指挥部房屋拆除,对外宣称我家这一带停止棚改拆迁。之后,县里先后几次叫亲戚、熟人问我:“如果县里把你家的事拖上二年甚至更长时间,你家吃得消吗?”在百度等搜索引擎输入“陈尸,上访(申冤)”、“停尸,上访(申冤)”、“冰棺,上访(申冤)”、“棺材,上访(申冤)”等关键词进行搜索,可找到相关新闻报道和网帖:“为夫申冤农妇守尸七年”;“中央美院女生死后停尸9年 ”;“无言的抗议:陈尸九年诉冤情”;“陈尸十年难诉冤情,致南和县公安局全体领导的一封公开信”;“五岁上访死创吉尼斯纪录,躺冰柜八年求公道”;“长治县检察院暴力执法结恶果,死者家中停尸11年”;“平顶山市公安局不作为,女儿陈尸殡仪馆15年无人问”;“四川女子死16年遗体不腐停尸家中”;“13年上访路:母亲亲手割下儿子头颅上京告御状”;“迟了13年的葬礼,留下多少悲伤和深思”……不难看出,中国停尸鸣冤现象比较普遍,有的停尸十年以上但问题依旧悬而未决。可见,宜黄县官员将我家合理上访诉求“再拖上二年甚至更长时间”绝非说说而已。亲戚邹某某刚开始说:“你家多次打县殡仪馆电话,但无人接听,我才帮忙联系冰棺,我不怕县里找麻烦……”没过多久,亲戚邹某某又说,他吃不消,县里威吓他,要办他。鉴于宜黄县官员毫无诚意解决我合理上访诉求打算无期限继续拖延,加上宜黄县经常突发停电,且我家被县里列为重点拆迁对象已先后多次被县里派人搞破坏断电,我打算准备一副棺木备用。丈夫生前说,自己身体还好,加工棺木的事等过了70岁再说。所以,家里未预备棺木只能向别人购买。宜黄县官员对解决我家合理信访诉求一再拖延,对阻止我购买棺木却反应迅速。宜黄县自2018年9月以激进方式推行全县火化,百姓已无法按传统习俗正大光明入土为安,要土葬只能私下买棺材夜晚秘密埋葬,若被人举报则会遭到掘墓撬棺泼柴油焚尸或将尸体拖出运至县殡仪馆火化。我联系了几家棺材店老板,但他们都被县里派人警告,不敢卖棺材给我。亲戚唐某某(木匠)家有二副已完工的棺木也被县里派村干部上门收购,并警告唐某某不得为我丈夫制作棺木及提供制作棺木的木料。与此同时,县里对我家实施24小时严密监控,还派人恐吓我说遗体存放家里会导致烈性传染病甚至瘟疫,叫我尽快火化丈夫遗体。丈夫平素身体健康,此次因长期高强度逼迁导致精神心理压力过大突发心脑血管疾病猝死,烈性传染病、瘟疫致病菌根本不存在,会导致烈性传染病、瘟疫纯属无稽之谈。县里意图非常明显:不想依法依规解决我家上访诉求,只希望尽快处理我丈夫遗体。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