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实中国
江中学子
[主页]->[现实中国]->[江中学子]->[(转载)“抢尸式”的维稳与维权是法治的悲哀]
江中学子
·袁氏16
·袁氏17
·袁氏(18)
黑社会青年余康华严密监视邹引娇母子
·余某1
·余某2
·余某3
·余某4
·余某5
·余某6
·余某7
·余某8
·余某9
·余某10
·余某11
·余某12
·余某13
·余某14
·余某15
·余某16
·余某17
·余某18
·余某19
·余某20
·余某21
·余某22
·余某23
·余某24
·余某25
·余某26
·余某27
·余某28
·余某29
·余某30
·余某31
·余某32
·余某33
·余某34
·余某35
·余某36
·余某37
·余某38
·余某39
·余某40
·余某41
·余某42
·余某43
·余某44
·余某45
·余某46
·余某47
·余某48
·余某49
·余某50
·余某51
·余某52
·余某53
黑社会青年王明严密监视邹引娇母子
·王明(40)(图)
·王明41
·王明42
·王明43
·王明44
·王明45
·王明46
·王明47
·王明48
·王明49
·王明50
·王明51
·王明52
·王明53
·王明54
·王明55
·王明56
·王明57
·王明58
·王明59
·王明60
·王明61
·王明62
·王明63
·王明64
·王明65
·王明66
·王明67
·王明68
·王明69
·王明70
·王明71
·王明72
·王明73
·王明74
·王明75
·王明76
“一千块”严密监视邹引娇母子
·“一千块”监控1
·“一千块”2
·“一千块”3
·“一千块”4
·“一千块”5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转载)“抢尸式”的维稳与维权是法治的悲哀

   来源: 东方早报
   
   法治构建
   
   杨涛


   1月7日,江苏邳州市河湾村,200多名男子手持棍棒、砍刀,欲强行征用该村耕地,与前来护地的百余村民发生冲突,村民一死一伤。当地警方称,涉嫌行凶的30人被控制,其中包括河湾村支部书记孙孝军。8日凌晨6时许,当地政府曾动用防暴警察赶到太平间,抢走尸体。(《新京报》1月18日)
   
   抢尸成为一种风尚和县域政府治理的独特风景线。在内江“死而复活”的事件中,更早的湖北“高莺莺”事件中,和现在的江苏邳州市的这一事件中,政府有着同样的做法,出动防暴警察抢夺尸体。
   
   与政府抢尸相反的是,死者家属和那些权益受损之民众,也将摆放尸体和抬棺游行作为在突发事件中的首要反应。在“石首事件”中,死者家属将尸体摆放在了事发的酒店内;而在不久前发生的贵州警察枪击两名村民事件中,死者家属也表示,当地政府应公开赔礼道歉,查清事实真相,否则将抬棺鸣冤。
   
   几乎所有发生流血的突发性事件,死者的尸体都成为对立双方一种最重要的筹码,仿佛尸体掌握在谁手中以及是否下葬,从一开始就决定着博弈双方的成败。死者家属需要尸体,不仅仅是一种感情的慰藉,更重要的是,作为弱势的他们需要用此举来诉说悲情,争取舆论的支持,从而在与对方和政府谈判时增加话语权,或者引发政府的高度重视,从而更迅速、更有力、更公平地处理问题。而政府需要抢尸,除了在一些事件中,是有意为某些失职或者滥用权力的官员掩饰问题外,更重要在于一种“维稳”。当前,在社会矛盾凸显的今天,维稳成为地方政府压倒一切的政治任务,任何维稳的问题都可能让地方主政官员丢失乌纱帽。而死者家属无论是在公共场所、或政府大门前摆放尸体或抬棺游行,都意味着社会的不和谐、不稳定,将尸体抢夺过来,这种不稳定根源就消失了,而且,死者家属失去了尸体这个筹码,在未来的谈判中就话语权更弱,事情就能朝着有利于政府的方向发展。有时,甚至是与政府并不直接关联的事件,为了维稳,政府也要抢尸,比如内江“死而复活”的事件,是死者家属与医院之间的冲突,政府也要出动警察抢尸,因为,“如果家属拿尸体要挟,真的把尸体抬到市政府门口,就变成一个影响社会稳定的问题了。”
   
   在抢尸和摆放尸体与抬棺游行日益占据报纸新闻版面的今天,许多人已经有了审丑疲劳,见怪不怪。但事实上,所谓的抬棺游行,要么是发生在战争冲突不断的国度,双方没有任何裁决机构解决矛盾;要么是发生在封建社会,那是地方官员腐败无能,徇私枉法,民众想借此遇到“包青天”,让冤情上达天子。在一个法治国度,是不需要用这种悲情方式增强政府的重视与公平。而政府,也不需要抢尸来维稳,因为民众自会选择对簿公堂。
   
   抢尸和摆放尸体与抬棺游行的盛行,正昭示一些地方政府和法院的公信力在流失。人们已然不相信政府能公平、公正、公开地处理问题,只有诉诸悲情,将事情闹大,危及地方政府官员的政绩考核和乌纱帽,政府才可能会给他们公平。更严重的是,他们也不相信法院,因为他们不认为法院能在他们与政府之间主持公道,法院是站在政府那一边的,他们宁愿相信抬棺游行,也不相信法庭辩论。
   
   当政府一次次通过抢尸达到“维稳”、迅速平息事态和提高博弈能力的目的,他们就对抢尸也乐此不疲;而民众也从摆放尸体与抬棺游行尝到事情闹大才能得到公正处理,甚至还可能获取额外利益,对于摆放尸体与抬棺游行也是屡试不爽。当社会稳定与公平、正义实现取决于双方对于尸体的抢夺能力,民众权益与和谐社会何以安身立命?(作者系江西检察官)
   
    本文来源:东方早报
   
(转载)“抢尸式”的维稳与维权是法治的悲哀


此文于2019年01月02日做了修改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