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金光鸿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金光鸿文集]->[奇文共欣赏之旅美随笔(三)--居家生活]
金光鸿文集
·移民局是个根本就不应该存在的政府机构
女性问题
·為什麼亞洲女性普遍個性剛強的文化探討
·你们难道不希望这个世界变得好一点点?
·女子无才便是德(外一篇)
·女人们,回厨房去吧 --忧国忧民系列
·谁来保护中国女人 --抗日战争纪念文章
·男子有德便是才
·珍惜人生 享受生活 --忧国忧民系列
·每一个失败男人的背后也有一个女人
·女性的堕落导致整个国家堕落?
·允许男子纳妾可以救中国 --忧国忧民系列
最新
·我的革命的思想基础
·习近平不是一个有担当的人
·搞政治不是打群架 --我的一点个人感想兼评六四民运
·对习近平及习共的最后一击
·伸头也是一刀,缩头也是一刀 --2015年世界人权日我呼吁全民起义
·目前的形势和我们的策略及未来的方向
·卖国中共:你不行,就让位
·无论时日长短,无论天涯海角……
·什么样的民主才是我们所要的民主?
·關於未來民主中國政府如何解決中共出賣的領土回歸的問題
·高手過招……
·各省宣布独立的政治意义
·不要纠缠个人恩怨
·中华自由邦(United States of China)临时宪法大纲(草案)
·关于是否原谅中国共产党的问题
·道不同,不相为谋
·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
·对不起,我不能让您毁了日本(转)
·革命派要警惕了……
·习近平,你是中国人吗?
·关于对中共实施“斩首”行动的说明
·对中共要采用立体攻势--我的革命战略
·如何改变令人讨厌的大陆腔速成
·政治和经济是不能分开的
·目前的战略:斩首,层层斩首
·政府不行了就换掉!
·贸易是不能跟人权脱钩的
·各省必须独立建国
·你们是一个团队,是一个战斗小组…
·花人民的钱是要国会批准的!
·认清共匪假维护国家统一之名…
·大陆企业家的出路!
·斗勇更要斗智
·交税相当于资敌,无代表,不纳税
·铲除共匪,追究历任匪首决策之罪
·反省过去,是为了现在和未来……
·当今中国,谁不改变,谁滚蛋!
·全民抛弃共匪,迎接一个没有共匪的中国和世界
·人不治,天治,政府暴虐,人民自治
·强烈呼吁大陆人民武装自卫
·共产亡于共管,共管长治久安
·让侵略者在理性的战场上被我们征服 --以此纪念抗战胜利七十三周年
·国民追求真理,服从真理
·吴敦义要多读书
·秦朝速兴速亡与美国强大的原因
·百花丛中过,片叶不沾身
·豈可因一人之去留而廢國家大事
·未来中国将奉行“中国优先”的基本国策
·要教育日本人知礼仪
·建议加拿大政府与台湾恢复邦交关系
·台湾应该学习美国的治国经验
·法官断案不应该单纯理解法条……
·哪天台湾被共匪灭了,我也不会奇怪的!
·论反对党的作用
·大陆人要自强
·各民族兄弟联合起来……
·共匪,你可听到人民在歌唱 --关于范冰冰偷税案的我的一点看法
·天厌台湾,天厌台湾人
·崔永元是个糊涂蛋……
·国之本在家,家之本在身
·金庸先生教子无方,自食其果--以此悼念金庸先生
·美国宪法修正案第二条和教育的目地
·大法弟子师徒是一种什么关系
·相忘江湖 --以此悼念李敖先生和曾仕强老师金庸先生并怀念南怀瑾老师
·关于中美贸易战及其他
·灭了泰国,人权高于主权
·支持美国对涉嫌反人类罪的国家用兵
·搞政治的,要学点老子哲学
·各国应该立法禁止女性参与政治活动
·治国为政,谦虚好学为先
·各省军人各回各省,宣布脱共自治
·权力私有,人民遭罪…
·人民才是国家的主人
·美国要把路走正
·如何改变令人讨厌的共产逻辑和共产思维
·反共并不具有天然的正义性
·必须动员全人类力量围剿共匪
·整个亚洲地区严重缺乏人权观念
·任法
·修內而安外
·人权才是硬道理
·凡我反共革命志士一定要加强自我保护意识
·法轮功要站得高、看得远一点
·吳寶春是在行使憲法權利…
·改变世界从改变教育开始 --未来中国教育大纲
·共匪是很方便拿来做挡箭牌的
·美国现行移民政策很不人道,还浪费公帑
·要带着必胜的信念上战场--要做战士,不要做烈士(三)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奇文共欣赏之旅美随笔(三)--居家生活

奇文共欣赏之旅美随笔(三)--居家生活
   
   金光鸿
   
   

   前言
   
   这篇文章是一年前写的,今天整理文件夹发现了,觉得还可以拿得出来与读者分享,略加修订,加个前言,发了吧。
   
   不过,值得说明的是,我现在不主修二胡,我现在主修箫了。箫声圆润、清韵、悠长,穿透力很强,声音可传很远,如泣如诉,且不伤人,我认为亦可称乐中君子(另一乐中君子是古琴),我一学会就喜欢上了。
   
   最辉煌的时候是有一天,在公园吹箫,天黑了也没发现,换曲的时候,忽然周围很多汽车亮起了车灯,给我照明,我才发现,原来很多老外在听我吹箫。
   
   另有一次,吹得入神,换曲时,猛一回头,发现一少妇,体型很丰满,凹凸有致,好像是中国人,在我身后伴舞,还有两个美国女人,大概是中南美洲的,坐在一铝凳上听我吹。说有人听我吹曲,这不少见;但说有人伴舞,就少见了。这就是我,要换了别人,一定会大惊小怪的。但见我处变不惊,不动声色,用英文轻声打个招呼。只见那少妇冲我笑笑,摆个姿势,口中念念有词,用中文说“仙人指路”,我看了,大概就是那姿势,冲她笑笑,继续吹。吹完一曲,再回头一看,一个人影也没有了。心想,是哪路神仙,该不会是师父弄来的吧,来无影,去无踪……
   
   还有一次,我在一家商店门口吹箫打发时间,吹了一会,一个美国男孩过来给我一美金,我一时没反应过来,但我还是收下了他的钱,向他道谢。回来一琢磨,他可能认为我是“街头音乐家”吧。谷歌了一下“Street Musician”(街头音乐家),没想到,这里有一个广阔的世界:据说,街头音乐家到街头表演,一则是为了磨炼技艺,二则挣点零花钱。我正发愁将来环游北美,汽油费,旅馆费和生活费什么的,没着落呢,这下可好,什么都有了。
   
   ……
   
   还有啊,有人看了我这篇文章是不是会有什么想法,我不好说,其实,我写文章都是借题发挥而已,我这人就是摇滚歌星崔健《假行僧》里唱的那种人,这是我年轻时最喜欢的一首歌,感觉这歌太深奥了,只有崔哥能解其中味,不过,我唱的是我的味,所谓“六经注我,我注六经”:
   
   “我要从南走到北, 我还要从白走到黑
   我要人们都看到我, 但不知道我是谁
   假如你看我有点累, 就请你给我倒碗水
   假如你已经爱上我, 就请你吻我的嘴
   
   我有这双脚, 我有这双腿, 我有这千山和万水
   我有这所有的所有, 但没有恨和悔
   要爱上我你就别怕后悔, 总有一天我要远走高飞
   我不想留在一个地方, 也不愿有人跟随
   我要从南走到北, 我还要从白走到黑
   我要人们都看到我, 但不知道我是谁
   
   我只想看到你长得美, 但不想看到你在受罪
   我想要得到天上的水, 但不是你的泪
   我不愿相信真的有魔鬼, 也不愿与任何人作对
   你别想知道我到底是谁, 也别想看到我的虚伪”
   
   不过,个人觉得,这歌更适合李洪志先生唱,我唱,浪费了。
   
   是为记。
   
   美国东部时间二零一五年十一月十九日星期四晚上7:41
   美国东部时间二零一五年十一月二十四日星期二晚上10:24修订
   美国东部时间二零一五年十二月八日星期二下午5:16第二次修订
   
   正文
   
   某,前中国大陆律师,闲居北美两载有余,不蓄妻室,不事产业,专一游手好闲,东村沽酒,西村买牛,寄情于音律兮放形骸于山水,赏古今围棋名局,每日与人捉对厮杀于联众桥牌网,练功习武健身是我的主课,从一九八七年以来,从未间断(只是偶尔中断过一年,时间大概是一九九五年)。二零一零年前,习陈氏太极为主,二零一零年后,改炼法轮功为主。
   
   目前主修二胡,辅修笛子与吉他,口风琴音色不能随人,故只作调音试曲用,但这是我目前玩得最好的乐器了,但指法和气息仍有相当大的提高空间;葫芦丝能吹一点点,果是音色特别,但运气方法与笛箫有冲突,暂时闲置在一边。准备修小提琴、中提琴、大提琴、古琴、琵琶、鼓、箫,古筝我嫌它弦太多,且音过于张扬,就不学了吧。书画不知什么时候开始学,但笔和墨已经买好了。
   
   虽胸藏韬略,腹有珠玑,奈无所用于世,只好逐日侍弄些文字打发时间。
   
   《易》云:初九潜龙勿用,此之谓乎?
   
   最苦恼的事是:中馈乏人,弄得一大老爷们只好天天给自己掌勺,天天侍候自己吃喝。子曰:食不厌精,脍不厌细。孟子曰:君子远疱厨。圣人要求太高,跟不上,孔子高徒颜渊“夫子步亦步,夫子趋亦趋”都跟不上,就不用说我等后学了,只好退而求其次,追随亚圣孟子好了,关键是追随亚圣是要有条件的,那就是要有人给你主疱厨之事。
   
   据说,孟子老婆在卧房里,大概坐姿很不雅观,恰好被孟子看见,很不高兴,认为这老婆太没坐相,就跟那个以“断机杼,择邻处”而流芳的孟母说,娘啊,我这老婆也太没坐相了,我想休了她。古语说,慈母多败儿,这孟子能建言而流芳,后世人称亚圣,孟父早逝,孟母功不可没。
   
   到底是贤母,孟母调查核实情况后,正色说,儿啊,这不是你老婆的错,是你的错,岂不闻“将上堂,声必扬”吗?就说你要進卧房也好,進客厅也好,人还没到,声音要先到,咳嗽一声也行,雅一点哼一支曲子也行,大概是这样,意思是好给屋里的女人一点时间整理仪容。
   
   看来这孟子对老婆的要求不比我低,还好,我也从孟母这里学了一招。
   
   我这里与两对夫妇合租,这两对夫妇,一对属美国的蓝领阶层,用中国话不好听,叫“小人”,另一对介于蓝领和白领之间,与他们共用一个餐厅和厨房,多少有些不方便。
   
   从前,我只要听见厨房有人,我肚子再饿也不出去,一定要等到餐厅悄无声息了,才出去就餐。后来,我也学会“未上堂,声先扬”了,有段时间天天唱“轮回转世几千年”(歌名《梦醒》),后来改唱“沧海一声笑”了,最近索性放开了,管他有人没人,也不搞“未上堂,声先扬”那一套,饿了就去找东西吃,有次因为影响人“发正念”,结果大吵一顿。
   
   凡事有因有果,可能是我每次肚子饿了打算要出去吃饭的时候,一看是发正念时间,怕影响同修发正念,只好等过了时间再出去,师父找麻烦来了:什么影响不影响,吃饭为大,不是说最大限度符合常人社会修炼吗?别人吃饭影响你发正念,不是你自己心不静吗?
   
   这个问题说明,有些同修只知道侍奉师父,却不知道侍奉同修和众生,师父说在发正念时间发正念,同修不想在这个时间发正念,想干别的,他们就不乐意;当然,同修也不乐意别人干涉他的个人自由的,于是争吵就发生了。
   
   后来还发生了一系列的矛盾,以致弄到本律师被强行驱逐出那个出租屋,其实都是因为观念问题引起的,还是跟上面那个问题是同样的,即:房屋管理员一心只想侍奉房东,却忽略作为房客的我们的权利和利益,还有尊严。我本人呢,也不想在这个问题上跟自己的同胞和同修较真,所谓“此处不留爷,自有留爷处”,呆不了就离开呗,没什么大不了的。
   
   其实,现在中国,绝大部分人都是这样的:几乎所有的人都只知道巴结、奉迎、讨好上司和权贵,而忽略作为普通人的同事、朋友、乃至亲人的权利、利益和尊严,即使他们在帮人的时候也是如此,很少有例外的。
   
   读者也许会问,为什么不试着沟通呢?
   
   试过多次,都是武断、刚愎得不行,一副真理在握的样子,说什么都不用分辨,解释半天,对方听得似懂非懂,完全不是心领神会的样子,知识和学问的差别使然,知识和学问的差别也就是理解对方的能力的差别。
   
   什么原因呢?
   
   请看《论语 卫灵公》的一段记载便知。
   
   子曰:道不同,不相与为谋。
   
   如何不同?
   
   一般而言,君子谋道,小人谋食。
   
   即君子专注于探索每一事,每一个现象背后所蕴含的“道”理,务使自己的所思所行建立在一定的正确的、合理的“道”理基础上;小人关注的无非是这一事和现象的本身,而不知其背后之理或不愿意、不能探索背后之理,所思所想所行无非是饮食男女本身。
   
   所以,《论语》上对君子和小人这两类人“学道”(修炼)以后的好处,有一句话是这么说的,“君子学道则爱人,小人学道则易使”,就说君子和小人都可以“学道”,就是修炼,君子学了道,修炼以后就会知道爱人,不会跟人一般见识;小人呢,学了道,修炼以后,就会听使唤,君子让干什么就干什么,不会问那么多。所谓“劳心者治人,劳力者治于人”,即便是现在搞民主选举了,也是一样,大量的技术官僚在管理政务,维系社会的正常运作,那些人绝对是各领域的专家,政务官是民选的,或选任的,不一定是专家,也不一定有治国经验,所以,他会请很多顾问来帮助他,如果实在干不了,他要负政治责任,(什么叫政治责任?意思干不了就下台,或者自己请辞,或者被赶下台,这是因为民选官员他不一定就是有管理国家,治理国家的经验,选民在把选票投给他的时候,是看的政治主张,没有看他的实际管理能力的…)
   
   为什么?
   
   因为你不知道君子是读了多少书,有多少人生阅历,又是思考了多久,才作出那个决定的。
   
   而且君子遇到解决不了的问题,还要问神的,孔子不是“入太庙,每事问”吗?孔子到太庙每事问,问谁呢?当然是问神了。
   
   那是一两句话能跟一个不具备同样学识修养和人生阅历的人把一个道理讲得清楚的?!
   
   我从前经常有一句戏言,就是,当我跟人交流问题,遇到说不清楚时,我就会说,那不是一两句话能跟你讲清楚的,要把这个问题讲清楚,我必须给你开一学期的课。
   
   其实就是这样。
   
   而且,即使同样是士君子,知识分子,也存在着一个“隔行如隔山”的问题,所以,知识分子在遇到搞不懂的问题时,也会很谦卑地向同行请教的,更不用说文化程度不高的小人了。所以,我才主张要专家治国。所以,小人在君子面前就是要卑逊。在美国都是这样。我在网上曾经读到美国白领妇女嫁了蓝领男人的,谈婚姻感受,说她们的蓝领丈夫最大的优点就是卑逊。
   
   毛魔头闹共产革命,解放了工农,解放了妇女,结果弄得现在在中国大陆,小人阶层和妇女都不卑逊,君子无用武之地,所以,大多潜隐于野。
   
   而且,看来,孔子那个时代也出现了这个情况,因为,孔子这句话说的是君子和小人学了道以后的情况,那没学道呢?可想而知,不是说春秋战国“礼崩乐坏”吗?
   
   当然,现代社会,管理国家也好,企业也好,是一群君子,作决策是有一套程序的,这是另外一个问题了,君子个人发表点什么高论,只负文责,没有其他责任,你听也行,不听也没人说你什么,听了照着做了,结果由你自己承担!就说这意思。
   
   最后我想说的是,我在美国遇到的这个事,还不完全是君子小人的区别造成的。我经常在心里戏说,我跟北美这班朋友在一起,享受的是家人待遇。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