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金光鸿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金光鸿文集]->[道解中共]
金光鸿文集
·中国网民很生气--关于转发微博司法解释的几点思考
·什么才是真正的自由?--为纪念曼德拉而作
·从习近平王歧山之“正能量”说开去
·关于胡石根、高瑜、徐友渔、浦志强、刘荻等公民 被刑拘的严正声明
·我看习八条—从习近平之“正能量”说开去(二)
·全民争自由--致习近平先生的一封公开信
·112人太少,只够组建一个国会上院
·让党媒姓它的党,我们不稀罕
·中国有个大爷村
·天厌之!天厌之!--对考拉事件的回应
·金光鸿律师致范将军书
·把江泽民、习近平送到俄罗斯去
·强烈抗议中俄南海军演
·国外没有更好地治疗,但国外有尊严
·只想自己好何过得好,不顾他人死活和尊严
·君子之争(二)--好人做到底,送佛送到西
·谁也不能让博讯关掉
·消费者永远是正确的!
法律
·律师的职业精神
·律师的政治家品德
·关于联大违反《联合国宪章》侵犯中国民国人权的法律意见书
·我和杨澜女士谈幸福--兼论律师思维
·论律师的品格修养
·关于中共涉嫌构成“灭绝种族罪”和“危害人类罪”的法律意见书
·从法律的功能说开去--兼论知识分子的使命
·简谈中共“八二宪法”的本质--兼谈五不搞七不讲的合(伪)宪性
·妨碍司法公正的四大毒瘤及其对治措施--中国司法改革黑皮书下篇
·关于中国法治现状的几点思考
·光荣乎?责任乎?
·含泪泣劝陈瑞华教授--谨以此文献给贵阳小河案的刑辩律师团队
·《集会游行示威法》违宪性问题之我见
·律师从来都不是一支破坏性的力量
·谁有资格审判薄熙来
·司法改革倡议书
·“死嗑派”律师是中国律师的典范
·为自由而战 --关于夏俊峰案的几点思考
·我的司法改革路线图-中国司法改革黑皮书系列
·吁请国际刑事法院引渡李鹏、江泽民、胡锦涛、习近平的声明
·中国司法改革黑皮书上篇-我的司法改革之道
·中国网民很生气 --关于转发微博司法解释的几点意见
·站台教授 --评王振民朱苏力关于“法治”的论述
·人权至上,疑罪从无
·马英九被判4个月徒刑…
·任何人不得被迫自证其罪
政治理念
·我来给马英九、习近平上堂历史课
·中国人“立”了吗?--浅析中共的外交政策
·再论国家的强大是政治上的强大
·国家的强大是政治上的强大
·扶正袪邪:反腐乃不智之举续
·从习近平的《自述》看其治国理念和风格
·中国人为什么缺乏思考力和行动力--论领袖人物的个性与国民性
·民主不仅仅是一种理念
·什么才是真正的自由?--为纪念曼德拉而作
·民强则国强
·人能弘道,非道弘人
·没有了你,祖国将什么都不是
·自由万岁--写在DC法轮功学员在中共驻美国大使馆前抗议中共抓捕北京法轮功学
治国方略
·民强如何强?
·善政不如善教---谨以此文献给沦陷六十四周年的同胞
·把持枪权还给人民
·从持枪权说开去 --兼论起义和其它
·自由中国大宪章(草案)
·自由中国宣言书
·关于未来民主中国的国歌和国旗的问题
·我期待这样一个中国--我的中国梦
·我的治国理念
·我的政见,给同盟军支招及其他
·中国农业何去何从?
军事
·民强则兵强 --军事笔记二
·上下同欲者胜--军事笔记三
·攻心为上--军事笔记一
·打桥牌可以救中国--兼论战争的策略和艺术
·我再给同盟军支一招:用脑子打仗!
·果敢人不打果敢人?--兼论蒋介石为何丢掉大陆
·治军先治心--军事笔记四
·枪杆子里面不能出人权?
·谁是今日中国之甘地/孙中山/华盛顿?
·也谈暴力革命
·守土有责
·圍棋十訣之戰術筆記
·民为军胆,民为军魂
·校长就是我了……
·戰爭是軍人的職業
· 敦促共军官兵前线倒戈书!
·是哪个蠢才带的兵?!
·马总统啊,先下手为强
·告共军官兵起义书
·軍隊是國家的,國家是人民的
·知己知彼,百戰不殆
·要做战士,不要做烈士
·果敢危急!强烈呼吁中国军人反出云南
·這是誰帶的兵?蠢才!
·守土有责(二)
·將在外,君命有所不受
·“军人以服从命令为天职”是一个非常有害的流行说法
·擒賊先擒王
·祭刘晓波文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道解中共

   “道”解中共
   
   金光鸿
   
   


   今天的一个帖子,加个标题,发在这,有修订。
   
   你们知道为什么会打仗的将军都是农民出身吗?
   
   农村没别的娱乐,就是打牌,赌博,下棋…,千万别小看这个,孔圣人也赞同的。
   
   孔子说,饱食终日,无所用心,难矣哉!不有博弈者乎?为之,犹贤乎已。
   
   孔子说,整天吃饱饭,不干活,到处游手好闲,这种人没口说,哪怕下棋也好,棋下得好,也是贤人啊!
   
   孔子教学生,以六艺为主,要求学生要依于仁,据于道,游于艺,这个艺,当然包括棋艺了。
   
   打牌也好,下棋也好,是非常训练思考能力,判断能力,决策能力,执行能力的,尤其是心理素质,战略战术,攻防意识,审时度势,进退左右,攻守联盟,调兵遣将,精力体能的分配…,打仗当然是这些管用了,纸上得来终觉浅,可以说,下棋,打牌,赌博,只要你一动手,就是战争状态。
   
   我们老家农村那些人,有的根本就是牌桌上的将军,指挥若定,老谋深算…
   
   当然,更高一点的,那就要修道了,象姜子牙,诸葛亮,刘伯温…都是修道人,老子说,人主要“以道莅天下”,人臣以道佐人君…
   
   我们反共闹革命的,最高当然是“道”解中共了,就是要用“道”来解体中共,我也一直是这么做的。
   
   最先看到这个说法是在法轮功媒体上,一下子眼睛一亮:这个说法好!马上记住了。
   
   读者会问,怎么个“道”解中共法?你这说的有点玄了。
   
   其实也不玄,从民族性来看,中国人凡事讲悟性,你说得再好,他悟不到,或者悟的有高有低,那为人处世,办事,那风格就不一样,智慧也不一样,你也不能代替他,自己亲自去做,因为你做就是你在做了,不是他做了;西方人讲信,你一说,他一理解,就不折不扣地照着做,所以,我们往往看到西方人很简单,理解能力,接受能力强,中国人很复杂,怎么说他也不悟,他可能听了,也可能没听,总之他就是要搞自己的一套东西,搞他自己消化来的,领悟来的东西……
   
   悟什么呢?当然是悟道了。
   
   庄子说,道是无所不在的,万物皆有道,连大小便都有道的,所谓道在屎溺,人就生活在道中,老子说,同于道者,道亦乐得之。失道而后德,失德而后仁,失仁而后义,失义而后礼。夫礼者,忠信之薄,而乱之首。你不能不说老子深刻。
   
   所以,道才是最高的,其他什么德啊,仁啊,义啊,礼啊之类的,都是人离道远后的产物,管子有云,圣君任大道而不任小物,老子说,人主以道莅天下,即是此意。
   
   只是人悟的道,境界有高有低,境界高的智慧高,胸襟大,气度不凡,在各处环境下都能安之若素,也有自知之明,凡事顺其自然,不执著于有,也不执著于无……;境界小的智慧低,胸襟小,气度小,宠亦惊辱有惊,无自知之明,明知其不可而妄为,强为,听不進不同意見,如诸葛孔明先生…。
   
   修道有自修的,有拜师的,有修儒的,有修道的,有修佛的,也有修耶稣基督的……,总得有个依归的,当然,也有那种“不修已在道中”(李洪志先生语)的人,那种人,其实就是天神下凡,来历不凡……
   
   那不修道的人,或者不在道中的人,会怎样呢?那就是名利场中的人了,一辈子争名逐利,或权欲熏心,或为情所困,所缠,所绕,身心疲惫 不得自由…
   
   2019-1-5 15:26
   2019-1-6 9:05修订
   
   附一: 李洪志先生诗一首
   《洪吟》
   
   道中
   
   心不在焉
   與世無爭
   視而不見
   不迷不惑
   聽而不聞
   難亂其心
   食而不味
   口斷執著
   做而不求
   常居道中
   靜而不思
   玄妙可見
   
   一九九六年一月四日
   
   附二:
   
   不修道已在道中
   
     修炼之所以能称为修炼,就是有一个修炼的方法,有一条路在走。过去有这样一句话:这人不修道已在道中。按照小道,他讲无,讲空。活在世上一切都是随缘的。他与世无争,该我得的就给我吧,不该得的我也不要。他也不采用一般形式修炼,甚至不懂修炼,但有师父在管,也很少和别人发生矛盾。这就是过去人讲的不修道已在道中。一般人他也能做到无所求,可是这种人最终不得果位。他不能得功,他只能无限度的去积他的德,积了很多德。不过很多人会伤害他,当好人是很难当的。越这样越会积很多德。如果想炼功,当然就会转化很多的功。如果不想炼功,那可能来世得福报,当大官,发大财。当然,大多数这种不修道已在道中的人,都有来头,有人管他。他也处于不修道,但他的思想、境界,也在道中,那么,他将来会返回他原来的地方。不修道他已经修了,就是有人给他演化功,自己不知道。一生都是多灾难,吃了苦还了业,心性会在一生中,不知不觉中提高,他老处于那个状态。这都是有来头的。作为常人还是很难做到的。
   
     孔子给人留下了一个做人的办法,中庸思想。老子讲的是修炼的方法。而实际上,中国人把儒家思想和道家思想合在一起了。佛家思想从宋代以后也一直往里掺。所以,之后佛家思想也面目皆非。到宋代以后,佛教里面加進了中国儒教的东西了。孝敬父母啊等等,很多都是这一类的。佛家没有这些东西。佛家把人世间的东西看的很轻,它认为人活在世上,生生世世不知有多少父母。你把这些执著心全放下,清清净净的去修,你才能修成。都是执著心,把儒家思想放里之后就出现亲情的执著问题。
   
   李洪志《〈转法轮〉卷二》
   

此文于2019年01月07日做了修改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