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金光鸿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金光鸿文集]->[法律的归法律 政治的归政治 神的归神]
金光鸿文集
·俄罗斯派军事代表团进入朝鲜意欲何为?
·金三胖,你必被送上绞架
·应当将金正恩以反人类罪和战争罪诉至国际刑事法庭
·朝韩统一的障碍不在韩国
·回归传统的国际法,回归正义
政治家修为
·秋日杂感:做一个高贵的反叛者
·秋日杂感二 放下苦难,无畏前行
·秋日杂感三 政治家与政客
·为什么美国是世界上最伟大的国家?
·不要被情感带动…
·革命家的独立人格和独立操守最重要
·只要心中有爱……
·授人以鱼不如授人以渔
·领袖要善于激励人民,鼓舞士气
·总统干大事…
·中国的精英们要在政治上成熟些,更成熟些 --点评资中筠讲话
·君子之争
·不想当官的民运不是好民运
文化杂谈
·要爱护人民的爱国热情
·那些猥琐的中国人
·人生没有退场机制 --致香港同胞兼与王丹胡平书
·金光鸿:大学就应该学会读书思考 否则白上了 --读《易中天:大学就应该
·骄傲的中国人
·誰主風流? --自撰對聯若干聊以自娛
·當仁不讓--對聯賞析二
·哲学的贫困 信仰的贫困
·欢迎对号入座
·习近平将走向全面独裁,作好革命准备
·貞女抗暴?野外婚禮? --《詩經》“野有死麇”賞析
·万恶淫为首?
·百善孝为先?
·中国人普遍缺乏爱的能力
传统哲学
·小人和女子的美德 --我解《论语》一则「唯女子与小人为难养也」
·中国会乱吗?--浅析孔子三德之一“勇”
·试论孔子的孝道--我读《论语》之“三年无改于父之道”
·游方律师(最后修订版)--我解《论语》之“父母在,不远游”
·从“以直报怨”和“以德报怨”说开去
·从子贡赎人与子路受牛说开去(第五次修订)
·儒学入门(上) --我解《论语⋅学而第一》开篇
·儒学入门(下) --我解《论语⋅学而第一》开篇
·取法贵乎上--我读《论语》“君子恶居下流”
·取法贵乎上续篇--我读《论语》之“君子恶居下流”续篇
·我读老子(一)
·我读老子(二)--老子三宝
·“君子固穷,小人穷斯滥也” --我读《论语》一则
·自从我来到了美国 --我读《论语》之「有道则现、无道则隐」
· 由体育训练之魂说开去 --兼论中国传统修炼文化与儒道入世出世之争
·希望大家学点哲学之TPP和一带一路
南海问题
·关于南海仲裁案的声明
·金光鸿律师关于南海问题的几点个人看法
·国际仲裁在解决政治争端中的作用
·对海牙仲裁法庭“南海仲裁案”裁决的几点看法
·解决南海争端的唯一出路
·金光鸿律师关于中菲南海会谈(即将)的几点建议
·南海那几个破岛……
美国
·恶法是法吗? --金光鸿律师声援戴维斯女士(Ms. Kim Davis)
·法律不得违背善良风俗
·就马总统登太平岛告美国政府
·把土地还给人民 --强烈抗议美国政府逮捕俄勒冈示威者
·警告美军:不要在中国主权海域或领空从事军事活动
·未来中国不结盟 --给美国的温柔一刀
·美国人究竟想干什么?
·美国必须赎罪
·美国正在堕落,奥巴马是白痴
·打君子仗,不打小人仗--对川普在习川会谈期间对叙利亚实施军事打击的解读
·给川普進一言
·特朗普意欲何为?
·美国立宪原则的失落--加州关于“庇护州”议案的修改涉嫌歧视性立法
·班农出使中国见王岐山的使命
·控枪是愚蠢的,案发后应该检讨的是政府政策
·支持美國各州人民拿回主權
·关于美国联邦政府对本国和中国人民行暴政的几个案例
·敬告美国政府:把回国后或受酷刑者遣返是需要承担法律责任的
·写在美国“隐形总统”班农辞职后
·美国的移民政策应该向共产国家的人民倾斜
·应该是人民警惕政府,而不是政府警惕人民
·美国联邦在各州搜捕非法移民涉嫌违宪
·谁肢解了美国人民的持枪权?
·把在美国持枪的外国人遣返不是最好的办法
·我要是总统,一定要拿掉他们这个权力!
·大面积的枪案伤害,是控枪的结果…
·这美国民兵总司令就是我了……
·人民持有及携带武器之权利不可侵犯
·去核必去共
·任重而道远
·根据公认的国际法准则,建议美国政府…
·移民局是个根本就不应该存在的政府机构
女性问题
·為什麼亞洲女性普遍個性剛強的文化探討
·你们难道不希望这个世界变得好一点点?
·女子无才便是德(外一篇)
·女人们,回厨房去吧 --忧国忧民系列
·谁来保护中国女人 --抗日战争纪念文章
·男子有德便是才
·珍惜人生 享受生活 --忧国忧民系列
·每一个失败男人的背后也有一个女人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法律的归法律 政治的归政治 神的归神

   法律的归法律 政治的归政治 神的归神
   
   金光鸿律师
   
   


   出现了几个现象,有的很久了,有的刚刚出现,综合起来说一下:
   
   一、前些天,脸书和推特上有朋友都分别发了一个某县的共匪党的内部指示,其中有一条是说,千万不要相信民主革命成功后,清算只到省一级云云;
   
   二、从我到美国来的那一天开始,甚至在大陆异议人士内部,也有这个现象,就是,异议人士之间,整天你猜忌我,我怀疑你,说这个是特务,那个是五毛;
   
   三、还有的宗教组织的信徒,整天打着不搞政治的旗号,除了自己宗教内部事务,其他任何事情都漠不关心……
   
   ……
   
   对此,我的观点是:
   
   法律的归法律,政治的归政治,宗教的归宗教
   
   一、先说法律的归法律,
   
   任何人,无论是谁,在未被公正的有审判权的法庭定罪之前,都是无辜的,不要整天说这个有罪,那个有罪,怀疑这个是特务,那个是五毛等共匪的文革党八股语言,搞得人心惶惶,物以类聚,人以群分,自己注意就是了,提醒朋友也是可以的,但也仅此而已。
   
   个人恩怨如果扯不清楚,可上法庭去扯。
   
   总之,我们要允许人革命,尽量扩大革命阵营,革命不分早晚,要鼓励人加入革命队伍,以不同的形式服务国家和人民……
   
   而且,从政治上来说,人归属不同的政治派别,或有不同的政治倾向,政治言论,也是普世的价值,不要因为人有不同政见,或归属不同的政治派别,就歧视别人,侮辱别人的人格尊严或打击别人的荣誉……
   
   共匪阵营的官员和人民,主要是官员,也包括人民,不要整天提心吊胆,为了避免在民主革命胜利后,被新政府的司法机关检控或审判,平时就要按照公认的普世价值,国际法准则,自然法(神法,天理)来检约自己的言行。
   
   那些已经觉得自己对国家或人民犯了罪的,就不要再干了,以免错上加错,平时也是要依公认的普世价值,国际法准则,自然法(神法,天理)来约束自己的言行,对国家或人民有功的,相信新政府的法庭也会考量的,因为人法出于天理,天理最大。
   
   共匪的整个法律体系包括司法制度,法律法规,都是为共匪政权服务的,但其中的个别法律以致法律条文,不乏合理性,所以,对共匪现行法律的理解,可参照公认的普世价值,国际法准则,和自然法(神法,天理)来比照遵守,如果自己认定是恶法,可不予遵守,但后果由个人自负。
   
   革命成功后,有民选国会重新制订法律,在没有法律可依的情况下,同样可参照公认的普世价值,国际法准则,和自然法(神法,天理)。
   
   不允许未经任何正当法律程序,剥夺人民的自由、生命、荣誉或财产的现象出现。
   
   二、什么叫政治的归政治?
   
   政治只关乎大众的公共福利和财富的再分配,人民出钱请政府来保障人民的生命、自由、财产和荣誉,兴建公共设施,损有余以补不足等等。
   
   政治是某些人的专业,但可以是全民的副业,任何人,只要走入社会生活,就是在搞政治,
   我说了,政治经济是一体的,虽说经济关乎个人的经济利益,但个人的经济利益也是和整体公共利益联系在一起的,而且,还涉及到企业的社会责任,内部员工人权和福利,这些都是政治问题,
   
   而且,即使没走入社会,比如,宗教内部事务算不算政治,当然也是政治,夫妻家庭也有政治的,不过,不算大众政治,只能算家庭或组织内部政治,有法律纠纷的,可以诉诸法庭。
   
   关于大众政治,公共政治,要明白一点:
   
   凡是法律没授权的,政府不得为;凡是法律不禁止的,人民都可为。
   
   革命成功后,我们不搞所谓的政治清洗和政治清算,共匪人员对国家和人民涉嫌犯罪的,由专业的检察机关和司法机关按正当法律程序检控和审判,不搞全民运动和政治清洗。
   
   当年美国独立战争,很多殖民地人民跟英国私通,美国独立后,也没搞政治清算。
   
   因为是凡剥夺人民的自由、生命、荣誉或财产,都是要经过正当法律程序的,未经正当法律程序,政府不得妄为,这就是司法问题,不是政治问题了。
   
   三、再说的宗教的归宗教,神的归神。
   
   任何宗教组织,打着不搞政治的旗号,不关心宗教以外的社会大众政治生活、公共政治和社会生活,不履行公民义务,都是不鼓励的。
   
   因为没有成熟的,发达的公民社会和公民组织,就没有民主政治。
   
   宗教组织不参政不议政,是可以的,因为任何非政府组织都有其成立的目地和宗旨,但宗教信徒,包括宗教领袖,首先是一国公民,都要履行公民义务,都有义务以个人身份参与公共政治活动。美利坚合众国的公民守册有一条就是:批评政府是公民的义务。所以,宗教人员批评政府也是在行使公民的义务,是允许的。
   
   中国历史上有好几个皇帝反佛排佛,都是因为信众多不事产业,食税,影响了国家和人民的生计,所以,宗教组织或宗教信众,不关心政治,不关心公众福利,未必是什么好事。
   
   宗教信众个人或组织卷入法律诉讼的,那就和一般的个人或组织没有什么两样了,都享有同样的诉讼权利,并承担相应的法律义务。
   
   任何社会都是欢迎有良好宗教素养和在宗教中塑造了良好个人品格的人担任公职,而好的宗教无疑会社会和国家锻造良好公民,促进社会的良性发展,所以,任何政府,任何社会和任何个人,都有权利和义务维护和保障宗教信仰自由,政府不得干涉或插手宗教内部事务,政府官员可以以个人身份从事宗教活动,不得代表政府介入宗教内部事务。
   
   说到品格,任何人,在下决心进入公职或公共政治领域之前,都要衡量一下自己,我有没有为进入公职或公共政治领域,准备好品格和相应的知识素养,因为公职不仅仅是一份职业,而是一份对社会,对大众的责任,没有良好的品格和专业的知识储备,保不准将来会玷污神圣的公职,甚至沦为国家和人民的罪人,给国家和人民造成无法挽回的损失,如毛泽东,邓小平,江泽民之流,民主国家的贪腐犯,渎职犯等等,不要头脑一热,没有知识储备,没有任何准备或者还有什么光宗耀祖,人前风光之类的乱七八糟的被名利心驱使出来竞选公职……
   
   民主革命也不搞封官许愿之类,革命是个人理想和志愿。
   
   最后两段应该算政治的归政治吧,我想。
   
   言不尽意,先写到这吧,谢谢阅读!
   
   2019-1-29 6:11pm
   
   
   
   
   
   
   

此文于2019年01月31日做了修改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