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感怀
走向大自然
[主页]->[人生感怀]->[走向大自然 ]->[月牙泡的回忆,美食家李喜元]
走向大自然
·格丘山 "看世界闹剧:中国公审薄熙来"
·格丘山 :声音大战
·格丘山 "爬山与远眺"
·格丘山: 具往矣 数卑鄙人物还看今朝(:)
· 格丘山的呕心沥血之作,“在暴风雨的夜里”出版
·格丘山 :悼李大勇
·格丘山:一个对中共统治非常忠恳的谏言
·格丘山:六四后中国经济为什么高速发展是对中国学者的挑战
·游子吟:活着,就是一种挣扎
·格丘山 : 林彪与他对中国的贡献
·周永康的伯乐
·重发:周永康的伯乐
·习近平能不能流芳百世?
·周萍-------记念一位可爱的女性
·PRETTY 少女与我
·快乐的精灵---小何
·我与邵艾---- 每个人看出去的人生都是不同的
·上帝存在的一个间接证据
·高处不胜寒
·席近平将中国带向太阳中心 (上)
·乘着象棋的记忆漫游人生(一)
·我的中国观 -- 《我的人生》出版前言
·章子怡被指陪薄熙来上床? 告诽谤败诉
·纪念文化革命五十年, 全文发表--格丘山下永眠着丘德功(一)
·格丘山下永眠着丘德功(二) 初见
·斗争会和丘德功的首次脱险
·( 三 ) 招祸
· (五) 文化革命与丘德功之死 : 5.1毛泽东的第一次不讲理
·5.2 毛泽东造反和丘德功变成了毛泽东的战友
·五 文化革命与丘德功之死 : 5.3 毛泽东的再次背叛和丘德功之死
·格丘山下永眠着丘德功 (六) 谁是凶手
·格丘山下永眠着丘德功 (七) 天判
·纪念吴宏达
·test 毛泽东时代-- 恐惧, 欲望与狂热的交响曲
·吃的人生 (一, 二, 三)
·格丘山:有感 芦笛 重现驴鸣镇
·一场悲壮的大战---美国2016年大选
·鲍勃·迪伦的詩
·电影“归来”有感
·爱国未必都是好人, 汉奸未必都是坏人
· 活着,就是一种挣扎
·历史正在演出精彩的一幕!
· 台湾啊 台湾!
·小论川普 与希拉里的区别
·为什么刘亚洲会触礁?
·再说被老虎咬死者怎么不对, 我还是同情他
·此时无声胜有声---民主体制的庄严时刻
·农场记忆断片—鲍有光的幽默
·医生张崇
·谈谈我对516的感觉
·自由思想人,中国体制外写作人格丘山的呕心沥血之作
·趣谈美国华人媒体
·我为什么支持川普
·在我被定成反动学生的那些日子里的回忆
·普京对中国的误解
·残酷的世界和中国现实
·叫我们怎么在网上抓特务?
·美国正变成专制国家中共的乐园
·独评上的徐老和陈老
·中国造法律和中国造审案
·蔡英文有一只妙棋
·我对郭文贵的期望和等待
·人类的缺陷
·可怜的刘晓波啊, 生在这么一个狼心狗肺的国家
·刘晓波死的悲剧意义远胜于歌功颂德
·刘晓波的死告诉了我们什么?
·我要是刘霞会这么选择余生
·啊! 朝鲜, 中国, 美国! (上)
·我在等待一个不能等到的期望
·从“郭文贵收到法院传票 保镖回国投诚” 谈自由社会美国的不足
·独评自由言论精神荡然无存, 我支持胡平的讲话 !
·随便谈谈台湾怎么对付大陆
·:在美国的中国人 (一) 方女士
·什么人应该从美国滚回去?
·在美国的中国人 (前言)
·简单说说共产党这几个头头
·我在LAMAR 的那些日子 (二) 台湾同学
·从本质上说中美这两种文化和制度是势不两立的
·我在LAMAR 的日子(一)大陆同学 (上)
·我对这个声明感到愤怒
·中国用红黄蓝大结局向世界宣布中国进入畜生时代
·郭文贵事情过后的反思
·我在LAMAR 的那些日子 (一)初到与大陆同学 (下)
·我在LAMAR 的那些日子 (三) 徐进事情
·中国欺骗风正横渡太平洋向美国刮来
·格丘山遇到胡锦涛
·为假将军叫冤
·难道我们这个时代还不如袁世凯时代?
·司令我知道你新见解是没有的
·我是怎么改变对曾节明的看法的 (一)
· “翻白眼” 事情为什么这么恶劣
·解放军为什么要砍首蔡英文
·从毛泽东梦到习近平的梦 ------愈做愈可怕的中国梦
·中共打一场人民说谎战争
·北京打了一张漂亮的外交牌
·暴风雨的前奏曲:中朝美外交战
·力作预告:论中美贸易战的实质和川普在战争中的劣势
·论中美贸易战的实质和川普在战争中的劣势 (上)
·中国为什么会经济突然起飞和知识产权
·忆苦思甜, 才能不忘本 没有美国帮助, 中国哪有今天
·我的翘屁股 CHRYSLER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月牙泡的回忆,美食家李喜元

注: 本文为我的新书修订本 “格丘山下那一排排静静的树“ 中的力作, 此书修正版将在今年三月出版,请大家评赏。
   
   
   我在月牙泡看水稻田的第二年,来了一个新领导干部,中学校长李喜元。
   

   李喜元自幼参加革命,解放后退伍时是连级干部,由于能力不强,就被指任为农场中学校长。但是李喜元对教书和管理学校没有兴趣,他最感兴趣的是做饭和吃。李喜元参加革命前曾经在一个饭馆中学徒,后来参加了革命,做饭的兴趣却一直不减,经常在家里研究做饭的厨艺。他当了中学校长后,还是念念不忘做饭,文化革命爆发后,红卫兵小将对他身为校长,不务正业,一心扑在做饭上深恶痛极,就在二个酒瓶里面装满了水,然后在两个酒瓶上绑上两根细细的尼龙绳,挂在他的脖子上游街,胸上写的牌子是蜕化变质分子大馋鬼李喜元。
   
   我就是在他游街时头一次注意到他的,矮矮胖胖的,四十多岁,红光满脸,看起来有些男人女相,说起话来软绵绵的,没有一点男子气。当然当时我没有想到我们后来会在一起工作,成为好朋友。
   
   李喜元被斗了一通,除了好吃以外,没有别的罪行,所以就将他赶到月牙泡来种水稻了。李喜元是党员干部,虽说是走资派,但是比我们这些反动学生,和其他历史有问题的下放干部还是地位高,所以在我们这个小团体中他是领导。
   
   李喜元是东北人,对种水稻一窍不通,加上其他几个人也不懂怎么种水稻, 所以种子一入地里后,就不知道怎么管理了,大家都看着李喜元,李喜元倒也不着急,就像他管理中学,不管教书一样,每天只管吃的事情,将水稻摔到九天云外。
   
   首先我们这几个人,都不太会做饭,讨论下来,只有李喜元做饭最合适,问题是我们这个水稻班子,一天没有什么工作,吃完饭就是坐在一起聊天,如果李喜元做饭,那么不就成了领导一天到晚在忙,伺候被领导分子,而被领导分子坐享其成,看起来不就有些不三不四了吗?
   
   好在李喜元倒也不在乎这些,每天三餐,他开开心心地给大家做饭。
   
   那时候生活没有什么东西,除了面粉和地里长的蔬菜,也没有什么好做的, 可是李喜元总是能做出各种花样来,给大家惊喜。
   
   一到吃饭时,就成了李喜元炫耀自己本领的时候,不像农场做的馒头又大又粗,李喜元的馒头就像橘子这么大,一口一个,吃在嘴里又鬆又软,像蛋糕一样。这时候李喜元就会用筷子夹起一个馒头来,在大家面前晃来晃去,“这样的馒头,不要说你在北大荒看不到,就是整个黑龙江也别想吃到。” 像我们这些一点不会做饭的单身汉,真心的佩服到五体投地,用敬佩的眼光看着他,李喜元那个得意,溢于言表。可是那些已经有家的人,就有些不甘心了,向李喜元讨教,李喜元说他做馒头从来不揉面,大家将信将疑,也无法验证。技校毕业的李技术员就开始偷偷学,李喜元做饭时,他就躲在外面看,有一天李喜元不在,李技术员郑重其事的告诉大家他知道李喜元做馒头的秘诀了,他说他确实不揉面,他亲眼看见李喜元在馒头里包干面粉,我们都不相信,就希望李技术员哪天试一下,后来李喜元回队里去回报工作,我们就让李技术员试一下,李技术员也满怀信心的照他偷看到的,不揉面,包干面粉的方法照样来了一次,谁知蒸出来的馒头成了一个个死疙瘩,根本无法吃,李技术员一脸困惑:“怎么搞的,我看得清清楚楚。”, 大家也莫名其妙。我猜想李喜元知道他在偷窥,故意误导他了,只有他一个人还蒙在鼓里。
   
   李喜元的做饭技术到底有多好,因为当时物质秉乏,只有白面和白菜土豆,我们检验不出来。可是由于他是我们的主要领导,他的兴趣是在吃上面,所以我们这个种水稻小组的话题中心也就围绕在吃上面了。尤其到了黄昏的时候,天慢慢地暗下来,月牙泡的水面在夕阳下粼粼闪动,远处的格丘山和卧虎山的姿影慢慢地愈来愈模糊,在黝黝的黑影中,我们各人的面相就变得模糊起来,那些离我们几十里外的农场本部的阶级斗争和文化革命的厮杀声也就离我们越来越远了,这时候李喜元思维中的爱好和诱惑就像天上的明月一样慢慢随着夜色降临浮了起来,我们的精神会餐也就开始了。总是李喜元先说起来:“这时候要是有一瓶高粱就好了”,他的嘴咂动着,仿佛在吸酒的清香。李技术员说:“最好是二锅头”, 老张说:“我喜欢汾酒”,李喜元坐不住了,为了加强他说话的渲染力,他做出了一个手势,“二锅头和汾酒算什么,酒中之王还数茅台”,老车站起来了”不对,茅台徒有虚名,泸州老窖那才是真正的酒,这里只要放一杯老窖,走到老远都能闻到香味”,李喜元也站起来了,他有些激动了:“老窖是不错,但是比起五粮液,就不算什么, 真正的好酒是五粮液,我当年在庆功会上尝了一下,至今天都忘不了” 他的嘴脉动着,仿佛还能尝到余味……。除了我在旁边张大嘴听着,所有人都卷入到辩论中,情绪愈来愈热烈,达到高潮时,大家的声音愈来愈大,一会儿站起来,一会儿坐下去。
   
   最后当天完全黑下来时,大家都有些疲倦了,讨论慢慢冷下来,最后停下来, 各人去睡觉,留下那张空荡荡的饭桌,孤零零的亭立在黑夜的阴影中,上面什么酒也没有。
   
   这样的精神会餐乐此不疲,在我们种水稻小组中过些时候就来一次。也有的时候李喜元给我们讲故事,他的故事也都是与吃有关的,往往还带有传奇色彩。例如他讲过一个做鱼的故事。
   
   他说,清朝灭亡后,到了北洋军阀时代,那时候市场空前繁荣,饭馆到处都是。话说沈阳的饭馆盛行门前挂灯笼,一般的饭馆挂一个灯笼,好一点的饭馆挂二个灯笼,自己认为了不起的饭馆挂三个灯笼,没有饭馆敢挂四个灯笼,因为四个灯笼的标准是客人点什么就要做什么,否则就要被砸牌子。但是确实有一家饭馆挂起了四个灯笼,生意非常兴隆。
   
   有一天,这家饭馆来了一个长相清翟的老者,六十多岁,背上背着一个小包,衣着简朴。他进来后不慌不忙的将饭馆看了一下,才慢慢走到柜台去了,看到一个戴着金丝圆眼镜的人坐在那里,知道是账房,就说,先生,我能不能在这里混碗饭吃,账房上下打量了他一下,你知道我们这里挂的几个灯笼,老人平静的说四个,账房说既然知道是四个,你来找工,必有什么绝活,老人说,我没有什么绝活,年纪大了,只是想混碗饭吃。账房说,我们这里不随便用人,看你年纪大了,不能回绝你,如果你愿意就到伙房去当个零手吧。老人说,好。
   
   账房就将大班叫来了,叫大班将老人领到后面去,安排一个睡觉的地方,然后领到伙房去安排一些零活给他做。老人的行李很简单,就一个背包,安置好了, 大班就让他择菜和洗菜,老人干得很认真。过了几天,账房想起老人来了,就问大班怎么样,大班说蛮老实的,一点不偷懒,账房说那就行了,让他干下去吧。
   
   老人干了一个月,突然对大班说他不想做了,大班说可以,你去前台与账房结账吧。老人到了前台,账房非常奇怪为什么他不做了,但也没有问,给他将工资结了,问他什么时候离开,老人说明天早晨。账房说你虽然在我们这里只做了一个月,但是我们这里的规矩是不管做多长,走的时候,可以任意指定一个自己喜欢吃的菜,老人淡淡的说不必了,如果你不介意,请让我每天早上走的时候,自己做一个菜,吃完了我就走了。账房听了目瞪口呆,这话可不简单,大有轻视本店的意思,就说好吧,我告诉大班,原料你任意用。老人走了,账房将大班叫来,让他注意明天老人做什么菜。
   
   第二天清晨,老人将背包扎起,放到床上,舀了些米,蒸了一小碗饭,然后到活鱼池里捉了条鱼,洗了放在一个盘子里,大班念着账房的嘱咐,不一会儿来看一下,看到桌子上的饭没有动,满满的,鱼放在盘子里还没有做,鱼鳞还在上面,就放心去干活了,然后他又回来看了几次,发现还是老样子,就又去干活了,最后他又来了,觉得有些不对,就走到桌子边,用手碰了一下鱼,这一碰,他吓坏了,原来鱼轻飘飘的,只是鱼鳞,里面的肉没有了。,就问大家老人呢,旁边的人说早走了,大班说你们看到他怎么做的鱼? 大家说,没有,只是看到他坐在桌子旁和鱼亲嘴。大班知道碰到高人了,就去报告账房,账房找出了饭馆中的头号大厨,此大厨平时是不做菜的,专门养着,对付外面来挑战饭馆的对手,头号大厨说,在他学艺时,听到师傅说江湖上有人会做这道菜,吃的时候是用嘴吸的,他也不会做,账房听了大为懊丧,知道自己错过了奇人,急让大班去追,大班说,人早没影了,到哪里去追。
   
   这个故事我是五十年前听的,至今,仍记得清清楚楚,可见它的魅力。所有这些中国的故事和中国的中医,武功,哲学和文化一样都披着神秘的色彩,听起来令人神往,但是经不起推敲,这可能就是我们这个民族的传统,与它的基因排列方式有着关连,也许有一天科学家能够解释出来。
   
   终于李喜元有了真正露身手的机会。农场杀猪了,我们几人分到了一斤猪肉,这一斤猪肉是不够我们这几个大男人吃的,大家讨论下来决定去采些蘑菇放在里面。我们在桦树林下面采了些蘑菇,是那种小小的蘑菇,白里带一些红,板开来看,里面有一些小虫子在爬,这样我们就放心了,有虫子吃的蘑菇应该没有毒。
   
   李喜元拿出了浑身解数来做这个来之不易的肉墩蘑菇,做好了后,放到桌子上,香味令人馋液直流,李技术员迫不及待的先尝了一块,尝了后,直叫,好吃,好吃,但是马上他脸色就变了,他说不好,我要吐,他跑到远处去吐起来了,老车说可能蘑菇有毒,你们别吃,让我尝一点,他尝了后,也要吐,这样我们不得不将做好的菜倒掉了,我的心到了三四天后还是痛的,一吃饭就仿佛看到那盆肉墩蘑菇还在卓上,说实话我很懊悔,我应该拼着吐,也要吃几口。
   
   皇天不负苦心人,我终于等到了真正尝李喜元手艺的机会,我们从总部搞到了一个挂网,几十米长,我们就在月牙泡的中心,拦上了这个挂网,月牙泡是一个小湖,二百年前,这里的一次火山爆发,形成了以格丘山为首的十二座火山,和五大莲池,相比于五大莲池,月牙泡小多了,但是也有北京北海的面积,从对岸望过去,树木依稀可见。由于火山和地震,月牙泡的湖底不是平的,也是悬崖转石,深的地方有几十丈,浅的地方,目可见底。显然这个千年野湖,从来无人捕鱼,里面必有大鱼戏游。我们下网的第三天早上去看,发现那个网在湖面上乱跳,老车说,有大鱼了,起网一看,是鲫鱼,足有二斤,李喜元说,野鲫鱼到这么大,要长非常多年,是非常罕见的,也只有月牙泡这样的湖里才有。
   
   那一天我们享受了终身难忘的美肴。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