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实中国
独往独来
[主页]->[现实中国]->[独往独来]->[刘劭夫:百年沧桑话南浔]
独往独来
·素颜格格:请不要和我谈祖国
·郎咸平在清华大学的演讲
·资中筠: 革新中国传统历史观
·柯云路:毛8次接见红卫兵
·许志永:你自信什么?
·习近平炮轰改革派和伍凡评论
·李伟东:从毛泽东到习近平
·辛浩年:中共在抗日战争中做了什么?
·罕见的历史资料:中共‘筹款须知’
·普京和梅德韦杰夫是怎样清算史达林的
·王康铁流:还原抗日战争真相
·杨天石在北大演讲评蒋介石
·【批毛2】。古镜:千古一魔
·【批毛3】以老毛为首的叛徒团伙
·普京的讲话还真一针见血直击中共命门了
·【批毛4】朱忠康:大饥荒与毛的荒淫无耻
·岑超南:中国精英是怎样被毛泽东毁灭的
·【批毛6】丁抒:人祸
·中共向普世价值挑战,和平演变美国的阴谋不会得逞
·【批毛8】文革红8月纪实。250万人逃港
·张洞生:对习大大要把薄苍蝇和周老虎关进笼子扬起来的感想
·【批毛9】老毛与中共‘宁赠友邦无与家奴’的卖国远超满清
·【批毛10】《延安日记》证实毛共假抗日真,卖国
·【批毛11】朱忠康余杰:毛是最大卖国贼
·独家录音:薄熙来自曝江泽民令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
·【批毛12】。甘当儿子党的卖国自供状
·张洞生:习近平卸下面具,亮相证明无愧是中共‘黑社会’的正牌老大
·【批毛13】毛远新处死“反革命”张志新真相
·沙叶新惊世反腐檄文:“腐败”文化
·【批毛15】毛泽东宠妃泄性丑闻绝密 就是一个大妓院
·【批毛16】卢弘:毛与一对姊妹花
·【批毛17】杨开慧留下亲笔证词:毛是双料流氓==政治流氓+生活流氓----
·【批毛18】茅于轼指毛泽东奸污好多妇女 中南海为何干瞪眼?
·【批毛19】外面大饥荒 毛性欲变本加厉
·【批毛20】贺子珍死后 新华社悼词曝光毛泽东荒淫
·张洞生:习搞毛体邓用,只能‘加速送党进鬼门’
·铁流阿三士等:毛泽东思想的血腥
·【批毛24】铁流:刘雪庵的悲催人士
·【批毛25】从毛暴君如何对刘周林看毛暴政
·【批毛27】傅纪辉,张洞生,曾伯炎:整杀知识分子毁中华文化是毛共的传家宝
·【批毛28】张戎:毛鲜为人知的故事(一)
·【批毛29】张戎:毛泽东鲜为人知的故事(二)
·【批毛30】张戎:毛泽东鲜我人知的故事(三)
·【批毛31】张戎:毛鲜为人知的故事(四)
·尚秋:再揭中共对海外渗透
·【批毛32】张戎L毛泽东鲜为人知的故事(五)
·【批毛33】张戎:毛泽东鲜为人知的故事(六)
·鲍彤 :三中全会与习仲勋100年纪念
·【批毛34】张戎:毛鲜为人知的故事(七。完)
·朱忠康编辑:对薄熙来案说透
·张洞生:揭露新老独裁者的谎言欺骗及其残暴罪行以唤醒民众
·【批毛36】祝世华:从冤案探索真实的毛泽东(一)
·张洞生:评刘亚洲上将效忠当今圣上的投名状
·张洞生:对中共高层内斗大戏应‘坐山观虎斗’
·【批毛40】祝世平:从冤案看毛的本质(六)
·【批毛42】祝世华:从冤案看毛泽东本质(七)
·习梦斯人--中共历史民间版(1)
·习梦斯撕人--中共历史民间版(2)
·习梦斯撕人--中共历史民间版(3)
·【批毛45】祝世华:从历史冤案看毛的本质(十完)
·张洞生 :侃侃三中全会后的政治形势和走向
·习梦斯人--中共历史民间版(3)
·习梦斯人--中共历史民间版(5)
·独侠 著:拨开迷雾 石破天惊 (一)
·独侠 著:拨开迷雾 石破天惊(二)
·独侠 著:拨开迷雾 石破天惊(三)
·习梦斯人--中共历史民间版(6)
·习梦斯人--中共历史民间版(7)
·【批毛46】朱忠康编辑:百家评述毛泽东
·习梦撕人:(8完)“习胖”学“金胖”,“强军”仿“先军”
·张洞生:中共建立‘东海防空识别区’是打错了算盘, 得不偿失
·【批毛50】大陆出书披露封存近半世纪丑闻 史学界哗然
·张洞生:恶魔周永康是邪恶的共产党制度制造的正宗产品
·中国国情最新数据分析
·郭选年诗词集(二):第五篇 倡廉反腐;第六篇 亲友 先贤
·【批毛53】笑死人不偿命--解放前的党报
·张洞生:中共统治奴役中国和世界人民的骗人的‘中国复兴美梦’必定会被粉粹
·【批毛55】刘家驹:我经历的朝鲜战争
·张洞生 :习主上‘庆丰包子铺’是想托‘喜庆丰收包得龙子’的吉言
·张洞生:世界反‘活摘人体器官’大风暴来临,中共加紧准备对日美战争
·世人被蒙在鼓里的中朝关系
·司马璐:我所认识的毛泽东
· 刘少奇主持“朱德批判会”耐人寻味的众生百态
·张洞生:北朝鲜,西朝鲜,谁更流氓谁怕谁?
·郭选年:铁笔点春秋(三)
·张洞生:习总红卫兵外交天下无敌,中共46国大使狠批安倍晋三
·郭选年:铁笔点春秋(八,完)“复兴”辩
·陈尚健:走出大凉山的女人(上)
·陈尚健:走出大凉山的女人(下)
·王沐明:真实的毛岸英原来如此
·潘汉年被打入死牢:封存毛与汪精卫往来历史
·毛选里被删掉的最不敢见人的“经典”语录
·回忆毛泽东 赫鲁晓夫
·习大为了集权、反腐、改革应对危机,必须废了恶魔金三,作为突破口
·周恩来一句话 印尼几十万华侨被屠杀
·师东兵:《政坛秘闻录》(一)
·中國大陸最火的猛帖--懷念蔣介石
·师东兵:《政坛秘闻录》(二)
·师东兵:《政坛秘闻录》(三)
·师东兵:《政坛秘闻录》(四,完)
·李嘉法 郭选年 :红辣椒诗词集(一)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刘劭夫:百年沧桑话南浔

百年沧桑话南浔
   
   刘劭夫
   
   1. 我以为,走得远才是旅游,远方才有风景。以至于总是把眼光投注远处。回国小住,甫卸行装,出行考虑的也是云贵川渝,两广湘赣等远方的名山大川,风景名胜,倒是忽略了家门口的景致。名闻天下的江南古镇竟没有走遍,不禁自嘲此生枉为江南人。对于近在咫尺的江南古镇,多年来,没能停下匆匆的人生脚步,去品味粉墙黛瓦、翘角飞檐的韵味;聆听吴侬软语、江南丝竹的婉约;欣赏越女倩兮,美目顾盼的风情。此番觅得机会,放下浮躁,且行且看,竟也把小桥流水人家的古镇风情,细细的品味了一番。比起远途出游,少了一点舟车劳顿,多了一份闲适悠然。

   
   2. 南浔在上海的西南,太湖的南岸,距离上海120公里的车程。在一个咋暖还凉的春日,冒着淅淅沥沥的小雨来到此地。我之来南浔,与其说是为了赏玩水乡风情,寻访春日的妩媚,倒不如说是一种精神的参拜。在内心深处,私心对于南浔怀着一份崇敬,一份好奇。徜徉在湿漉漉的青石板路上,寻觅生活在这儿的先贤的踪迹,瞻仰他们的业绩,缅怀他们奉献社会的精神。
   
   这江南古镇,周庄、同里、甪直、西塘、乌镇以及南浔,犹如六个靓丽的水乡村姑,装束大致相同,风情韵致却是各异。比如南浔,一如其他古镇的“水乡小巷多,人家尽枕河”的风姿,但是却在庭院深深的大宅里面隐藏着富甲天下的豪门之家。明清两代,南浔蚕丝名
   
   闻天下。这个小镇出产的辑里湖丝,从頔塘河走向全国,走向世界。清末民初,南浔的巨商大贾,以雄厚的经济资助孙中山的国民革命,成为孙氏革命的财源。南浔以一镇之力,影响了一个时代的历史,这不能不说是一个奇迹。
   
   3. 如今南浔镇的旧区,已经辟为旅游景区,进入游览需要购买100元的门票。虽然是雨天,但是游人如织,摩肩擦踵。进入景区,恰逢举办水乡传统婚礼的表演。众人围在河岸,观看久已消失的婚俗。迎亲的的船队,装满大红缎被、箱笼漆器等娶亲的礼品,新郎端坐于船头,长袍马褂,礼帽红花,满脸喜气。船上的汉子大声呐喊,鼓乐喧天,煞是热闹,惹得众人注目。不久,船队归来,新娘子与新郎并排坐着,大红缎子的礼服,一脸的娇羞。船队穿行于蜿蜒的河道,穿越小镇的石拱桥,给千年古镇平添了一份喜气,恍然间时光似乎倒流了一百多年。
   
   南浔古镇的格局是以南市河、东市河、西市河、宝善河为十字骨架,其间又有其他支流纵横交错,街道和民居沿河而建。细雨中沿着河边的青石板路,随着人流,不看路名,不问东西,缓缓行去。见一门洞,抬眼望去,竟是张石铭故居。张石铭故居是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又叫做懿德堂,为中西合璧的豪门大宅。建筑风格既有中式庭院的庭院深深回廊曲折,也有欧式建筑的圆柱、拱门、壁炉、玻璃刻花,整座宅子恢弘大气,华贵典雅,工艺精湛,在当时无出其右,被称为“江南第一民宅”。
   
   近代以降,湖州以丝绸名闻天下,杭嘉湖为天下富庶之地。南浔
   
   的辑里湖丝更是丝中极品,为皇家的御用品。清代以来,明确规定皇帝的龙袍必须以辑里湖丝制成。1851年,辑里湖丝在伦敦的首届世博会上,一举多夺得金、银大奖。是故南浔以财富分为“四象八牛七十条金黄狗”三个等级的巨商大贾,皆以经营湖丝致富。
   
   张石铭,名钧衡,石铭是他的字,他自号适园主人,生卒年为1871—1927。张石铭的祖父张颂贤,以经营辑里湖丝和盐业发家,成为南浔顶级巨富“四象”之一。张颂贤两个儿子,张宝庆和张宝善,张石铭父亲张宝庆,为张颂贤的长子,张石铭为张家长孙。叔父张宝善是张静江的父亲,可谓一门人杰。张石铭在光绪二十年中举,之后并没有在仕途上有所发展。1903年,张石铭与叔父张宝善分家后,张石铭继承祖业,继续经营丝绸、盐业、钱庄和房地产。不过他并没有亲自参与家族的经营活动,而是醉心于收藏字画、古籍,金石、碑刻和奇石,为清末民初四大藏书家之一。张石铭还是西泠印社的发起人和赞助人,与吴昌硕、毛福庵等文人名士过从甚密。
   
   江浙自古钟灵毓秀,人杰地灵,多诗礼簪缨之家。像张石铭这样的巨商大贾,坐拥巨大的财富,并不追求声色犬马的个人享受,而是通过自己的文化活动,结交名士文人,钻研传统文化,承继中国的文脉。十九二十世纪之交,中国步入近代化,新旧思想的交汇冲突,各种利益集团的对抗碰撞,新的社会制度处于孕育诞生之际,社会处于激烈动荡之中。张石铭在乱世中不为所动,营造一方文化净土,保持优雅高尚的文化人格。我想,中国文化绵延数千年,近代逐渐形成比较齐全的文化艺术门类,与张石铭这样的文化风雅之士孜孜不倦的搜
   
   集、研究和传播分不开的。中国百年以来,风云激荡,革命频仍,张石铭独善其身,并没有卷入政治斗争,默默地在自己的天地做着文化整理和修复的工作,自有其意义所在。
   
   4. 并不是所有的南浔巨商都跟张石铭一样,沉醉于对金石古籍的把玩鉴赏之中的,同样是南浔“四象”之一的庞元澄(青城),怀抱兼济天下的志向,积极投入孙中山的国民革命,成为孙中山的亲密战友。近年,庞氏家族在南浔的宅院承朴堂经过修缮得以开放,供游人参观。承朴堂坐落在南浔东大街,设计布局为典型的江南豪门大宅。虽历经变故,尚能保留原貌。庞青城在光绪二十年考取秀才,戊戌变法失败后赴日考察,后长期居住在上海戈登路7号,南浔的故居反而不为人们所熟知。戈登路7号,是孙中山经常下榻的地方,也是宋教仁、廖仲恺、黄兴、陈其美等人秘密聚会的场所。在某种意义上说,戈登路7号是国民革命之家。
   
   庞青城虽然是张静江的舅舅,却只比这个外甥年长两岁。两人志趣相投,关系密切。光绪三十三年(1907年)张静江从法国巴黎回到上海,庞青城急切的见到了张静江,向这位外甥了解欧美各国的社会民情。张静江不仅介绍了欧美各国的政治社会情况,还讲述了孙中山推翻满清的国民革命活动,庞青城听后十分兴奋。不久,经过张静江推荐介绍,时任上海中国银行董事的庞青城认识了孙中山,发展成同盟会的会员,成为同盟会上海支部核心成员之一,成为孙中山最忠诚的追随者之一。
   
   孙中山受到清政府的追捕,如何保证孙中山的安全成为革命党人
   
   的心病。而庞青城的寓所戈登路7号属于英租界,由上海工部局管辖,并雇有白俄保镖,比较安全。张静江就建议孙中山到上海,就在戈登路7号下榻,孙中山欣然接受。对于孙中山的信任,庞青城因此感动得数夜不眠。为确保孙中山的安全,庞青城增加了护卫,加强了安保措施,并特地辟出一个房间,购买了一套新家具,专供孙中山和宋庆龄使用。此后,孙中山每一次偕宋庆龄秘密抵沪,都是下榻在戈登路7号。
   
   庞青城对孙中山的国民革命,可以说慷慨解囊倾其所有,孙氏说庞青城为了革命事业是毁家纾难。根据承朴堂展出的戴季陶所著的《庞青城事略》所载,早在1907年孙中山发动的镇南关起义,庞青城捐赠5000大洋作为军饷;1909年庞青城先后三次出资帮助于右任创办《民立报》等报纸,出资4000大洋营救于右任;1911年春,黄花岗起义失败,七十余烈士为国捐躯,庞青城悲愤如狂,出资千金抚恤烈士;是年秋,武昌起义,庞青城又出资5000余元济以军费;1911年冬季,庞青城以南浔旧宅抵押30000元资助东北革命党人蓝天蔚军饷;辛亥年为光复上海杭州,陈其美、蒋介石、王金发等人组织敢死队,其中攻打上海江南制造局的敢死队的军费,一半是由庞青城资助的。辛亥革命后的南京临时政府,就任临时大总统的孙中山任命庞青城为实业部商政司司长。袁世凯在北京任总统后,庞深知袁世凯居心叵测,辞职而不赴京任职。嗣后,孙中山在广州成立革命政府,孙氏亲自委任庞青城为“总统参议”。
   
   1913年,宋教仁被刺,庞青城和张静江支持孙中山发动“二次
   
   革命”,竭力主张陈其美出任讨袁军总司令,并策动浙江都督朱瑞反袁。孰料朱瑞早已投靠袁世凯,并派兵南浔捉拿庞青城,查抄庞青城的家和工厂物业。庞青城被迫带着儿子庞衡平流亡日本,直至袁世凯病逝之后,庞青城才回到上海。回到上海的庞青城继续支持孙中山的事业。事实上,“二次革命”以后的孙中山,已经众叛亲离,昔日的同志大多都离他而去。到了1922年,陈炯明与孙中山决裂,山穷水尽的孙中山只得回到上海。但是,庞青城仍初衷不改,一如既往的追随孙中山。为了筹措孙氏的革命经费,庞青城不惜抵押变卖戈登路7号的别墅,连带上海的江西路房产和虹口的地皮一起变现,全部用作孙氏的政治活动经费。
   
   1925年3月,孙中山在北京病危,庞青城应召前去探病,始终陪侍在侧,是“总理遗嘱”的见证人之一。当时,孙中山的治丧委员会有四十余位民国要员组成,其中有四位南浔人,庞青城赫然在列。庞参加了孙中山的遗嘱、追悼会、出殡等一系列治丧活动之后,回到了上海。从此,庞不再过问政治,过上了寓公的生活,此时,庞青城刚满五十岁。
   
   从辛亥革命开始,直至孙中山逝世,在将近十五年的时间里,庞青城一直慷慨的资助孙中山的政治活动,演绎着毁家纾难的感人故事。到了孙中山逝世的时候,庞青城的万贯家财已经消耗殆尽,昔日的南浔四象之一的富商只得靠变卖古籍、碑帖、字画等古董度日。我相信,随着孙文的去世,庞青城应该有一种幻灭感。据他的女儿庞莲回忆说,到了晚年,父亲的精神有问题了。这是不难理解的,庞青城
   
   散尽家财,追随孙中山,期望他能建立不朽功业。但是承载着庞氏一生理想的孙氏却中道崩殂,寄托在孙文身上的人生的愿景破灭了,祖上传下来的家财散尽了,人生还有比这更绝望的事情吗?
   
   5. 在孙中山的治丧委员会成员中,还有另外三位南浔人,他们是张静江、周佩笺、张乃燕。他们都是党国要人,都是孙中山的追随者。这里着重要讲的是张静江。
   
   此番南浔之行,寻访张静江故居是一个夙愿。张静江故居在南浔东大街,又叫尊德堂。故居保持清代传统三进五间式古建筑风格,显露一种豪华、古朴、幽深的遗风。室内栋如鳞次,宛如宫殿;雕刻十分精湛,以戏文、民俗图案为主,崇尚一种古朴,自然美,可谓南浔一绝。值得一提是前后两道大门背后都有构思别致,雕刻精细的砖雕,有一写有“有容乃大”四字。出自林则徐“海纳百川,有容乃大,壁立于仞,无欲则刚”的诗句。另一写道:“世守西铭”四字。源于宋朝张载弃官后授徒有“东铭西铭”的典故。张载是宋代大儒,有横梁四句:为天地立心,为生民请命,为往圣继绝学,为万世开太平。《西铭》更是张载所主张的儒学的核心价值以及道德义务。可见张静江的胸襟和抱负。张静江故居大门上方悬挂“张静江故居”的横额,正厅上悬挂南通张謇题写的黑漆金字“尊德堂”堂匾。正厅居中的是张静江的全身坐像,背后青砖砌成的照壁上四个大字“丹心侠骨”。两侧是孙中山题写的一副楹联:“满堂花醉三千客,一剑霜寒四十州,”抱柱对联为同治、光绪二皇帝的老师翁同龢所写:“世上几百年旧家无非积德,天下第一件好事还是读书。”二厅、三厅陈列着张静江手书赠陈立夫的“铁肩担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