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感怀
东方安澜
[主页]->[人生感怀]->[东方安澜]->[香港记]
东方安澜
·说说陈店
·说说新驾规
·2013年1月12日江苏常熟公民聚餐召集帖
·10月28日被苏州警方留驻的五个小时经历
·毁三观,你幸福吗?
·说说孟学农
·政府就是用来颠覆的,不是供奉的
·昂首走在邪路上
·《八月十五》,一个小片
·今天,我亲眼看见谢丹先生和国保在厮打
·江苏常熟民办学校的问题(代发,欢迎关注)联系电话13962318578
·说说林昭
·我看六四 ——从包遵信《六四的内情——未完成的涅槃》说开来
·我看微博
·祭奠林昭遇难四十五周年被维稳纪实
·我也是党员(小说)
·天下相率为伪——《公天下》批评
·清平乐•五章
·帽徽领章,还有外婆(小说)
·空夜(小说)
·高山仰止 许志永无罪
·我是怎样把《常熟看守所把公民培养成政治家——我所认识的顾义民》一文删除
·常熟公安把公民逼迫成为革命家
·恳请央视来寻找我家的顶梁柱
·头顶三尺之上确实有神明
·哦,那一个俊朗的小后生
·难年(中篇小说)
· 8月25日晚常熟公民被常熟虹桥派出所被陷害被嫖娼纪实
·从被嫖娼谈起——致爱我和我爱的人
·石板街踏歌(散文)
·论向忠发的嫖娼艺术
·公民被嫖娼以后,后续应该怎么应对,请各路法律界大侠援助。
·说说周带鱼
·腊八记(散文)
·1月24日南京参加婚宴被殴打纪实
·基督徒,还有,中国基督徒
·10月8日被喝茶记实
·10月8日被喝茶断想
·关于敦请常熟市公安局国内保卫大队向我道歉并赔偿误工损失的函
·落地生根
·要钱(小说)
·哈利路亚,炉山——炉山18天日记
·吃茶(小小说)
·遗嘱
·月饼
·腥 闻(小说)
·一个木匠的喜剧(散文)
·魔 道(小说)
·向海内外师友申请众筹书
·这一年(2015)
·一个冬天到另一个冬天(散文)
·冬日游铁佛寺记(散文)
·一斧一凿谈(一)(二)
·一斧一凿谈(三)(四)
·一斧一凿谈(五)(六)
·一斧一凿谈(七)(八)
·一斧一凿谈(九)(十)
·一斧一凿谈(十一)(十二)
·一斧一凿谈(十三)(十四)
·一斧一凿谈(十五)(十六)
·一斧一凿谈(十七)(十八)
·一斧一凿谈(十九)(二十)
·一斧一凿谈(二十一)(二十二)
·一斧一凿谈(二十三)(二十四)
·一斧一凿谈(二十五)(二十六)
·一斧一凿谈(二十七)(二十八)
·一斧一凿谈(二十九)(三十)
·早上更衣室对谈
·4.28,常熟开关厂维权人的觉醒与抗争(作者:徐文石)
·逃不生记
·夏朝阳(小说)
·塌陷2016(小说)
·说说杨绛
·再说杨绛
·夏食随记
·说说马英九
·臭不可闻“两头真”
·贼(短篇小说)
·说说柴静
·说说《伤仲永》
·12月6号被琴湖派出所传唤一整天记实
·说说亲昵
·摞柴庐
·陆文、野夫及其他
·东京热·懒·素食
·刃成钢·与铁匠有关
·无习不好·与木匠有关
·我的吴市记忆
·外 塘
·说说龙应台
·丁酉杂记(一)
·丁酉杂记(二)
·丁酉杂记(三)
·丁酉杂记(四)
·丁酉杂记(五)
·丁酉杂记(六)
·说说周国平
·说说“低端人口”
·说说郭文贵
·再说郭文贵
·在靖江,偶遇王全璋律师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香港记

香港记

   第一天

   昨晚0时找到宾馆,老板态度很生硬,大概他不在乎生意。收了我钱就去躺下了。0:26洗洗睡下,一惚到7:40起来吃药,又睡到11:15,老板昨晚态度很强硬,要我12点退房,我第一次到香港,不知道规矩,避免惹争端,虽然睡意还很浓,还是强迫自己起来洗漱。但到了12点,老板好像也不急于赶人。是我主动打了电话给他他才到门口。12:20离开。出门之后,我漫无目的,往昨晚北角站的反方向走。我走的很慢,第一次好好看看白天的香港。我的面前就是英皇道。正巧一个绿灯,我随着人流第一次过了香港的马路。沿着街边走,我发现人流也不是严格按照靠左侧行走的规则。这个左那个右,头对头迎面碰一起很容易碰擦,加上香港又是人多。

   走不了几步,看到一个旧书店的招牌,循迹而行,在底下二层,老板养了好几只猫。书很丰富,见到许多熟悉的作家的港版书,也有几个陌生的人文作家的名字,当然,凭我的涉猎,完全陌生的人文领域作家实在没几个。但在这里我看到了。说明这里到底是香港!出版自己在这里和内地不可同日而语。翻了一下手边陈破空杨建利的书,就出来了。街上有几处搭了毛竹脚手架。在一处便当店吃了中饭,出来看到花期银行的招牌,进去一问每个月得有150万的资金额才能开户。出来在炮台山站乘地铁到铜锣湾。特别需要一说的是,香港的地铁没有安检。

   在地铁口,看到有人在宣扬基督教。基督教改变了近现代社会,提升了人类的文明程度。我在想,华人、或者是中国人,配不配得到上帝的救赎!教友都很热心,我就取了一本小册子。出来后在铜锣湾商业区兜了一圈,然后往骆克道走。我本不知道铜锣湾书店就在这个地方,走到街角,赫然发现“铜锣湾书店”的牌子,我就有“蓦然回首”的感觉。

   我放下手中的饮料瓶,拿出手机拍照的时候,背后有一只手拍拍我肩膀,我陡然一惊,回头一望,一个老者朝我竖竖大拇指,消失在人群中。

   我朝前走,想去铜锣湾书店看看,走到牌子底下,反复找也没找到书店,只有路边书摊在卖《李志绥回忆录》,230港币。我知道我买了也带不回去。铜锣湾书店是不是歇业了,人陌生疏,我也不敢打听。倒是不远处前面有一家乐文书店,我进去逛了一圈。看到有胡兰成的《今生今世》,卖八九十港币,也有萧红的《生死场》和《呼兰河传》,两册都很厚,我记得两个小说的字数都不多,不应该这么厚,翻出来看,原来还有其他文章。

   因为背了个大包,我就没打算买书。出来在海边长椅上坐。本来一个留很好看的八字须的家伙坐在那儿,我坐上去,他可能不乐,转身离开了,我倒有些歉疚,有些不好意思。

   在长椅上看了一会铜锣湾海滨大道上来来往往的车,香港的车、道路都很干净,让人置身其中,很舒服。不知怎么做到的。路边的小花坛和公交站台都是干干净净。公共的地方都这么干净,更不要说私人的店铺了。干净到使人不敢随意把鼻屎揩在凳子底下,怕丢了自己的素质。我在长椅上没坐多久。香港不但双层巴士多,还有双层的观光巴士,就是上层没有顶棚的,像是移动的露天平台,我想,夏天的时候,坐在上面喝喝饮料,一定很惬意。坐了一会,决定坐巴士去旺角看看。在巴士站,看到一摞一摞的人井然有序,仔细观察,脚下都有地标,乘几路巴士,就在几路巴士的地标线上排队。在澳门,全是滚轴圆筒式的站牌,在香港也有,但不全是了。

   乘巴士过红磡隧道到众坊街。在进入众坊街时,看到两个流浪汉在整理铺盖。我突然有一种知音之遇,我背上的背包里装着全部家当,不是另一种流浪么!我虽然没有露宿街头,但流浪的心情是实实在在的。找了个麦当劳方便了一下。这里有一个街心小公园,古色古香,民国味。有善男信女在敬香。我却在古树底下闲坐。感受着周围的一切。不知是古树还是壁龛里香火的原因,我仿佛穿越回到了民国,在公园里穿来穿去的女人,个个风致嫣然,男人个个虎虎生气。自然风物、人情事故和天地氛围是那么合理、融洽,没有丝毫违和感。

   我在这里傻坐了很久,直到灯火通明,夜市喧嚣才离开。

   晚上,继续乘地铁从荃湾线旺角转港岛线回北角。换了一家旅社。女主人倒很健谈,问我是不是腰不好。在旅社里刷推,不需要翻墙,网速快的不要不要的。

   第二天

   睡到11点,睡饱了精神到底不一样。出门走路有劲很多。延着昨天的路线一走走到天后站,在边上的小食店买一瓶力比多。昨天买过,在我住的隔壁小超市,感觉口味很好。只不过昨天超市里卖9元,这次11元。不知什么原因,小美女一再向我强调这不是水。我昨天就看了,这是补充汗水的。但我喜欢这口味。

   钻进地铁,调南港岛线到海洋公园,到海洋公园游玩的都是旅游团,乱哄哄也闹哄哄的。问了一下票价480元,对残疾证没有打折。在大门口逛了一圈,坐下来享受了一会冬日的阳光。我一个人,在乱哄哄的人群中,找一个僻静的角落,阳光没有因为我的身影太孤独,而遗漏我。13:55离开,去中环。

   中环是个人流密集的地方。从地铁口出来,顺着路标,往码头方向走。这次香港游我没有计划,所以也心不慌。不一定非要按时按刻从一个地方赶到另一个地方。走着走着,看见了摩天轮。走近一看,票价20对残疾人半价,这是我这次出门唯一一次用到残疾证的地方。14:20乘摩天轮。中环这里就是著名的维多利亚港,以前只有在电影里才能见到。今天,我就站在这里。我一个草根小木匠站在这里。二十年前和我工地上一起拉元宝车的小木匠有几个在这里站过,我有些自己佩服自己。乘摩天轮时,就有直升机从头顶驶过。摩天轮也不是想像中慢慢地转,而是转到一个角度停下来,隔几分钟,再转一个角度停下来。

   阳光很舒服,有女性甚至穿着夏天的薄纱裙。游人不是很多,海浪也不是很大,流连于中环码头,看维多利亚港,才真正领会什么叫看不尽美景吃不完美食。置身于电视画面中,幸福的代入感不断增强。人生,能把平时想也不敢想的实现了,这就是幸福。人间的热闹可以分享,可惜草根的幸福,无法分享。在中环码头流连了两三个小时,然后在7号码头乘渡轮到尖沙咀。在尖沙咀码头出口处,看到一个是法轮功的摊头在放九评,边上是反法轮功的摊头。宣扬法轮功的摊头上我只看见一个老太婆,而反法轮功的摊头上却是三五个人,有男有女,两个摊头针锋相对,很有趣。

   在码头的外面,稍稍观赏了一会鸽子。在人群密集的地方,鸽子却大摇大摆,旁若无人。我犹豫着要不要买张票夜游维多利亚港。想想还是作罢了。从尖沙咀乘地铁去旺角。旺角,我昨天已经去过,我不知道自己为什么选择又一次去。像是得到了某种暗示。就像无意中找到“铜锣湾书店”一样。我本来不知道往那儿那儿走就是“铜锣湾书店”的方向。完全是一种无意识。这是我这次香港游的第二道暗示。到旺角,无意中选择了亚皆老街出口。也许是老街两字吸引力我。突然看到有多家旅馆招牌,我喜出望外。之前在北角住的旅馆,价格高。看到这么多旅馆,就有选择的余地。一问,有350,有880,有500的,决定明天看情况,住到这里来。

   当我返回地铁的时候,有看到了宣扬法轮功的摊位和反法轮功的摊位,这里好像规模更大,双方都有十几号人,图片和宣传材料挂满了街口。双方用扩音喇叭在街口对垒。我对两个都不感兴趣,瞄了一眼,匆匆而过。

   回到北角的旅馆18:10。昨天在乐文书店看到胡兰成的《今生今世》卖八九十元,我在回旅馆之前拐了一下北角这边的旧书书店,发现有的卖,但卖168元,打九折。

   我打算买一两本书,也算此次香港行留个纪念。

   晚饭和昨晚一样,去北角英皇道255号点了一份鲜虾酱汁饭,打包,42元。港澳的吃食,美味实在难于形容,只能用两个字:精致!

   第三天

   早9:30警铃大作,我大吃一惊,心想今个儿点背,要把命留香港了。穿个裤衩急忙打开门一看,原来一个工人在修理,触碰到了警铃,平安无事。回床上躺了一会,睡意没有了,起来洗漱。

   香港暖和,今天和昨天一样,穿一件衬衫一件外套,一条单裤,11点离开旅社。退房的时候,老板和我打招呼,我一个奇怪,心想香港我没熟人哇。老板说你是前天半夜的客人。我才醒悟,原来和下面北角宾馆你们是一个老板。原来刚才触碰警铃的就是他,这次比前天半夜和气多了。

   先去不远处的二手书店。昨晚看了地层二手书店,想买本胡兰成的《今生今世》作香港行的纪念。他那儿卖168元,打九折,我嫌贵。决定还是去乐文书店。去乐文书店要乘车到铜锣湾。乘车到香港中央图书馆,时11:50。我知道这里是铜锣湾地区了,可是铜锣湾大道这地方,我兜了很久。

   我没用导航,调整了一下自己的思维,向路人打听铜锣湾地铁口的方向,朝这个方向行进。不设定路线计划也有好处,在铜锣湾大道口与商务图书馆书店来了个猝不及防。走进去一看,规模不小。看到有最近很火的诗人余秀华的诗集。看到齐邦媛的《巨流河》,我很早看过电子书,对书末评将来红卫兵执政,印象十分深刻。基本被她预言正确了。翻了一下,也无法细阅,考虑不好带而放弃了。商务图书馆书店的书规规矩矩,像是内地书店在香港的分店,或者是香港的新华书店,我浏览了一会,匆匆离开了。

   往前走,在一家小食店,吃了个梅菜皖鱼饭32元。我坐在小桌子上,刚端起饭碗,一位女士从另一桌移过来,我们对视了一眼,她朝我点点头。我也还以友好的一笑。女士点的是和我同样的套餐。也许是点的同样套餐的缘故,虽然是两个陌生人坐在一起,但用餐的气息很友善。陌生人之间的气息是一种捉摸不透的东西,却能使人瞬间判断对方。

   这餐饭吃的很香,吃好出来,走到怡州街,才找到了熟悉的感觉。我辨别了一下方向,往骆克道方向走。摸到乐文书店。直跌直冲,买了《今生今世》《山河岁月》,八折174元。前天来《今生今世》八九十不知是我记错呢还是另有版本,但打八折,我还是很满意。在乐文书店,我有逛常熟瑯嬛书店的亲切感。

   乘地铁调到旺角,订好房,但要到20点过后才能入住。把背包寄在前台,心里不是很放心。出来下面就是通菜街(女人街)夜市。夜市头上第一家就是卖箱包皮具的。跟老板讨价还家,买了一个腰包,150元。先上去把卡包装在腰包里,挂在身上,才放心。在夜市上,四条街逛下来,令我惊讶万分,可以说是震惊。发现香港的小贩,有的也会几个语言。不是一个两个摊点,是多次看到不同摊点的摊主对逛街的白人、黑人应答如流。香港夜市摊主这么高的素质,磕巴掉我下巴。我以为,摆摊赚钱是为了生计生存,从业的肯定也是底层的草根,但在这些精英摊主身上,摆摊似乎是一种生活方式的选择。没有高低贵贱的职业区分。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