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感怀
东方安澜
[主页]->[人生感怀]->[东方安澜]->[澳门记]
东方安澜
·一斧一凿谈(十五)(十六)
·一斧一凿谈(十七)(十八)
·一斧一凿谈(十九)(二十)
·一斧一凿谈(二十一)(二十二)
·一斧一凿谈(二十三)(二十四)
·一斧一凿谈(二十五)(二十六)
·一斧一凿谈(二十七)(二十八)
·一斧一凿谈(二十九)(三十)
·早上更衣室对谈
·4.28,常熟开关厂维权人的觉醒与抗争(作者:徐文石)
·逃不生记
·夏朝阳(小说)
·塌陷2016(小说)
·说说杨绛
·再说杨绛
·夏食随记
·说说马英九
·臭不可闻“两头真”
·贼(短篇小说)
·说说柴静
·说说《伤仲永》
·12月6号被琴湖派出所传唤一整天记实
·说说亲昵
·摞柴庐
·陆文、野夫及其他
·东京热·懒·素食
·刃成钢·与铁匠有关
·无习不好·与木匠有关
·我的吴市记忆
·外 塘
·说说龙应台
·丁酉杂记(一)
·丁酉杂记(二)
·丁酉杂记(三)
·丁酉杂记(四)
·丁酉杂记(五)
·丁酉杂记(六)
·说说周国平
·说说“低端人口”
·说说郭文贵
·再说郭文贵
·三说郭问贵
·在靖江,偶遇王全璋律师
·说说松江抱摔妇孺一事
·吃瓜群众们,千万别再把群主不当干部了
·食不果腹吃阴枣,身在绿营心在汉
·说说黄奇帆
·人渣基辛格
·酒 虫
·养兔
·有奖销售
·大队的小店
·陆品良
·《射雕英雄传》
·致瑞士诺华的一封维权信
·致瑞士联邦委员会的一封维权信
·一个保安员的日常(一)
·一个保安员的日常(二)
·一个保安员的日常(三)
·一个保安员的日常(四)
·一个保安员的日常(五)
·一个保安员的日常(六)
·一个保安员的日常(七)
·原乡人——兼和大雪的《我们每天都生活在散文中》
·沉痛悼念酒友马晋
·别了,何村
·福临福山聚福气
·回家种种(散文)
·院子(散文)
·上午去见一个人(散文)
·在浦阳江畔,误入《诗经》(散文)
·浅读《额尔古纳河右岸》
·浅说村上春树
·人生如朝露,爱巢到永久
·蜘蛛,或者其他(散文)
·说说李敖
·走 路(散文)
·文章本无师,师法妙天成
·被我思考过的院子(散文)
·南门坛上,点滴影与像(散文)
·天净沙·那时年少(散文)
·常熟的银杏(散文)
·澳门记
·香港记
·杂食杂陈(一)麦粞饭
·杂食杂陈(二)焦麦粞
·杂食杂陈(三)干面
·杂食杂陈(四)面脚板
·杂食杂陈(五)面老虫
·杂食杂陈(六)番芋
·杂食杂陈(七)糯米饭
·杂食杂陈(八)番瓜
·五个大拇指印
·说说李嘉诚
·5月29日被喝茶记实
·台湾行记(一)
·台湾行记(二)
·台湾行记(三)
·台湾行记(四)
·台湾行记(五)
·台湾行记(六)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澳门记

       澳门记

   昨晚21点起飞,平生第一次坐大飞机,竟然有点晕机。飞机着落后,机场内的车把客人接到出口处。说是澳门左边行车,但机场的车是左方向盘。23:45出站。

   在出口处看了一下,看到货币兑换,才想起我到澳门竟然没有澳门的货币。之前我一直误以为澳门也用港币。在黄色标志的货币兑换处用2000元人民币兑了2160元澳门币。充了一会电,突然起意,试试看问服务台有没有澳门的地图。我走过去,问有没有澳门的地图卖。一个好看的中年女警官对我淡淡一笑,随手递给我一张地图,“不用买,这就有”。

   这是我来到澳门收获的第一个笑脸。

   要了一本澳门的地图,可惜的是地图上没有巴士车的详细线路,都是英文和数字,路名也是标注的英文。无奈只有挑最直观的地方,奔大三巴牌坊去。看到机场出来有N2到大三巴附近的水坑尾街的,出来在机场巴士站的触摸屏上数了一下是17站。出机场时1:30,本来以为澳门左侧乘车有不习惯,乘了之后感觉还好。

   来的时候看了澳门攻略,都说住宿价格巨高,我没订到旅馆,心里很忐忑。到机场一看,有几位都在机场打尖,和我一起充电的小美女就是在澳门转机飞欧洲的,有几位在灯光的暗影里打瞌睡,看到这样,心里不禁莞尔。机场里的小美女警官佩着手枪,我很想过去邀请美女合个影,但结果还是胆怯了。

   N2是我来澳门乘的第一班巴士,站牌上全程票价是6元澳门币,也不知乘两三站应该投币多少,后来到水坑尾街,问了一个等车的女士,才知道上车就是6元澳门币,不论远近,用澳门通卡是刷半价3元。乘N2过西湾大桥到水坑尾街还早,就去便利店买了一张澳门通卡,充值100收了30元手续费共130。出7天便利店,一个女的在冲我笑,那意思,是说我做了洋葱头。我心里想,洋葱头就洋葱头吧,也不管它了。

   再返回走,街道很小,澳门像个大花园,到处是古树和小公园。半夜了,还有小青年在发骚,飙着大马力的街车。逛到新葡京,去永利赌场看了看,我对赌钱了无兴趣,就出来了。又走到十月一日前地,澳门的地名充满了殖民地色彩,来的时候就对这地名记忆深刻。一小圈逛下来,还吃了一碗鲜虾云吞面。感觉一是澳门的古树多,随便一株就是成百上千年;二是像我一样的浪荡子多,虽然半夜时分,路上有的是我这样的背包客,赌场门口人来车往,热闹如白昼,尽管半夜三更,随处可见公子哥儿和小太妹聚在一堆;三是一碗云吞面40元,我留意了一下,一个普通的菜30一个套餐58,澳门的消费都要这个行情。

   我在路上碰见一家万莲客栈,在闹市路边。我走上楼,门上虽然挂了风铃,我推门进去,风铃叮当作响,前台的小青年躺在长椅里,依然呼噜呼噜,没有醒来。我倒有点踌躇,怕引起不必要的麻烦。看了一下标价,每星期一至星期五每晚385,六、日每晚585,令人咋舌。

   根据路牌的指引,5点到大三巴牌坊,牌坊边已经有两两三三的游客了,有一对情侣,有三个女人,有一个说不上老太还算中年妇女的女人等在那儿,另外一个附近的女客跟保安在拉家常,完了之后旁若无人练起了太极。由于早了点,大三巴牌坊的照片拍不清楚。早知道大三巴牌坊是圣保罗教堂的劫后遗存,我很想知道它是怎么保存下来的。因为大三巴牌坊不过是一堵墙,很容易被风吹倒。我走到大三巴的背面,背面靠近哪吒庙这边修了二层阶梯,通向牌坊的二层,另一边靠近大炮台这边就是一个大水泥坨。它们支撑住了大三巴牌坊。

   就近,在大炮台周围走了一圈,已有早起的人在晨练了。我背着背包,无聊地走着。一个赤膊穿西装短裤的汉子在小跑,迎面过来向我打招呼,他虽然用的是粤语,我听不懂,但从他好看的剑眉下面的眼睛里,我看到了善意,马上回了他一个早上好。这是我到澳门收获的第二个笑脸。不知不觉,记下了上面这段文字的时候,天已大亮,时6:46,新的一天开始了。

   下去请人在牌坊前照了个像,以便记下我到此一游的痕迹。大三巴前面已是人山人海,比赶庙会还热闹。网上看图片,好像大三巴牌坊前面很空旷,其实地方并不大。

   我很想在澳门住一两天,网上看到有人说在镜湖医院急诊部那边,有两百的便宜旅社。刚才在炮台上“澳门博物馆”后面的望远镜,我是好玩,没想镜湖医院就在下面,我心想真是机缘凑巧了。

   往下走,我就往镜湖医院那边绕,走到一处叫“吴庐”的地方,一看气派的门楣就知道是好人家,可惜现在败落到房子没有了,变成了小型停车场,门洞也只有彩钢皮遮挡着。给我的感觉,就像元代戏曲里的一句台词:眼见他平地起高楼,眼见他大宴宾朋,眼见他楼塌了。

   医院不到一点,有一个垃圾回收站,垃圾门是自动感应的,手伸上去,垃圾门自动弹开。对于大一点的垃圾,国内是丢在垃圾箱旁,澳门有垃圾压缩车,要压缩了才能丢垃圾箱里,不能随意丢弃在外面。

   澳门的街道不过两三米宽,一个导游带队讲解说,在澳门,这些都是大马路,对于看惯国内八车道十车道的我们来说,听到这样介绍,忍不住笑了。导游说,能开公交车的,都算是大马路。

   炮台的左侧有一个利玛窦的铜像,从炮台的右侧绕到镜湖医院,不太远。或者说我走马观花一路下来,没太感觉远。澳门的街车,一辆一辆,密集地锁在一起,一个女的,上班族的样子,费力地把两边的街车扒开,把自己的那辆挪出来,我学了一次雷锋,帮了她一把。

   在镜湖医院周边兜了两圈,我也没看到有旅社,更别说便宜了。7:45乘巴士往妈阁庙。在澳门市区行车,都是右方向盘左侧行驶,好像看到有左方向盘的,但不多。在澳门开公交的,有的是头发花白的老头和女人。去妈阁庙,尽管查了地图和站牌,然而还是乘过来站,不但乘过了站,竟然多乘了三站。直到同车的人看我显然是游客,朝我奇怪的望望,我才意识到我坐过头了,该下车了,但问题是,车子已经到了居民区,七拐八拐,我下车已经辨别不清来路了。

   正在懊恼之际,却也别有发现。这里的民居楼层都不高,底下是回廊相连。让我仿佛回到了许文强的《上海滩》,这里有旧上海的味道。我索性不管他,驻足流连,体验一把旧上海的风情。在回廊里走着,看到有的店铺门上贴着“本店十点营业”的告示,但一个八十模样的老头的理发店却开着,穿个西装马甲,躬着背,在打扫地上的卫生。理发店虽逼仄一隅,却很清爽。整个气场,没有一丝的杂乱,给人予清朗、祥和的舒服感。

   路上,遇到有几家早餐铺子。还连带报纸杂志。我挑一家坐下来,要了一碗皮蛋鱼片粥。吃着吃着,食欲大增。又香又鲜,滑嫩而不烫嘴,不怕你笑话,这是我平生吃到的最好的粥。24澳门币。遗憾的是粥老板一个妇人好像不欢迎外客,也不招呼客人,给我端粥找零的过程中始终态度生硬,但对熟人来打包却热情有加。

   虽然我车坐过了头,但我方向感一向不差,虽然没能原路折返,但最后还是回到了大马路上。说实话,资本主义有一点好,人性化。对于我这种一瘸一拐的残疾人来说,过过街天桥,可以选择升降电梯和自动扶梯。自动扶梯是感应的,没有人时不运转。

   到妈阁庙要11点了。妈阁庙其实很小,在澳门岛上没人的时候,这里不过是一个过往商旅的避风港。这时的妈阁庙,有多个旅游团队,人挤的水泄不通。我硬着头皮上去走了一圈。我不敬香,马上就下来了。倒是对面的“澳门海事博物馆”,参观的人不多,我流连了很久。这里详细介绍了澳门的前世今生,包括葡萄牙人来时的情况,原住民的生活,西方人带来的现代航海知识开启了民智。

   参观“澳门海事博物馆”是5澳门元,我本想用一下我的残疾证,想想算了。12:45回出来去吃25元一份的快餐,刚才来的路上已经看好了,二荤二素。尽管是这个点了,吃的人还是很多。可能我点的有些异样,收了我28元。别处最低要35元一客。还有一份骨头汤。后来到了香港也这样,港澳人点餐,都重视汤品。在这里用餐的都是普通民众,看得出有许多做工的人。

   吃过了出来,找到了一家家庭旅馆,问了一下房价,320,后来想想,我作死,可惜320的这家没住。又问了两家,都要400。走着走着到了一处街心花园的地方,看到有卫生间的指示牌,找过去,一个老女人正在冲洗,我无奈,只能等在对面。老女人好像有意跟我过不去,看我等,她没完没了的冲,一个拖着病体的老头看不下去了,虽然用的澳门话,但我知道那意思是叫她快点。女人收拢皮管,我还跟老头谦让,老头一把把我推了过去。男厕就一个马桶,没有小便池,一个仅能转身的地方,小的不能再小。我出来后,老头像中了风,我搀着他,帮他关上门。

   老头是我在澳门遇见的第一个好人。陌生人之间的关爱,令我温暖。

   虽然我讨厌老女人在我憋尿的时候故意慢吞吞,但澳门的厕所确实是我走过的城市中最洁净的。用厕出来,有一家像模像样的酒店,忘了名字,酒店样式很小,进去问了一下,是700港币。小哥强调只收港币。还有一家同等档次的,我就没有进去问了。

   决定返身出来去澳门塔,时13:40。澳门塔靠近西湾大桥。看到里边有人,转了一圈,却不得其门而入。我在人行道上躺到,想拍个塔的全景,当我拍好站立起来时,看到一个警察想过来,看我没事朝我比划了一下就回去了。从外面看,有人在溜索,从塔顶溜下来。塔外面是一座娱乐城,高消费的地方我避之唯恐不及。犹豫了一会,厚厚脸皮,还是往里闯。因为有的地方可能设置要消费多少才能进去的门槛。我随着转门进去,好在没有高冷的服务员阻挡,穿过大堂直接来到观塔的小广场上。正巧,有两个女生,头对头,抱在一起,一路尖叫着往下滑。神情既刺激又兴奋,我暗暗感叹,年轻真好!洋溢着青春的活力。

   回望大海,各色船只像火柴盒一样在大海里游弋!

   昨晚把觉睡了个昏天黑地。常熟老话:一夜不睡,十夜不醒。下午才开始行动前往竹湾海滩。查了一下地图,也没看出个所以然。但不管怎样,澳门大致以西湾为界,分为南北两半,北边地名都充满了殖民地色彩,南半部就没有这么浓郁。从地名上也能分得清南北。到了西湾大桥,向一个带孩子的女人打听,她也不熟悉。澳门虽小,有的人生活圈子就是那么大。我信心满满以为可以N3一站到达,一个和我年纪相仿的妇女笑了,指给我看,说N3是夜间到凌晨的班车。这时,从桥那边过来一个老者,得悉我要去竹湾海滩,用澳门话说,我很难听懂,急切之间无法沟通,他急得直跺脚,老头是我在澳门碰到的第一个热心人。反而我安慰他,没事没事,我不急不赶时间。老头用英语夹杂澳门土话要去办事,不然可以带我过去。我连声Thank you Thank you表示感谢。尽量体现一个内地作家良好的精神素养。车来了,老头上车,还是一脸没能帮到我的遗憾。这是我来澳门收获的最真诚的脸。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