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感怀
点滴人生
[主页]->[人生感怀]->[点滴人生 ]->[香港日記(130) -- 《柴玲回憶》]
点滴人生
·香港日記(3)
·香港日記(4)
·香港日記(5)
·香港日記(6)
·香港日記(7)
·香港日記(8)
·香港日記(9)
·香港日記(10)
·香港日記(11)
·香港日記(12)
·香港日記(13)
·香港日記(14)
·香港日記(15)
·香港日記(16)
·香港日記(17)
·香港日記(18)
·香港日記(19)
·香港日記(20)
·香港日記(21)
·香港日記(22)
·香港日記(23)
·香港日記(24)
·香港日記(25)
·香港日記(26)
·香港日記(27)
·香港日記(28)
·香港日記(29)
·香港日記(30)
·香港日記(31)
·香港日記(32)
·香港日記(33)
·香港日記(34)
·香港日記(35)
·香港日記(36)
·香港日記(37)
·香港日記(38)
·香港日記(39)
·香港日記(40)
·香港日記(24)
·香港日記(41)
·香港日記(42)
·香港日記(43)
·香港日記(44)
·香港日記(45)
·香港日記(46)
·香港日記(47)
·香港日記(48)
·香港日記(49)
·香港日記(50)
·香港日記(51)
·香港日記(52)
·香港日記(53)
·香港日記(54)--行政低能兒
·香港日記(55)
·香港日記(56)--蝦球傳
·香港日記(57)
·香港日記(58)
·香港日記(59)
·香港日記(60)
·香港日記(61)
·香港日記(62)
·人生隨筆:Pen Pal 筆友
·香港日記(63)
·香港日記(64)
·香港日記(65)
·香港日記(66)
·香港日記(67)
·香港日記(68)
·香港日記(69)
·香港日記(70)
·香港日記(71)
·香港日記(72)
·香港日記(73)
·香港日記(74)
·香港日記(75)
·香港日記(76)
·香港日記(77)
·香港日記(78)
·香港日記(79)
·香港日記(80)
·香港日記 (1)-(70)目錄
·香港日記(81)
·港事漫談:開闢第二戰場
·讀書漫談:傲慢與偏見
·人生隨筆:生日,兼及FACEBOOK
·港事漫談:呼之欲出的鬼胎
·港事漫談:寧爲玉碎 不作瓦存
·港事漫談:憤怒!
·香港日記(82)
·港事漫談:李國章甩轆 严防后着
·人生隨筆﹕業主﹑租客拉雜談
·香港日記 (83)
·上司緣
·香港日記(84)
·香港日記(85)
·人生隨筆﹕掙扎
·從李波想到周榆瑞
·香港日記 (86)
·港事隨筆:新年騷亂(上)
·港事隨筆:新年騷亂(上)
·港事隨筆:新年騷亂(上)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香港日記(130) -- 《柴玲回憶》

    2019/1/27

   我上回的日記,主要是批評兩本書的製作,它們是 <上海生與死>和<柴玲回憶>。我說這兩本書的製作都差勁,尤其是前書,簡直是一堆垃圾。

   當寫這篇日記時,我兩書尚差少許未讀完。現在<柴玲回憶>讀完了,有一點所料不及的,是柴玲成了一個非常非常虔誠的基督教徒。她這書的最後數十頁,或全書的五分之一,都是講她的見證,讓我感覺奇怪。自然,我雖沒有宗教,但我不反對別人信教。在某程度而言,我反而是鼓勵人信教的,因為宗教,特別是西方的,都是導入向善,幫助他人,這有什麼問題呢?

   柴玲這書,尤其是前四分之三,講她的家庭、出身、教育;愛情和墮胎;以至到北大唸書,參加八九民運,成為天安門廣場總指揮,運動被鎮壓,被迫到處躲藏,最後逃亡海外,棲身美國;以及她和封從德的關係和最後破裂,我認為都寫得相當坦誠。

   要說的是,柴玲原本是一個品學兼優的學生,如果不是偶然捲進民運,並成為領導分子,她未來可能成為中共的幹部、大學教授或專業人員。然而,民運讓她走上不歸路。她被迫離開國家,離開親人,九死一生投奔海外,在異地與封從德分手,孑然一身,在人海中掙扎,嘗透苦果,令人同情。在她方面,還因為人們對她在六四的角色和表現而有所批評,這成為她長期的一個心結,揮之不去。

   不說不知,柴玲之得以能夠逃離大陸,是得力於法輪功。柴玲雖在書中不提‘法輪功’三個字,但是在她的敘述中這是呼之欲出的。首先她提到收留她的人是佛教徒,而這不是單獨的一個佛教徒,而是有組織和彼此呼應和聯繫的佛教徒團體。此外她又提到曾出席一個佛教大會,講道的法師闡釋‘真善忍’,這是法輪功無疑了。正是透過這個組織的安排,柴玲,和封從德,得以秘密從深圳到香港,再輾轉到了法國,得到了安全和自由。法輪功在大陸基層的勢力如此龐大,難怪中共視之為心腹大患,必欲除之而後快。

   我發覺,柴玲是一個需要宗教信仰的人。這沒有什麼問題,每人的心理需要和傾向不同,在自由世界儘可隨個人意志而行。讀大學的時候,在共產黨薰陶之下,我相信她沒有宗教信仰。但在大陸逃亡和匿藏時,因為收藏他的法輪功門徒表現強烈的宗教情懷,感染了她,她也學習念經、打坐和練功,並且持續了一段時間。到了西方世界後,因為宗教主流是基督教,加上民運以及非民運朋友的引導,柴玲最後轉信基督。我相信這將是她的終生信仰。

   我已說過,信教沒有問題,在基督的信仰裡,柴玲找到她的歸宿。在這裡她解除了壓抑著她的長期鬱結,成為一個心理健康和快樂的人。可以說,她在基督之中得到重生。不止如此,柴玲現在還踏出去,積極投入一些慈善事業。她的志願組織‘女童之聲’,在於扶助中國有需要的婦女和女孩,提高婦女權利,反對墮胎,據說已做出一些成績。

   在此僅祝柴玲今後的生活幸福美滿。

(2019/01/28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