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穿越精神的戈壁
[主页]->[宗教信仰]->[穿越精神的戈壁]->[王澤鳳:宣告自由的福音]
穿越精神的戈壁
·贺新年:切盼主再来
·人心的预备(一)
·人心的预备(二)
·人心的预备(三)
·教会是神亲手造的
·景教在中国的传播 (一)
·杨光:随时儆醒等待祂再来(中英文)
·景教在中国的传播 (二)
·元代的景教和天主教
·明代天主教在中国
·利玛窦的宣教活动
·明末清初的天主教宣教活动
·康熙时期天主教的发展
·所谓「礼仪之争」及其后果
·关于康熙的天主教信仰
·基督教在中国宣教的发端(一)
·基督教在中国宣教的发端(二)
·更正教会在中国宣教的先驱(一)
·更正教会在中国宣教的先驱(二)
·更正教会在中国宣教的先驱(三)
·鸦片战争前后的基督教宣教工作(一)
·鸦片战争前后的基督教宣教工作(二)
·鸦片战争前后的基督教宣教工作(三)
·二百年基督教如何首次在中国扎根
·洪予健:试述“基督教第五波”在当今中国的意义
·李万兵:不作灵性的瞎子
·《真理报》创刊十五周年感言
·刘王玛丽:信心的祈许
·一个爱与接纳的服事--记新加坡“突破宣道之家”福音戒毒事工
·家庭教会为何不能有合法身份?
·"三自运动"的真相
·余杰:华人教会如何作盐作光?
·宁萱:真光照亮了我们
·“家庭教会”的合法化无可回避
·黄艳芳:出幽暗,入光明
·远志明:“六.四”的诉求与中国的出路
·洪予健牧师:华人教会如何面对历史的伤口
·余杰:中国城市教会的兴起及前瞻之一
·余杰:中国城市教会的兴起及前瞻之二
·余杰:圣女林昭与中国教会的复兴
·三十年东,三十年西——回顾中共立国60年及“改革开放”30年
·余杰:有道德、有爱及有远景的教会
·先知性的呼喊
·以灵命爱中华:纪念英国传教士柏格理、富能仁艺术展
·家庭教会的公开化:机遇与障碍
·梁永康主教:这条未走过的路
·王维芳:一个经历苦难的见证
·“基督信仰与言论自由”讲座演示文稿
·读赵锐女士《祭坛上的圣女:林昭传》
·从柴玲信主看“6.4”这一代
·卢健恒牧师:努力作个更好的父亲
·洪予健解析《蜗居》现象
·爱心行动,彰显神恩--访“湖北爱心行动志愿者服务中心”秘书长黄磊弟兄
·《宗教蓝皮书》局限性大:家庭教会未被认可
·问题与回应
·中国基督徒当如何看孔子?
·祈望和平,推进政改—祝贺刘晓波先生荣获2010年诺贝尔和平奖
·袁幼轩曲折的归家之路—从同性恋者、毒品犯转变为神学教授
·最知心的朋友——周雁羽的见证
·中国基督徒如何看道家?
·杨赋立:迷途知返,全赖主恩
·“从圣经真理看爱国主义”讲座简报
·伍叶青:从破碎到重整的爱
·温市基督徒举行户外晨祷会
·李健明牧师:昔日大盗,今日传道
·洪予健:容我的百姓去——守望信仰自由之路
·胡孔雪仪:无奈、无悔、无憾的人生
·陆国城:九十八岁母亲归主!
·「70亿人口日」与圣经的末世预言
·洪予健:辛亥革命百年回顾——华人教会该当何说
·林书豪为荣耀上帝而打球
·梁汉华:救救孩子,阻止混乱性别的教育!
·洪予健牧师:从基督信仰看专制统治与国民素质的因果之谜
·北京守望教会会友LQM:户外敬拜一周年纪念感想
·陈淑美姊妹:父母双亡,谁来眷顾?
·赵泰和:松开的捆绑—赵泰和的见证(中英对照)
·王旭红:骄傲与谦卑
·李育南:南南自语
·李宾来:新造的人——瘾君子成为传道人
·洪予健:教育与洗脑之争
·中流砥柱,福音禾场—采访西三一大学校长余民德博士
·葛大同:一世冰雪瞬间融
·基督徒岂可轻忽“文化使命”?
·卢维溢:从毒品和灾难反思教会的角色
·梁伟明伉俪:人生跌宕、点滴奇恩
·梁伟明伉俪:人生跌宕、点滴奇恩
·范惜美:走出童年阴霾,人生再现光彩
·范惜美:走出童年阴霾,人生再现光彩
·义工颂—《真理报》创刊20周年感言
·温哥华短宣中心《真理报》二十周年感恩
·温哥华短宣中心《真理报》二十周年感恩
·刘志全:轮椅上的传道人--胜过逆境的秘诀
·卢维溢:柏林影展和神风敢死队
·卢维溢:电影院上映的福音电影
·基督教的中国时代即将到来?
·“文化安全” 下的逼迫--就“温州拆十字架” 访洪予健牧师
·李思:走向天国
·作者:约书亚:从哈巴谷书看温州十架被拆事件
·梁金华:「牛屎飞」变「牧羊人」
·峻谦:所谓的“伊斯兰国” 是何种怪兽?
·卢维溢:教会对民主诉求的反思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王澤鳳:宣告自由的福音

   宣告自由的福音
   王澤鳳
   
   
   王澤鳳:宣告自由的福音


   
   
   "你們要把第五十年分別為聖,向全地所有居民宣告自由;這一年是你們的禧年,你們各人要歸回自己的地業,歸回自己的父家。 " (利未記廿五:10)
   
   匈牙利的愛國詩人裴多菲寫下的膾炙人口的詩篇《自由與愛情》:"生命誠可貴,愛情價更高;若為自由故,兩者皆可抛。" 這首詩在一百多年來一直激勵著全世界被壓迫的民族起來爭取自由!然而爭取民族獨立自由,無不吹響革命的號角,詩人裴多菲最後也是壯烈犧牲於戰場,抛下了嬌妻幼兒,當時年僅 26 歲。
   
   正因為離開了神,這個世界上所有的國家民族都不會有社會平等,奴役、剝削、壓迫到處存在。唯有在獨一真神,即以色列民族的神—耶和華的律法前,才能人人平等。神透過律法,把安息日的原則延伸到第七年,定為安息年(利廿五:3-7) ,和第七個七年之後的第五十年,也叫做 "禧年" (利廿五:8-17) 。設立 "禧年" 表示土地為神所有;在這一年,所有奴隸可得釋放,土地也歸還原來的主人,故又稱為 "自由之年"(結四十六:17)、"救贖之年"(賽六十三:4)、"耶和華的恩年"(賽六十一:2) 。"禧年" 是完美正義社會的理想,"禧年" 給人一個從新開始的機會;就像如今凡接受耶穌所傳救恩信息的,都可以獲得新的生活。只是以色列的社會未曾真正遵行 "禧年" 的定例,今日也多不接受在救贖福音裡 "禧年" 的福氣。
   
   神為何在 "禧年" "宣告所有的居民得自由" 呢?因為神盼望透過 "禧年" 能讓所有以色列人同享安息,而真正的安息是從 "自由" 開始。受壓制或奴役都是使人無法得享安息的處境,心中充滿恐懼、痛苦,如何掙脫外在的捆绑?誰能拯救他們?、、、、、、唯有耶和華神。於是,"禧年" 從宣佈自由開始。無論是為奴之人、常陷於貧窮之人,甚至連長期耕耘的土地等,都得以休息。如此一來,萬有都得享自由,得著神所賜真實的平安。
   
   然而時至今日,我們雖身處民主自由的環境,卻經常身陷追逐與爭競中,遺忘了神的存在。我們是否真享有自由呢?很多人凡事倚靠自己,被金錢、權勢或名位所束縛,過著如同奴僕般的生活。他們就像被箝在網羅之中,或許有人已覺動彈不得、難以掙脫﹐但更多人卻是渾然未覺。對他們而言,有時勞苦後需要的不是神,反而是來自世界五光十色的滿足,但換來的卻是心靈的貧乏和空虚落漠。這樣的光景,與從前那些為奴之人又有何不同?
   
   如果有一天,你如約伯一樣失去了所有重要的部分,例如:地位、事業、家庭、金錢、健康、教會,你會有什麼感受呢?痛苦、困惑、怨恨嗎?你仍然相信神是愛你的嗎?你能相信有的時候神拿走我們所擁有的,是為了要讓我們得自由嗎?、、、、、、祂要讓我們抓住神自己。當我們知道沒有了外在的一切,我們仍然可以靠著祂而活著時,我們就得自由了,因為 "身為神的兒女" 才是我們永遠的身分。耶穌能夠將我們從這樣的綑绑中贖回,在祂的愛和安息中全然恢復與重拾自由。
   
   其實人生在世,要得享自由與安息,真不是件容易的事。除了那些外在的捆鎖之外,我們還經常生活在自義、驕傲、嫉妒、成見的管轄下。當我們心裡存著惡,就會發出惡來。因為心裡所充滿的,口裡就說出來。(太十二:35b)而所有犯罪的,就是罪的奴僕。(約八:34b) 因為人被誰制服就是誰的奴僕。(彼後二:19b) 當我們被自己的愚昧無知所束縛,被自己罪惡的繩索纏住時,如何掙脫這內在的捆绑?誰能拯救我們?、、、、、、唯有神的兒子若使你們自由,你們就真的得自由了。(約八:36) 如今那些在基督耶穌裡的,就不被定罪了;因為生命之靈的律在基督耶穌裡使我自由,脫離了罪和死的律。(約八:1-2)
   
   記得當耶穌在海上行走﹐接近一群害怕的門徒時,祂親自給了一個簡潔有力的答案:"是我,不要怕"(約六:20)嗎?這是一份充滿愛的聲音。但是,在這個充斥恐懼的世界裡,我們的內心也充滿恐懼,讓我們不知不覺變成焦慮、緊張又擔心的人。我們聽得見那個告訴我們 "不要怕" 的聲音嗎?這樣一個安定人心的聲音,不正是我們最需要聽見的聲音嗎?
   
   
   使徒約翰在他的第一封書信寫道:"愛裡没有懼怕;愛既完全,就把懼怕除去。"(約翰一書四:18a)唯有最美善的神用愛除去我們的懼怕,使我們完全得自由;饒恕我們的過犯、釋放我們內裡的罪疚感、羞愧感,使我們得平安。耶穌基督道成肉身來到人間,就是來宣告人們被拯救的好消息,恢復 "禧年" 的精神,享受神所賜的自由。親愛的朋友們,你要這份自由嗎?你想脫離這內在、外在的轄制、捆绑嗎?你願意相信這唯一能拯救你的福音嗎?
   
   親愛的阿爸天父:
   
   您是配得敬畏讚美的神!感謝您差派愛子耶穌降世,向世人宣告蒙拯救、得自由的大好消息,讓我們在您無條件的真愛裡得釋放。主啊!求您幫助,讓我們弟兄姐妹都能從對這世界的眷戀中得自由,並在生活裡享受神所賜的平安與安息。也求主幫助,因著我們的服事與伸出愛心的手,讓那些為世界所引誘、被虛妄偶像所綑綁的人,能夠享受真正的自由。我們如此禱告、感謝、祈求是奉耶穌基督的聖名!阿們!
(2019/01/10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