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歌文学
北京周末诗会
[主页]->[诗歌]->[北京周末诗会]->[记革命家、政治活动家、政治理论家的胡石根]
北京周末诗会
·红教大人物薄熙来之父的文革经历
·普世价值与中国特色/喻言
·君子歌/丁朗父
·法国总统“萨科齐”是中原“少暤氏”苗裔/朱学渊
·秦始皇是戎狄之淫证/朱学渊(周末话题)
·告太子党/陆祀
·东北大学的人物踪迹——也纪念臧启芳先生/朱学渊
·归家——祝赵常青结婚/丁朗父
·毁灭人类的十种方法/李启光
·回家——贺赵常青结婚/丁朗父
·学习王荔蕻/陆祀
·消灭一亿中国人中苏协议曝光的声明/朱忠康
·中国国民党 vs.中国共产党/王瑜语录
·中国国民党 vs.中国共产党/王瑜语录
·水浒新篇/陆祀
·妄议辛亥与孙先生更显大陆思想浅薄/李大立
·中国人请脱掉奴衣再谈爱国/王小华
·匹夫颂/陆祀
·逃出人民公社/丁朗父
·中國「官變」:18大以前政局看點/王軍濤
·关于《秀水河子故事》/丁朗父
·大兴安岭夜歌(《盲流记》之二)/丁朗父
·一张慢车票(《盲流记》之三)/丁朗父
·莫道兵在江山稳/肖远
·1975长江之旅(《盲流记》之四)/丁朗父
·中华脊梁/陆祀
·中国铁路七大祸源/塞鸿秋
·重申中国铁路七大祸源/塞鸿秋
·真正的脊梁/陆祀
·真正的明星有着强大的人性/文明底
·做一个心眼少的中国人/王小华 张三一言(公民通讯)
·从希望到绝望/陆祀
·从希望到绝望/陆祀
·漠河北极村历险(二首)/丁朗父
·只差最后一击/使命123
·兔死狐悲卡扎菲/陆祀
·请关注动车灾难受害者“赵思闽”\华斯
·选票出英雄/陆祀
·潘金莲是中国官文化特产,法国很少/小花闲聊
·到底是西方还是中共国家需要政治变革/ 张三一言
·怀念柏林墙的宋鲁郑/姜草子(墙内文)
·怀念柏林墙时代的宋鲁郑/姜草子(墙内文)
·讨伐中国农业部!签名支持!/王小华
·讨伐祸国殃民的吃拿国农业部!/ 王瑜
·与转基因浩劫生死一战/孙锡良
·农业部马屁高手白金明力推转基因/中华网
·为什么中国人税负最高福利最低/久闻新
·中国人税负最高福利最低
·盲流记(全篇)/丁朗父
·列宁毛泽东是马克思学说的"鸡屎"/侯工
·献给即将到来的九一八/老白果
·哀卡扎菲/陆祀
·中国政治犯礼赞/陆祀
·当今中国社会主要矛盾/帖子
·反革命县海晏移民血泪/铁穆耳
·看共产党不会主动实行民主/张三一言(民主论坛)
·转基因与北京特供
·关于中国人的基因/小华闲聊
·2011绝妙好词/王金波
·反转基因和毛左反美是两码事/小华(讨论)
·瞬息万变的执政能力/学渊
·中秋怀狱中诸义士/陆祀
·不尽狗官滚滚来/里建
·致为卡扎菲穿孝服的专制奴才/沙发网文
·刁民是政府的好学生评论/学渊
·歌女与文人/萧远
·致中国青年(二首)/陆祀
·中国不民主化必然崩溃/约翰·奎金
·愤青是中国教育的耻辱/惜辉
·座谈会记录/网文
·风雨之秋二首/丁朗父
·猫打洞关于建立重庆左国的建议/网文周末
·农业部涉嫌“以危险方法危害公共安全罪”/陈一文
·共军鹰派言论/农垦网文
·寒秋二首/丁朗父
·被冤杀的队伍望不到边/zzjj199
·向江天勇致敬/陆祀
·反转基因左右辨/小华等
·美国是我们最好的朋友/流沙河(旧闻新抄)
·美国是我们最好的朋友/流沙河(旧闻新抄)
·一个东北农民的人民公社记忆/丁朗父
·辛亥百年纪念经典诗歌/同敬
·共产党凭什么用武力推翻国民政府?/里建
·特务治国方式(二首)/陆祀
·草民影音坊作品二首
·现代经典诗歌集萃
·公民同城九一八团结宣言/转载
·致友人/陆祀
·咏洛阳囚禁案/西门退役
·总理作伴好狂欢/法国观察站(墙内网文)
·总理作伴好狂欢/法国观察站(墙内网文)
·把纳税人的钱篡改成共党的钱是愚弄中国人的骗术/夜问天
·1949年后中国失去了人性底线/任雯颐
·国有企业用人极为腐败员工极度不满/啄木鸟
·改革与选举/陆祀
·万里梅花诗/丁朗父
·网传李锐谈话/夜问天
·浙大郑强被疯狂鼓掌之言论
·推荐同胞周小川去拯救欧洲经济/克鲁索
·中共什么时候忏悔/阳开亮
·维稳思维必然导致经济发展成果毁灭/丁朗父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记革命家、政治活动家、政治理论家的胡石根


   
   民一心
   
   胡石根是我2013年4月份在朱红(又称丁朗父)主持的中原教会认识的,是楚延庆长老在3月30日聚餐时介绍我去的,当时我说很多教会不讲民运,楚延庆说,我们教会讲民运,欢迎你来我们的教会,他告知我详细地址,并送我一份《归正》杂志。4月份的第一周日,我就找去了。

   
   
   中原教会唱的歌曲和别的教会不一样,好像有的是自己编写的歌曲,其他家庭教会、教堂都没有。讲的《圣经》经文和解释也很独到,我很受启发。后来就经常去了。
   
   礼拜结束,我们坐下来座谈,胡石根才出现,他给我的印象是又矮又瘦,但语出惊人,朱红介绍说,他被判刑20年,坐牢16年,刚出来不久。后来我们俩最后一起走,坐地铁,胡长老一路走一边谈,兴致很高。
   
   革命家
   
   不知道啥时候见面,他说的“坐牢是光荣的”这句话,振奋人心。对于我来说,仅坐过一年牢,而且是在23年前,早已淡忘了。胡石根1992年组建中国自由民主党的主要发起人,并任主席,被捕获刑20年,2008年提前出狱,实刑16年零3月。2014年5月4日因64二十五周年研讨会入狱,一个多月后被取保。2015年7月10日再次入狱,2016年8月3日上午以颠覆国家政权开庭审理,被判7年6个月,实际计算实刑达到23年10个月。他是中国的曼德拉!通俗点就是一生精力都用在把中国推向美式民主自由法制社会。
   
   面对坐过16年零3个月的牢的长者,我实在很难想象,也非常敬佩。坐牢是光荣的,对我来说还是有想法的,这只是很少一部分人就是民运人士的想法,中国大多数人把坐牢看作是耻辱,即使是家里人,亲朋都不认为是光荣的。因为中国人评价人的标准不是坐牢而是名利地位、金钱。
   
   但是,坐牢对于胡石根来说,他认为是光荣的,因为他坐牢,不是因为偷抢、强奸杀人,而是追求自己的自由和权利,追求中国13亿人的自由民主权利。他的坐牢光荣之说,本质上就是追求民主自由是光荣的,坐共产党的专制体制的牢,因反抗独裁暴政而坐牢是无上光荣的。这就是革命家的本色,笔者还没有达到如此的境界。但在笔者心里,一直是有疑问的,因为坐牢了,什么事也做不了,不坐牢还能做些事。这些都是我心里想的,没有说出来,当然更不会面对胡长老去说了。他的这个观点我现在也没有接受,特别是2015.7.9大抓捕后,我就思考如何能做实事,而不被抓不坐牢。与胡石根观点相似另一种说法是郭泉的“坐牢在中国是一种工作”,中国人民大学一教授提出的“抓进去一个,站出来10个”。我没有这么高瞻远瞩,我认为人只能越抓越少,现在的中国,还没有达到人抓得越多,站出来的人也越多的氛围。当然,比起27年前,现在公民圈的人数和队伍多很多了,但是,坐牢的勇士还不足以影响更多的年轻人9080后站出来的境界。有的年轻人即使你告诉他有手机电脑翻墙软件,他们也不敢用,更何况坐牢?
   
   89一代的于世文曾经评价见到过的胡石根说,他非常高傲,非常自信。我猜想就是从这个角度来看的。在中国共匪的监狱,有几个民运人士是被判20年的?屈指可数吧。又有几个是坐了16年的牢,活着出来的,也没有几个吧?更别说,坐牢16年能有独立思考能力,有一定思想和理论的胡石根了,那是凤毛麟角、独一无二的。
   
   如果说坐牢就是革命家,那么太多的异议人士,包括89民运人士、中国民主党、《零八宪章》签署者、茉莉花运动参与者、新公民运动团队、南街运动成员,709大抓捕律师和维权者。这里的“革命家”如何理解?正如前几天和查建国兄聊到,他说:“在北京第二监狱服刑时,他和胡石根是在同一个监狱,而且床铺位置离得很近,经常一起看电视,可以相互串门的。(这是在同一个监狱,不同的小队,不同的小组)胡石根是非暴力不合作的提倡者和践行者,绝不是暴力革命的提倡者。”这是查建国兄第一次说到的逸事,我非常兴奋,我告诉他我要写革命家的胡石根,他也很吃惊。4050后及一般中国民众对“革命”的理解。
   
   笔者对“革命”的定义是:革命不是暴力杀人,不是武装夺取政权,不是枪杆子里面出政权,而是指反抗共产党暴政,拿起武器抗击暴力镇压,革新我们的命运,变革我们的命运:实行一人一票,选举县长、市长、省长、国家主席或总统;实现免费医疗、从幼儿园到大学的免费教育、免费养老,实现不因言获罪、信仰自由、言论自由等。这样才能根本改变中国人的命运,这也是《零八宪章》、新公民运动提出内容的具体化。
   
   革命的形式或手段以非暴力抗争为主,但不排除任何形式的暴力抗争手段。因为过去27年的非暴力抗争都没有取得任何进展,为什么会这样?值得每一个醒过来人的深思。
   
   政治活动家
   
   胡石根的人生就是为中国的民主宪政的一生,他为中国的民主政治赴汤蹈火,不惜抛家舍身,身陷囹圄,为中国人的自由、民主勇于站出来,敢于担当,毫不在意自己的荣辱得失,在他那一代人中是绝无仅有的。
   
   胡石根也在后辈中树立了令人敬仰的精神丰碑,他的崇高与他矮小的身材形成强烈的对比,高山仰止般公义境界无人超越,无私无畏、像光一般的播撒着爱,像盐一样牺牲自己的宽广胸怀,无人可比。在我多次被胡石根邀请聚餐的聚会上,不仅有内容可以沟通交流,也是胡石根自掏腰包,席间有年收入几十万的体制内的教授院长、也有律所主任、大律师等,但他请客都是提前到,等待客人入席,买单也是早早就结账。我不止一次的想,他就拿一份低保,为何老请客吃饭?为什么席间的有钱人不主动买单?我现在想清楚了,他之所以这么积极买单,就是通过聚餐,用他的话就是“同城饭醉”,传播他的转型理论。他组织的同城饭醉,是所有同城聚餐中最有内容、理论层次最高的,他是北京的同城聚餐中最有号召力、组织能力最强、聚餐的饭桌上能看见各个年龄层次的50后、60后、70后甚至8090后。同城饭醉就是胡石根政治活动家的本色,就是他作为公民圈核心人物的体现,也是他工作重点内容之一。
   
   胡石根政治活动家的另一个活动地方就是家庭教会。他的家庭教会的定位就是传扬公义、传播主的爱。正如孙立群撰文《基督徒的胡石根》中所说,他从《圣经》经文中发现了他的名字:“上帝的家就是永生上帝的教会,真理的柱石和根基”(提前3:15)时,他相信自己信耶稣、侍奉教会是神早就预定了的事情。他坚信自己是义人,不是一般的义人,是“天下唯一的义人”。很难接受《圣经》“没有义人,连一个也没有”(罗3:10)、“世人都犯了罪,亏缺了上帝的荣耀”(罗3:23)的真理。胡石根出狱后,经过2年多的慕道,上帝赦罪的恩典临到了他,基督的大爱感动了他,圣灵的大能改变了他。于2010年8月6日接受了洗礼,他最终在上帝面前谦卑下来,承认自己是一个罪人,需要耶稣基督的救赎,愿意跟随耶稣走十字架的道路。
   
   从此就皈依基督教,后来被按立基督教会长老,这是神的安排。他讲道声音洪亮,精神抖数,神采奕奕。分析经文独到深刻,有条不紊,逻辑性很强。他给慕名来自全国各地的公民进行受洗,把革命的火种播向全国,他对我说:这些都是种子,未来肯定会生根发芽结果的。每年几十例的受洗,他乐此不疲。他也到全国各地的教会去讲道,2014年就先后去了江西、浙江、江苏等地。
   
   在北京,他所侍奉的教会被国保打压,不让搞聚会,他在户外搞,在咖啡厅搞,在茶馆搞,历尽艰辛,执着前行,从不屈服。2014.12.2他和牧师想为去世的宪政理论学者曹思源做祷告仪式,国保一早就派人看着他,不让他去八宝山,直到下午两点才离开,他才有饭吃。
   
   胡石根每次中午、晚上聚会,都骑一辆旧自行车。我曾多次提醒他,买辆电动车或老年代步车开开,既能拉活挣钱,也能发展年轻的90后大学生,他没有采纳我的建议。我曾经提议,他匿名写文章,他没有采纳。结果,他固守传统的、擅长的抗争方式,又进去了,又是当主犯来抓来判。
   
   中国转型政治理论家
   
   胡石根出生于1955年11月,是典型的“喜羊羊”,是一个非常乐观的人,他是北大硕士,很有才华,西方各种哲学、政治、宪政理论,他无所不涉及,后来任教北京语言学院,即现在的北京语言大学的讲师。即使著作等身的陈子明,还有博士学位刘晓波、周世锋、刘四新等都望尘莫及。因为他集思广益,心胸豁达,他创立的“和平转型”理论:提出转型的“国家转型的三大因素:公民力量壮大、统治集团内部分裂、国际社会介入”、“三个阶段”和“建设未来国家的五大方案:转型、建国、民生、奖励、惩罚”。我把这些理念灌输给其他人,就是想达到‘颜色革命’的目的。”胡石根说:“我就是想抹黑司法,抹黑公安,抹黑政府。我想让更多的人认同我,引起老百姓对政府不信任。所有的敏感事件我都关注,我就想用这些敏感事件推动我的‘和平转型’理论。”“我多次在‘同城饭醉’中,向一些律师、访民大谈自己的‘和平转型’理念,提出转型的‘三大因素’‘三个阶段’和‘五大方案’。”(来自709案件判决书)
   
   胡石根这一独创又原创的中国转型理论,一经央视披露,笔者也是第一次听说此理论,之前虽多次见面,但没有机会听到此理论。胡石根的这一转型理论立刻引起海内外民运人士的广泛认同并积极响应,其独创性和原创性无人可以超越。这一理论的贡献在于:指明了未来中国民主转型的主要依靠力量,转型以后,新中国的民选新政权应该做什么?怎么做?如何做?
   
   这是自89年以来,具有原创性的中国民运的宪政民主革命的理论纲领,具有非常现实的重大理论创新和突破,也是中国大陆公民未来努力的方向。胡石根的宪政民主革命理论表明,只有在中国大陆的这片土地上,才能诞生出指导中国民主革命的理论,任何外来的理论家都是与中国实际相脱离的,不切合中国实际情况的。
   
   胡石根的理论是从他的革命时间中来,从他长期的艰苦卓绝的思考中来,从他长期受监控受迫害中来,从13亿民众的苦难中得来,从受逼迫的基督教的《圣经》中启发得来,非常接地气的理论创新。在有人议论,习近平上台,文革再现。他曾说,任何人都不可能再搞文革了,此一时,彼一时,即使老毛(毛泽东)在世,现在也不可能让中国回到“文革”的状态。他的观点一语惊人,道破很多人的疑虑。让你豁然开朗,乐观开怀。
   
   胡石根是很多基督徒、律师、博士的导师和领路人,他给我们指明努力前进的方向,他给我们阻挡暴政迫害的恐惧。在他面前,你会感受到神的力量;在他面前,你会明白人格的真正魅力;在他面前,你就会领悟出高山仰止、望其项背的真意。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