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感怀
井中蛙
[主页]->[人生感怀]->[井中蛙]->[ 《拾荒者》(电影剧本)]
井中蛙
·《空》
·说的就是你
·盲人摸象(新寓言)
·你还“气得要死吗”?
·我看周永康落马
·道成肉身=神造精子+人的卵子?
·我读圣经有两点小亮光
·可怜天下父母心
·远志明 对 柴玲性侵案鉴察我们的光感和盐味
·妄自尊大谈预定
·“信与不信不要同负一轭”是指婚姻吗?
·恭贺你被魔鬼撒旦攻击了
·读经拾零:哪对哪?
·禽兽不如的你我
·从“东方之星”客船翻沉事件想到死
·如果有上帝,为什么……
·弟兄姐妹们,你选择律法还是选择爱?
·这般父爱……
·人与狗
·默示的,不都是神的话
·娱乐性的爱
·顺服小议
·感恩……
·中国人的堕落触目惊心
·谈谈“肉体是无益的”
·“你和你一家都必得救”解套了
·废掉“十一”规条又如何?
·求必得着吗?
·你是义人还是罪人?
·烦人的教诲
·不用在意教会内部的“间谍”
·我们基督徒大多只想当皇帝
·我理解圣经里的近亲婚配了
·基督徒可以施行跪拜礼吗?
·不要轻易定人家异端
·神人•人人•鬼人
·中国官员迷信现象之我见
·属神的眼光看屠呦呦获诺奖
·井中蛙与非基督徒辩论实录
·井中蛙与非基督徒辩论实录(续篇)
·看神乎?看人乎?
·远志明性侵案真的与他人无关
·远志明性侵案真的与他人无关(续篇)
·悲呼,史蒂芬.霍金
·我是谁?
·《圣经》里的三种狗
·夏娃与蛇对话时亚当在场
·答一位网友的来信
·大卫的子孙耶稣啊,可怜我吧
·读经识乌鸦
·空气.灵魂.上帝
·何为亵渎圣灵?
·有感于女司机各路神灵谢个遍
·老人当自重
·那挂葡萄有多重?
·“试探”与“试炼”
·慎用“阿们”
·“阿们”的庸俗与污染
·远志明是罪犯吗?
·基督徒的眼光
·真自由
·人性是自有永有的
·“你是耶稣”
·人性与基督的人性
·从高考众生看迷信
·1字架与十字架
·重要不重要?
·罗得的奇遇
·3800块钱一锅汤的随想
·“学生不能高过先生”吗?
·耶稣的救赎是等价交换的
·炎炎盛夏话喜乐
·基督徒吃血的是是非非
·基督教国家美国为什么侵略他国?
·主内最失败的交通
·关于远志明牧师独立调查报告之我见
·体贴耶稣
·你或冷或热
·顺我者昌逆我者亡 ——聊聊耶和华上帝
·“虚心”和“温柔”
·作一个有用的人
·“看内心”那些羞愧事
·信耶稣,得水牛
·一个基督徒的爱国观
·我们是上帝的宝贝吗?
·基督徒委身教会是一种淫乱行为
·基督徒委身教会是淫乱行为(续)
·没有人性
·“弟兄姐妹们平安”
·基督徒慎用“邪教”之称
·“奉耶稣基督得胜的名求”云云
·真的有“老糊涂”这回事
·我想破头都不晓得那光是什么光?
·花岗岩脑袋读经要不得
·耶鲁大学教授无知谈永生
·耶稣基督圣诞之前世人靠什么得救?
·婴孩死亡能不能上天堂?
·还守律法的精髓吗?
·道成肉身=神造精子+人的卵子? (修改稿)
·疑神从无
·通吃的上帝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拾荒者》(电影剧本)

《拾荒者》(电影剧本)
   
   【背景】米开朗基罗画作《创世记》神人手拉手的画面。
   
   【字幕•画外音】起初神创造天地。耶和华神在伊甸园里用地上的尘土造人,将生气吹在他鼻孔里,也就是神将自己圣洁善良的本性,赐给人成为人性,他就成了有神灵魂的活人,名叫亚当。神又用亚当身上所取的肋骨造了他的妻子夏娃。

   
   耶和华神使各样的树从地里长出来,可以悦人的眼目,其上的果子好作食物。园子当中又有生命树和分别善恶的树,生命树是上帝生命的供应,分别善恶的树是撒旦魔性的输入。神吩咐亚当说,园里的果子都可以吃,只是分别善恶树上的果子,你不可吃,因为你吃的日子必定死。
   
   神赐予人自由意志。当蛇诱惑时,亚当与夏娃就自由地选择了吃分别善恶树上的果子,弃神从魔,圣洁善良的人性掺进了污秽恶毒的魔性,从此,罪就进入世界,人便成为一无用处的废品。人死后,肉体本是尘土仍归尘土,灵魂出于神因魔性的污秽而被神扔进垃圾场,垃圾场就是地狱。
   
   【背景】耶稣钉十字架的画面。
   
   【字幕•画外音】神的独生爱子耶稣降世为人,为人代罪,死在十字架上,三天复活,升天。他的血洗净了人的罪,他的死代替了人的死,从此,凡信他的人,污秽的灵魂因他得圣洁,不下地狱至灭亡,反进天堂得永生。
   
   基督徒的使命就是传讲耶稣死而复活舍身救人的福音,成为变废为宝拯救世人灵魂的拾荒者。
   
   
    片名《拾荒者》
   
   
   【外景】夏天,晨曦初露,天边烂漫。
   
   南方某城市。擎天大楼林立,一架客机轰轰地在天空中徐徐而过。宽敞的街道上,出现了新一天初醒后的沸腾。汽车,摩托车,电动车,行人川流不息。
   
   街心公园,跳舞的,练太极拳的,卡拉OK的,器乐演奏的,喧闹不已。大街两边的林荫道上,三三两两,晨跑的,遛狗的,散步的,不亦乐呼。行乞的坐在路边守着脚前的饭碗眼巴巴地追踪过往行人。
   
   小贩们的三轮车,自行车或是电动助力车侧边加装的一个车架里,有的堆满了内裤秋衣秋裤毛巾等纺织品;有的堆积满满的蔬菜水果;有的载着几只开膛破肚的全猪,随着行驶的颠颇摇来晃去。
   
   一位拾荒者蹬着自行车加装而成的侧三轮车,使劲地摇着拨郎鼓,车帮绑着一块白底黑字硬壳纸牌,招摇过市:”高价回收各类废品,废金银铝铜铁,废电视机电冰箱洗衣机电瓶车电脑,废纸板废塑料……”
   
   一辆洒水车华丽登场,欢悦地笛叫着“洪湖水浪打浪”的旋律,徐徐而过,水帘两边喷射,坐电动车的,踩三轮车的,骑自行车的,还有行人,纷纷躲避,抱头鼠窜,一片混乱……
   
   唯有罗富贵处乱不惊。
   
   一排垃圾桶前,他一只手抓住一只齐腰深的大垃圾桶边沿,一只手在里面翻搅,上半身都埋了进去,下半身晾在桶口那里,随着翻搅动作的移动,才看得出他是一个活物。
   
   他脚边的地上,置放着一根木棍和一叠空编织袋,还有散在一地的泡沫盒子,硬壳纸,鸡蛋包装壳,空矿泉水瓶,铁丝,坏门锁,坏电吹风等等垃圾。
   
   洒水车射出一帘喷泉,撩得他宽松的裤脚和脚边的垃圾袋啪啪作响,几只空矿泉水瓶互撞叮咚作响,骨碌碌地滚向路坎。
   
   洒水车过去了,街上恢复了正常的秩序。
   
   罗富贵身后,是一堵沿街而立的长长的富丽堂皇的挡板,板面白底上,文图并茂,”中国梦"的巨大的草体字下,写着”中国精神,中国形象,中国文化,中国表达",延绵过去的,都是以"中国梦”为主题的精美图。
   
   里面的建筑工地里,一排排披着脚手架的高楼耸耸而立,高楼丛中,几台吊车的长臂伸在高高的云霞里。
   
   罗富贵的头从桶口退出来,抬起,头发凌乱,脸色苦涩,胡子拉渣。他追回被洒水车冲走的空矿泉水瓶归堆,又一个一个地捡起来,拧开瓶盖,倒出剩水,放进袋里。捡起塑料杯,取出杯口的插管,撕去杯口的封膜,丢进垃圾桶,将杯子放进食品袋里。
   
   一排垃圾桶搜完了,他收拾脚边的垃圾,分门别类,塞进袋子里,又分袋子为两堆,分别用尼龙绳扎紧袋口,一根木棍穿过去,挑在肩上,站起来,准备走。
   
   这时,他看见二十来米开外,一位留着平头穿着短衣短裤运动服晨炼的五十来岁的小老头,从行人道上迎面跑来,手里拿个空矿泉水瓶向他晃了晃。
   
   他放下担子,伸出双手,对方跑近了,抛瓶过来,他没接住,瓶砸着他的手,掉在地上,咚咚咚地朝路中间滚过去,他连忙伸手去追……
   
   一位穿着牛仔裤男青年,T恤上印羞美女大头像,脑后扎一根辫子,手臂刺着张牙舞爪的龙图腾,骑着一辆改装型没有牌照的两轮摩托车,一吼一吼地很拉风地从后面冲过来,近在咫尺,突然发现有人横闯马路,虽然刹了车,还是撞人了,罗富贵掷去两米多远,轰然摔下,又擦地而过,”嘭"地撞在路坎上,才停下来。
   
   罗富贵蜷缩着痛苦地呻吟。
   
   小老头看到这一切,呆住了,迟疑一下,又慌慌张张地跑走了。
   
   男青年跨在摩托车上,骂骂咧咧:“找死吗,你?”
   
   罗富贵仍然“嗯嗯”呻吟,挣扎几下,却起不来。
   
   男青年驶近去,见对方满脸是血,手肘及膝间衣服磨烂一大块,血肉横糊,知道伤情严重,连忙加快马力,驾驶摩托车一吼一吼地拐进一个小巷,一溜烟跑了。
   
   他呻吟着挣扎,还是起不来。
   
   车流潮水一样从他身边奔涌而过。
   
   骑摩托车的,开电动车的,踩自行车的,从他身边过去,对他视而不见。
   
   走路的,行色匆匆,有的正眼都不看他,有的看了一眼,又神色慌张地走过去,加快步伐,仿佛逃瘟疫一般。
   
   两男一女三个拾荒老人先后路过,驻足,远远地看着他,又看看垃圾桶旁边的一堆垃圾袋,漠然视之。
   
   一位少妇牵着一个四五岁的女童经过,女童停下看他,少妇一扯走过去,女童一边走一边不时扭过头来望他。
   
   一位老妈子骑电动车路过,发现了他,停车在他身边。
   
   老妈:“弟兄,你怎么啦?”
   
   罗富贵:“摩托车撞我了。”
   
   老妈:“他人呢?”
   
   罗富贵:“跑了。”
   
   老妈:“哦”。
   
   老妈开电动车过去,从豁口处开上行人道,来到他身边,支起车上了锁,俯身察看,肩上精美的黑色小皮包滑下来,她顺手撩过背后去。
   
   老妈:“哟,全身是血,伤得不轻,我们上医院吧。”
   
   罗富贵:“嗯嗯……”
   
   老妈拦下一辆出租车。
   
   老妈转过背去,蹲着,往后伸手,说:”我背你。”
   
   罗富贵:”不用不用,你扶我起来,我走看看。”
   
   老妈转过身来,搀扶着他,罗富贵慢慢撑起来,一瘸一瘸地走。两人上了车,关车门,车缓缓驶走。
   
   三个拾荒老人不约而同地向罗富贵的垃圾袋跑去,你争我抢……
   
   【内景】出租车里。罗富贵与老妈坐在后排座位上。
   
   老妈:“弟兄,怎么称呼你?”
   
   罗富贵:“我叫罗富贵。”
   
   老妈:“多大了?”
   
   罗富贵:“71。”
   
   老妈:“我57,我叫你罗大哥好吗?”
   
   罗富贵:“嗯嗯,好好。”
   
   出租车汇入滔滔车流之中……
   
   
   【内景】医院走廊上,墙上的电子挂钟针指九点十五分。
   
   罗富贵坐在一张独凳上,手肘放在条桌上,桌上摆着种种医疗器械。一位中年女护士坐在椅子上,给他作清创手术,处理右脸鬓角的三厘米多长的创口,打麻药,清洗,用棉签清除伤口淤泥、沙子,缝合。
   
   老妈在旁边看,安慰他,很心疼地说:”哦哟,那么大的伤口。”
   
   罗富贵:"嗯嗯。”
   
   老妈:"大哥,痛吗?”
   
   罗富贵:"嗯嗯。”
   
   女护士抓着罗富贵血淋淋的右手放在桌子上,清理手背。
   
   女护士:“这些地方肉薄,不好打麻药,你忍着点哦。”
   
   罗富贵:“嗯嗯”
   
   女护士一只手拿棉签进行酒精消毒,掀起手背一块皮,另一只手往皮下肉里抠污秽物。
   
   罗富贵看着嗤嗤地吸气。
   
   老妈在旁也嗤嗤地吸气。
   
   女护士:“你別看,忍一忍哦,等下就好了。”
   
   罗富贵扭过头去,咬紧牙关,随着医生的抠掏脸上现出痛苦的表情……
   
   墙上挂钟显示正午12点钟。
   
   女护士处置右手肘、右膝外侧血肉横糊大创口,缝完最后一针。
   
   罗富贵头、右手肘、右膝包着绷带。
   
   女护士收拾器械:”好了,注意哦,不要让伤口浸水哦。”
   
   罗富贵点点头:”嗯嗯。”
   
   女护士:“明天再全面检查,拍片,看看有没有骨折,如果有的话,就要作接骨手术了。”
   
   罗富贵忧忧地望着女护士:“怎么接骨?”
   
   女护士:“就是上钢板固定,一年之后才能拆钢板。”
   
   老妈扶着罗富贵起来,跟着女护士走。
   
   罗富贵:“那要住院吗?”
   
   女护士:”当然住院了。”
   
   罗富贵:”住几久?”
   
   女护士:“一个月吧。”
   
   罗富贵:“要花几多钱?”
   
   女护士:“两三万这样。”
   
   罗富贵:“两三万?”
   
   罗富贵倒抽一口冷气,哭丧着脸。
   
   他们三人走进一个八个床位的大病房里,十多个病人及陪护人,静躺的,聊天的,看墙上挂着的电视机节目的,都把目光掉转过来,默默地看着他们。
   
   女护士引到靠门口的床位,说:”这里。”
   
   老妈扶罗富贵上床,坐下。
   
   女护士走出去。
   
   邻床一位中年男病人,头缠绷带,手包绷带,挂在吊带里,探过身来,关切地问道:”老人家也伤得不轻呀,是车祸吗?”
   
   罗富贵:”摩托车撞的。”
   
   男病人:”哦,那你比我好呀,我是骑摩托车被汽车撞的。”
   
   对面头包绷带的小伙子也欠过身来,笑嘻嘻地说:”你们都比我窝囊,我可是个英雄哦。”
   
   老妈:”英雄?"
   
   小伙子:”我是开摩托车撞大卡车屁股的。”
   
   罗富贵咧嘴笑了笑。
   
   小伙子:”爷爷放心啦,有年轻漂亮的奶奶服侍你,什么疼痛都消了。”
   
   老妈:”你乱喷什么呀。”
   
   小伙子诡谲地笑笑。
   
   罗富贵:”她不是我老婆。”
   
   男病人:”那是你妹妹了,我看长得有点象。”
   
   老妈:”是吗?”
   
   小伙子:”嗯,真的有点象。”
   
   老妈:“大哥,我要回去了。”
   
   罗富贵浑身一栗:"啊?”
   
   大妈:”我已经帮你垫了两千块钱押金了,你出院以后再还给我吧。”
   
   罗富贵:”唔唔。”
   
   老妈从小皮包里掏出手机。
   
   老妈:“给你家人的电话给我好吗?”
   
   罗富贵:"唔唔。"
   
   老妈埋头在自己的手机上,见罗富贵没反应,抬起头来。
   
   老妈:"我打电话叫他们过来照顾你。”
   
   罗富贵:“唔唔。”
   
   老妈:“你儿女或是你老伴。”
   
   罗富贵:“哦哦……”
   
   老妈:“我有空再来看你。”
   
   罗富贵:“你要回去了?”
   
   老妈:“是呀,没事了,我先走了。”
   
   罗富贵:“你……就回去了?”
   
   老妈:“嗯。”
   
   罗富贵浑身颤抖,牙一咬,下决心:“你……不能……走……”
   
   老妈愕然:”你……还需要我帮什么吗?”
   
   罗富贵:"你……你……撞了我,就……就……跑了?”
   
    老妈大吃一惊:”啊?”
   
   老妈浑身颤抖,瞠目结舌,僵了一样,呆呆地看着罗富贵。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