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曾节明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曾节明文集]->[李咏和二月河经典地印证了佛教因果报应律]
曾节明文集
·特疯子发动贸易战如勒紧中共脖子上的绞索,特线伪类惊恐
·五毛混搅“朝鲜无核”为哪般?
·朝鲜能够牵制大国,不是金家能力过人,而是得自优越的战略境遇
·朝核问题的关键点及半岛局势前瞻
·透析中国极度扭曲变态的“加班文化”
·习近平的“道”,就是以朝鲜为师
·在西方,为何共产极权的名声比纳粹要好?
·怪梦:参观戴笠住处
·世界最大的铜像——山东秦始皇像被大风刮倒的预兆
·习近平能否救活共产党的意识形态?
·习近平不会再搞文革,而会实行朝鲜式的特务统治
· 英国在二战中的战略大错
·还原一个真实的诸葛亮 ——兼论对历史独立审视的重要性
·由苏联“新经济政策”的谢幕,看中共“改革开放”的结局
·战略混乱,进退失据,叙利亚战争西方必败无疑
·五一共振者鉴:内涵段子事件中抗争方式的不足
·关于中共取消查封“内涵段子”的消息,明显作假
·网特螺杆故意遗漏关于我的一份原始证据
·网特螺杆故意遗漏关于我的一份原始证据
·谣言,只反映出造谣者的愚蠢和卑鄙——对本人刑事拘留释放证的说明
·朝核问题最新透视:习金抱团,韩左作孽,川普中计
·列宁为何没有道德?
·共产党国家的“改革开放”为什么不可能长久?
·共产党国家为什么不设党卫军?
·朝核问题前瞻:金正恩故伎重演,企图骗过特朗普任期
·为什么朝鲜绝无可能“弃支投美”?
·为什么朝鲜决无可能象中共国那样“改革开放”?
·文在寅很有可能是朝鲜间谍
·朝核问题进套、伊核问题蛮干,特疯子正滑落战略困境
·习近平必以全面复辟计划经济迎战川普贸易战
·为何马克思迄今倒不了?
·德国人彻底否定了纳粹,为何反省却不如日本人?
·单方面撕毁伊核协议,特朗普铸成战略大错
·伊核问题酿大错,特朗普政治生命或由盛转衰
·历史惊人相似,中国新义和团运动的社会基础已具备
·有什么样的政府,就有什么样的人民
·为什么中国社会底层正在形成“回去”的共识?
·揭穿冯胜平的大忽悠:什么才是习近平愿意考虑的“代价”?
·金正恩为何会突然翻脸?下一步朝鲜意欲何为?
·必遭郭文贵抛弃,曹长青将自取其辱
·军事打击铲除朝鲜政权,是朝核问题的唯一解决办法
·特朗普的轻率松口,向朝鲜发出了危险的错误信号
·为什么《龙的传人》不如《小草》?
·为什么“特金会”注定谈崩,结局是美国动武?
·金正恩不如金正日,注定是朝鲜的亡国之君
·特疯子的贸易战乱拳,正把欧盟推向中共
·时机千载难逢:蔡英文在为法理台独作最后的冲刺
·中共武力犯台的条件
·中共政权、台湾政权和朝鲜金家政权的命理关系
·特朗普已把西方阵营拆解得差不多了
·货卡司机大罢工是中共权贵资本主义行将落幕的标志
·“610”货卡司机大罢工成功举行的启示
·袁红兵对付郭文贵的大手笔
·川金会的象征及前瞻:一场急火攻心、拿屁股当脸的进套丑剧
·特朗普的孤立主义,对朝鲜可能收获欲擒故纵的客观效果
·后生可畏,又由此论叶利钦和特朗普
·传闻:美国队离奇出局俄罗斯世界杯,系遭普京做死
· 俄国世界杯观感及前瞻
·“川粉”华人群体的共同点:民主人权观念淡薄
·中共反普世价值的新方式——反“白左政治正确”
·曾节明按语答当代赵括
·我为什么转而反对特朗普?
·曼斯泰因的战术收效,建立在战略的基础上——答当代赵括(之二)
·约阿希姆·勒夫就是德国足坛的希特勒
·德国队土耳其中场的崩盘,再次证明了多元化在民族国家是不可取的
·日本队是虚胖吗?驳新大陆人
·看球论剑:2018年世界杯的新变化
·多个异象显示:中南海已出事
·中共为何把刘霞放到德国?
·中共为何把刘霞放到德国?
·2018世界杯测球大战感悟
·从世界杯看法、德民族归化政策的一成一败
·从世界杯看法、德民族归化政策的一成一败
· 克罗地亚队是个很难夺冠的苦命球队
·西方红,太阳升,美国出了个川太阳
·“螺杆”一名的真实含义
·特朗普授予了中共反民主的时髦新方式——反“白左”
·特朗普对华贸易战,真的是为了围堵中共吗?
·德国队空前惨败的启示:学习他人切忌丧失自我
·中共已进入政变期
·特疯子是美国对华贸易战的最薄弱环节
·中共国的问题不是制度升级的问题,而是共产党必须退出历史舞台的问题
·彭佩奥间接承认“川金会”愚蠢
·北戴河会议习近平翻盘,中共已确立毛共方向
·北戴河会议习近平翻盘,中共已确立毛共方向 (善本)
·只有自食其力,没有低端人口
·特疯子的贸易战,客观上帮了习近平复辟毛共的大忙
·计划生育必导致“计划死亡”
·形势急转直下,特疯子只剩最后的翻盘机会
·谁是中国的敌、友?中国反对派应具备的国际政治常识
·紧急提醒旅泰中国难民,注意策略,勿进圈套!
· 刘海龙案是中共意识形态破产后的必然产物
· 疲游北美第一高塔
·穷游卡萨罗马城堡
·两天的加拿大游,就象一场梦
·习近平不会再有三年
·朝鲜半岛是中共的扫帚星
·习近平模仿毛泽东是找死
·刘强东变身“刘强奸”说明了什么?
·习近平不会再有三年
·中共批判吴小平、周新城是“此地无银三百两”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李咏和二月河经典地印证了佛教因果报应律

   李咏和二月河经典地印证了佛教因果报应律
   
   
   
   


   
   
    继历史戏大师——武侠小说家金庸10月30日去世后,另一历史戏大家二月河于12月15日也相继离世。
   
    但与金庸小说的除暴安良、民族大义、反抗强权、抵抗外侮底色大不同,二月河的满清帝王系列,却是浓墨重彩的赞美专制,粉饰“盛世”的色彩,金庸的侠义精神未见分毫,在他笔下,康熙、雍正、乾隆这三个满清皇帝,个个都成了高大全的千古明君,佛如忧国忧民的“人民公仆”一般光彩,而满清那些个“留发不留头”的血海民族压迫、满门抄斩株连九族的血泪文字狱、“片舨不能下海”的闭关锁国、、.在二月河的笔下,犹如不值一提的花絮琐事一般轻描淡写或只字不提,据说这是“进步”、“民族融合”、或“开疆拓土”所必须付出的代价。
   
    二月河把近代以前中国人权的最黑暗时期——文字狱打造的“康乾盛世”描绘得美艳如花,把闭关锁国、大兴文字狱的满清暴君吹捧成千古明君,自然深得中烂海的欢心,因为中共政权本来就是黄俄后清政权,朱镕基自比雍正,胡锦涛自命乾隆、、.都不是偶然的。
    所以,后清国务院给予二月河当代“文化章京”——终身政府特殊津贴作家待遇,中烂海授予他当代“尚书房行走”——十五、十六、十八、十九大人大代表,都不是偶然的,全因为二月河于九十年代开始,在中国大陆成功地营造出以满清帝王热为代表的专制文化热,起了中宣部起不到的作用。
   
   
   
    二月河,正如他的真名“零解放”(凌解放)一样,是对解放(自由)的全盘否定,是为当代专制皇权张目。
    这个毛时代的高中生,文革时期的部队文宣干事,既没有智慧,更缺乏良心,他一切的一切,都成就于八十年代对“辫子戏”空白的文化投机,抓住机会拼凑了贼鞑子伪康熙、雍正、伪乾隆三部大本头:
   
    他脑残史盲地认为:李自成失败是因为腐败,制度先进、落后无所谓,最重要的是不腐败,他说:
    “我跟王岐山同志说过一个例子:满洲人入关时8.5万人,加上吴三桂在山海关的3.5万驻军,一共不过12万。而汉族方面,仅李自成的铁骑就有100余万人,加上南明唐王逃到福建称帝时手中的200余万人马,以及散落全国的汉族武装力量,总数能超过400万。可最后13万人打败了400万人。与满人相比,汉人的制度不先进吗?当然先进。只能说,如果你腐败,先进制度下的400万人也是一堆臭肉。不腐败,落后制度下的13万人也能变成一把剁肉的刀。(曾节明评:史料数据都是胡说八道,如说李自成的“铁骑”有百万。)
   
    他闭着眼睛无视共产党体制本身,就是腐败的温床和反腐的最大障碍,胡说中国传统文化中对权力的迷信,才是腐败的根源,就如先进海外那些把共产党归咎于“汉族劣等”的五毛一般;
   
    他昧着良心,于2017年十九大期间赞美中南海说:“现在的反腐力度,二十四史找不到。”
   
   
    俗话说“七十三,八十四,阎王不请自己去”;由于二月河既脑残,又没良心,所以上天就先让他脑梗阻住进江泽民住的301,又让他大面积心衰,去见了他歌颂的贼鞑子伪乾隆、、.享年七十三岁。
   
   
   
   
    出生于1968年的央视主持人李咏,是我们这一代人熟悉的明星,他身材高挑、潇洒洋气,口若悬河,插科打诨调侃一应俱全,但他主持的《幸运52》、《非常6+1》、《梦想中国》、、.无不是帮中共暴政涂脂抹粉、转移视线、粉饰“太平盛世”的花腔节目,为成功地诱导八零后、九零后群体做“经济动物”、“娱乐动物”,“功”不可抹。
    李咏是主持人中精明“识时务”的模仿,他在台上从没说一句真话,从没对弱势群体有过半点关注,纯粹帮朝廷软性维稳,也因此他得步步高升、左右逢源、长期受宠,成了身家千万的央视大腕。
   
    上帝是公正的,因为李咏的付出,而赐予了李咏喉癌——而喉舌,恰恰是李咏帮中共涂脂抹粉、转移视线、粉饰太平的主要工具。
    尽管李咏专程赴美,17个月内砸下500万,找了美国总统和政要定点的癌症权威医院——佛罗里达奥梅医学中心救命,仍然回天无力,于10月25日去见了邓小平;因为共产党就是癌症,浑身共产党业力的李咏,怎么治得好癌症呢?
   
   
   
    可叹金庸活到94岁,李咏几乎比金庸短寿一倍。
   
   
   
   
   
   曾节明 2018.12.16 戊戌甲子壬午于湿寒纽约州
(2018/12/17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