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遇罗锦
[主页]->[百家争鸣]->[遇罗锦]->[赞翊浩(十一)]
遇罗锦
·一个大童话(12)
·一个大童话(13)
·一个大童话(14)
·一个大童话(15)
·一个大童话(16)
·一个大童话(17)
·一个大童话(18)
·给外星人的66封信(1)
·给外星人的66封信(2)
·给外星人的66封信(3)
·给外星人的66封信(4)
·给外星人的66封信(5)
·给外星人的66封信(6)
·给外星人的66封信(7)
·给外星人的66封信(8)
·给外星人的66封信(9)
·遇罗克与中学文革报(1)
·遇罗克与中学文革报(2)
·遇罗克与中学文革报(3)
·遇罗克与中学文革报(4)
·遇罗克与中学文革报(5)
·遇罗克与中学文革报(6)
·遇罗克与中学文革报(7)
·遇罗克与中学文革报(8)
·遇罗克与中学文革报(9)
·伟大的影片《林肯》
·悼士非
·大水
·也读《绿山墙的安妮》
·德国芝蔴——大烟籽
·德国医疗保险的节约措施
·分居热与爱因斯坦
·欧盟的利弊
·喜欢她的性格——读毛栗子
·影片《赎罪》(Abbitte)给人的启示
·全世界在装傻充楞
·日本一山农
·德国的社会房
·这个国家叫“官穷民富国”
·遇罗克照片上的污斑二三事
·每月有十万战争难民涌进西欧
·“希望列车” —— 一部影片给人的启示
·雾霾不是锅盖,它随风旅行
·伊斯兰暴怒文化应先从食物上改变
·这里整个乱了套
·为何西欧青年去加入IS?
·这事如果发生在德国
·战士们已进入心脏
·胡杰——道德与力量的先行者
·追求心灵之爱的卡佳
·三读柳栋
·这本身就是电影剧本
·60种派别的伊拉克
·血浴, 巴黎的黑色星期五
·IS为何如此壮大?
·遇罗锦﹑柳栋:《以理性面对历史》
·雾霾﹑鸟屋﹑服装
·小鸟的房子
·意大利人为何愿意改信伊斯兰教
·偷窃的艺术
·2016.1.1.德国新年事件
·“新年事件”的连锁反应
·西欧难民现状所见
·俄国移民“丽莎事件”
·如果遇罗克的名字在电影界是禁区
·世界上的教派越少越好
·布鲁塞尔爆炸: 不一样的复活节
·温暖人心的生日卡
·报考过三次大学的遇罗克
·一次关于文革50周年的访谈
·我的幻想 (1,2.)
·微信时代的纪念
·德国现象
·痛悼黄嘴黑八哥
·发中共的牢骚,鼓民运的士气
·为何喜欢蔡英文
·高兴的是川普赢了!
·一部感人至深的鸿篇巨著 ——与《玫瑰坝》的作者谢宝瑜对谈
·我们在「绿野」找到了家——与《松园旧事》作者汪晶晶对谈
·我只想写下一生的想法 一一遇罗锦与彭小明文学通信
·遇罗克的预言
·给郭文贵的公开信(一,二)
·天降大任任不寐
·金钟和女儿
·与一位朋友的通信
·与一位朋友的通信 (补充版)
·遇罗锦 2017.9.3 推文:
·你在我心里是位巨人 ——给章立凡(增补稿)
·刘无敌为何被害死灭口?
·新年,给你写一封另类的信
·令人感动的“传奇时代”
·天然画家
·张林——独一无二的斗士
·张林——独一无二的斗士
·黄河边—— 给人以笑声的勇士
·特务世界
·二看黄河边——领袖的气质
·韦石,不要悲伤!
·三看黄河边——杰出的修养和才华
·四看黄河边——铁肩担道义,愿走荆棘路
·五看黄河边——坚冰与尘埃的性格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赞翊浩(十一)

   
   先说翊浩先生的视频284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SFncy-FWZJo
   郭文贵蹭孟晚舟张首晟蹭出血 碰瓷马云老领导等烂梗再登场 翊浩政经观察(2018.12.10)
   


   先前写过:为何海外华人都喜欢去看黄河边和翊浩二位先生的视频呢?因为假如去听郭的视频,根本听不下去,郭的花花舌头和谎话,给人们的感受,就像耶稣上了十字架,正在被他的花花舌头千刀万剐一般。而黄河边和翊浩二位先生,却代表着千万个海外华人,每天去上十字架一回;他俩舍己为人的伟大精神,实在堪称从来没有过的伟大!
   
   翊浩先生在这期视频里,为大众牺牲的精神尤其之大:他从头到尾、逐字逐句细评郭文贵的最新一期视频。在翊浩先生的将近300个视频里,如此细细地逐句逐段评论郭,印象中还是第一次。在他的细评中,他丰富的各类知识和天才的幽默,令我们笑声连连,十足地体现了这位外星人派来的画面人1号,所具有的丰富学识和天生的幽默感!
   
   一开头他就说:郭最近一定有点儿烦,钱财紧缩又舍不得花钱住宿,竟然住在他自己的船上了。
   笔者想:或许是因郭的钱财紧缩,他租的那间小屋总能听见外面的车辆吵闹,而住在船上能安静许多吧;但到了冬天,也会很冷的啊。
   
   翊浩先生接着分析道:自王建记者招待会过后,郭对王建是蹭不着边儿了。但郭与美国政坛的弃儿班农之间,因郭许愿的一亿资金总不到位,彼此之间也不会愉快。而班农追着要郭许诺的一亿资金,对于没什么钱的郭来说,郭必须总要维持着社会新闻热点,所以,吃着班农啃过的羊肉包子,声明说这就是在亲吻班农了。所以翊浩先生因他这话,在上两期视频里,建议他和班农结婚,和他开个“夫妻店”,也解决了自己的居留问题。
   
   翊浩先生接着评道:老郭蹭天、蹭地、蹭空气,不把后背蹭出血来就不是他了;因郭又先做预告了:“老领导又来电话了!对我虚寒问暖!”
   翊浩先生嘲笑道:一来就是“老领导”,这个幌子用到何时为止啊?
   因郭为了保持自身热度,又在蹭最新出现的新闻:孟晚舟被捕、张首晟自杀等等,郭竟然认为:因这二人的新闻,“老领导”会给他沉冤昭雪的时刻到来了!
   翊浩先生评道:“怎么此时此刻,老领导又出面儿啦?你的烂梗,用的是无休无尽、乐此不疲呀!郭预热了他的直播之后,12月9号,他又开始胡说八道了。”
   翊浩先生一段段地评述着:“郭在他的视频里说了一个多小时:用了二十多分钟先说了美国的中期选举,郭欢呼美国的左派和共产党全赢了!是因为美国总统的右派班子和智囊们全都被中共兰金黄了!”
   翊浩先生讽刺道:“你以为是在中国农村里,跟你二婶子打架呢?大国之间的政治与经济的博弈,是那么容易简单的事儿吗,就像你老郭说的这么简单?老郭以为只要中共派军队打到美国去,这就叫赢了? 你以为就像你找个女秘书一样,就一个字‘干’??”
   
   翊浩先生又评述道:“对于G20峰会,对于《南华导报》的报道,绝对不是誰提前报道的,郭是丝毫没有知识和常识、也没有数字观念,只管自己胡说八道。”
   他评道:“郭又在挑拨离间了,郭说:‘中国在政治领域上,还是江家说了算;而在经济领域上,还是王岐山说了算。谁当党的总书记都无所谓。’”
   翊浩先生反驳说:“老郭你还在挑拨离间?你都玩得倾家荡产了,还玩儿呢?!”
   接着他讽刺郭目前开始蹭孟晚舟的事,翊浩先生说:“郭把所有的事,每次都得蹭到他个人的家仇上来。郭还说:‘中国在物理界是赢的!’其实,中国在物理界还是落后的,不过是处在一种跟随着世界进程的状态而已。”
   
   接着,翊浩先生又提到郭所说的中国的“九寨沟旅馆”是如何地“不隔音,能清楚地听得见隔壁做爱者的声音。”
   翊浩先生反驳道:“我在国内时,住过九寨沟旅馆,那里的隔音设备是一流的,根本不可能像郭说的那样。”于是又尽情嘲笑了郭一番,他自己是边说边乐、、、、、、
   总之,这一期视频内容还有很多,既逗乐、又丰富、又充实,我只说了少少一部分。
   
   翊浩先生的近三百个视频,很少像这一期一样:一句句地引用郭的原话,又一句句地用自己的各种知识和幽默来予以解说和反驳,时时地他忍不住自己也乐。 对于郭的吹牛无限、大话连连、不懂装懂,翊浩先生显然尽量忍着气、忍着笑,但我仍要说:在他所有的视频里,这么细评郭的原话,实在少见。诚然,这一期的反讽和幽默、是很有意义的,因为从来没有人如此细细地反驳过郭的疯癫;因为在翊浩先生的反驳中,体现了他自己的科学知识、文学知识和各种知识,尤其是他每每说到郭的滑稽处,自己就不禁发笑,观众们也跟着一起乐。
   
   在此,我就不更多地评述了。翊浩先生一个多小时的精彩反驳,观众自己去体会、去乐一乐是最好!
   视频的最后,翊浩先生作结论说:郭从来都是蹭天、蹭地、蹭空气;他已经疯狂到不可理喻的程度了!
   
   然而,正是这位翊浩先生讽刺得又深又透的郭,黄河边先生在当天12月10日的最新视频里报道:
   【12-10戏301】惊曝龚小夏女士正式加入郭骗子核心群。郭文贵吃孟晚舟的醋!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QMiXTLjCbQI
   
   黄河边先生在视频里说:“由于龚小夏女士加入了郭文贵的蚂蚁帮核心群,蚂蚁帮甚为高兴并欢呼!”
   黄河边先生是“惊暴”,而我虽然感到有点意外、却并不吃惊。
   前两天我刚刚发表了《我所认识的龚小夏》,写明在1966年文革时,哥哥遇罗克的辉煌著作《出身论》这大作的标题,正是当初还不到二十岁、住在广州的高中生龚小夏女士起的名。在这之前,《出身论》的原名是哥哥起的《略论家庭出身的几个问题》。
   https://blog.boxun.com/hero/201812/yuluojin/2_1.shtml
   
   此文首发在博讯文集。
   而郭与他的蚂蚁帮们热烈欢呼她的加入郭团队,是否也与此文有些关联呢?是否觉得迎来了一位不仅是为了郭而被开除了公职的义勇者、又是一位了不起的给《出身论》起名的有功之人?这不是在声势和效果上,十分有利地壮大了郭的团队吗?
   
   诚然,我早就听说,自从小夏被“美国之音“开除公职之后,她不服气,正在与“美国之音”打官司,尚未完结;在网上也见到:她公开希望人们能为她的官司一事捐款。
   
   我在国内与海外,如今已72岁的我,与小夏仅仅在美国的华盛顿相处过一个白天;除了前两天,我写了那篇回忆文革、她在广州所在中学时,与大弟弟罗文如何相识、她如何改名为《出身论》、并帮助罗文油印此文等等实情之外,其实,我谈不到十分了解她。因为在海外32年来,我仅仅和她相处过一个白天。但我深信她有很多超人的优点,深信她很正派、正直、且有才华。我自己心里的那一份对小夏的深深感念,一直凝结在彼此没见过面的文革时期。在美国唯一的那次见面,是2001年七月份在美国华盛顿她的家中,以及她如何开着她的大吉普车,带领我们在华盛顿游玩了一天,在上文里都写了。
   
   而我所以觉得对于她倒向郭“奇怪又不奇怪”,是因我感到她很孤独。尽管那时,她有一位“绿党”的、比她大几岁、我没见过面的美国人男友;尽管我们在华盛顿欢度了一天;但在她的家里,我看到的,是到处都是油腻和久积的老尘土,一句话,她根本没有时间搞清洁,或许因为工作太多,她已经没了讲究清洁的习惯。须知:她每天上班、采购食品、做饭、养三条狗,实在够她忙的了。
   
   在我眼里,小夏既有着细腻的心肠,也有着男孩子般的开放性格。可我偏偏却感到她是孤独的,这话也只是在我心里,从未写过、也从未说过的。人是否孤独,与有无男友、女友或是否结了婚、有无孩子,其实是无关的。孤独与否,指的只是快不快乐、内心感到充不充实。所以她加入郭的团队,我丝毫不惊讶,只是有些许伤感,且不以为她能在那里呆的时间长久。除非,郭文贵先生(因小夏,我只有这样称呼您)爱上了她,愿意在她的影响之下,完全变成另外一个人。哪怕我们失去了黄河边和翊浩二位先生总是自愿登上十字架、每天给我们的乐趣,我们也希望能有这个好结果。
   黄河边先生预料她在那团队里不会待长,翊浩先生尚未发表看法。但无论怎么说,我们都是次要的;因为我们和很多人,都祝愿小夏在那个新的集体里,过得高兴!
   
   
   2018.11.12
   
   首发博讯文集
   
   纪念文革 怀念遇罗克 http://jinianhuainian.blogspot.de/
(2018/12/11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