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遇罗锦
[主页]->[百家争鸣]->[遇罗锦]->[九赞翊浩]
遇罗锦
·一个大童话(6)
·一个大童话(7)
·一个大童话(8)
·一个大童话(9)
·一个大童话(10)
·一个大童话(11)
·一个大童话(12)
·一个大童话(13)
·一个大童话(14)
·一个大童话(15)
·一个大童话(16)
·一个大童话(17)
·一个大童话(18)
·给外星人的66封信(1)
·给外星人的66封信(2)
·给外星人的66封信(3)
·给外星人的66封信(4)
·给外星人的66封信(5)
·给外星人的66封信(6)
·给外星人的66封信(7)
·给外星人的66封信(8)
·给外星人的66封信(9)
·遇罗克与中学文革报(1)
·遇罗克与中学文革报(2)
·遇罗克与中学文革报(3)
·遇罗克与中学文革报(4)
·遇罗克与中学文革报(5)
·遇罗克与中学文革报(6)
·遇罗克与中学文革报(7)
·遇罗克与中学文革报(8)
·遇罗克与中学文革报(9)
·伟大的影片《林肯》
·悼士非
·大水
·也读《绿山墙的安妮》
·德国芝蔴——大烟籽
·德国医疗保险的节约措施
·分居热与爱因斯坦
·欧盟的利弊
·喜欢她的性格——读毛栗子
·影片《赎罪》(Abbitte)给人的启示
·全世界在装傻充楞
·日本一山农
·德国的社会房
·这个国家叫“官穷民富国”
·遇罗克照片上的污斑二三事
·每月有十万战争难民涌进西欧
·“希望列车” —— 一部影片给人的启示
·雾霾不是锅盖,它随风旅行
·伊斯兰暴怒文化应先从食物上改变
·这里整个乱了套
·为何西欧青年去加入IS?
·这事如果发生在德国
·战士们已进入心脏
·胡杰——道德与力量的先行者
·追求心灵之爱的卡佳
·三读柳栋
·这本身就是电影剧本
·60种派别的伊拉克
·血浴, 巴黎的黑色星期五
·IS为何如此壮大?
·遇罗锦﹑柳栋:《以理性面对历史》
·雾霾﹑鸟屋﹑服装
·小鸟的房子
·意大利人为何愿意改信伊斯兰教
·偷窃的艺术
·2016.1.1.德国新年事件
·“新年事件”的连锁反应
·西欧难民现状所见
·俄国移民“丽莎事件”
·如果遇罗克的名字在电影界是禁区
·世界上的教派越少越好
·布鲁塞尔爆炸: 不一样的复活节
·温暖人心的生日卡
·报考过三次大学的遇罗克
·一次关于文革50周年的访谈
·我的幻想 (1,2.)
·微信时代的纪念
·德国现象
·痛悼黄嘴黑八哥
·发中共的牢骚,鼓民运的士气
·为何喜欢蔡英文
·高兴的是川普赢了!
·一部感人至深的鸿篇巨著 ——与《玫瑰坝》的作者谢宝瑜对谈
·我们在「绿野」找到了家——与《松园旧事》作者汪晶晶对谈
·我只想写下一生的想法 一一遇罗锦与彭小明文学通信
·遇罗克的预言
·给郭文贵的公开信(一,二)
·天降大任任不寐
·金钟和女儿
·与一位朋友的通信
·与一位朋友的通信 (补充版)
·遇罗锦 2017.9.3 推文:
·你在我心里是位巨人 ——给章立凡(增补稿)
·刘无敌为何被害死灭口?
·新年,给你写一封另类的信
·令人感动的“传奇时代”
·天然画家
·张林——独一无二的斗士
·张林——独一无二的斗士
·黄河边—— 给人以笑声的勇士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九赞翊浩

   
   最不会写论说文的人,在《八赞》一文里,决定和论说文告别了;但这时想起一件事,于是给翊浩先生写了一推特信,是希望他能否给哥哥罗克写段献辞:“短可一句、长可一段;尤其喜欢你作的古体诗。我将放在我博客首页的集体献辞里”。
   我给他的信里还写道:“不要勉强。你如果觉得难写就不用写。我觉得,你的献辞不仅是我的骄傲,也是时代的留念。”
   
   在信里,还说明在《献给遇罗克的花》中,这一百六十多段献辞是怎么来的:“当初,有些献辞是我从别人的文章里摘录的,也有不少献辞是我一个个地发了电子信‘敬请’每个人写的,他(她)们都回复了也很快地写了,国内外的都有,海外的华人占绝大部分。当时,美国的一位友人,建议我在每个人的姓名后面,注明该人的职务,因为献辞里绝大多数人是学者、作家、诗人、报刊主编、杂志社社长等等;可我觉得在哥哥面前,任何职务都不重要,大家都是人,没有高低之分,这也一定是哥哥的想法,你说呢? 比如你这假名不露面的人,我觉得比真人还真。如果你能做两首四行古体诗,就更棒了!我非常喜欢你的古体诗!你慢慢去做,不着急。献辞里有的作者,甚至有几位已经去世了,但我没用黑框框起他们的名字,是觉得他们都还活着。我虽然说因自己写不好论说文,不再写誰了,但假如哪天高兴有感而发的话,可能还会写。自己写不好论说文是真的,不过是给你鼓励而已。2018.12.3”


   
   
   次日,翊浩先生便回信说:“遇罗克先生的献辞,您容我些时日试试看,英灵在天不敢敷衍。”
   他如此郑重的回答,让我意外并感到高兴。
   仅仅过了两天,翊浩先生便回信道:“大姐您看这稿可以吗,文笔实在有限,只能说些大白话的感触。”——
   
   《莫谓书生空议论,头颅掷处血斑斑》
   ——铭记文革浩劫 悼念遇罗克
   
   对历史可以选择原谅但不应该被忘记,上世纪六十年代由于一个人的疯狂所造成的那场有史以来人类最大的人为浩劫中,十年间无数仁人志士鸿商巨儒在炼狱中罹难,遇罗克先生是其中英年早逝青年才俊的代表。他是中国当代人权运动的先驱者,仅仅因为批判家庭出身高于一切的荒诞血统论,就被残忍的扣上企图谋害最高领袖的罪名被杀害了。遇罗克先生是我心目中自由知识分子的表率,正如英国诗人雪莱赞颂的那样,他的思想只会膜拜理性的宝座,他拥有无畏的灵魂! 在那个暗无天日的大陆上,犹如鲁迅先生所说“假如一间铁屋子,是绝无窗户而万难破毁的,里面有许多熟睡的人们,不久都要闷死了,然而是从昏睡入死灭,并不感到就死的悲哀。现在你大嚷起来,惊起了较为清醒的几个人,使这不幸的少数者来受无可挽救的临终的苦楚,你倒以为对得起他们么?”“然而几个人既然起来,你不能说决没有毁坏这铁屋的希望。” 遇罗克先生自由知识分子高贵而无畏的灵魂,发出了大义凛然、振聋发聩的呐喊: “神州火似荼,炼狱论何足。义举惊庸世,奇文愧烂书。 山河添豪壮,风雨更歌哭。唯念诸伯仲,时发一短呼。” 时虽过,境未迁,近半个世纪的时光过去了,文革的幽灵依旧在那块大陆上徘徊,前事不忘后事之师,铭记遇罗克的殉难,继承自由知识分子的风骨,大声疾呼呐喊唤醒黑幕中的人民,让自由民主的阳光早日照进这锈迹斑斑不堪一击的铁屋吧!
   
   
   真没想到翊浩先生写了这么多。他的献辞,让我感动得涌出泪水。我回信说:“写得太好了!马上放在博客首页的集体献辞里,作为压轴。”
   
   他在文末以“翊浩政经观察 ”作为他的姓名、也成了他的笔名,我按照《献给遇罗克的花》之统一格式,以“翊浩政经观察”作为他的名字,放在悼词之前,名字后面再加上两点的冒号。至于写作日期2018.12.3,与其他献辞者一样,我都没有注明。为什么?我希望自己博客主页的《献给遇罗克的花》中的每条献辞,是没有日期的;正如对几位已经去世的献辞者,我都没用黑框框起他们的姓名一样,是希望人们忘掉日期,因为文字和献辞者是永远活着的,永远对于今天和明天有着深远意义的。
   
   只不过在我进入博客、补充了翊浩先生的新献辞之后,当按“更正”二字想发出此文时,由于160多条的《献辞》文字太多、太长,试了很多次都发不出去,我只好在自己写的几条献辞中,消去了一小段,才终于发出。假若再有新献辞,再按“更正”,恐怕是添加不了了。
   
   翊浩先生的献辞作为压轴,令我感到十分的荣幸。由于喜欢看他的视频、喜欢听他讲话的声音,我猜想,他本人大约也就三十多岁,但却是一位极有才华的人。他精通法律、喜欢文学、对历史、科学、哲学、心理学都有很深的体会。且他性格爽朗开放,言笑不拘一格,又极富幽默感、丝毫不怕得罪人。在网上有那么多杰出的自媒体人物,但若想能找到第二个有如翊浩这样出现的人物,尚不知何年何月;就算有,就算有人想学他,是否能有他的魅力和做人的原则? 实在不敢说。 若是按照我的幻想:他一定是外星人派来的,倒非常适合于他。为何如此之说?想想看,我们这个地球,我们的身边,最缺少的、最重要的是什么啊?不就是不怕得罪人、毫无顾忌地说真话吗?
   
   但有的人不往天上想,只往地狱里想,硬说翊浩先生是中共派来的。若是中共派来的人,能写出如此的献辞?倘若真是如此,中共就不是现在的中共啦;大家也不必在海外生活,都纷纷回国生活多好!
   
   翊浩先生的妒恶如仇,他的做人原则,正如他在视频195里所说的: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Y2i8okmcceA
   “我从来就不怕得罪网友。因为我觉得,认同我观点的人,才能在一起交流。”
   他在此视频里,详述了美国的李洪宽与江涛律师由普通的关系到交恶的过程, 并具体地驳斥了有人认为他想与江涛律师合伙挣钱的事。我就不在此详述了,链接在上,大家去看他这一视频好啦。
   至于那些希望他能露出真容的人, 翊浩先生反问道:“你们是在寻找你们失散已久的亲爹吗?”这话实在令人发笑。
   
   他郑重声明道:“我从来不说我是砸郭阵营的,也根本不存在什么砸郭阵营。我就是站在公益的立场上,看谁愚弄和欺骗大众的智商,看誰说的不在理,我就扒他的皮、抽他的筋、我就砸誰。没有什么说法是为了砸郭得团结在一起、容纳别人违背我的这种原则和底线的。”
   这话说的有多好!句句、字字掷地有声啊!我在海外生活了32年,还没见过哪一位名人公开说过这样的话!
   
   在前几《赞》里,记得有一篇我非常欣赏翊浩先生的做人原则,也引用了这个视频里他的这段话,但说的没有这么详细。为何我在此还要引用他这视频和这段话、并在给他的信里说“你比真人还真”呢?
   
   想想看,我们这些在公开场合,天天、时时、刻刻露出真相的人,我们这些无数在海外生活了多年的华人,有誰、有几个敢于像翊浩先生那样,想说什么就说什么、毫无顾忌、且十分有水平的话呢?又有誰公开声明过自己像他那样的做人原则呢?我还没见到第二个。当然,除非华人之间闹翻了脸时,唯有那时,互揭老底、大骂不止、视如仇人的时候,才会说出一些真话。但那时刻,并非是双方的做人原则,也并非是要解决什么问题和症结,而是只图自己痛快、只想把对方置于死地,不是抱着完全客观的、实事求是的态度。在海外生活了多年的华人,这种实情看得多了。而更多人的生活态度,是以“不得罪人”为主,除了骂中共,绝对不批评私人,尤其不想批评名人;明明知道某位名人的真相也绝对不说,所以才会给予那些擅于两面脸、又巧舌如簧的人以肥沃的土壤;否则,也就等不到三十多年之后、由今天翊浩先生的出现才来揭发真相了,不是吗?
   
   或许外星人早已深知人类的弊病,尤其是华人世界的弊病,因此才派翊浩这个画面人出现在我们中间;这实在是华人世界的福气!
   或许有人会说:“那么,我们就都不露真相地来作视频不好吗?干嘛好名称都给翊浩他一个人呢?”
   问题是:你舍得不露真相吗?我舍得吗?我们舍得吗?他(她)们舍得吗?就算人人都舍得,还要问:你、我、我们、他(她)们,有翊浩先生的才学吗?有他的做人准则和大胆、幽默吗?能为视频下的很多观众所接受吗?
   我们做不到的事,翊浩先生却都做到了;如何能不赞他?
   
   2018.12.5 德国 Passau
   
   纪念文革 怀念遇罗克 http://jinianhuainian.blogspot.de/
(2018/12/05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