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感怀
永丰札记
[主页]->[人生感怀]->[永丰札记]->[阿贵与班农的“利欲”关系学]
永丰札记
·房子和承重梁
·短经济学
·消失的小镇
·购物应讲究什么?
·人生必须面对的
·生命旅行与逃离地球
·反对宰羊说
·修身古言歌
·护生的故事
·环保小知
·一场沐猴而冠的表演
·中期选举后的郭文贵——屋漏偏逢连夜雨
·走不完的套路
·文贵直播中的兵法“三计”
·文贵版《皇帝的新装》新寓言
·黔驴技穷终灭亡
·阿贵与班农的“利欲”关系学
·丑态百出的信息发布会
欢迎在此做广告
阿贵与班农的“利欲”关系学

   维持了一段时间的冷战关系后,郭文贵和班农的往来最近又急速升温。不管是他们口中的“反CCP联盟”也好,还是郭文贵的“王健之死全球新闻发布会”也罢,俩人对外已一致结成了紧密的同盟关系,成为了一条船上的蚂蚱。但祸“起”危机往往不在外部,而在萧蔷之内。看似坚不可摧的同盟关系,实则存在着复杂的利益博弈与纠葛。
   一、文贵借班农编制关系网,试图登上川普的“大船”
   11月9日,郭文贵发布了一段班农在其住处看直播的视频并且附文称“彼特纳瓦罗先生正在C-SPAN 正在脱稿直播!经济政策与国家安全!正在进行的演讲会让CCP启动一切的沉默力量攻击他”。文贵此举对外释放意味十分明显,本以为攀附上了班农可以有吹嘘的谈资,还指望能在美国混出一片天地,怎料班农这个号称“黑衣宰相”的臭名昭著的家伙,被川普解雇了。此次纳瓦罗的公开演讲仿佛又让文贵看到了曙光,纳瓦罗作为著名的白宫幕僚,和班农持类似的观点,更是班农的好友,是美国“鹰派中的鹰派”。在上个世纪90年代,纳瓦罗曾作为民主党员四次竞选公职,但是均告失败。而搭上川普的大船后,纳瓦罗时来运转了。郭文贵也期许搭上纳瓦罗这艘船,最好还能引起川普总统的注意,从而为他的美国政庇带来希望。
   二、班农将文贵变成反华的棋子,为反华事业舔砖加瓦
   应该说郭文贵和班农之间有任何的联系,都是基于郭文贵爆料和反华的结果。对班农来说,反华是他最感兴趣的事情。郭文贵在班农看来不过是一个可以利用的工具和傀儡。11月9日,郭文贵自称一大早班农就赶过来跟他一起准备新闻发布会的情况,而班农压根就没有提发布会的事。只能说在文贵眼中重量级的全球新闻发布会,只是文贵自己在唱独角戏,这样的发布会对于班农来说一文不值。如果发布会能如期举行,并由班农来主持,也是挂着羊头卖狗肉,两套班子两套台词,班农可能只是发表涉华言论,就像他在其他州进行的辩论会一样。而两人可能也达成了某些默契或是妥协,帮助文贵圆过王健事件,借郭文贵的口来实行他的反华论调。班农曾经告诉旗帜周刊,自己在体制外没有白宫的限制反而更有活力。而文贵的国际新闻发布会,大概只能靠班农掌握的舆论武器“布赖特巴特”来造声势了。


   三、文贵和班农互吹互擂的背后是不堪的个人主义至上
   11月9日郭文贵在直播中将自己和班农形容为“全世界CCP最恐惧的两个人”。班农也曾在采访中说“郭文贵永远是我们的老师”。但事实果真如此吗?但凡看美国的媒体,大概都会有个感觉就是,互吹互擂、抱团取暖、自娱自乐,对于世界的认知严重扭曲,自以为是的指手画脚,正如班农和郭文贵给人的感觉一样。反对全球化的美国,背后蕴藏的是极其自负的“老大地位”,特别是自从特朗普上台后“诋毁和嘲笑”美国的精英学者似乎更多,班农也曾表示,特朗普“像一个11岁的小孩”,并称自己此前在白宫拥有的只是影响力,而如今离开白宫,他却得到了真正的“权力”。如果特朗普不准备在2020年竞选连任,他将考虑自己出马参选总统。郭文贵和班农之所以能组建同盟,是因为他们的自身特质中有很多相似之处,其中个人主义至上占了很大比例。但正是这种共同点,他们之间最终反水也将成为定局。政治理念的不同就是明显的预兆,班农的政治理念就是用无产阶级和中产阶级消灭华尔街像郭文贵这样玩基金捞大钱的金融寡头。现在两人打的火热,不过是“掩耳盗铃”般的自说自话罢了。
   《淮南子》上有句话,惟不求利者为无害,惟不求福者为无祸。郭文贵和班农抛弃道义,背后都是“利欲”在作祟。利益同盟之间是没有真情的,就像蜘蛛网一撕就破,形同陌路将是定局。我们且看王健之死发布会后郭骗各种真相败露,而失去了攀附班农这颗大树的文贵,将如何沦为“美国爸爸”的弃子,独自面对正义的审判和制裁。
(2018/12/05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