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
严家祺
[主页]->[大家]->[严家祺]->[苹果日报 :「GDP負增長率」與「負GDP」]
严家祺
·严家祺:东风 · 旋风 · 西风 · 福利风
·严家祺:《创造“多元文明”的五个半人》
·严家祺:《一个非基督徒对神的信念》
·嚴家祺:日本電影《禪》觀感
·关于“第三千纪基督教”
·五个半人
·“跨千纪”的对话
·從科學角度看教廷與“進化論”和解的意義
·人性的普遍性
·“人本主义”的三項原则
·民族主义存在和消亡的四大因素
·論“主義”(2008-8-10)
·从脑科学的角度看“主義”
·从脑科学看宗教的大智慧
·從『腦科學』看『宗教大智慧』
·从脑科学看“自由主义”、“共产主义”、“保守主义”、“存在主义”、“解构主义”
·严家祺:《人类社会的“动物政治”》
·从北非革命看“板块政治”(《动向》2011-4)
·變“尺度”時空觀:看幾個現象
·變“尺度”時空觀
·论国家狂妄的根源
·“超羽流”和地震能量
·氣候“冷化”“暖化”的三个周期
·
《首脑論》(1986)《三种政体》(1979)
·
·《首脑論》目录
·首脑論旧序新注
·连载1980年批判终身制的幻想小说①
· 连载1980年批判终身制的幻想小说 ②
·连载1980年批判终身制的幻想小说 ③
·连载1980年批判终身制的幻想小说④
·连载1980年批判终身制的幻想小说⑤
·习近平311复辟帝制得逞的四大因素
·
《霸权論》(2006)书摘
·
·严家祺《霸权论》的主要观点
·《霸權論》9章81節287頁全部書稿
·《霸權論》書頁中另行排版的85句短文
·《霸权論》目录和序
·1·1国家是一种活的“行为体”
·1·2“人——马系统”的智力和能力
·1·3“巨系统”和涌现特征
·1·4目的:“未来实现的事”对“现在的行为”有约束性
·1·5无脑动物、有脑动物和理性水平的高低
·1·6从“水母群体”到“极权体系”和“遥控机器人群体”
·1·7自主行为系统的层级与交错
·1·8兩个“自我”
·1·9“狡詐”是“政治行為體”的重要特徵
·2·1从“国家有机体論”到“地缘政治学”
·2·2 2·3每一个“國家”都有一个極难改變的「地緣環境」
·2·4「國家行為體」的模型
·2·5躯体的萎缩是拜占廷走向灭亡的重要因素
·2·6 2·7動亂:「國家動物」的「情緒爆發」
·2·8 動物的群聚和人的群聚
·2·9國家的“動物性”和“板塊性”
·3·1古代世界地图的变更
·3·2波兰的“再生”和“国土”的平移
·3·3 3·4 3·5 3·6国家的扩张、分裂、解体、倂合和一体化
·3·7国界的人为变动
·3·8“大马士革——哭墙”分界线
·3·9中日东海专属区的划界问题
·4·2狭义与广义战争
·4·3戰爭能量與戰爭意志
·4·4军事行为体的六项构成
·4·5 4·6軍力流動論
·4·7点目标和点击战
·4·8 4·9政治動物間的溝通障礙
·5·1三代國際體系
·5·2地域政治:離心力與向心力
·5·3「體系」與「國家」間的「中間態」
·5·4 島國主義與內陸主義
·5·5均勢平衡者角色
·5.6國際體系的簡化模型
·5.7國際體系結構的要素
·5.8國家間的四種作用力
·5.9國際體系的四項特徵
·8·1太空的范围和划分
·8·2航天时代
·8·3"高边疆”战略
·8·4太空资源和太空工业化
·8·5单向透明战场
·8·6太空战
·8·7NMD和TMD
·重贴:《霸权论》『全能战争网』和『战争脑』
·外星殖民:太空事业是全人类的事业
·國際秩序與國內秩序在表現形式上的区别
·太平洋五大板塊
·关于主权、主权权利和南海裁决
· 为何仲裁庭無權裁决南海那些问题
·南海的四种海域
·海牙仲裁庭的两项法律错误
·严家祺:耶路撒冷“一城两国”的分界线
·中国也应当退出《巴黎气候协定》
·克里米亞戰爭與中俄邊界問題
·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苹果日报 :「GDP負增長率」與「負GDP」

   名采 2018年12月29日嚴家祺
   

「GDP負增長率」與「負GDP」


   苹果日报 :「GDP負增長率」與「負GDP」

   • 適中字型

   • 較大字型
   向松祚是「歐元之父」蒙代爾六卷本《經濟學文集》的譯者,是中國人民大學國際貨幣研究所副所長、中國農業銀行前首席經濟學家。在中國紀念改革開放四十年前兩天,向松祚以「四十年未有之大變局」為題發表演講,引起了全世界對中國GDP真相的注意。
   
   向松祚說:「2018年我們可以說是非比尋常的一年,這一年發生了太多太多的大事。但是最主要的是什麼?──2018中國經濟下行。今年下行到什麼程度呢?國家統計局的數據是6.5%。但是一個非常重要的機構的研究小組,他們內部發佈的報告是:到目前為止,中國GDP的增長數據為1.67%。而另外一種測算顯示數據為負。」
   
   在向松祚演講後兩天,習近平在慶祝改革開放40周年大會上的講話時說,中國GDP年到2017年,年均實際增長為9.5%。習近平與向松祚講的都是「GDP增長率」,兩人的數據並沒有矛盾,因為向松祚談的是2018年,習近平沒有談2018年的數據。但從中國國家統計局2018年的GDP數據看,2018年中國經濟肯定是下行了。這一點,習近平沒有提及,中國經濟下行到什麼程度,一般人並不清楚。現在,向松祚公佈了「一個非常重要的機構的研究小組」報告的數據,GDP的增長率為1.67%。而另外一種測算顯示數據為負。向松祚說他「不去討論這個測算是正確還是錯誤,也不講應該相信哪個數據」,但這與2017年前GDP增長率9.5%數據相差,不是統計標準、統計方法上的差別,而是確確實實在2018年中國經濟走向下行了。
   
   GDP有實際GDP和名義GDP之分。為了比較不同國家之間的GDP,需要轉換各國貨幣。按不同國家貨幣的國際匯率轉換,與按貨幣與一選定標準貨幣(一般為美元)的購買力平價(PPP)為標準轉換,GDP統計數字是有明顯不同的。對中國來說,按貨幣的國際匯率統計的數字,比按購買力平價統計的數字,少了幾萬億美元。而且,國際貨幣基金組織、世界銀行、聯合國、美國CIA和各國政府公佈的GDP數據也存在不小的差別。
   
   受向松祚講話啟發,這裏討論另一個問題,就是什麼是「負GDP」?GDP增長率為負數,與「負GDP」是兩個完全不同的概念。增長率低,是指增長緩慢;增長率負,就是經濟衰退。「負GDP」是指GDP的數值本身為負數。在一個小經濟體內,如果在一段時期內投入大於產出,那麼這個經濟體的GDP 就是負值。對一大國來說,GDP本身不會是負值,但環境污染、疾病蔓延、災難損害、超「自然失業率」,這就是「負GDP」。統計一國GDP時,實際上應該減去這一「負GDP」的數值。現在世界上GDP完全不能反映經濟增長對資源環境所造成的負面影響,不能反映資源消耗的代價,也就是說GDP無法衡量增長的代價,不能度量因環境變壞所付出的社會成本。
   
   我估計,向松祚所說的「一個非常重要機構的研究小組」在統計中國GDP時,還沒有考慮到中國的環境污染、資源浪費 、疾病蔓延、災難損害等方面的問題。
   
   9.5%這樣的高增長率中,沒有計入「負GDP」。長期來說9.5 %的增長率是不可能、不必要的。實際上,人類社會的發展,在改善環境、保障人權的同時,只要長期內持續保持略高於人口增長率的經濟增長就可以了 。
   
   在GDP統計中,「消費服務」中相當一部分最終並不形成有形物品,只是提供以活動形式的服務,也就是說,沒有創造新的物質財富,只是為人提供便利、感受美好、減輕病痛、增進舒適。既然這些消費可以增加一國GDP,那麼,環境污染、疾病蔓延就是「負GDP」,冤獄酷刑、災難損害更是「負GDP」了。「負GDP」是現代經濟學研究的大問題,不只是中國一國的問題,全世界要有一個「負GDP」的統一的統計標準。希望今後世界各國的GDP統計數字中,減去了各種「負GDP」數值。
   

從「負GDP」問題再回到談「GDP負增長率」。改革開放40年,有兩個被全世界看到的重要標誌,一是四十年中國出了四個最高領導人,也就是鄧小平、江澤民、胡錦濤、習近平,沒有人任期超過十年;二是,中國成了全世界第二大經濟體。


   

2018年正是在這兩個問題上發生了大變化,


   在第一個問題上,2018年召開的全國人大,居然從1982年憲法中刪除了國家主席「連續任職不得超過兩屆」的條款,這使全世界看到中國政治的大倒退。
   
   在第二個問題上,2018年也是改革開放40年經濟大倒退的一年。中美貿易爭端發生在中國全國人大閉幕後第二天。特朗普簽署了一個備忘錄,依據美國貿易法第301條,下令美國貿易代表對從中國進口的商品徵收關稅,涉及的商品總計可達600億美元。中國商務部立即作出反制,向128種美國進口商品徵稅,從此打響了中美貿易戰。習近平的講話沒有提2018年這一大事,也沒有提2018年中國民營企業的困境和經濟下行出現的問題。事實上,面對問題,不能回避,必須正視,而且需要讓人民知道真實情況。美國增息和縮表,反反覆覆講,是在一次次對美國人民敲鐘,提醒人們,金融資產交易要自己做好決策。經濟學家向松祚正是在第二個問題上為中國經濟擺脫困境敲響了警鐘,這是大有益於中國和中國人民的事。
   
   (注:本欄每周由不同作者執筆。)
   嚴家祺
(2018/12/28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