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思想主权控制了互联网]
谢选骏文集
·国家公园是剥夺土著人生存的法宝
·马来西亚硬不起来
·没有基督教就有个人崇拜
·李大钊双手沾满了中国人的鲜血
·没有皇帝,哪来帝师
·吴国光不懂毛泽东的王八道
·日本不对慰安妇道歉因为没有基督教化
·朱军与芮成钢一丘之貉
·外国学者是地震海啸前夕率先颤栗并逃走的动物
·蛮力巧计将计就计
·胡鞍钢成了坏人的代号
·樱花是日本人的公共生殖器就像是艺妓
·老龄社会的颤栗哀鸣
·马恩列斯毛都是眼神催眠大师
·普京饥不择食还有牛郎羡慕
·西方国家都是蛮荒丛林
·孔子学院是毛泽东思想的大学校
·是辩证法杀死了古拉格的小罗卜头兼论救赎
·你不干预政治政治就要干预你
·亚洲人比欧洲人早四五千年抵达澳洲
·长城精神扎根美国
·毛主义与伊斯兰主义一丘之貉
·中国海洋文明的最早范例
·中国海洋文明的最早范例
·中国人为什么兽性十足
·单一民族就是土著
·土人吃土
·什么叫做“风流人物”?就是“今朝”
·中国人口减半符合毛泽东邓小平的计划
·毛泽东是“娘炮”的大姐
·革命都是模仿来的
·革命都是模仿来的
·文革的面向之一就是“造党委的反”
·大火和雾霾都是炒地皮惹的祸
·大饥荒强化极权主义
·共产党为什么战胜不了宗教——只有基督教能够统一中国
·“弃国病”与“亡国奴”
·两个门罗主义之间的冲突拉开序幕
·两位功勋演员上演我的《小国时代》
·库克船长死于冒充上帝的邪教崇拜
·左派和右派都可以救命
·新疆为何无法独立
·滴滴顺风车是一个犯罪团伙
·赌城为何起诉受害者
·中国知识分子是一种“党产”
·天不生猪头,万古如长夜
·川普为何不敢宣布中国是汇率操纵国
·中共是美国的盟友还是对手
·教会组织的人员首先学会教育自己吧
·跟着老毛子死路一条
·中共是美国的盟友还是对手
·邓小平成功地愚弄了美国
·“禅宗”和“佛教”同样可笑都是胡闹
·共产党扼杀学术研究
·只有君主可以制止贪腐
·上山遗址与天子万年
·川普的圣战——把传统纸媒送进棺材,连同主编和记者控制的电子媒体!
·海纳百川与长城精神
·共产党中国如何暗度陈仓
·台湾日本的武器都是玩具吗
·美国为什么没有欧洲那么臭
·中国的“抗生素崛起”
·为何说警匪一家
·他们是怎样传教的
·无神论的流行让美国出现了《毒疫》
·Uber变成了滴滴、谷歌变成了百度
·飞行会让人类变态吗
·借来的幸福能够持久吗
·吹牛也是要交税的
·曼德拉终于搞垮了南非
·中国的三重陷阱就是三个三十年
·共享经济崩盘因为中国不适合社会主义
·中共海军能否走出长城精神
·安纳塔汉岛杀戮揭示共产主义天堂鬼话
·韩国人就是笨
·台湾至今还是一个拉美化国家
·最安全的制度也是最危险的制度
·重庆党委为何纵容滴滴杀人犯归山
·重庆党委为何纵容滴滴杀人犯归山
·烈士都是求来的
·烈士都是求来的
·白富美的美国
·文革其实从未间断
·剪毛人除了欺负绵羊还能欺负谁
·新兴市场原来都要仰美国之鼻息
·女真蒙古满洲日本苏联为何能够入主中国
·中国怎样才能成为超级大国
·“爱国宗教”的典型代表
·川普不解小国时代的风情
·文化阶层能否统治中国
·戊戌过后两年就是灭顶之灾
·从《西方的没落》到《全球化的陷阱》
·横行霸道的公路杀手大货车
·除了美国谁会买中国和日本的货
·一带一路不如万国来朝
·极权和开放无法并存
·不是淫僧不会长
·财富就是毒药
·俄国占领的远东与外蒙古都离不开中国的滋养
·非洲君子,中国小人
·法国的文物古迹是安乐死的最佳点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思想主权控制了互联网

   谢选骏:思想主权控制了互联网
   
   《中美谁将控制下一个互联网时代?》(KARA SWISHER 2018年12月12日纽约时报)报道:
   
   如果你能(其实,你应该)想像一下这种事情:一位美国大型科技企业的高管去北京旅行时,因不明确的指控被拘留。


   上周,加拿大应美国的要求逮捕了中国电信企业华为的首席财务官孟晚舟之后,许多硅谷高管对我说,这正是他们所担心的问题。
   “这令人担忧,因为这种升级是我们不需要的,”一名高管说道,他指的是两国之间已经紧张的贸易谈判。“考虑到目前的紧张局势,谁也拿不准中国会做出什么事情来。”
   和我聊的人都不愿意公开自己的名字,因为他们两边都惹不起,也因为没人知道究竟在发生什么事情。但许多人都对一报还一报式的逮捕表示了担忧。
   虽然大家都在关注这个戏剧性的逮捕事件(孟晚舟是在机场转机时被抓的)以及它对贸易谈判和股价的影响,但依我看,一场有关科技霸权的更重要的战斗正在酝酿之中。具体地说,谁将控制下一个互联网时代?下一代的互联网将按照谁的规则运行?
   
   科技巨头华为的首席财务官孟晚舟。 Alexander Bibik/Reuters
   直到不久以前,答案显然是美国,在美国诞生的互联网把世界连接在一起,并在这个过程中导致了有史以来最大的权力和财富的产生。中国一直有一个强大的科技行业,近年来,在政府的大力支持下,这个行业的投资、专业技能和创新显著提升。
   它们与政府的这种密切关系产生了显著的问题,特朗普政府不再假装中国没有在安全和创新方面构成威胁——这是正确的。
   
   孟晚舟的逮捕,并不是美国第一次打击中国企业。今年,中国第二大电信制造商中兴通讯因违反贸易规则被处以10亿美元罚款,总部位于新加坡的博通(Broadcom)收购总部位于圣地亚哥的高通(Qualcomm)的交易也受到了阻止。
   但是,高调逮捕孟晚舟突显出美国科技行业与中国和特朗普政府本来就已经复杂的关系出现了新的、令人不安的升级。
   美国司法部一直在调查华为涉嫌违反向伊朗出口美国技术的禁令,逮捕孟晚舟看来是这个调查的一部分。华为已成为全球智能手机和移动网络设备的巨头,因此,加强审查华为在为谁的利益服务,也就不足为奇了。华为的创始人、孟晚舟的父亲任正非曾是中国人民解放军的一名工程师,他的这个背景长期以来一直让美国情报官员对华为与中国政府的关系敲警钟。
   所有这些都让针对孟晚舟的行动看起来特别大胆,也像是在对中国传递一个信息:美国已经出场。
   政府有很多要担心的事情。随着关键的第五代(5G)无线网络在全球正式推出,其中许多部分正在由华为来落实。这些是将引领下一个创新时代的网络,中国将主导这个网络的想法令人不安,因为中国差不多就是监控经济的体现。
   但我感到困惑的是,当涉及那种让美国在技术竞争中保持领先地位的实际领导力和远见时,特朗普政府表现得一直如此尴尬。
   
   除了对中国这样的竞争对手保持警惕,相对应的最佳做法是政府致力于对未来的投资。然而,我们眼下看到的却是一个响亮却明显空洞的口号——呼吁技术制造产业应该返回美国(它们不会),以及一个软弱无力的承诺——让合格的科技人才在权力中心占有一席之地(一个非常不错的总统科学和技术政策办公室主任人选今年被提名后,至今未得到国会确认)。
   上周,白宫发布了一个关于科学、技术、工程和数学(简称STEM)教育的五年计划,这个计划的分量完全不足以让中国人产生一丁点儿的紧张,认为在培养下一个计算机时代的劳动力方面,我们能跟上他们显然更为积极的努力。
   同样是在上周,白宫举行了一场讨论人工智能、5G无线网,以及量子计算等题目的圆桌会议,微软的萨蒂亚·纳德拉(Satya Nadella)、谷歌的桑达尔·皮查伊(Sundar Pichai)、甲骨文的萨芙拉·凱芝(Safra Catz),以及高通的史蒂夫·莫伦科普夫(Steve Mollenkopf)等头号技术公司的高管出席了会议。这是一次所谓的“倾听会议”,但据报道,特朗普总统就进来“露了一面”,而此刻,这些问题需要远比“露一面”更持久的高层关注。
   这就是为什么《纽约时报》的报道没有让人们感到惊讶的原因,时报报道说,尽管逮捕就发生在特朗普与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共进晚餐、努力达成贸易战休战协定的时候,没有人向特朗普通报逮捕孟晚舟的计划。
   在我看来,硅谷的看法似乎是:政府对违反规则的中国企业采取强硬做法是好事,思科(Cisco)和苹果(Apple)等公司长期以来一直抱怨中国企业违规。保持警惕当然很重要,但是,如果政府也能更关注加大对美国创新的投资,而且如果政府的打击行动看上去不是那么没有章法的话,硅谷人会更有信心。
   这就是为什么你可以想像一位美国科技行业高管在北京旅行时因不明确的指控被拘留的原因。我们的政府也应该想像一下。
   
   
   谢选骏指出:上文不懂,现在已经不是国家主权横行霸道的时代了,因为思想主权已经登场!中美谁将控制下一个互联网时代?中美谁都无法控制下一个互联网时代!因为,思想主权控制了互联网,互联网自己控制下一个互联网时代——这就是我所说的“网络主权”,一种超越于国家控制的思想主权的体现。
(2018/12/13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