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和平占领德国的土耳其示范中国移民]
谢选骏文集
·“摩门教前主教”受审
·马德里耍流氓 加泰如何独立
·地方自治阻碍美国进军全球
·道德的起源
·马云加入了摩门教属灵的战争
·佛朗哥阴魂不散
·中国文明整合英国
·法国如此欺诈中国
·列宁也是受害者
·列宁不是一个合格的德国间谍
·美国革命就是要推翻法院的判决
·美国与俄国的资产者早就联合了起来
·孤独摧毁了自由社会
·行尸走肉的哲学家
·:“十九大党章修改”中的“包子馅儿”
·精神与物质的你我交流
·酒池肉林不过是游牧民族的野餐
·军事教官是否罪犯
·只有上帝是赢家
·自由贸易是强者的武器
·俄国的复国与中国的再次沦陷
·中国的军舰只是摆设
·只能用三次的USB充电打火机
·黑手党帮规与共产党章程
·现任教宗就是共产党
·榜样的遗憾
·大便的颜色
·蟑螂是人民的大救星
·英文不懂南北朝即使同床还是异梦
·《金瓶梅》作为“非人的物语”
·伊斯兰教与纳粹主义
·逆向猎巫行动时代
·奴隶怎样创造历史
·放读小国时代的重磅炸弹(以及视频)
·人生的真相就是混吃等死、完成循环
·是毒品而不是安慰剂
·“满汉全席”是亡国盛宴
·奥斯卡性侵金像奖
·习近平不是没有能力技巧,而是没有抓住大势所趋
·人还没生下来就开始老了,直到死亡
·习近平“候谈室”颠覆了共产党,还差一步复兴中国梦
·共产党不是无产阶级先锋队而是金光党
·汪达尔人与穆斯林
·为何监狱里的种族壁垒更为分明
·为何监狱里的种族壁垒更为分明
·为何监狱里的种族壁垒更为分明
·为何监狱里的种族壁垒更为分明
·讨好人与讨好狗
·讨好人与讨好狗
·蒋介石不懂历史所以失去蒙古琉球
·煞气世纪——1917年—2017年
·日本风景绝佳但房子像是鸡窝
·川普与男同性恋
·瞻仰一大会场 不如直接祭天
·日本对冲绳琉球民族的种族灭绝
·加泰罗尼亚和法兰德斯的缩头乌龟
·为什么统一德国的会是普鲁士杂种
·美国会不会出现“中国门”
·阿拉伯人之作为“变种欧洲人”
·祭天不能在天坛举行
·对恐怖分子及其信仰应否宽容和保护
·独狼攻击与“自杀他杀”
·纽约时报向儒家思想投降了
·沃尔玛为何发生枪击案
·中国面临的最大挑战不是处理中美关系而是确立国本
·如何肃清列宁的政治遗产
·中国能否跨越人均一万美元的民主化陷阱
·亚洲鲤鱼为何能够征服美国
·总统是不可能说谎的
·后宫腐败是专制制度的致命伤
·中华文明与中国政治有何区别
·伯尔尼的大钟与爱因斯坦的相对论
·总统的病就是国家的病
·宗教改革500周年与十月革命100周年
·《时代杂志》比我迟到了13年
·白人极端还是穆斯林极端
·阿富汗的普什图人还有尊严观念
·中国的外籍老师将大大减少
·生于移民,死于移民
·人民主权论犹如地心说
·文革为何阴魂不散,因为“红卫兵—活死人”还在
·圣像破坏运动来自回教压力
·中国人搞科学与民主,先把姓名颠倒过来
·全世界资产者的联合天堂
·天主教的圣徒崇拜与埃及的木乃伊传统
·苏莲托的悬崖与那不勒斯的魔鬼
·美国正在发生一场“无声的内战”
·川普到北京如何纪念共产主义受害者
·地产大亨遇上共产大亨
·笛卡尔的“不思依然在”——什么时候砍下孙中山毛泽东的脑袋
·孙文三民主义是对林肯东施效颦
·对人民主权论的证伪
·葛底斯堡演说与林肯之死
·美国是律师干出来而非谈出来的
·宽容是胜利者的特权
·军人就是杀人犯、纵火犯、强奸犯
·范仲淹问白发不知领导人个个染发
·美国时间银行企图逃避政府和银行的六大盘剥
·中国的“时间银行”是一个骗局
·“地缘政治学”之依据
·草民社会——王国心态视民如伤,帝国心态草菅人命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和平占领德国的土耳其示范中国移民

   谢选骏:和平占领德国的土耳其示范中国移民
   
   网文《欧洲深处的忧虑:土耳其人如何遍布欧洲?》(Mar 15, 2017王子铭)报道:
   
   土耳其移民在欧洲日渐增多已经成为一个不争的事实。看着德国足球队里日益增多的土耳其裔面孔,就能感受到土耳其人在德国日益增加的影响力。据报道,对于8000万人口的德国来说,土耳其裔的移民已经接近300万人。许多土耳其人拒绝使用德语,坚守伊斯兰教,与德国的主流文化格格不入。


   不仅是德国,其他欧洲大国也面临着越来越严重的“土耳其危机”。这几天土耳其与荷兰嘴仗打得厉害,荷兰把土方去拉票的外交部长、家庭和社会政策部长给撵出国门,土总统埃尔多安则骂荷兰政府是“纳粹余党、法西斯主义者”。荷兰、德国外长都对土方的行径表示谴责。土耳其人则在荷兰使馆、领馆外面大声示威。双方的口水战愈演愈烈。
   令人好奇的是,本该是土耳其的内政,一场议会制转变为总统制的公投,怎么会变成外交危机?土国部长竟然要到他国帮总统拉票,就更令人惊讶了。
   
   △被撵回国的土耳其美女部长
   众所周知,土耳其曾铁了心地要往欧盟挤,土耳其还没有进入欧盟,但一大票土耳其人已早早在欧洲扎根。如今约有将近400万的土耳其人居住在欧洲,他们中的大部生活在德国、法国、荷兰等国,他们的存在对土耳其的国内政治有着至关重要的影响。
   
   奥斯曼帝国的欧洲殖民计划
   土耳其人向往欧洲大陆可谓历史悠久。从苏莱曼大帝开始,奥斯曼帝国于1529年、1683年,两次围攻维也纳。要是当年土耳其人胜利了,那么这座“音乐之都”就不再有教堂的钟声,而是宣礼塔的回响了。
   如今的欧洲很多地方,是当年奥斯曼帝国的领土,土耳其人最早移民到这些地方,他们最先到达的就是巴尔干半岛。最初土耳其人将大量的军人、农牧民、商人以及伊斯兰教士派遣到巴尔干,进行殖民统治,以期更大地向欧洲进行扩张。
   他们在色雷斯、马里查河等爱琴海沿岸建立殖民据点。在14-16世纪,除了那些自愿移民,奥斯曼帝国还将殖民巴尔干作为一种惩罚手段,将国内的潜在叛乱者发配到这一地区。
   
   △不可一世的奥斯曼帝国
   殖民给巴尔干半岛带来的最大变化就是人口与民族的变迁,穆斯林们接管了多数的大城市,原来的基督徒们逐步退回到农村与山区生活。到了18世纪,如马其顿、塞萨利、摩西亚的城市地区,土耳其人已变为主要民族;19世纪的保加利亚部分地区,土耳其人也占据了人口的多数。虽然随着奥斯曼帝国的衰落,19世纪末、20世纪初,土耳其人大量撤回到安纳托利亚半岛,但他们依然是巴尔干地区最重要的少数民族之一。
   土耳其人从1571年开始,就统治着塞浦路斯岛,同年就有30万人移民塞浦路斯,如今塞浦路斯南北分裂,土耳其和希腊争得不可开交。不过,早期移民西欧的土耳其人则有点惨。
   早在13世纪,他们当作奴隶被阿拉伯商人卖到意大利北部的威尼斯、热那亚等地。后来土耳其商人逐步定居安特卫普、阿姆斯特丹、伦敦等大西洋沿岸城市,17世纪早期荷兰就建立了至少2座清真寺,供当地的土耳其人礼拜。
   
   塞浦路斯竟是最早的移民
   进入现代之后,早期的土耳其欧洲移民是英国的塞浦路斯土耳其人。19世纪末塞浦路斯成为英国的附属地。20世纪20年代早期开始有大量的塞浦路斯土耳其人到英国旅游与留学。
   1929年的大萧条给塞浦路斯的经济带来了沉重的打击,大量失业的土耳其人来到英国寻求生存机会;二战期间,英国工业的需要同样吸引着土耳其移民。虽然1960年塞浦路斯获得独立,但50年代后土、希两国就紧锣密鼓地在这片土地上展开势力争夺,长期的冲突,导致塞浦路斯的土耳其人不断地来到他们原来的宗主国——英国,截至2011年已经超过有30万塞浦路斯土耳其人定居在英国。
   
   数量巨大的德国土耳其劳工
   今天土耳其人数最多的海外移民国家是德国、荷兰、法国和奥地利,这也难怪土部长要到这里来为公投拉票。
   土耳其人来到德国,还要从1961年联邦德国与土耳其签署的劳工输出协议说起。1945年二战结束后,西欧各国一片狼藉,美国的马歇尔计划给西欧又重新注入了经济活力。
   50、60年代,随着经济的快速发展,西欧国家普遍出现了劳动力短缺的状况。1961年柏林墙悄然竖起,彻底结束了东德与东欧民众到西德打工的情况。当年西德的失业率仅为0.8%,有50万份工作无人来做,次年失业率再降到0.7%,劳工短缺可见一斑。
   早在1957年西德总统豪斯访问土耳其,就与该国达成改善其职业培训系统的协议。1958年有150名土青年来到德国,参与职业培训先期工作。1960年约有1500名土耳其人旅居西德,不过他们大多是学生与商人。1961年双边劳工协议达成后,在十几年间,有超过80万的土耳其人来到德国,其中包括14万女性,以及土境内的库尔德人。
   
   在德土耳其人将两国国旗结合
   1973年石油危机爆发后,西德经济陷入停滞,德国终止了包括土耳其在内的多国劳工协议。但回国的土耳其人远远没有来到德国的人多,1974年西德通过“家庭团聚”政策,允许在德的土耳其人将家人带进德国。
   从1974年至1988年,德国的土耳其人增长了一倍,性别比例也趋于正常。今天德国的土耳其人超过300万,占人口的3.6%左右,且多集中在大城市。
   实际上50年代德国与希腊、西班牙、意大利和马格里布国家都签有劳工协议,但这些劳工中数土耳其人社会融入最差。不但因为宗教、文化之间的差别大,而且他们人数众多,形成了独立的社群,很难融入主流社会,这也是今天德国主要的社会问题之一。不过今天的第二代、第三代土耳其移民已经比他们的先辈好多了,至少语言不成问题,而前还能够进入很多行业工作,不单单是从事简单的体力劳动。
   荷兰与法国的土耳其人情况也差不多,都是60年代与土方签订劳动协议,吸引土国劳工进入该国,解决劳动力短缺问题,也都于1973年石油危机停止了劳工输入。它们的土耳其人数量没有德国多,约有40-50万的土耳其人居住。
   今天在德国街头依然能够看见很多土耳其人在举行政治活动,针对的对象倒不是德国,而是他们的母国。相比于今天叙利亚的难民数量,当年西欧各国接受的土耳其人可谓多得多,但是当年是为了吸引劳工,今天疲惫的欧洲经济恐怕难以容纳下这么多难民。再者,作为最世俗化的穆斯林国家,土耳其人与欧洲人的文化差异,也远没有今天的叙利亚难民巨大。
   
   谢选骏指出:土耳其帝国鼎盛时期,两次围攻维也纳失败;土耳其帝国灭亡之后,却能兵不血刃地占领德国和西欧——这对企图和平崛起的中国,是一个良好的示范。在现今的国际环境下,既然不能像欧洲殖民者那样依靠枪炮开路殖民,那就通过苦力或苦力的资金买路移民吧。
(2018/12/12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