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和魔鬼做生意]
谢选骏文集
·川普先生向李鸿章投降了
·成王败寇的汉奸集团
·谢选骏:党国不如王国
·谢选骏:党国不如王国
·强风有时是一种恩典
·不懂“小国时代”的基本原理就寸步难行
·秋雨教案的鲜血是基督教中国的种子
·穆斯林支持镇压穆斯林
·三个中华不敌第三中国
·说你有权你就有权了
·川普没有读通我的小国时代致使外交失败
·比专制政府更烂的废垃国民
·文丐莫言与其战友互相出卖
·假博士与真浪子
·正因同根生,所以相煎急
·川普家族接管美国受阻
·望子成龙导致学生作弊
·统一福建就是统一中国
·智人的灭亡
·纳粹主义的领导力量终超美俄
·抄袭不仅是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
·中央政治局就是中央幼儿园
·两会代表都是铁丝网里囚徒
·“被署名”的人其实自己也有责任
·华为是战场经济的代表
·呆胞不知富人如何花钱
·现代中国相当于罗马帝国的埃及行省
·川普成为共产党中国在美国的代理人了吗
·改朝换代的时候到了吗
·佛教徒和共产党联合起来破坏环境
·陈米不是米的王八蛋
·炸毁毛泽东他妈的像
·韩国瑜屁都不是
·活人也可以覆盖国旗——这是最高的川普总统荣誉!
·川普政府高估了中国
·一步失去自由还是步步失去自由
·川普的营垒从内部攻破了
·美国还有十六年寿命
·镇反运动就是惩罚叛徒吗
·中国人无赖太多没有专制不行
·毛煮稀流毒哈佛大学
·川普只能打败希拉里
·人类有望进化为虫子
·千面女人的话能信吗
·崔永元是大陆的郭文贵吗
·特型演员不仅是毛泽东的专利
·文革和改革的暴虐都是源于老人的极乐
·民族界限其实是一个模糊的东西
·伊斯兰就是法西斯
·自己和自己结婚就是新社会了
·中国成为世界的领头羊
·《国家利益》杂志毫无国际常识
·基督教为何不能取代共产党
·中国应该建立父母责任制度
·“主权网络”冒充“网络主权”
·中华民国为何弱智
·马恩列斯四大狗头到底姓“中”还是姓“西”
·国王是无需选举的
·中德联手就能击败美日同盟
·中德联手就能击败美日同盟
·波音公司研发自动飞行的新技术
·波音公司研发自动飞行的新技术
·反川普就是去毛化
·伊朗伊斯兰共和国的人不是人类
·实验学校测试亡国奴受毒的极限
·美国人不知道染发致癌吗
·总统套房犹如监牢
·革命就是杀人放火
·沉闷诡异才体现了永恒的中国
·好人统治世界还是坏人统治世界
·经济学人的愚蠢
·共产党中国人缺乏基本常识
·美国的新闻管制
·毛泽东为何能够吃人不吐骨头
·孙立平不知蒙古统治
·美国可以立即接管全球统治权吗
·任人唯亲就是监守自盗
·共产党领袖不如一只乌龟
·谢选骏:美国医疗体系为何唯利是图
·满遗的末日来临了吗
·谢选骏:满遗的末日来临了吗
·谢选骏:天文数字只是小菜一碟
·谢选骏:雷锋是个四面人吗
·谢选骏:埋葬尸体比调查真相更加重要
·中国回归家族统治
·中国回归家长政治
·取消汉字才能脱离中国影响
·领袖成佛是南北朝的显著特点
·又红又专的赵家人
·又红又专的赵家人
·美国缺乏英国的天下之志
·毁灭是新生的开始
·为什么没有人质疑特别检察官屈服于川普阵营的恐吓勒索
·美国已经沦为美洲病夫了吗
·世界科技中心可能正向中国转移
·一个社会已经恶贯满盈
·一切意外都是必然的意料之中
·美国的意志就是国际法
·一带一路不如万国来朝
·三个代表与三座大山
·不听党的话使得美国变得伟大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和魔鬼做生意

   谢选骏:和魔鬼做生意
   
   “和魔鬼做生意”,那是西方文艺复兴以来的常态,是所谓“浮士德精神”的狂飙运动的恶果。
   
   “与全世界做生意”当然首先是“和魔鬼做生意”——因为魔鬼是这个世界上最有权势、最有财富、最有声望的力量。


   
   《英国独立书店不与亚马逊合作 拒绝"与魔鬼做生意" 》(2013年11月21日文汇报)报道:
   
   全球最大的线上书籍以及电子书销售公司亚马逊,在拓展销售渠道时遭遇英国独立书店拒绝。亚马逊目前正在力推一个名为“亚马逊资源共享”的计划,允许独立书店以较优惠的价格向亚马逊批发电子书阅读器Kindle、平板计算机以及其他周边商品来卖给消费者。然而,当亚马逊试图将此计划推销给英国的独立书店时,却遭到不少店主的抵制。
   
   据统计,亚马逊的图书销售已经占英国图书市场的79%,但它的市场份额增长速度已经开始放缓。今年9月亚马逊曾推出过一款手机应用软件,凡在亚马逊上购买过实体书的用户,可免费或以极低的折扣买到对应的电子版,旨在帮助用户培养阅读电子书的习惯。本次的“亚马逊资源共享”计划,可以看作是该应用软件的“延伸版”。亚马逊承诺,书店如果卖出一台Kindle就可以得到6%的佣金,书店每卖出一本电子图书,或者购买者在独立书店购买Kindle并在Kindle上购买单期杂志,在两年内书店还可以得到10%的佣金。此外,书店如果销售出亚马逊的报刊杂志、视频内容、应用程序或者其他内容都可以拿到相应的佣金。亚马逊方面表示,推出该项目的目的是希望读者在附近的书店不仅能买到纸质图书,也能买到电子书。
   该计划现在已经在美国的25个州推行,英国最大的连锁书店沃特斯通连锁书店也已经在其店内销售Kindle。然而,当亚马逊试图将此计划推销给英国的独立书店时,却遭到不少店主的抵制。
   事实上,亚马逊与独立书店之间的关系一直可以用“剑拔弩张”来形容。就在两年前,亚马逊就曾发布一款比价的应用程序,它鼓励购买者在零售商与亚马逊电子商城之间进行比价,一旦发现亚马逊的价格低于零售商,就可以在亚马逊购买相同的商品并获得5%的折扣。由于亚马逊不用像独立书店那样缴纳销售税,使其能以传统书店难以达到的低价销售纸质书与电子书,这种比价方式让不少独立书店深受其害。
   不少书商认为这个新计划无疑会对已经面临困境的传统书店零售商造成“当面”一击。英国独立书商尼克·博顿利在接受《卫报》采访时表示,如果该计划推广到了英国,他不会去参加。“我们不会与亚马逊做生意,特别是它的电子图书商业模式完全是自营的。一旦购买了Kindle,你就不得不购买它的电子图书,我们喜欢更加开放的经营模式。”英国书商协会行政总监提姆·戈弗雷则表示,“这样做就是在与魔鬼做生意”。不过,也有业内人士认为,网上销售纸质书和电子书已经成为不可阻挡的潮流,独立书店与其担心亚马逊对实体书店带来的销量冲击,不如加速自身创新。
   
   谢选骏指出:英国独立书店假装清高,其实全球各国的黄色书报就是他们率先发送的。就我所知,至少亚马逊可以买到我的书籍,而英国独立书店却乏善可陈。至于说到“和魔鬼做生意”,那是西方文艺复兴以来的常态,是所谓“浮士德精神”的狂飙运动的恶果。
   
   《新京报:<与全世界做生意>微观故事呈现立体中国人》(尹鸿2015年6月4日)报道:
   
   央视纪录频道的纪录片《与全世界做生意》,着眼的是微观个体,所以,该片整体上选择了一种更加“记录”的方式,用30多位普通中国人和外国人的“生意”故事,这种“全球化”“平凡化”“故事化”的视角,改变的不仅是纪录片的美学风格,更是一种阐释视角。
   着眼微观个体的生意故事是全球视野下的社会学影像
   从来没有一个时代像今天这样,中国与世界息息相关,每一个普通的中国家庭、每一个普通的中国人都可能与国门之外的世界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而这种联系的重要纽带,就是“生意”。从某种意义上说,是全球贸易和市场流通,让中国这样一个曾经被长城、被雪山大海、被独特的文化体制所封闭的中国、中国人与世界融为一体。
   正是与全世界“做生意”,改革开放以来,改变了中国人的生活和视野,也改变了中国的社会和观念。央视推出的大型电视纪录片《与全世界做生意》,从选题上来说,敏锐、准确地嵌入了一个观察当代中国的前无古人的独特视角,为我们提供了当代中国一部全球视野下的社会学影像。
   中央电视台从《大国崛起》到《公司的力量》,再到《与全世界做生意》,三部似乎看起来并没有内在联系的纪录片,如果放到一起,却又可以看着是解密当代中国改革开放历程的具有内在逻辑的三部曲。国家、企业、家庭和个人,三者如同一个同心圆,阐释了中华民族在过去的三十多年,将被压抑已久的创造力释放出来,形成一种蓬勃澎湃的生命力,让我们从国家富强中,看到了企业的支撑;从企业的发展中看到了一个个微观个体的奋斗。正是这些一个又一个的普通人成为这个国家奇迹的原动力,也成为中国梦的斑斓色彩。
   正因为这部《与全世界做生意》着眼的是微观个体,所以,在纪录片的形态上,它与前两部主题更加宏大、视野更加开阔、阐释更加思辨的专题性纪录片不同,该片虽然也在视听语言上强调构图、节奏、造型等行使因素,追求信息的饱满和画面的冲击,但整体上却选择了一种更加“记录”的方式,用30多位普通中国人和外国人的“生意”故事,用拍摄于十多个国家和地区的家庭、工作,甚至谈判、交易现场的质感的细节,展示了全球化背景下每个个体与世界市场之间的“蝴蝶效应”,呈现出市场化背景下普通中国人鲜活灵动的生命情感和生活选择。
   全球化、平凡化、故事化视角
   改变纪录片美学风格和阐释
   这种“全球化”“平凡化”“故事化”的视角,改变的不仅是纪录片的美学风格,更是一种阐释视角。国家崛起的高峰,就是由这些“小人物”一捧一捧地累积起来的。如同作品中所记录的成千上万的义乌小商贩,他们用辛勤劳动,将世界编织成一个无与伦比的巨大生意网,将“中国制造”带向了全球200多个国家和地区。当我们听到片子中说,全球仅仅只有五个国家还没有被义乌小商品所“征服”时,我们惊讶的不仅是“市场交易”比联合国都还要巨大的流通力量,而且更感受到普通人借助于市场经济所爆发出来的无穷无尽的潜能。
   正因为《与全世界做生意》采用了叙述普通人“生意”故事的方式,其故事的丰富性传达出的意义,实际上远远超过了解说词的概括,也超过了所有的抽象结论。纪录片用生活本身的酸甜苦辣,刻画出在这样一个全球化时代,普通中国人含辛茹苦的勤劳、勇敢、智慧。
   我们看到了在印度打拼的年轻中国导游,看到了在美国犹他州经营草场的中国老板,看到了在义乌与中国人做生意的伊朗商人,也看到了在非洲大陆铺路搭桥的中国工人……正是这些一个又一个普通人的人生故事,呈现出全球市场上活跃的立体的中国人。他们得到勤劳致富的收获,但他们也付出了别妇抛雏的代价;他们有坚忍不拔的坚韧,但也遭受着水土不服的挫折;他们不断开疆拓土、创造财富,但他们也在吸取教训、虚心拿来。
   开拓“生意新大陆”的哥伦布
   人民才是创造历史的真正动力
   闭关锁国的时代,中国没有出现发现新大陆的哥伦布、没有出现五月花号上的开拓者,但改革开放,却让许许多多普通中国人成为了发现和开拓“生意新大陆”的现代哥伦布。他们不仅将“中国制造”送到了几乎世界任何角落,而且也将全世界多样的文化、文明带回了中国。“与全世界做生意”,让中国人变成了真正意义上的“世界公民”。中国已经不再是“走向世界”,而是已经在世界之中,中国人已经是地球村里最有活力的一群“村民”。
   当外国人还在热衷于用“国家意志”“政治权力”来解释“超级中国”的秘密的时候,《与全世界做生意》则用几十个看起来平平常常的普通中国人的故事,呈现了一个事实:人民,只有人民才是创造历史的真正动力。虽然一个具有长期封建宗法制度和文化的国家,仍然有许多残存的体制性力量在顽强抑制着人民的首创精神,但一百多年的现代化,却一直在推动着中国人追求自由发展、平等生活的前进步伐。
   我们从纪录片中看到,当这些普通中国人成为地球村民之后,他们在用“生意”改变世界,世界同时也在改变着他们。正如纪录片中一个被采访者所意识到的那样,中国过去“从无到有”,所以不得不选择走得更快更累。但当我们看到别人已经在从有到优的时候,我们也会学习如何从走得更快转向走得更好。从这样的意义上说,《与全世界做生意》不仅是对中国人走向世界、走进世界的历程的影像化记录,同时也是对中国人融入世界、理解世界心路历程的影像呈现。
   (尹鸿,清华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常务副院长)
   
   谢选骏指出:“与全世界做生意”当然首先是“和魔鬼做生意”——因为魔鬼是这个世界上最有权势、最有财富、最有声望的力量。
(2018/12/09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