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美国工业辉煌时期的废墟,就像美国的大肠]
谢选骏文集
·美国公立大学跨州上学的费用高出几倍
·“韩流”本是中国神话里的一个怪物,都是托了大型群众演唱会的噪音的福
·德国能够成为世界国家——全球政府吗
·真新闻假新闻达到目的就是好新闻
·台湾选举真正赢家是——互联网!
·战犯就是要为战败负责的倒霉蛋
·华人为何喜欢买房子
·瓦格纳的音乐大部分是噪音
·教育行业是门一本万利的生意
·国家是人民的敌人
·全球宪兵不够全球政府才行
·如果日本赢得了太平洋战争
·为什么日本兵特别残暴
·癌细胞是地下党操纵的第五纵队和游击战争
·基督教是自由人的宗教
·中国正在重蹈日本的战争覆辙
·应该多宣布十亿美元
·英国掩盖了新界大屠杀
·是共产党学生还是中国学生
·共济会是劳动人民的组织
·故事所改变不了的大脑
·货币的后面是强权
·白宫的赤祸
·维权律师与基督精神
·饥民成群是毛泽东思想的伟大胜利
·中国共产党强奸伊斯兰教
·金人如此警告金权
·马赛克战争是文化战的具体化措施
·习近平成为时代周刊百年风云人物
·蔡英文的败笔
·美国学术界为何睁眼瞎
·毛泽东批判宋江投降其实是自我批评
·党国也是一种朝代——“党朝”
·思想解放在中国源远流长
·邓小平是邓祸还是毛祸
·老布什是中共崛起的巨大推手
·老到了只剩下捐款的力气
·充满恶意的相向而行
·自我调查自我监督自我完善
·决定贫富的不是邮编而是基编
·有时候投降也是一种胜利
·牧师为何对总统下跪
·川普大爷又尿了裤子了
·欧洲各国为何心疼维吾尔哈萨克等族
·中国最需要抵制的外国人是共产党人
·中国大陆开始“去伊斯兰化”的文化战进程
·中国大陆开始“去伊斯兰化”的文化战进程
·第二次冷战将推出全球政府的盛宴
·日本的二元质地
·马克思是一个顶级毒贩
·缓期执行就是不执行了
·美联储终于跪地求饶了
·美联储终于跪地求饶了
·川普自命为当代的赫鲁晓夫
·朱元璋承认自己是一只猪
·没有基督教就没有现代企业
·中国最腐败的时候就是发展最快的时候
·汉字的谐音语义的陷阱社会的真实
·中国最腐败的时候就是发展最快的时候
·中国最腐败的时候就是发展最快的时候
·文明人应该学会吃塑料
·川普开出的是紧箍咒还是最后通牒
·川普开出的是紧箍咒还是最后通牒
·川普开出的是紧箍咒还是最后通牒
·美国走向君主政治
·共产党中国铁嘴豆腐心“破财消灾”就可以了
·毛主席的好孩子一把菜刀家庭革命
·中国式自杀蔓延美国吗
·美中关系就是争霸轴心吗
·五眼联盟与中华世界
·种族主义的依据是种族差异吗
·美国工业辉煌时期的废墟,就像美国的大肠
·希特勒进攻苏联的合法性何在?在于列宁!
·中国式自杀又现美国
·中国式自杀又现美国
·比香港还大的香港
·贸易战有利生态环境
·接线生和打字员是最好的情报员
·接线生和打字员是最好的情报员
·二十一世纪的共产国际
·香港没有睾丸
·改革派是中国最危险的敌人
·华为只是冷战的一个棋子
·《环球日爆》以为加拿大人都是白求恩
·和魔鬼做生意
·和魔鬼做生意
·和魔鬼做生意
·孟晚舟肯定不是中国人,变色龙革命了
·杨振宁害死了张首晟
·勿忘美国近在中国咫尺
·解放军为何纵容日本军
·日本不是日本,中国不是中国
·公海将成为中国的公共墓地
·川普为何支持中国恢复终身制度
·中国为何包庇逃犯张五常
·毛泽东猪头不知鲁迅滑头
·”党是领导一切的“砸了华为的锅
·早知华为今日,何必苹果当初
·川普是华为的救命神器
·川普是华为的救命神器
·二世而亡是个普遍规律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美国工业辉煌时期的废墟,就像美国的大肠

谢选骏:美国工业辉煌时期的废墟,就像美国的大肠
   
   你不能指着一个人的肚子说,“这是另一个你。”因此你也不能指着美国的一部份说,“这是另一个美国”。事实上,任何一个国家的任何一部分,都不是独立的,而是整体的一个部分或曰一个器官。例如,“上游企业”或“下游企业”,上游地区或下游地区——某些地区像是小肠,某些地区像是大肠,某些地区象是心脏,某些地区像是大脑,还有肝脾胃肺肾四肢等等。而美国工业辉煌时期的废墟,就像美国的大肠。对于任何社会来说,大肠都是需要的,但吸毒太多的大肠却好像得了肠癌一样,会向全身扩散的。
   
   《另一个美国:芬太尼与美国乡下人的悲歌》(2018-12-05 刘胜军微财经)报道: 

   
   特朗普竞选美国总统成功的第二天,一本名为《乡下人的悲歌》的书突然冲上美国亚马逊图书销售总榜第一名。前几天去拜访吴敬琏先生,他推荐我读一本书《乡下人的悲歌》。我发现,这本书和最近爆红的“芬太尼”是理解“特朗普主义”的两把钥匙。
   
   1.突然走红的“芬太尼”与美国的“鸦片战争”
   
   在 G20 峰会期间,“芬太尼”突然爆红,原因是美方把“芬太尼”的管控列为第一位的收获,“非常重要的是,中国做出了不起的人道主义姿态,同意把芬太尼列为“管控物质”,这意味着向美国出售芬太尼的人将依法受到中国最重的处罚”。
   芬太尼对中国人而言比较陌生,在美国却是广为人知的社会问题。不久前,美国国会专家小组发布报告称中方有关应对措施未能遏止非法芬太尼流通,中国仍是美国非法芬太尼的最大源头。芬太尼是一种强效麻醉性镇痛药,其镇痛效果约为吗啡的 80 倍。但同时,它又是继传统毒品、合成毒品之后的第三代毒品——“实验室毒品”中的重要成分。2017 年 3 月,中国宣布将卡芬太尼列为非药用类麻醉药品和精神药品管制品种。
   在美国,滥用处方和非法鸦片类药物,以及吸食过量造成死亡人数飙升,已达疫情水平,这场危机被称为“鸦片危机”(或“阿片危机”),也有人称之为当代美国的“鸦片战争”。以合成类鸦片为罪魁祸首的过量药物滥用,成为 50 岁以下美国人的主要死亡原因之一。
   2016 年,药物过量使 63,600 多名美国人丧生。据白宫经济顾问委员会估算,仅 2015 年鸦片类危机造成的损失就达 5040 亿美元,接近 GDP 的 3%。美国司法部长塞申斯(不久前被解雇)将鸦片危机称为美国的“头号致命问题”。2017 年 10 月,特朗普总统宣布美国的鸦片危机已经进入“公共卫生紧急状态”。
   
   2.发现“另外一个美国”
   2016 年 11 月特朗普当选美国总统,举世震惊,很多人半天回不过神来:一个举止粗鲁、品行不咋地、言语夸张、谎言连篇、从来不缺丑闻的人为何居然会胜选?
   秘密在于:特朗普发现了“另外一个美国”:43% 的选民是没有大学学历的白人。
   2017 年 12 月美国“影子总统”、“黑衣宰相”班农在东京演讲时指出:特朗普革命的社会基础,是美国的劳动阶层和底层人民的生活在过去几十年的倒退。我们现在看到发生在美国的工业区域发生的是文化的坍塌,社区的解体。随着好工作机会的失去,造成的是作为家庭支柱的人只能找到不足以养活家庭的工作,这样的危机是美国最大的危机之一。你们可能也听到了阿片危机,那也是美国最大的一个危机。
   
   哈佛大学前校长、奥巴马时期的美国前财长萨默斯,长期以来坚持不懈批评特朗普的经济政策。但在 2018 年 10 月他发表了一篇文章开始“重新发现特朗普的美国”:“天才经济学家”萨默斯在奥巴马讲话时打瞌睡。
   上个月陪妻子走了一趟与我以往经历的截然不同的旅程。在那两周时间里,我们驱车行驶在从芝加哥到波特兰的双车道公路上,途中穿越了北美大平原(Great Plains)和落基山脉(Rocky Mountains)。我们途经的稍大的城市包括爱荷华州的迪比克(Dubuque)、怀俄明州的科迪(Cody)和蒙大拿州的博兹曼(Bozeman)。我们开车经过了一些浪漫的“鬼城”,但更多时候,我们看到的是荒废的咖啡馆、加油站和旅馆。
   地广人稀的现象似乎不仅存在于农村,也存在于城市。我们参观的每一个景点都有足够的停车位,车位数量都是到访游客数量的 10 倍。在这次旅程中,我亲眼目睹了在美国不同地方,人们的生活方式多么截然不同。我开始比过去更深刻地理解,在与土地的联系更为紧密的小地方,那些祖祖辈辈过着同样生活的人们是什么样的。在我们此行造访的大多数地方,人们过去几十年来一直倾向于投票支持共和党。教会晚餐、狩猎俱乐部和当地集市的标语多过政治标语,甚至多过商品广告标语,这颇能说明当地的文化。
   连萨默斯这样的“特朗普铁杆批评者”都开始理解特朗普了,的确值得深思。
   
   3.乡下人的悲歌
   特朗普的“铁粉”究竟是怎样的一群人?
   2016 年特朗普竞选美国总统成功的第二天,万斯的自传体回忆录《乡下人的悲歌》突然冲上美国亚马逊图书销售总榜第一名。美国第一大报,一向以高质量、严肃风格而闻名的《纽约时报》也措手不及,只好仓促地引用了《泰晤士报》的评论来推荐这本书“读懂特朗普为什么会赢”,评论家珍妮弗·西尼尔(Jennifer Senior)写道:万斯先生来了,他以悲天悯人、体察入微的笔触进行社会学解读,分析了社会底层的白人如何推动特朗普的崛起。
   Hillbilly(贫困的白人群体)的孩子长大后前景黯淡,多深陷吸毒、酗酒、奉子成婚、家庭暴力、工作不稳定、贫困甚至坐牢的绝望处境。正是这些人成就了特朗普。万斯的不凡经历带来的独特视角,让三十三岁的万斯被视为“Trump-explainer"(能解释特朗普现象的人),他所处的 Hillbilly 恰是特朗普选票的主要来源,万斯因而经常出现在各大媒体和电视节目上,一时风头无两。
   “影子总统”班农显然也受到了该书的启发。在 2017 东京演讲中班农说:有位先生叫 J.D.Vance,写了一部了不起的书,叫做《Hillbilly Elegy》(乡下人的悲歌)。书上讲述了特朗普革命的社会基础,美国的劳动阶层和底层人民的生活在过去几十年的倒退。
   J.D 万斯出生于美国“铁锈地带“的贫苦小镇,一个普通的工人阶层家庭。他受到上帝的眷顾而毕业于耶鲁大学法学院,跻身成功人士。然而,他无法忘记那些和他一样的背景却在社会底层沉沦的千千万万人:在家乡经济日渐衰落的大背景下,当地人们生活陷入一个恶性循环:父辈们贫穷,酗酒,滥用药物,家庭暴力时有发生。没有前景的生活让他们充满怨恨与愤怒,受困于生计又使他们思维固化,所有的选择都毫无意义。年轻人社会交际极其贫瘠,即使你想做出正确的选择,也没有告诉你该如何去开始,去正确面对机遇。他们被迫重复着父辈们的轨迹,再多努力都没有结果。生而贫穷“就如原罪一般,终身困扰着当地人”。
   万斯在《乡下人的悲歌》中写道:我的童年很穷困,生活在铁锈地带(Rust Belt)俄亥俄州的一座钢铁城市。从我记事时开始,这座城市的工作岗位就在不断流失,人们也逐渐失去希望。我和父母间的“关系比较复杂”,他们中的一位接近整整一生都在和毒瘾作斗争。把我带大的外祖父母连高中都没毕业,而我的整个大家庭里上过大学的人也寥寥无几。我的家乡小镇仅仅去年就有几十人因为吸毒死去。
   我想让人们知道那种对自己濒临放弃是一种什么样的感觉,以及为什么会有人放弃自己。调查显示,白人工人阶级是美国最悲观的群体。拉美裔移民当中许多人面临着难以想象的贫穷,但白人工人阶级比他们还要悲观。美国黑人的物质生活前景仍然落后于白人种族,但白人工人阶级比他们还要悲观。
   1970 年白人孩子住在贫困率 10% 以上的社区的比例为 25% ,2000 年,这一比例上升至 40% 。现在这一比例肯定更高。2011 年,布鲁金斯学会(Brookings Institution)的一项研究显示:“与 2000 年相比,2005 至 2009 年间住在极度贫穷社区的居民更有可能是白人、土生土长、高中或大学毕业、自己拥有住房且不接受政府援助。”
   
   4.乡下人的绝望与愤怒
   如果你理解了这些人的心理状态,就可以很好地理解为什么特朗普四处放炮却依然旗帜不倒。万斯在《乡下人的悲歌》中分享了一个令人震撼的故事:在我进入耶鲁法学院前的那个夏天,一位朋友建议我在家乡附近一家中等规模的地砖分销公司打工。地砖特别重,这份工作虽不轻松,但一小时能挣 13 美元,而我正需要用钱。在经济下滑的背景下,在那家公司干过几年的员工一小时至少能挣 16 美元,也就是年收入 32000 美元——这比哪怕一个家庭的贫困线都高出不少。
   虽然公司能提供如此相对稳定的环境,但管理者发现我在仓库的这一职位很难找到长期员工。在我离开之前,仓库共有 3 名员工,其中有一名员工叫鲍勃,他在我之前几个月刚刚到这个仓库工作。他当时 19 岁,有一个怀孕的女友。经理非常体贴地给了他女友一份接听电话的行政工作。他和他女友的工作表现都非常糟糕。他女友差不多每隔两天就要翘一天班,而且从不预先通知,而他则是长期迟到。不仅如此,他每天还要上 3-4 次厕所,一去就是半小时以上。他的表现实在是太差了,以至于我在那儿工作结束之前,我和另一名员工发明了一种游戏:当他去上厕所的时候,我们会定上计时器,然后每个重要的“里程碑”都会在仓库两端互相喊叫——“ 35 分钟了!”“ 45 分钟了!”“ 1 小时啦!”
   最终,鲍勃也被解雇了。被解雇时,他对着经理怒斥道,“你怎么能这样对我?你不知道我有一个怀孕的女友么?”而且像他这样的还不止一个,我在地板砖仓库工作的短短时间里,至少还有两个人也丢掉了工作,其中还有鲍勃的表哥。
   这样的员工,别说我们,就连万斯也很不理解:一个年轻人有着各种需要工作的理由,如要供养未来的妻子还有即将出生的孩子,他却丢掉了一份有着很好医疗保险的不错工作。更令人不安的是,当丢掉自己工作的时候,他还认为自己是受到了不公正的对待。他身上就缺少一种主观能动作用——他认为自己对自己的生活掌控很少,总是想要责怪除自己之外的任何人。
   社会学家的研究认为,乡下人很早就学会用逃避的方式来处理令人不安的真相,或者是假装现实比真相要好。在米德尔敦,公立普通高中的新生中有 20% 在毕业前辍学。大多数人不会拿到大学毕业证书,而且几乎没人到俄亥俄州以外的大学去读书。走遍这座城市,虽然这里 30% 的年轻人一整个星期的工作时间加起来不会超过 20 个小时,但却没一个人意识到自己身上的懒惰。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