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中国百余公共知识分子的垂死挣扎]
谢选骏文集
·第一次世界大战是八国联军的代价
·“使法必行之法”就是上帝的圣约
·文明中心注定沦为垃圾桶
·乌克兰航空班机伊朗坠毁的最大嫌犯是俄罗斯
·乌克兰航空伊朗空难的幕后黑手为何仇恨加拿大
·重庆大火是中国梦的缩影
·每个人都可以成为一个终端
·美国人的数学因为种族而差
·鼠目寸光更是生存的必需
·国民党民进党都是台独势力
·英国王室玩弄种族意识的花招
·主权国家资不抵债依靠老赖法则生存
·苏联的最后一天比苏联的第一天更加伟大
·崇祯怎么能够看懂毛泽东的简体字
·敬语是等级精神的体现、全球秩序的样板
·伊朗空难的幕后黑手原来是伊朗的亲俄势力
·病毒是进化的杠杆
·铜锣湾书店案件可能有真相吗
·该睡的时候不睡才有特殊灵感
·该睡的时候不睡也没有特殊的灵感
·香港杀人犯不仅天才型而且还推动了历史前进
·伊斯兰革命宣告结束了
·一国两制不是民族主义的神主牌
·华语歌手如何避免沦为龟奴
·林鄭月娥和梁振英與MI6的秘密
·蔡英文出任台湾特首
·民粹主义就是选票回收机
·主权国家首脑的斩首样板
·贵族真能领导中国走向文明吗
·现代中国人就像快死的“柴油鱼”活蹦乱跳
·乌克兰客机被骗入伏击圈内
·南北朝对峙决定台湾大选结果
·中美关系可能退回1972年以前
·台湾可能驱逐中国大陆于联合国之外吗
·修复的不如破旧的
·贩毒就是革命
·“向前”并非只有一个方向
·伊朗要使鬼推磨
·边境建墙的工程是交给什么人承包的
·慈善机构是最贪婪的吸血鬼子
·林火的谣言才是真相
·双赢走向双杀
·树大招风的思想引领
·接班人没有怪圈——沿着华国锋中断的道路继续前进
·中年危机就是生命的成熟
·一个中国的原则只是一件国王的破衣
·戊戌变法120周年3题
·文怀沙就是闻废垃
·美国社会能够变废为宝
·社交媒体、个人博客的力量超过了传统媒体
·党府就是荡妇——一举囊括了港府
·党府是美国一手催肥的
·党府不是政府
·党府养成的特权可以碾压一切
·党府的渔民就是海岸防卫队
·澳洲大火烧清了川普的臭嘴
·垃圾桶里的天才
·媒体就是媒婆——以法国为例
·英国不仅王室有毒
·中国吸收美国还是美国吸收中国
·老鼠冒险雷探长
·评判唐诗的人自己躺尸
·川普比林肯更能分裂美国
·逃犯都是合法的
·党府夹起尾巴的新时代
·书商推荐的100本书都是商品
·炫富贱妾与亡国祸水
·2020年的新春贺辞如此恐怖
·八国联军互相杀入各自的首都
·中国是全球瘟疫的策源地
·丧失记忆的人类还不如禽兽
·爱是战胜恐惧的基本元素
·武昌起义的传人只剩下武汉病毒了
·苏轼的汉奸哲学
·共产党自己给自己准备了“民主”这口棺材
·共产党哀嚎蒋介石铜像连夜被拆是否虚情假意
·释迦牟尼不是吃素的
·武汉的公安警察不说人话
·马斯克精神分裂了
·拔除十字架,瘟疫就到家
·司法审判就是恃强凌弱的走过场
·2020年这个庚子年也是国难年
·中国依然停留在家长制时代
·大家都在等候最高领导亲自来扑灭瘟疫
·武汉为何是一个足以致命的地点
·2020年的武汉就是1976年的唐山
·人一死了病就没有了
·瘟疫使人的生活回归正常
·海外华人捐1000万口罩驰援中国各省
·大陆和台湾都别吵了,快坐下来听上帝一课吧
·武昌起义与武汉起疫的地理基础
·瘟疫瓦解社会结构
·乱说英文算不算种族歧视
·海德格尔为何肤浅而且渺小——不能骑在希特勒头上作威作福
·人类能否关闭自己的老化程序
·中国加拿大互相影射武汉病毒是对方的细菌战所致
·查封教会降低了基督徒的感染瘟疫的机会
·武汉起疫——各省独立
·救灾导致满清灭亡
·恐怖电影来自生活的真实
·华南海鲜市场可能售卖病毒实验动物的尸体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中国百余公共知识分子的垂死挣扎

   谢选骏:中国百余公共知识分子的垂死挣扎
   
   
   《历史关头 中国百余公共知识分子为改革奋身呐喊》(法广 安德烈 30-12-2018)报道:
   


   岁末新年交接之际,中国是否会有真改革,乃是中国人心中最大的疑问。12月29日,社交网络流传『中国百位公共知识分子发表“改革开放”40年感言』,虽然很快遭封,但已流入坊间。以下仅抄只言片语,各位明鉴。
   他们为什么要出来呐喊?北京法律媒体人郭恒忠这样解释:”历史的车辆只能滚滚向前,妄想开倒车的人不可能得逞。读书人不能沉默,要呐喊,让天下知晓这一历史发展的必然规律。“
   习近平改革40周年大会上所说的该改的,能改的我们该,不该改的不能改的,我们坚决不改让许多人失望甚至绝望。中国还有改革的希望吗?北京学者常凯表示:“中国要应对目前国内外政治经济压力并摆脱困境,进而融入并立于与世界之林,唯有实施真正的改革和开放,倒退是没有出路的”。中央党校教授蔡霞则说:”一个党的历史定位取决于这个党的历史作为,是光荣榜还是耻辱榜,皆有自取。”前者寄望于历史潮流不可阻挡,后者则让中共在荣辱之间做出选择
   言论不自由 改革无意义
   什么是真正的改革和开放,北京独立时评人蔡慎坤认为:“改革不仅限于人人有饭吃,还要人人敢说话,不因说话而恐惧! 改革还要让全民分享经济繁荣 的成功,而不仅限于少数人掠夺敛财” 。
   山东媒体人陈宝成:“若言论、思想不自由,则改革开放毫无意义”。浙江前律师和法官陈天庸认为:“有利于私有产权保护与自由市场经济的才是改革,改革方向应该是增加人的自由”。
   北京外国语大学教授展江表示:“回到马克思,‘没有新闻出版自由,其他一切自由都会成为泡影。’”
   人权立国
   北京政治学者程光泉说,“全面深化改革,改革无禁区”。至今,中国有诸多禁区,人权领域就是之一。
   北京学者储成仿写到:”现代文明国家以人权哲学立国,古代中华崇尚天下为公。然而,中国迄今为止与此相差甚远。值此变制时,吾侪当协力!“
   北京历史学者丁东:”谁在倒行逆施?谁是志士仁人?何为文明常识?心中有了数,落笔才有根。“
   重庆独立媒体人刘虎写到:“宪法载明言论出版自由,核心价值观有关于‘自由’之郑重表述,但我们迄今生活中删帖封群封号的现实中,信息非充分流通,社会矛盾在增加。”
   改革开放就是向文明国家看齐
   北京新闻记者贺延光认为:”改革是改自己,开放是向美国日本及一切文明社会学习。若背弃四十年中国巨变这个根本,其异化的结果,一定是独尊之祸,重蹈覆辙。“
   北京理工大学教授胡星斗则表示:“结束反市场化、反法治化的所谓‘改革’建立真正的市场经济国家、真正的法治国家,为此,必须开展新一轮思想解放运动”。
   中国政法大学教授江平:“法治不仅是改革的手段,更是改革的目标。市场不仅是社会主义属性,更是自身的属性。”
   北京法学家李楯写到:“四十年来,我们想尽一切办法迂回改革,但却一直回避七十多年前的错误选择。即使不追究责任,也须讲清事实,唯知真相,才有前行的基础。”
   湖北企业家李雪原认为“开放就是最大的改革,开放就是向正常国家、文明社会看齐。不开放就是走回头路。就是死扛,就必然被文明社会和自己的人民所抛弃。”
   失望与绝望
   山东大学教授冯克利感言:”记得四十年前,我天天活在盼着有人赶紧咽气的状态。未曾料如今又回到了那种状态。悲夫,世事轮回,竟陷我于不义也。“同济大学教授朱大可的感言是:“我有一篇墓志铭,但不知该送给谁。”同济大学教授朱学勤的感言只有两个字:“守夜”。
   北京法学家郭道晖说:”现在的某些提法似乎又回到’大跃进‘时代假大空的语言。过去和现今出现的违宪行为,迄今仍然听之任之,未见有关党政机关出面纠正。宪法责在施行,须’行胜于言‘,不能’言胜于行‘,更不能是一句空话。“
   清华大学教授郭于华言:”改革开放峰回路转十加三十,立宪治国冬凛夜长二为四六。“
   法学教授贺卫方则说:”不走老路,不走邪路,看起来四平八稳,不偏不倚。麻烦在于,也许世上的路只有这两条,虽然还有第三个选项:不走“。
   金融学者贺江兵则认为:”改革开放就是要全面引进和遵守国际规则,不能有选择性“。
   不闯选举关 没有真改革
   北京大学教授张千帆说:“中国社会一切问题的病灶,尤其是近年来的人权与法治倒退,根本上都是因为没有真正的选举。不闯选举关,没有真改革”;
   北京艺术评论家帅好说:“无说话的自由,无投票的权利。四十年过河,改革的言辞游戏该结束了。革命如果比保守更迅疾,他们会扔掉手里的‘石头’”。
   北师大教授张曙光认为:”只有政治体制的改革才是真改革,只有思想文化的开放才是真开放。“
   北京学者赵国君则说:“改革已死,宪政当立”
   知其不可为而为之
   北京独立学者荣剑表示:“四十年改革已然谢幕,三千年变局依旧激荡,在此时刻,上溯康梁以来,知识人坦然立危墙之下,徒手挽狂澜既倒,求维新求变法求改革,前赴后继,不绝如缕,屡战屡败,虽败犹荣……而今时间轮回,历史三峡千回百折,吾辈已尽天命,践行人事,徒有努力,不计其功,惟求尽心尽力,知其不可为而为之……天下之大,吾土吾民,岂容一家之姓! 匹夫之责,无求功名,惟求尽心尽力,即使前功尽弃,听从内心召唤,从头再来!”
   北京劳工学者王江松认为:“谭先生殉于变法维新,刘先生殉于改革开放。他们的死标志着旧变局的终结和新变局的开端。但愿这一次能超越中华民族三千年之专制轮回。”
   独立评论已笑蜀感言:“今天的中国,是激流中失去方向的巨轮。必须重新找到方向。那即是大海的方向,自由的方向。”
   学者们的期望能实现吗?清华大学教授许章润表示:“中国的大转型是挡不住的!”
   
   谢选骏指出:上述报道十分怪异,说的是“社交网络流传『中国百位公共知识分子发表‘改革开放’40年感言』,虽然很快遭封,但已流入坊间。”——但是没有原始的文本,只有“以下仅抄只言片语”,而且请求“各位明鉴”。我的鉴定结果有二——1、“仅抄只言片语”是个笑话,在网络时代根本不可能发生,要么全文转贴,要么无影无踪;2、如果原始文本就是这样的“只言片语”,那么这更像是“中国百余公共知识分子的临终遗言”,体现了上一个时代的垂死挣扎。呜呼哀哉。
(2018/12/31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