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中国百余公共知识分子的垂死挣扎]
谢选骏文集
·毛泽东思想不如秦始皇的一个屁
·铁打的兄弟要死死磕
·日本天皇来自中国概念
·天才、疯子,庸人。
·你们都是俘虏
·第二次共产党宣言
·香港人都是逃犯
·美籍华人何去何从
·官僚机构恶搞习近平
·五毛就是“五个毛泽东”
·医疗众筹正在筹备符水治病的黄巾起义吗
·国际歌对付不了共产党
·日本宣告第三次世界大战的开始
·为何谎言才能治国
·三权分立变身两权对峙——国会有权纵容总统犯罪
·再多血案也惊醒不了美国
·习近平没有一个好兄弟或好朋友或好同事或好助手
·习近平没有一个好兄弟或好朋友或好同事或好助手
·习近平没有一个好兄弟或好朋友或好同事或好助手
·郭台铭当选总统台湾会变成美国小镇
·赵本山与伪政权
·北大与清华的瑜亮情结
·美国会不会步上苏联的后尘
·美国会不会步上苏联的后尘
·成功人士多为混世魔王
·成功人士多为混世魔王
·谁喝毛泽东的骨头汤——中医药学在加拿大的墓地里发扬光大了
·余英时胡说天下方案
·天下观符合全球化
·面对中国崛起德国必须洗洗睡了
·支付宝就是金融奴隶主
·城市外交的历史功能
·做好事就像买乐透奖
·五四百年等于五四已死
·蔡元培等是协约国走狗,邓小平是精神病人
·蔡元培等是协约国走狗,邓小平是精神病人
·资本主义的缺德泛滥成灾了
·这次佩罗西也兜不住了
·孔子像不如女娲像
·民主与专制之间
·信佛就是慢性自杀
·不仅神器就连天皇也是假的
·邓小平是八九民运的助燃剂
·当无名英雄被冒名顶替或邀功领赏的时候
·邓小平是如何自杀的
·土八路不装水管子就想让龙头冒水
·查尔斯王子用实际行为批判抗议他妈妈伊丽莎白二世女王不是东西
·美国国务院里的白痴
·何频危险了
·凡是美国反对的中共就要拥护
·狗日的怎么成了骂人的话
·中国人为何选择遭遇种族歧视的美国
·炒房的缺德鬼
·武不是止戈——而是拿刀站着
·上帝会保护政府出卖的人
·老毛要毁灭别人的青春才能获得自在和自信
·拍脑袋与瞎指挥
·拜登越穷越革命
·拜登是不是中共代理人
·傅高义吃了不少人血馒头
·傅高义吃了不少人血馒头
·老革命的最后一笔党费
·老革命的最后一笔党费
·国家剥夺了网络的主权
·网络互连终于把思想和行为连为一体了
·络互连终于把思想和行为连为一体了
·络互连终于把思想和行为连为一体了
·鸡肉比大便还脏
·美国也应该变成“拿大家”
·拜登只是冰山一角
·加拿大司法体系养兵千日容易用兵一时艰难
·我想起了包遵信的哀鸣
·民运领袖怎能临阵脱逃
·强人就是懦夫
·俄罗斯的废垃是怎样炼成的
·废垃用最为恶意的方式互相对待
·消灭了无产阶级就消灭了专制独裁
·消灭了无产阶级就消灭了专制独裁
·共产党员欢呼川普的征税
·刘鹤不死美国就输定了
·小王子就是王八蛋
·第二次抗美援朝终于打响了
·川普惨被朝中轮奸
·川普被奸非川普之过也
·美国人心目中的华人是由台山人定义的
·贸易战就是垄断对抗垄断的全球内战
·加税就是“走向合作的唯一成果”
·贸易谈判就是制度保卫战
·欲控制川普必先控制美股
·川普在为六四屠杀赎罪
·决斗厮杀就是“相向而行”
·抓牧师与拆教堂
·共和国不如新王国
·六四亡魂三十年归来了
·莫言恶搞中国农民
·不是公猪也不是母猪那是什么猪
·刘宾雁真是一个缺德鬼
·中国高铁整合世界
·做官要做中国官
·价值观是人多势众的产物
·自由派在中美联合绞杀之下的最后哀鸣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中国百余公共知识分子的垂死挣扎

   谢选骏:中国百余公共知识分子的垂死挣扎
   
   
   《历史关头 中国百余公共知识分子为改革奋身呐喊》(法广 安德烈 30-12-2018)报道:
   


   岁末新年交接之际,中国是否会有真改革,乃是中国人心中最大的疑问。12月29日,社交网络流传『中国百位公共知识分子发表“改革开放”40年感言』,虽然很快遭封,但已流入坊间。以下仅抄只言片语,各位明鉴。
   他们为什么要出来呐喊?北京法律媒体人郭恒忠这样解释:”历史的车辆只能滚滚向前,妄想开倒车的人不可能得逞。读书人不能沉默,要呐喊,让天下知晓这一历史发展的必然规律。“
   习近平改革40周年大会上所说的该改的,能改的我们该,不该改的不能改的,我们坚决不改让许多人失望甚至绝望。中国还有改革的希望吗?北京学者常凯表示:“中国要应对目前国内外政治经济压力并摆脱困境,进而融入并立于与世界之林,唯有实施真正的改革和开放,倒退是没有出路的”。中央党校教授蔡霞则说:”一个党的历史定位取决于这个党的历史作为,是光荣榜还是耻辱榜,皆有自取。”前者寄望于历史潮流不可阻挡,后者则让中共在荣辱之间做出选择
   言论不自由 改革无意义
   什么是真正的改革和开放,北京独立时评人蔡慎坤认为:“改革不仅限于人人有饭吃,还要人人敢说话,不因说话而恐惧! 改革还要让全民分享经济繁荣 的成功,而不仅限于少数人掠夺敛财” 。
   山东媒体人陈宝成:“若言论、思想不自由,则改革开放毫无意义”。浙江前律师和法官陈天庸认为:“有利于私有产权保护与自由市场经济的才是改革,改革方向应该是增加人的自由”。
   北京外国语大学教授展江表示:“回到马克思,‘没有新闻出版自由,其他一切自由都会成为泡影。’”
   人权立国
   北京政治学者程光泉说,“全面深化改革,改革无禁区”。至今,中国有诸多禁区,人权领域就是之一。
   北京学者储成仿写到:”现代文明国家以人权哲学立国,古代中华崇尚天下为公。然而,中国迄今为止与此相差甚远。值此变制时,吾侪当协力!“
   北京历史学者丁东:”谁在倒行逆施?谁是志士仁人?何为文明常识?心中有了数,落笔才有根。“
   重庆独立媒体人刘虎写到:“宪法载明言论出版自由,核心价值观有关于‘自由’之郑重表述,但我们迄今生活中删帖封群封号的现实中,信息非充分流通,社会矛盾在增加。”
   改革开放就是向文明国家看齐
   北京新闻记者贺延光认为:”改革是改自己,开放是向美国日本及一切文明社会学习。若背弃四十年中国巨变这个根本,其异化的结果,一定是独尊之祸,重蹈覆辙。“
   北京理工大学教授胡星斗则表示:“结束反市场化、反法治化的所谓‘改革’建立真正的市场经济国家、真正的法治国家,为此,必须开展新一轮思想解放运动”。
   中国政法大学教授江平:“法治不仅是改革的手段,更是改革的目标。市场不仅是社会主义属性,更是自身的属性。”
   北京法学家李楯写到:“四十年来,我们想尽一切办法迂回改革,但却一直回避七十多年前的错误选择。即使不追究责任,也须讲清事实,唯知真相,才有前行的基础。”
   湖北企业家李雪原认为“开放就是最大的改革,开放就是向正常国家、文明社会看齐。不开放就是走回头路。就是死扛,就必然被文明社会和自己的人民所抛弃。”
   失望与绝望
   山东大学教授冯克利感言:”记得四十年前,我天天活在盼着有人赶紧咽气的状态。未曾料如今又回到了那种状态。悲夫,世事轮回,竟陷我于不义也。“同济大学教授朱大可的感言是:“我有一篇墓志铭,但不知该送给谁。”同济大学教授朱学勤的感言只有两个字:“守夜”。
   北京法学家郭道晖说:”现在的某些提法似乎又回到’大跃进‘时代假大空的语言。过去和现今出现的违宪行为,迄今仍然听之任之,未见有关党政机关出面纠正。宪法责在施行,须’行胜于言‘,不能’言胜于行‘,更不能是一句空话。“
   清华大学教授郭于华言:”改革开放峰回路转十加三十,立宪治国冬凛夜长二为四六。“
   法学教授贺卫方则说:”不走老路,不走邪路,看起来四平八稳,不偏不倚。麻烦在于,也许世上的路只有这两条,虽然还有第三个选项:不走“。
   金融学者贺江兵则认为:”改革开放就是要全面引进和遵守国际规则,不能有选择性“。
   不闯选举关 没有真改革
   北京大学教授张千帆说:“中国社会一切问题的病灶,尤其是近年来的人权与法治倒退,根本上都是因为没有真正的选举。不闯选举关,没有真改革”;
   北京艺术评论家帅好说:“无说话的自由,无投票的权利。四十年过河,改革的言辞游戏该结束了。革命如果比保守更迅疾,他们会扔掉手里的‘石头’”。
   北师大教授张曙光认为:”只有政治体制的改革才是真改革,只有思想文化的开放才是真开放。“
   北京学者赵国君则说:“改革已死,宪政当立”
   知其不可为而为之
   北京独立学者荣剑表示:“四十年改革已然谢幕,三千年变局依旧激荡,在此时刻,上溯康梁以来,知识人坦然立危墙之下,徒手挽狂澜既倒,求维新求变法求改革,前赴后继,不绝如缕,屡战屡败,虽败犹荣……而今时间轮回,历史三峡千回百折,吾辈已尽天命,践行人事,徒有努力,不计其功,惟求尽心尽力,知其不可为而为之……天下之大,吾土吾民,岂容一家之姓! 匹夫之责,无求功名,惟求尽心尽力,即使前功尽弃,听从内心召唤,从头再来!”
   北京劳工学者王江松认为:“谭先生殉于变法维新,刘先生殉于改革开放。他们的死标志着旧变局的终结和新变局的开端。但愿这一次能超越中华民族三千年之专制轮回。”
   独立评论已笑蜀感言:“今天的中国,是激流中失去方向的巨轮。必须重新找到方向。那即是大海的方向,自由的方向。”
   学者们的期望能实现吗?清华大学教授许章润表示:“中国的大转型是挡不住的!”
   
   谢选骏指出:上述报道十分怪异,说的是“社交网络流传『中国百位公共知识分子发表‘改革开放’40年感言』,虽然很快遭封,但已流入坊间。”——但是没有原始的文本,只有“以下仅抄只言片语”,而且请求“各位明鉴”。我的鉴定结果有二——1、“仅抄只言片语”是个笑话,在网络时代根本不可能发生,要么全文转贴,要么无影无踪;2、如果原始文本就是这样的“只言片语”,那么这更像是“中国百余公共知识分子的临终遗言”,体现了上一个时代的垂死挣扎。呜呼哀哉。
(2018/12/31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