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一边吃巧克力一边杀印第安人]
谢选骏文集
·神秘朦胧的光辉
·宗教与战略的关系
·历史上的各类宗教之作为战略
·巴比伦的宗教之作为战略
·埃及的宗教之作为战略
·印度东方的宗教之作为战略
·欧洲的宗教之作为战略
·欧洲的宗教之作为战略
·伊斯兰的宗教之作为战略
·《达·芬奇密码》面面观
·战略是“生命的适应能力”
·哲学王者/天人三策
·过河拆桥的哲学
·真理就是生命与道路
·哲学之轮
·胜利者
·领袖是无法培养的
·胜利的天才无中生有
·少数人创造的历史
·苦难是少数派战士的伴侣
·悲剧的主轴推动历史
·胜利者的书如何写就
·现代文明的整合者
·秘而不宣的“第三十七计”
·整合者的四个面相
·天子的义务与权力
·整合就是未来世界的方向
·人是不可两全的怪物
·心性修炼的至境
·大改组
·二,无产者、种姓、教族、教会
·民族整合的文明历史经验
·走向全球政府的几步震荡
·礼的精神
·二十世纪是礼崩乐坏的谷底
·圣人是礼的人格化
·“礼乐征伐自天子出”
·“礼表法里”的两道分离
·秩序与理性互为表里
·礼与控制论
·黄金时代
·礼的形式
·中国礼制的起点
·中国礼制的特点
·印度礼制的特点
·礼制是权力中枢的辐射
·礼制不同造成征服的效果
·刑不上大夫、礼不下庶人
·礼制不同于极权主义
·新文化战
·文化战的最古范本和最新动向
·文化战与军事战的区别
·天下文明超越国际主义
·防止大规模侵战的锁钥
·整合的杠杆是异源的文明
·文明的圈回之“圆”
·摆脱血气,获得文明
·文化战的战略
·战略的失败与成功
·中国文明的战略观念
·新文化战的战略观念
·破坏现存的平衡结构
·中国政略的集成(《书经》)
·“王略”论
·文化战可以借鉴的战略
·文化战可以借鉴的战术
·王道与霸道
·王道与霸道的第一层涵义
·求义与求利是不同的轨道
·怎样克服国际无政府状态
·新的政治原则已经出现
·王道的代言人
· 间接统治
·王霸战略的光谱层次
·国家制度与间接统治
·间接统治的全球政府
·全球政府要奉行王道
·王道的保衡者
·王者的要素“德日新”
·人类动物园如何推行“递进民主”?
·中庸之道
·希腊的中庸与中国的中庸
·《金滕》所阐释的中庸之道
·中庸的政治要超越理想层面
·人格化的政治违背中庸之道
·《吕氏春秋》与融合集团
·中庸之道与虎狼精神
·全球政府的临近
·从美国的911到西班牙的311
·民主国家如何胜任反恐战争?
·民主国家互不交战?
·核武恐怖的幽灵意味
·商业主义和政治精神
·整合全球的力量将告别欧洲
·全球中枢
·世界政治的核心问题
·超越中国的“中国”文明
·“中国”的“保民官”
·“中国”的内在意义
·反恐战争的逻辑结论
·世界和平仅需有限战争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一边吃巧克力一边杀印第安人

   谢选骏:一边吃巧克力一边杀印第安人
   
   《巧克力的神秘起源提前了1500年》(2018年11月18日 转载煎蛋网)报道:
   
   巧克力并不是一种新东西。如今我们所熟知的美味上瘾的零食已经能够追溯到4000年前的古代中美洲人。但新研究表明巧克力的起源故事实际上远比这个还要早——并且暗示它所被驯养种植的地区完全是另外一个地方,中美洲的南部。


   
   根据一项由加拿大的英属哥伦比亚大学研究者们共同牵头的新国际研究,在厄瓜多尔高原发现的陶土文物内壁上附着的古代化学残留物,构成了可可树(Theobroma cacao)在5450年之前的南美洲就已经被利用的有力证据。“我们的发现代表了可可树在美洲已知的最早利用,也是在南美洲首个可以直接确定可可树利用时间的考古案例,并且支持了指明这个区域是来自厄瓜多尔的可可树种植中心的基因组学研究,”作者们在研究文章中写道。
   
   该研究的根基始于在厄瓜多尔的圣安娜(SALF)考古点寻找淀粉粒证据的研究,该考古点是古Mayo Chinchipe文化的考古保护区。人类学考古学家Sonia Zarrillo已经从这个考古点发掘出的陶器中发现了玉米、豆子、木薯和辣椒的痕迹,但当她的研究同伴以及人类学家Michael Blake请她帮忙留意可可树的痕迹时,他们才获得了这个巧克力起源的新线索。“我们清楚Sonia在SALF陶罐中发现的可可淀粉意义重大,”Blake告诉ScienceAlert说,“因为先前在南美洲没有发现任何使用可可的考古证据,虽然植物学家长期以来都清楚亚马逊流域有着最庞大的可可种植物和可可树种类。”
   
   这个比传统观点早了15个世纪的可可使用的初步证据激发了他们的兴趣,暗示着巧克力的起源明显处于传统观点中起源地的南侧。Blake表示,如果是真的,这就意味着巧克力最初起源于亚马逊河的上游,然后通过某种方式向北交易或运输到了哥伦比亚、巴拿马,然后最终抵达了中美洲和墨西哥。
   
   为了验证假设,这个团队开始全面的检测从SALF考古点发掘出的陶制容器和石制文物,从中不仅发现了可可淀粉粒的踪迹,还发现了其中的生物分子残留物(包括可可碱、茶碱和咖啡因),以及可可树的DNA证据。“我们的证据表明Mayo-Chinchipe人绝对在用可可豆(因为这些含有淀粉粒),还很可能也食用可可豆外面那层鲜甜的果肉,”Blake解释说。“因为我们从陶制容器里获得的证据,其中还有制作精细的马镫形壶嘴的瓶子,我们就能推断出当时的人们会制作饮料。由于这些陶制容器是在SALF的仪式举行地点发现的,包括还有作为陪葬品的,因此可可很可能是仪式重要饮品的重要构成。”
   
   不过,古Mayo-Chinchipe人的巧克力消费或许不只是在宗教仪式中。制作不那么精致的家用陶器碎片也有着可可的痕迹,表明巧克力的食用可能也是一个更为普遍的日常行为。
   
   至于被驯化的可可树在厄瓜多尔时期后是如何一路北上的,研究人员也不清楚。有可能可可树是慢慢的被散播至哥伦比亚和巴拿马,那里的人们会在果园中种植它们。亦或许是贸易商将它们的幼苗长途跋涉的带到了这里,包括通过来往太平洋和大西洋海岸的海运。“关于这些设想,我们没有任何证据,”Blake说,“但我们十分清楚密克罗尼西亚和波利尼西亚的船员们有过相似的做法,早在欧洲探险家开启环球探险之前,他们就已经聚居于太平洋岛屿之上了。” 一次性就将巧克力的起源向前推进了1500年左右,似乎好像我们已经发现了作为数千年人类历史重要支柱的巧克力的真正的起点了。
   
   但或许没有。有可能未来的考古学研究会发现更早的证据,因为可可树对我们人类来说是一个显而易见的诱惑之物。据Blake说,任何有着陶器和磨石的地方可能都会有一些残留物,因为陶器是保留它们的“好媒介”——尽管潮湿的热带对于有机物的保存不是一个好地方。“可可树是如此明显又魅力十足,”他说。“它的果实就长在树干和主要枝干上,采摘起来十分方便,而且果肉香甜,这会是第一批占据南美热带森林的人类可能享用的。”
   
   这些发现刊登在了《自然生态与进化》上。
   
   谢选骏指出:一边吃巧克力一边杀印第安人,这就是欧洲殖民者在美洲干的“好事”!这是“入室抢劫转化为杀人强盗”的典型案例。这些“登堂入室的衣冠禽兽”,可能逃避历史的惩罚吗。
(2018/12/30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