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马克思是一个顶级毒贩]
谢选骏文集
·普世价值导致物种灭绝
·人类不过是土地的肥料
·意识怎么可能揭开意识之谜呢
·希特勒控告英国违法宣战
·中国人不能避免陪葬品的命运
·毛泽东崇拜的全是流氓
·毛泽东是人妖不是暴君
·两部手机比一部手机好——走向天下为公,不要天下为党!
·共产党是旱鸭子,绝对过不了台湾海峡
·焚书坑儒的《资治通鉴》——从第一战国到第二战国
·焚书坑儒的《资治通鉴》——从第一战国到第二战国
·比捐款数额更重要的是捐款对象
·鸡比鸽子更聪明
·北京不是川普的问题
·一个洋人后面跟着一堆汉奸
·川普其实是一个亲共派——美国亲共派的最后哀鸣
·“草菅人命”的生动注解
·张先玲是人民的代表
·中国人更喜欢沦为满洲的辫奴
·解放军匪兵向六四起义者举手投降
·切尔诺贝利才能让共产党恢复常识
·张先玲揭穿天安门四君子的伪证
·刘晓波没有做到用真话颠覆谎言
·六四屠妇邓颖超抽打周恩来耳光
·中国共产党成为六四屠杀的最大受害者
·杀人者比受害者更加心惊肉跳
·“遗忘六四”也没有用了
·这本书才是真正的《天安门文件》
·鲍朴为何帮忙掩盖周舵等人的伪证罪
·李锐是毛泽东狗的狗
·中国的出路在于改朝换代
·政府就是诈骗机构
·六四屠杀为何能使中国崛起
·不定期屠杀就没有食物了
·纪念一次就被杀害一次
·纪念一次就被杀害一次
·台商就是台奸
·瑞士大吃中国的人血馒头
·六四屠杀的30年麻雀效应造就了西方人的分裂人格
·六四屠杀的30年麻雀效应造就了西方人的分裂人格
·“天安门广场没有死人”的伪证是怎样出笼的
·红一代红二代谁更凶残
·共产党就是“一号老赖”
·毛泽东是六四屠杀的招魂幡
·美国有一个卖国集团——川普的狂吠暴露其行踪
·黑人区都是第三世界
·六四屠杀是全国规模的阶级斗争
·历史都是由后一个朝代撰写的
·英国没什么东西可偷的了
·中共政权什么时候有过合法性
·中国有一种癫痫症
·新加坡可以加入中华联邦了
·新加坡可以加入中华联邦了
·中苏同盟如何死灰复燃
·从生存竞争到生命共存——人本主义属下的资本主义和社会主义一起灭亡
·法国人印证了我的“六四观”
·中国人悲剧的生物基础
·法国是美国的“被解放国”
·美军来了迎美军
·毛主席撕咬毛主席
·毛主席撕咬毛主席
·蒋介石毛泽东为何一起崇拜汉奸
·六四屠杀是三个重生的洗礼
·立竿见影的互联网主权
·警犬监控的群众基础
·川普是中共的同路人
·破螺丝议长修理床破总统
·富人做官更像穷鬼到家
·国富民穷的中国大陆
·希特勒《我的奋斗》就是纳粹的《古兰经》
·希特勒《我的奋斗》就是纳粹的《古兰经》
·香港人都是逃犯
·香港人都是逃犯
·《逃犯条例》瓦解香港国际地位
·日本人1997年之后为何不去香港旅游
·给香港宗教界送终
·人类的生存是一个悖论
·概率的频率与周期
·不杀学生就不能巩固政权
·反华与反共不可兼得
·我们的孩子回来了
·中国没有独立所以没有独立知识分子
·互联网铁幕就是全面铁幕的基础
·川普为何不就支持六四屠杀的发言进行道歉
·为统一中国而支持台湾独立
·为统一中国而支持台湾独立
·为统一中国而支持台湾独立
·封闭社会无法技术领先
·基督的仁慈教化了凶残的欧洲
·为何不能崇拜活人
·悲剧使人快乐
·宗教复兴才能挽救生态灾难
·拔除十字架的中国大陆会不会出现核灾难
·萧何为何比周恩来还要狡诈无耻
·卡特老贼如何击败了美国
·川普正在变成希拉里
·川普正在变成希拉里
·中共为何受到自由世界的宽容
·细分亚裔等同于美洲原住民
·改朝换代为何必要
·地方政权府才是中国文明的温床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马克思是一个顶级毒贩

   谢选骏:马克思是一个顶级毒贩
   
   《当年的列强们 快被新鸦片战争打垮了》(2018-12-03 北美留学生日报)报道:  
   
   鸦片战争过去了178年了。当年蹂躏过中国的列强们,却快被一场新”鸦片战争“,打垮了。


   
   但究其原因,只能说不作死不会死!
   
   当中国人付出巨大牺牲禁毒的时候,欧美国家却纷纷把毒品合法化,却又要求中国不要“出口”毒品给他们。
   
   这神马操作?
   
   上周,我们推送了国内明星吸毒被抓的文章,在评论区里出现了这样一条留言:这条留言直指我们对吸毒充斥了太多的“偏见和误解”、“对吸毒者不宽容”。
   
   我们不知道留言的这位对吸毒和毒品危害的联系有没有足够的了解,也不知道他是否知道我国每年有多少缉毒警牺牲在前线,或者遭受了怎样非人的折磨。
   
   早年间有一部电影,里面也有很多被动吸毒的“受害者”,但对这些“受害者”,毒枭说了这样一句话:他们不吸,我卖给谁?
   
   为什么我们要对毒品、吸毒者和贩毒者零容忍?因为即便鸦片战争已经过了178年,毒品依然在以不同的形式为祸人间。
   
   在近日的G20峰会上,一种药物被美国疾控中心专家发出“红牌警告”:芬太尼。美国疾控中心主任Robert Redfield表示,由于吸食药物过量和自杀数量正在加速上升,当前的健康数据非常“令人不安”。
   
   而这两种死亡原因也共同导致美国人的预期寿命连续第二年下降——芬太尼便是“过量药物”中的典型代表。
   
   美国白宫也发表声明,称将中方“同意将芬太尼指定为一种受控物质”放在首要位置,这意味着向美国出售芬太尼的人将受到中国法律规定的最高刑罚。
   
   那么,这个突然引起国际社会关注的芬太尼是什么?
   
   今年的9月5日,美国女主播Angela Kennecke播报了一则女子因用药过量去世的新闻。而新闻中去世的女子,就是这位主播21岁的女儿。“我21岁的女儿艾米丽因用药过量在四月个月前死亡,她的官方死因是芬太尼中毒(芬太尼是一种镇痛药,常用于手术以及术后镇痛)。以这种突然又震惊的方式失去女儿,令我的世界崩塌了,我从来没想过自己的家人会成为晚间新闻的主角。”让艾米丽致死的药物芬太尼,是从阿片(罂粟)中提取的生物碱及衍生物,它能极大缓解疼痛,也能致人上瘾甚至死亡。
   
   事后,不少专家直指美国阿片药物泛滥的根本原因,即医生开具的处方药太多,从而使得病人上瘾。与此同时,10月23日,美国疾病控制防预中心(CDC)发表数据称,美国因可卡因(cocaine)服用过量而死亡的人数创下历史新高。
   
   这一数据,比去年增加了22%,比2015年增长250%。这不难让人想到刚刚过去的10月17日,加拿大全国娱乐大麻合法化。从这一天起,它成为了世界上第二个大麻合法化的国家。于是,大麻店的门口排气长龙;大麻店的库存已被扫光;大麻店的门口烟雾缭绕。
   
   加拿大人高呼,他们在书写历史;西方人呐喊,他们向文明又迈进了一步。在枫叶国全民一路“high歌”的时候,欧洲人还好吗?
   
   今年6月,据欧洲毒品和吸毒者观察所(OEDT)发表的数据,烈性毒品已席卷欧洲大陆。15岁-34岁的欧洲人中,有1720万人吸食过大麻。
   
   在英国,吸毒率位居欧洲榜首,几乎每5个大学生中就有2个人吸毒。
   
   在法国,每年的毒品交易金额为27亿欧,其中大麻10亿,可卡因8亿。
   
   在荷兰,咖啡店就可以购买大麻,被誉为“大麻的天堂”。
   
   在葡萄牙,早在2001年就通过毒品非罪化法。法律规定,以个人消费为目的吸食、持有、获取少量麻醉性和致幻性药品,都不再被当作犯罪处理。
   
   在德国,1997年便开始“大麻游行”,不断促成大麻合法化。
   
   在欧洲,大麻是人们喜欢“光顾”的对象,毒品是金钱汇聚的地方。人们对“毒品”的执着与热情,早早就用行动代替的语言。
   
   当我们惊叹于外国人是不是疯了时,也有中国人在鼓吹:为什么我们不能大麻合法化。
   
   有一位叫李雪作家,在网上公开“反对禁毒、呼吁毒品合法化”!她还说,“禁毒战争不会减少成瘾者,只会把成瘾者推向家破人亡和犯罪的深渊。”对于她曾经的言论,小编不知说些什么。也许她真的不知道,也许她假装不知道,也许是她选择性忽略,但是即便便整个西方都在为毒品狂欢,中国人也不能忘记,曾经有一个地方,它允许鸦片买卖,向毒贩征税,甚至鼓励人们吸毒;它让整个国家充满毒品和瘾君子,它让中国人被称世人称为“东亚病夫”,让中国没有御敌之兵,让中国惨遭欺凌。那就是178年前的清政府。
   
   中国做不到对毒品宽容,是因为我们忘不了178年前的鸦片战争。178年前,无数的西方人带着对东方的好奇,来到中国。他们带来自己的商品,却没能换回想要的丝绸和茶叶。但是,他们发现不知道世界是方还是圆的中国人,对他们手中的商品不感兴趣,只对白银和鸦片非常渴望。于是他们欣喜若狂。在印度,他们将商品“变成”鸦片,再把鸦片卖到中国。因此,来换取想要的丝绸、瓷器和茶叶。中国鸦片的大门就此打开。
   
   曾有据数据表示:鸦片自17世纪传入中国后,吸食人数呈几何速度增长。19世纪后期,大约有400万以上的中国人吸食(也有人估计超过1000万人)。当时的清朝人对吸毒的态度,就像是如今的西方。吸毒只是个人行为,或许它有违道德,但你家事还是你家事,吸了就是吸了。做个不恰当的比喻,当时的鸦片馆,好像现在加拿大的大麻店,门庭若市,好不热闹。
   
   或许,人们也曾在林则徐身影中,看到过希望;在虎门销会的237万斤鸦片中看到过希望;在林则徐写下的诗句“苟利国家生死以,岂因祸福避趋之”中看到过希望;但中国的命运,并没有因此而改变。为了抵御外来鸦片,有昏聩官员提出自己种植。于是,全民种植鸦片的热潮来到了。种的多了,吸的也就多了。那时的中国好像被鸦片控制了一般,上至达官贵人,下至平民百姓,都成为了鸦片的俘虏。
   
   男子瘦如柴,女子被随意践踏。整个中国人都陷入了不可自拔的毒瘾当中。在这场以贸易开头,以炮火结束的战争中,获胜的是欧洲人,被列强铁蹄、被鸦片碾碎的是中国人。这样的国恨,中国人忘不了。
   
   据数据显示,截至2017年底,中国约有吸毒人员255.3万名。而数字背后,却不只是255.3万个家庭的支离破碎。在知乎上有一则提问:中国禁毒力度大吗?
   
   问题下面的有2,750条回答,几乎每一条答案都超过上万点赞。其中很多都来源于曾经或现在缉毒工作者的亲身经历。他们用一次又一次平常但又不平凡的行动,诉说着禁毒之路的艰难,和他们从不认输的精神。
   
   这些回答很多都是匿名的,甚至上传的照片必须模糊五官,也必须隐去会暴露位置的路标。因为缉毒的工作是危险的。据说,每一个毒枭手上几乎都有一份缉毒警察的黑名单。一不小心,缉毒警们就会有暴露身份的危险,招来杀身之祸。
   
   据不完全统计,2016年以来,在禁毒工作中牺牲、负伤、意外和过劳死亡的禁毒民警多达600余人,其中因公牺牲16人。为了避免毒贩的报复,他们当中很多人死后没有墓碑,亲属不能在清明节时前去祭拜,就连报导中的遗照也要打上马赛克。正是这样,没有人会在中国向“毒品合法化”让步。
   
   1990年,政府成立了禁毒委员会;1998年,公安部成立的禁毒局。对外,禁毒这是一场没有硝烟的战争;对内,禁毒是全社会的共同责任。一位网友将中国对毒品的态度概括为:“刑法严厉,司法残酷”。
   
   根据《刑法》第三百四十七条规定:走私、贩卖、运输、制造海洛烟(白粉)或者甲基苯丙胺(冰毒)五十克以上的或者其他毒品数量大的,处十五年以上有期徒刑、无期徒刑或者死刑,并处没收财产。五十克是多少?大概是一个鸡蛋的重量。只要携带五十克以上的毒品,就有可能会考虑执行死刑。据数据显示,在我国“毒品犯罪”是适用死刑最高的罪名之一。
   
   这种严厉、残酷的惩罚,就是为了让所有人在毒品面前停下脚步。有人说:“你之所以看不到黑暗,是因为有人把它挡在你看不到的地方”。“从来就没有什么岁月静好,只是有人替我们负重前行”。在毒品的黑暗里,替你我负重前行的,是这些缉毒警察们。在吸毒过量而致死人数不断攀升的数据中;在全球无数缉毒警察倒下的身影中;在178年前中国被鸦片蹂躏的历史中;加拿大于2018年10月17日,全国的休闲大麻合法化,成为第一个大麻合法的发达国家;美国已有10州和华盛顿娱乐大麻合法化;越来越多的地区,让大麻合法成为一种趋势,让毒品的大门轻而易举的被叩开。
   
   而我国之所以能从毒品的魔爪下幸免于难,正是由于我们一直以来对毒品和贩毒行为的零容忍。对吸毒和贩毒行为的宽容,就是对我们所有人和下一代的残酷。这就是为什么我们要对毒品严打,对吸毒的明星零容忍全网封杀。反观欧美一些国家,一边对入门毒品持放任姿态,一边又要求中国不要出口“毒品”给他们,真是有种精神分裂的状态。
   
   谁会想到,从1840年过去178年之后,竟然是欧美列强还在打“鸦片战争”,而且打得很狼狈。有句话怎么说来着,自律使人自由,对于国家也是一样适用。奉劝一些国家还是管好自己国内的毒品吧。呵呵。前阵子,陈羽凡因为吸毒被抓。很多人说为什么要对吸毒的明星这么残酷?回复“吸毒”我来告诉你为什么,对吸毒明星的宽容,就是对我们所有人的残忍。
   
   谢选骏指出:虽然苏联瓦解了,但是马克思主义还是胜利,而且马克思主义还终于征服了欧美!因为马克思在说过“宗教是鸦片”,所以他的门徒禁止了宗教。但是他们没有想到的是,无神论和唯物主义的流行,摧毁了人生的终极希望,虚无主义的后果就是毒品的流行——现在他们把吸毒的责任推给医生,但是医生最多只是毒贩。套用一句毒贩的话,他们不吸毒,毒贩卖给谁?如果说是毒贩唆使吸毒者上当,那么只能说——马克思才是一个顶级毒贩。
(2018/12/03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