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改革开放的叙事本来就是伪造的]
谢选骏文集
·英国民主就是耍猴
·毛泽东集团不是骗子论,可以休矣
·第五个现代化是红二代的产品
·中国社会的超不稳定结构
·毛泽东比希特勒更邪恶
·考古学家不仅是盗墓贼还是盗猎者
·刘水推进了中国的文明化进程
·红一代断头,红二代断腕
·贵族处境的危险性
·孔子不是间谍就是叛国者
·香港人计划击杀中国独裁者
·多数人是没有灵魂的
·人类将死于自杀还是他杀
·六四屠杀对东德崩溃的影响
·地狱不是无中生有的假新闻
·蜻蜓计划体现了自由主义和理想主义者的虚伪
·台湾民主是党阀民主和党主立宪
·美国政府刚知道中共不代表中国人
·没有奴隶就没有文明
·蒙古鞑子把岳飞的子孙变成了汉奸
·什么叫做夺路而逃
·美国的毛匪
·川普真能超越驴象吗兼论全球治理是打家劫舍
·港澳台与大陆人同享被捕下狱的权利兼论“压制与反制的历史力学”
·汽车把贱人变成了贵人
·“全过程民主” 就是“从奴隶到将军”
·共产党自白为何支持川普连任
·纳粹主义也是人民民主专政
·从赛马的命运看英国土人是怎样灭绝澳洲土人的
·中国为何取消不了一党专政
·港澳台为何不同于共产党中国——先有隋炀帝,后来唐太宗
·当俄罗斯人穿上了西方的新衣那就是戈尔巴乔夫的悲剧
·中国人为何不懂“转过脸去”
·新的南昌起义——战场经济催化军事化的全球赌博网站组织
·西伯利亚即将获得解放
·琉球人不是日本人
·死亡只是一个定义
·巴黎圣母院是个赝品
·澳大利亚只能算是个岛屿
·美国确实在向罗马帝国的方向演变
·完美的极权主义就是长河落日圆
·《红灯记》改名《红灯区》——中国反对运动活像断了脊梁骨的癞皮狗
·刘文彩的原型其实是毛泽东
·他确实“抗争过”
·叔本华不知道自己的表象世界——思想
·四种沙门说明佛教就是沙门教、萨满教
·苏联,得到了太空、失去了地球
·人类的剩余价值就是逃离现代文明
·人类真是下流坯子
·少先队共青团抢劫受到法律保护
·为拍照而拍照的摄影师才是好摄影师
·台湾绿营承认两个中国的南北朝格局百年
·人工智能的致命缺陷
·世界上最美丽的未嫁公主是破鞋里的破鞋
·美国将会输掉第二次冷战
·民主党的报应就是川普
·民主不是万能的但没有民主是万万不能的
·没有基督教就讲不好中国故事
·美国移民局并未歧视亚洲人
·军队接管香港的条件已经成熟了
·法国一再战败只有打猎出气
·康德不懂哲学
·清宫戏扼杀鲜活的生命
·座谈会就是坐探会
·RCEP15国——新的大东亚共荣圈
·被美国征服是一种幸福
·125亿年前的宇宙神话
·焦国标猛扇自己的耳光六次
·共产党侮辱了中国
·只有更野蛮的才能战胜野蛮
·香港正在购买进入中国的门票
·系列爆炸在一片静默中席卷欧洲
·墨西哥为何吸引摩门教
·天安门亡灵激发了香港学生的勇武
·贿赂的另面是叛国
·杀人犯为什么自己却不愿意死
·艺术品是一种货币
·中国如何避免勃列日涅夫的覆辙
·日本国家是天子哲学的产物
·康有为梁启超都是贪污犯
·我知道美国债务的最终结局会是如何
·南极争议证明主权国家的盗匪性质
·美国正在滑入个人统治
·彭博是个死硬的政治骗子
·蔡崇国是个共产党
·开枪杀人只是最低武力
·如何扫除毛泽东遗骸
·民主党的报应就是川普
·台湾政府拥戴中国共产党
·熟人社会如何运行民主
·水是从哪里来的——水是生命的关键
·翁仁贤狗魔附体烧死全家
·西藏人不该遵循印度人的教义
·现在的黑人不是过去的黑人
·英国炮灰怎么可能击败德国
·“中国”的地缘价值
·朝鲜是中国野蛮化的指标
·香港会有天安门勇士们吗
·香港为世界制造了“中国崛起”
·德国人为什么反对刺杀希特勒
·弯道超车的致命危险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改革开放的叙事本来就是伪造的

谢选骏:改革开放的叙事本来就是伪造的
   
   《中共正在改变改革开放的历史叙事》(纽约时报2018年12月24日)报道:
   
   北京,正在中国国家博物馆展出的“伟大的变革——庆祝改革开放40周年大型展览”。

   
   2018年12月18日,在北京举行的庆祝改革开放40周年大会上,中共领导人习近平发表1.3万多字的冗长讲话,用了45次“伟大”来总结中国改革开放的成就和共产党的作用,但是没有一次强调改革开放是中国老百姓推动的事实,以及民营经济才是中国改革开放取得成功的真正原因。由于讲话没有释放给老百姓更多自由保障、进行民主化的政治改革等能够提振市场信心的信息,中国股市没有给他面子,以绿色(下跌)来回应他。
   今年1月24日,国务院副总理、中央财经领导小组办公室主任刘鹤在达沃斯表示,中国将在改革开放40周年时推出可能“超出国际社会的预期”的改革开放举措。公众一直期待看到中共会推出什么样的改革开放举措,但是在这次习的讲话中仍然看不到,而纪念活动就要收场,2018年也很快就要结束了。
   习讲话中的一句话引起广泛的注意,这句话是“该改的、能改的我们坚决改,不该改的、不能改的坚决不改”。公众纷纷猜测到底什么是“不该改的”和“不能改的”。的确,这是一句非常关键的话,透露了中共对改革设定的限制,即削弱党的领导、危及中共执政地位的都是“不能改的”,中共进行改革的目的是更牢固地掌握政权,用经济发展、提高老百姓的物质生活水平来换取老百姓的支持——也就是执政的合法性。这是中共领导人一惯的思维。正是由于这一思维,改经济不改政治,成为中国改革的一大特征,而习上台以来的作为更加强化了这一特征,并且在不少方面出现倒退。
   众所周知,邓小平被称为中国改革开放的总设计师。在全世界的眼中,中共领导人中对改革开放功劳最大的是邓小平。但这个以往的公众印象正在被改写,邓小平的地位正在被习近平超越乃至取代。
   在最近中共对改革开放的宣传中,比如正在北京的中国国家博物馆展出的“伟大的变革——庆祝改革开放40周年大型展览”中,在集中展示改革开放决策的部分,邓小平占了1?展位,江泽民、胡锦涛各占1个展位,而习近平占了邓、江、胡所有的3?展位,另外还加一个最显眼的中间突出位置(占?展位)。在中共的等级秩序中,这等于告诉世人,习的位置不仅超过了邓,甚至一人超过了邓、江、胡三人。同时,该展览中既没有1980年代两位对改革开放作出重要贡献的中共领导人——胡耀邦、赵紫阳的任何痕迹,更没有中共十一届三中全会的实际主持人华国锋的蛛丝马迹。
   展览中的第三展区“关键抉择——党中央推进改革开放的战略擘画”部分,习近平的展位比邓小平、江泽民和胡锦涛等人都更加突出。
   而在12月14、17日署名“任仲平”(“人民日报评论部”的笔名)发表的两篇重要文章中,加起来22次提到习近平,而提到邓小平只有5次,也没有提到邓小平是“总设计师”。12月17日《人民日报》发表的另一篇显眼文章,副标题则直接取名为“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引领改革开放纪实”,习近平的名字出现了41次,当然邓小平的名字一次也没有出现。
   这些信息,表明中共正在有意改写改革开放的历史叙事,弱化邓小平、胡耀邦、赵紫阳、江泽民、胡锦涛等中共领导人对改革开放的历史贡献,而突出习近平一人的历史地位。
   对于习近平上台6年来的作为,中共新的历史叙事与外界的观感是完全不一样的。10月4日美国副总统彭斯在哈德逊研究所的对华政策演说中,提到一句话:“虽然北京口头上仍然承诺继续‘改革开放’,但邓小平的这项著名政策现已成为空谈。”这个观感,与中国自由派的感受一致,相信也是全世界的共同感受。但在中共新的历史叙事中,习成了改革开放的引领者,甚至可以说是新的“总设计师”。
   中共新的历史叙事,称习上台以来,以前所未有的力度推进全面深化改革,推出1600多项改革方案,党和国家事业发生历史性变革、取得历史性成就。在世界看来,习上台后的中国,政治、文化、意识形态(舆论)、法治、人权等都出现了倒退,甚至很严重的倒退,生态在有些地区(如东部的浙江)有所改善,经济方面国企地位提高、股市大跌、金融紊乱、经济下行、就业不稳等也属于不佳表现。这样的表现,称“历史性变革”、“历史性成就”当然名不副实。为何中共新的历史叙事会和世界的观感完全不同呢?这在于中共的评判思维和逻辑与世界完全不同,而世界需要了解这一点。
   世界为何认同邓而不认同习?这源于邓式改革与习式改革的逻辑不同。简单说,邓式改革的逻辑是放权,而习式改革的逻辑是收权、集权。放权意味着放松管制,让社会自己成长和发育,走向宽松和文明,给民众更多自由,对外韬光养晦、搁置争论以避免冲突,所以邓式改革开放受到世界欢迎。而习式改革则与其相反,加强管制,严厉控制社会,对外扩张,所以不受欢迎。
   在系列宣传中,包括12月18日习在庆祝改革开放40周年大会的讲话中,都强调党的集中统一领导是实现历史性变革的原因。强调“党对一切工作的领导”是习上台后才出现的话语。党领导一切实际上就是对社会的全面控制,这是党对社会的收权和集权;在中央层面,则表现为改变“九龙治水、各管一头”的状况,结果是九常委或七常委中习一人独大,其他人需要向其述职,由原来集体领导的同事关系变成君臣关系(类似中国历史上的皇帝与内阁大臣)。
   世界欢迎邓式改革,是希望一个稳定、繁荣但是自由、文明的中国。彭斯演讲中透露,美国促成中国加入WTO是因为在苏联解体以后,“以为一个自由的中国必然会出现”,而美国几届政府的真正目的是“希望中国能够在各个领域中扩大自由——不仅仅在经济上,而且在政治上,对传统自由主义原则、私有财产、宗教自由以及所有各项人权都表现出新的尊重……但是这一希望未能实现”。
   彭斯这些话的实质是不仅仅希望中国在经济上“改革开放”,而且希望政治上“改革开放”,最终成为一个尊重自由、私有财产、宗教自由、人权等普世价值的国家。普世价值,是世界公认的文明准则。
   在过去二三十年中,中国内部有两种声音和彭斯的想法相似。一个是中国自由派比较普遍的想法,是希望经济发展促成公民社会发育,使中国逐渐实现转型;另一个是以原《炎黄春秋》杂志为代表的党内改革派的想法,希望通过政治体制改革来实现中国转型,这一想法在1980年代的邓小平、胡耀邦、赵紫阳时期已经开始着手设计和实践探索,但到1989年被打断,党内改革派只是希望重启1980年代的政治体制改革。
   上述中国内部的两种想法,在江泽民、胡锦涛时代虽然也受到压制,但没有压死,社会发展还存有空间,中国的自由派还抱存希望。但自习近平上台以后,两种想法都被强力压制,邓式改革也不能保证,社会逐渐倒退到毛式极权。彭斯的演讲,说明美国希望中国保持邓式改革路线,使中国沿着“经济发展促进民主化”的道路走下去。但习领导中国6年,抓人权律师、控制言论、破坏宗教信仰、否定普世价值,人权恶化,还宣称要向世界提供“中国方案”,这些情况表明中国正在改变,变得具有扩张性,美国无法再忍耐。
   在美国为代表的西方世界的观念中,财产权是基本人权,私有财产神圣不可侵犯。中国宪法一直强调“公共财产神圣不可侵犯”,直到2004年修宪才正式承认“公民的合法的私有财产不受侵犯”(但国家随时可以根据“公共利益的需要”实行征收或征用)、“国家尊重和保障人权”。私有财产和人权入宪,实际上是中国自由派强行塞给中共的。但至少在2004年,所谓的“胡温新政”刚刚开始,中国的自由派还有一定力量影响中共,推动中共往文明方向发展。这给了中国人希望,也符合美国等西方国家的意愿。
   但是在今年,中共高调纪念马克思诞辰200周年和《共产党宣言》发布170周年,强调中共“不忘初心”。而《共产党宣言》最重要的观点(即“初心”),是消灭私有制。受官方信息的刺激,中国有人提出私营经济离场论(意思是私营经济已完成历史使命,不再需要,可以离场了),官方还向民营企业派出党委书记和工会主席。这样的氛围,导致人心惶惶,民营企业家的信心遭受重创,民营企业投资大幅放缓,中国经济下滑(官方称今年中国GDP增长率是6.5%,有些研究机构的预测只有1.67%甚至为负),习只好出面讲话称民营企业和民营企业家是“自己人”,安抚民心,以稳定经济。
   中共近年一直强调一点:既不走封闭僵化的老路,也不走改旗易帜的邪路,而是坚定不移走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老路指毛时代,邪路指西方民主宪政,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指“政左经右”的改革路线。中国的改革开放,最大的特点是经济上接受市场经济——直到1992年邓小平南巡后,市场经济才写入中共党章和宪法,获得了合法性,但在它前面加上了“社会主义”的限定语,实际上就是不以法治为基础的市场经济。而政治、意识形态上仍然坚持毛式话语。这种“政左经右”的改革是一条腿走路的跛足改革。中共从来把发展经济作为维护社会稳定、构建自身合法性的手段,政治上则拒不接受民主宪政的政治文明。在江、胡时代,中共底气不足,不敢公然否定民主宪政;而在习上台后,则强调“四个自信”,公然反对民主宪政。
   中共新的改革开放叙事,以收权、集权的习式改革替换了放权的邓式改革,这使得“改革”的词义已经严重混乱,但区分是假改革还是真改革未必有多大意义,因为“政左经右”的改革思路实际上也是从邓小平那里延续下来的,中共只改经济不改政治的思路不会变,除非经济崩溃或外力大到其不得不改变。
   广告
   
   中国40年的改革开放,经济发展没有导致民主化,给世界各国转型提供了一个特殊案例,也给世界提出了一个难题:如何使世界第一人口大国和第二大经济体的中国,接受普世价值和现代政治文明?
   
   谢选骏指出:《纽约时报》哪里懂得——改革开放的叙事本来就是伪造的!正是上文大力推销的“邓氏改革”造成的!也就是说,正如“邓氏改革”是“毛氏专政”的惯性延续和逻辑发展,“习式终身”也是“邓氏垂帘”的惯性延续和逻辑发展。这里哪有什么改革?哪有什么开放?哪里懂得——于此可见,改革开放的叙事,本来就是伪造的。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