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丧心病狂的西方真理崇拜者]
谢选骏文集
·第八章民族精神的背后
·第九章民族精神的结晶
·第十章反思的余论
·附录援引书目和参考书目
·五色海引言
·五色海第一卷:春天的书
·第一章痛苦的零
·第二章文化史定律
·第三章历史的天空
·第四章弱者的力量
·第五章被压制的德
·第六章民族与思想
·五色海第二卷:夏天的书
·第一章文化的本体论
·第二章压制与反击
·第三章心灵界域的暗礁
·第四章社会界域的困扰
·第五章生命界域的喧嚣
·第六章无机界域的浪潮
·【附录】八十年代被检查机关从上述著作中删除的手稿
·五色海第三卷:秋天的书
·第一章二十世纪的悼词
·第二章二十世纪的遗产
·第三章全球化的病态
·第四章边缘国家的悲哀
·第五章后现代社会
·第六章半开化的尴尬
·第七章社会主义的变态
·第八章中国与世界
·第九章历史中的现在
·五色海第四卷:冬天的书
·第一章零点时分
·第二章世界是圆的
·第三章理解之圆
·第四章宿命论
·第五章生存歧路
·第六章尽性论
·第七章简单的感情
·第八章“○”的故事
·第九章虚无之君颂
·五色海第五卷:思想的太极
·思想的太极●开篇
·第一章●思想的性格
·第二章●英雄时代
·第三章●文化运动
·第四章●理解与对话
·第五章●拷问《传道书》
·第六章●生命与自由的还原
·第七章●梦想与现实的妥协
·第八章●天人之际的气韵
·第九章●太极之神
·五色海结语
·五色海总目录
·《全球政府论》[目录]
·《全球政府论》第一章
·《全球政府论》第二章
·《全球政府论》第三章
·《全球政府论》第四章
·《全球政府论》第五章
·《全球政府论》第六章
·《全球政府论》第七章
·《全球政府论》第八章
·《全球政府论》第九章
·《全球政府论》第十章
·《全球政府论》第十一章
·《全球政府论》第十二章
·《全球政府论》第十三章
·《全球政府论》第十四章
·《全球政府论》第十五章
·《全球政府论》第十六章
·《全球政府论》第十七章
·《全球政府论》第十八章
·《全球政府论》第十九章
·《全球政府论》第二十章
·《全球政府论》第二十一章
·《全球政府论》第二十二章
·《全球政府论》第二十三章
·《全球政府论》第二十四章
·《全球政府论》第二十五章
·《全球政府论》第二十六章
·《全球政府论》第二十七章
·《全球政府论》第二十八章
·《全球政府论》第二十九章
·《全球政府论》第三十章
·《全球政府论》第三十一章
·《全球政府论》第三十二章
·《全球政府论》第三十三章
·《全球政府论》第三十四章
·《全球政府论》第三十五章
·《全球政府论》第三十六章
·《全球政府论》题记
·〖“天子”简说〗(天子第一版)
·《全球政府论》第三十七章
·《全球政府论》第三十八章
·《全球政府论》第三十九章
·《全球政府论》第四十章
·《全球政府论》第四十一章
·《全球政府论》第四十二章
·《全球政府论》第四十三章
·《全球政府论》第四十四章
·《全球政府论》第四十五章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丧心病狂的西方真理崇拜者

   谢选骏:丧心病狂的西方真理崇拜者
   
   《正本清源:中国的文房四宝来自古代埃及》(新浪博客2017-04-18)报道:
   
   由于近代西方文明的冲击,中国传统文化已经全面破产,因此不少矫情傲慢的中国人产生了严重的文化不自信现象。近代以来中国学者利用这种社会心态制造了不少历史假象。似乎中国文化是一个独立于世界的文化体,似乎在中国历史上有很多的独立发明。中国的文房四宝就是一个明显的例子。几乎所有的中国人都误以为文房四宝是中国文化的特色,实际上中国的“文房四宝”来自古埃及。


   
   纸——大约在公元前3000年,古埃及人就开始使用莎草纸,并将这种特产出口到古希腊等古代地中海文明的地区,甚至遥远的欧洲内陆和西亚地区。考古学家在开罗西南郊萨卡拉第1王朝(约公元前3100年—前2890年)大臣海马卡(Hemaka)的墓中发现了最早的无字纸草卷。
   古埃及出现了象形文字以后,古埃及人早于中国大约二千年在莎草纸上书写文字。这种纸看起来很像中国的宣纸叫沙纸草,它们的区别似乎就在于莎草纸是尼罗河三角洲盛产一种形似芦苇的植物做成的,而中国没有这种莎草,中国的纸是用其它的植物的纖維做材料制成的。因此中国的纸根本不算是自己的发明。
   现代埃及人恢复古埃及造纸技术的过程也说明了这一点。 由于古埃及纸有很多的缺点,最终被羊皮纸和牛皮纸和其他的廉价纸代替而失传。莎草纸消亡以后,制作莎草纸的技术也因缺乏记载而失传。后来跟随拿破仑远征埃及的法国学者虽然收集到古埃及莎草纸的实物,也没能复原其制造方法。
   
   直到1950年代,一次偶然的机会改变了这一事实。埃及工程师哈桑拉贾(Hassan Ragab)1956-1959年就任埃及驻华大使。这位大使是个有心人,他在一次参观了中国传统造纸工艺之后受到启发,他借鉴中国传统的古老制造宣纸的工艺,竟然恢复了失传的古代埃及造纸术。中国最早发现的纸就在西方通往中国的“丝绸之路”上。因此,中国古代的造纸技术来自于古埃及。所谓的中国四大发明,只不过是中国人自己哄自己玩的童话。
   
   笔——埃及人用的笔是芦苇竿、灯心草和毛刷制做,与中国的毛笔几乎一样。
   中国近几十年的考古发现也从侧面证明了中国的笔来自西方。上图就是中国的所谓朱书文字,这个文字写在一个扁壶上。很明显这个字是用毛笔写的。 朱书文字出土于山西省临汾市襄汾县境内,是一处大型史前聚落遗址,面积约为4平方公里。陶寺遗址年代为距今4600-4000年左右。1978年开始,中国社科院考古研究所和山西省临汾地区文化局、山西省考古研究所等单位多次对其展开联合考古发掘,先后发现了居址、墓葬、城址等遗迹,以及大量的文化遗物,目前对于陶寺文化的分期主要分为早、中、晚三期。这就是说。不但最早的中国文字是突然出现的,而且毛笔也是突然出现的。在此之前,中国地区并没有发现毛笔的丝毫踪迹。在中国的西部突然发现了与古埃及一模一样的毛笔,其结论也就不言而喻了。
   
   “墨”和中国画的颜色赭石——古埃及的墨是烟黑加树胶和水混合而成,红色颜料来自赭石或赭土。这和中国传统制墨和赭石色制造原理一模一样,在今天中国画颜料中仍旧有赭石这种颜色。
   
   砚——在古代埃及是用石头做的方形或者圆形的石头槽,与中国古代的砚材料和外形一样。只不过它也是调色板。正是这种调色板很可能主要是用来研磨墨汁的,与中国砚台功能应该是一样的。埃及的砚(调色板)几乎全部是由泥沙岩做的,巴达里文化时期最初使用泥沙岩制作“化妆调色板”。涅伽达文化II期出现了许多动物造型的化妆调色板,有鸟、鱼、乌龟,也有哺乳动物。在涅伽II期晚期,调色板变得更加复杂。涅伽达文化III时期,调色板的符号象征意义最终胜出了其实际的功能,并且更加精美。涅伽达IIIab时期调色板迅速从动物浮雕象人物浮雕转换,并更多集中于反映王权。国王最初是用动物符号来表达,比如公牛。许多调色板是在上埃及的希拉孔波利斯发现的。因此,被今天中国文化赞誉的文房四宝“笔墨纸砚”可能全部来自古代埃及。
   
   与古埃及相似的汉字——埃及在公元前3100年就有了文字记录。埃及最早的文字实际上是图形文字,它与中国的象形文字不太相同,看起来更加复杂。古代埃及语属于闪米特语系,有30个单音字,80个音字,和50个三音字。如此复杂的文字必须改变,所以后来埃及文字逐渐变成音节符号和指意符号,其后又有了一音一符的字母,这种改革可能得益于闪米特人。大约在公元前2200年,古埃及出现了一种草书体,到中王朝(公元前2000—1700年)时草书体已广泛流行。古埃及复杂的象形文字只被少数祭司所掌握。大约在公元前七百年左右,从新王国后期的商业文书的僧侣体文字,演变出一种更为快速的书写形式的文字。古埃及文字和中国文字有相同的字,早就被西方学者发现,其中大约共有十个字相同,如日字,水字,月字,目字、山字、鸟字等。中国学者王晓焰在《金字塔后面的世界》中提出埃及文字的脸字,鹰字,山字,鸡字、叶字相同,一共有两百多个字相同。中国文字的出现晚于古埃及一千六百多年,而中国文字和古代埃及文字也确实有许多相似之处。所以从17世纪德国的耶稣会士祈尔歇开始,就不断有人认为中国文字来源于古代埃及。
   
   仓颉和八卦——古埃及人认为他们的文字是由神图特(Thothi发音:宙思)创造的,而且神图特的造字故事和古代中国的“仓颉造字”的神话传说很相似,“宙思”发音也与仓颉相似。古埃及人书写的数学很像八卦的表现方式。
   
   土库曼斯坦的安诺遗址属于大夏·玛剑类型(Bactria Margiana Archaeology Complex,简称BMAC文化),这种文化分布于土库曼斯坦到乌兹别克斯坦,有土坯房屋和人工灌溉,种植小麦、大麦,饲养绵羊、山羊,有精致的陶器与雪花石膏器物,金和宝石的佩饰,并且出土了安诺石印。其年代,据碳14测定为公元前2200至1700年早于中国的石印二千年。
   
   中国文明来于亚美尼亚并非古埃及——千万不要以为中国的文房四宝与古埃及同源就以为中国文明来源于埃及。这种说法早在几百年前就有。法国研究中国文化的著名学者德经(Joseph de Guignes)1758年11月,他作了题为《中国人为埃及殖民说》的讲演,他认为,中国文明同希腊文明一样是由古埃及人启发的。今天看来这种说法显然是错误的。因为,很多考古学者并不清楚,在远古时代,两河流域地区各个民族文化间的很多文化是共享的。世界文明一体化早就存在。例如苏美尔的楔形文字被波斯人和闪米特人使用,太阳崇拜不但在雅利安人中流传,也在埃及人当作流传,古埃及的文字和语言来自于闪族等等。中国的华夏民族是古亚美尼亚人,他们在两河流域统治了百年的时间,逃亡到中国。要他们带来了两河流域的文明成果。
   
   总体上,中国外来的雅利安华夏文明落后西方二千年,中国土著黄种人文化落后西方二万年以上。
   
   谢选骏指出:上文所言虽然不能说是全无道理,但其中却也充满了胡说八道的东西,例如说“古代埃及语属于闪米特语系”,,再如说“古亚美尼亚人他们在两河流域统治了百年的时间”。当然,最为丧心病狂的是说“华夏文明落后西方二千年,中国土著黄种人文化落后西方二万年以上”——实际上,华夏文明落后于两河流域这个大西域二千年而不是落后于西方两千年,至于说到中国土著黄种人文化落后西方二万年以上,那就是对人类学毫无认识了。因为两万年以前的人类,都还处在冰河时代,并未进入农业社会……不过从以上诸端可见,西方真理的崇拜者们是如何丧心病狂的了。
(2018/12/24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