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向松祚的国家体制改革就是改朝换代]
谢选骏文集
·《道德经升级版》第七十九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八十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八十一章
·《老子》哲学是不是一种胡闹
·《思想主权》目录和导论
·《思想主权》第一部“本体·内篇”第一章
·思想主权第一部“本体·内篇”第二章
·思想主权第一部“本体·内篇”第三章
·“本体·内篇”第四章
·“本体·内篇”第五章
·“本体·内篇”第六章
·“本体·内篇”第六章
·“本体·内篇”第七章
·“本体·内篇”第八章
·“本体·内篇”第九章
·“本体·内篇”第十章
·“本体·内篇”第十一章
·“本体·内篇”第十二章
·“本体·内篇”第十三章
·“本体·内篇”第十四章
·“本体·内篇”第十五章
·“本体·内篇”第十六章
·“本体·内篇”第十七章
·“本体·内篇”第十八章
·“本体·内篇”第十九章
·“本体·内篇”第二十章
·“本体·内篇”第二十一章
·“本体·内篇”第二十二章
·“本体·内篇”第二十三章
·“本体·内篇”第二十四章
·“本体·外篇”第一章
·“本体·外篇”第二章
·“本体·外篇”第三章
·“本体·外篇”第四章
·《思想主权》第一部“本体·外篇”第五章
·“本体·外篇”第六章
·“本体·外篇”第七章
·“本体·外篇”第八章
·“本体·外篇”第九章
·“本体·外篇”第十章
·“本体·外篇”第十一章
·“本体·外篇”第十二章
·“本体·外篇”第十三章
·“本体·外篇”第十四章
·“本体·外篇”第十五章
·“本体·外篇”第十六章
·“本体·外篇”第十七章
·“本体·外篇”第十八章
·“本体·外篇”第十九章
·“本体·外篇”第二十章
·《思想主权》第二部上“学科·内篇”:《思想主权的历史认识·上》第一章
·“学科·内篇”第二章
·“学科·内篇”第三章
·“学科·内篇”第四章
·“学科·内篇”第五章、几种文明的对比和交流
·“学科·内篇”第六章、两极化正是文明爆发的导火索
·“学科·内篇”第七章、我在樱花树下菩提树下想
·“学科·内篇”第八章、我喜欢耶稣的私人谈话
·“学科·内篇”第九章、“国家看护者的利益”不是“国家利益”
·学科·内篇”第十章、在“世界宗教”的表象之下
·学科·内篇”第十一章、踢出巨人的脑浆、创造新型的文明
·“学科·内篇”
·学科·内篇第十三章、阶级斗争和种族斗争的鼻祖
·学科·内篇第十四章、英国人是德国灭绝营的先行者
·学科·内篇第十五章、思想的力量在操纵事实
·学科·内篇第十六章、权力中心·文化优越·思想果实
·学科·内篇第十七章、考古学家和盗墓贼的区别
·学科·内篇第十八章、佛像就是吸毒者的忘我形象
·学科·内篇第十九章、我的著作充满“错误”
·思想主权第二部下“学科·外篇”:第一章
·学科·外篇:第二章、人活着不是为了“认识世界”
·学科·外篇:第三章、不同的种族只能彼此灭绝
·学科·外篇第四章天子是种族与文明的“原生细胞”
·学科·外篇第五章文化方案的基因限制
·学科·外篇第六章动物和人都是思想的产物
·学科·外篇第七章“天子万年”的科学依据
·学科·外篇第八章、人的思想远比上帝的思想来得贫乏
·学科·外篇第九章印度、中国、希腊,原创哲学
·学科·外篇第十章、无意义的世界为何存在
· 学科·外篇第十一章文明除了自身没有其他目的
·学科·外篇第十
·学科·外篇第十三章、刘邦这个淮夷后代的遗风
·“学科·外篇”十四章、革命的千年至福学说
·“学科·外篇”十五章、慈善可以让人健康长寿
·“学科·外篇”十六章、全世界的黑暗也不能扑灭一支蜡烛的光辉
·“学科·外篇”十七章、不能触发思想的地理起点,毫无意义
·学科·外篇十八章、利玛窦没有完成信仰核心的完整移植
·学科·外篇十九章、一枕黄粱、南柯一梦,也是一种人生
·学科·外篇二十章、牛顿的宗教观点影响了他的科学研究
·学科·外篇二十一章、生命活着的时候才会觉得悲苦
·学科·外篇二十二章、“自然的客观”也是“人类的建构”
·学科·外篇二十三章、黑人的天主教与众不同
·学科·外篇二十四章、革命豁免杀人防火的法律制裁
·学科·外篇二十五章、种族灭绝才是“历史前进的动力”
·学科·外篇二十六章、“最后的革命”迫使极权放下屠刀
·学科·外篇二十七章、打动感情、只用幼稚的推理
·学科·外篇二十八章、电影的首尾与人生的首尾
·学科·外篇二十九章、人的创造和神的创造
·学科·外篇三十章、思想的魔力、劳动的福音
·学科·外篇三十一章、“文明没落”演化“种族危机”
·学科·外篇三十二章、测不准还是测得准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向松祚的国家体制改革就是改朝换代

谢选骏:向松祚的国家体制改革就是改朝换代
   
   国改为何不同于政改?因为国改就是国家体制改革,也就是改朝换代!而政改不过是体制内改革。
   
   为什么“中国经济将陷入一个相当长期的、非常非常困难的结局”而不是“中国经济将陷入一个相当长期的、非常非常困难的局面”?因为结局和局面虽然一字之差,却说明只有国家体制改革也就是改朝换代之后,中国的经济才能峰回路转。

   
   为何这段演说影片已遭急令删除?因为鼓吹国改就是国家体制改革,也就是鼓吹改朝换代!这可能不是作者有意为之,但却是一种社会潜意识地反映,因为时至今天,已经到了短兵相接的境地,方方面面都没有退路了。
   
   《直言看衰经济 中国学者向松祚主张政改同受瞩目》(2018/12/19 中央社)报道:
   
   中国财经学者向松祚日前批判官方经济政策,并直指中国今年经济有负成长之虞的演讲,由于遭到删除,这两天成为中国网民热搜对象。但除负成长外,向松祚主张的「政改、国改」也引发话题。此外,除「政改、国改」外,向松祚直指中国民营企业真正面临的核心难题中,最害怕的是「政府不守信用」、「政府拖欠」一语,也引起中国民众热烈讨论。
   这段全长近26分钟的演讲,是向松祚16日在中国人民大学以「40年来未有之大变局?中国经济趋势展望」为题所发表。由于提到官方内部对中国今年经济成长率有2种预估,一是仅有1.67%,二是负值,引起极大的震撼。
   
   向松祚这段演讲原本被放在微信上,但在中国网民连日热传后,大多数已被网管删除。然而,随后就有人把演讲画面上传到好几个Youtube帐号上。于是,在微信上看不了这段演讲的中国网民,纷纷打听能看到演讲的Youtube网址,再利用翻墙软体突破网路管制观看。
   在演讲画面中,向松祚约在第23分钟时提到「政府不守信用」一语,并指「国务院领导人」曾在(国务院)常务会议上明确说,「中国最不守信用的是谁?最不守信用的是政府」,所以现在要「把一些政府列为‘老赖’(欠钱不还者)」。
   第24分钟时,向松祚直指,短期的货币信贷政策根本解决不了问题,中国的经济要走出今天的困境,必须实施「税改、政改、国改」这3项「实质性的改革」。
   但由于接近演讲尾声,向松祚并未深入解释「政改、国改」,仅提到「改革政府体制、改革国家治理体系」,「政府的结构要精简,人员要大幅裁掉」,如此就要实施「政府体制的改革」等语。
   向松祚最后说,12月18日中共中央要举行改革开放40周年纪念大会,「我们衷心地期待,在这个大会上,能够吹响进一步深化改革的号角。我们拭目以待,能不能这些改革方面有突破性的进展」。
   不少中国网民直指,向松祚虽提到「政改、国改」,但「欲言又止」。其中有网民因此表示「真没劲」、「不过瘾」;有网民则认为「因此要放最后讲,才能以‘时间到了来不及讲’应付过去」。
   但更多网民则引用中共总书记习近平18日表示「该改的、能改的坚决改;不该改的、不能改的坚决不改」一语,对向松祚的呼吁表达悲观态度。
   向松祚现任中国人民大学国际货币研究所副所长,曾任中国农业银行首席经济学家,环球财经杂志总编辑等职。在外界印象中,原本非属自由派立场,且曾被人称为「具有坚定的民族立场」。但他近年来因多次直言看坏中国经济前景,逐渐给外界「敢言」的印象。
   
   谢选骏指出:国改为何不同于政改?因为国改就是国家体制改革,也就是改朝换代!而政改不过是体制内改革。
   
   《批评经济政策 中国学者演说影片传遭删除》(2018/12/19 中央社记者黄自强)报道:
   
   中国经济学者向松祚近日演说,对中国的经济政策提出批评,认为当局应深刻反思。由于演讲内容直言无讳,演讲影片被中国网友热议疯传,但据传已遭删除。
   中国人民大学国际货币研究所理事兼副所长向松祚,最近在中国人民大学以「40年来未有之大变局?中国经济趋势展望」为题发表演说。
   向松祚在演说中提及中国在经济下滑、中美贸易战与民间企业遭受重创方面出现3个误判。他表示,中国今年经济下滑压力持续增加,从第2季开始,各项数据全面走软,工业成长不如预期,固定资产投资的成长速度也创2000年以来新低。
   向松祚指出,中美贸易战也同样出现误判,中国对中美贸易摩擦、中美贸易战形势,以及对国际情势判断,都值得深刻反思。他认为,中美的贸易摩擦既非贸易战,也不是经济战,而是中美两国之间价值观的严重冲突。中美关系现在走到了一个十字路口,也面临了巨大的历史考验。
   向松祚以华为财务长孟晚舟在加拿大被捕为例,说明国外媒体均报导美国的盟国全面围堵华为,这已并非是简单的贸易与经济问题。中国现在的国际战略机遇正在快速的衰退。他在演说中也提及中国经济面临的诸如避免经济成长出现断崖式的减速、防范系统性金融危机等6个主要内部挑战,以及3个主要外部挑战。
   向松祚强调,因应主要外部挑战的最重要问题,则是要如何妥善处理中美贸易摩擦,维持和改善中美关系,实现合作共赢,避免局部或全面冷战。
   由于向松祚的演说细数中国经济面临的问题,受到中国网友高度关注,透过网路转发这段演说影片,并在社群网站中疯传。新加坡媒体「南洋视界」亦予以转载,但据传这段演说影片已遭急令删除。
   
   谢选骏指出:为何这段演说影片已遭急令删除?因为鼓吹国改就是国家体制改革,也就是鼓吹改朝换代!这可能不是作者有意为之,但却是一种社会潜意识地反映,因为时至今天,已经到了短兵相接的境地,方方面面都没有退路了。
   
   《向松祚:中国GDP增长或为负 面临40年未有大变局》(视频和文字稿郑清源 2018-12-17)报道:
   
   本演讲是日前中国经济学家向松祚教授在中国人民大学的总裁班演讲,演讲大胆直言,引起广大网友的共鸣,纷纷转发。但也遭到了网管部门的疯狂查杀,以及网友更大范围的传播。
   
   【希望之声2018年12月17日】(本台记者郑清源综合报导)前言:
   
   本演讲是日前中国经济学家向松祚教授在中国人民大学的总裁班演讲,演讲大胆直言,引起广大网友的共鸣,纷纷转发。但也遭到了网管部门的疯狂查杀,以及网友更大范围的传播。
   
   向松祚在演讲中指出,现在中国经济下行严重,GDP增速并非统计局说的6.5%,而是1.67%,甚至可能为负数,并且直击当前中国经济和社会面临的诸多问题,指出中国政府无信用才是企业面临的最大困难,并提出税改、政改、国家治理体制改革才能解决根本问题。
   向松祚,中国人民大学国际货币研究所理事和副所长,国际货币金融机构官方论坛(OMFIF)顾问委员会成员
   以下是向松祚的演讲视频和文字稿
   
   一、2018中国有三个严重误判
   1.经济下行
   2018年我们可以说是非比寻常的一年,这一年发生了太多太多的大事。但是最主要的是什么?——2018中国经济下行。
   今年下行到什么程度呢?
   国家统计局的数据是6.5%。但是一个非常重要的机构的研究小组,他们内部发布的报告是:到目前为止,中国GDP的增长数据为1.67%。而另外一种测算显示数据为负。
   
   当然在这里我们不去讨论这个测算是正确还是错误,也不讲应该相信哪个数据,但是今年中国在这件事情上出现了严重的误判。
   2.中美贸易战
   中美贸易战我们有没有误判?我们有没有低估?现在中美贸易战快过去一年了,我们回忆一下年初主流媒体的言论:中美贸易战,美国人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中国必胜;中国要打下去,一定是大打大赢,中打中赢,小打小赢。
   曾经说过这些话的主流媒体都去哪了?说到底,到目前为止,我们对中美贸易摩擦,对中美贸易战的形势的判断,对国际形势的判断,存在很大的误区,这值得我们去深刻的反思。
   实际上现在中美的贸易摩擦贸易战已经不是贸易战,不是经济战,是中美两国之间价值观的严重的冲突。
   可以完全肯定地说,中美关系现在走在一个十字路口,中美关系现在面临巨大的历史考验,我想现在还没有找到一个真正妥善的办法。
   大家最近注意到:华为孟晚舟CFO孟晚舟在温哥华被扣。BBC等媒体都在报道美国的盟国全面围堵华为,这说明什么?这不是简单的贸易和经济的问题。
   我们过去有一句话说中国经济增长的战略机遇期,现在的战略机遇期还存不存在?我个人觉得我们现在国际的战略机遇期正在快速的消退。
   3.民营企业遭受重创
   从各种数据中我们发现,民间投资,民营企业的投资大幅放缓,民营企业家的信心遭受重创。
   从年初开始消灭私有制、民营经济退场论等各种说法甚嚣尘上,直到今年11月1号,国家领导人才专门召开会议。有些人的说法是现在经济不行了,又在开始讨好民营企业。
   所以中国经济的下行,中国经济面临的压力,包括中美贸易战的日益的恶化。我们要反思做错了什么,我们要反思真正提振中国经济,要真正的让中国经济能够持续稳定的增长,我们应该做什么?
   二、我们现在面临的5个问题
   我们现在面临的问题主要是自己的问题,却有很多东西讲的轻描淡写。
   1.经济转型中的错误倾向
   我们经济下行是一个长期的下行,这本来是没有太大问题的。但是大家注意到,我们现在是依靠消费和第三产业,两者占到GDP增长的78.5%。
   按照我们官方的说法说这是好事:经济转型已经取得成功,过去我们依靠投资,依靠出口,现在已经是依靠消费和第三产业,听起来好像有道理。
   但是大家要看到,在我们这样一个国家,投资大幅度的放缓,依靠消费,我们还能够维持经济的稳定吗?
   这本身一方面可能是一个好消息,但是更重要的可能是一个不好的消息。
   过去40年,改革开放40年,我们有过5次的消费浪潮,第1次是解决温饱,第2次是新三大件,第3次是信息消费,第4次是汽车,第5次是房地产。
   但是现在这样的5次的消费浪潮,大家可以看到,基本上都已经处在一个尾声,汽车的消费在大幅度下降,房地产的消费也在大幅度的下降,所以我们现在面临巨大的问题。
   2.金融风险加剧
   在经济下行的同时,金融风险加剧,大幅引资银行急剧的萎缩,大量媒体讲:以前政策考虑不周、缺乏协调、执行偏离、强监管效应叠加导致了信用的紧缩,这当然是重要的原因,但是其实这并非是最深层次的原因。
   我们看到直接融资的市场,债券融资也好,股票融资也好,在今年都是被腰斩,更多的是违约。10月份以前,前三季度企业债的违约已经超过1000个亿。
   按照官方的数据,企业债的违约今年会超过1200亿,还有大量企业的破产,现在的企业是成片的倒下,国有企业也倒下了。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