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共产党任凭强者蹂躏]
谢选骏文集
·「天子.永恒者」:太岁书.年名篇——天子的人格.中
·「天子.永恒者」:太岁书.岁阳篇——天子的人格.下
·「天子.永恒者」:镇星书——天子的神格.上
·「天子.永恒者」:镇星书——天子的神格.中
·「天子.永恒者」:镇星书——天子的神格.下
·「天子.永恒者」:天市书——天子崇拜.上
·「天子.永恒者」:天市书——天子崇拜.中
·「天子.永恒者」:天市书——天子崇拜.下
·「天子.永恒者」:太微书——天子的门徒.上
·「天子.永恒者」:太微书——天子的门徒.中
·「天子.永恒者」:太微书——天子的门徒.下
·「天子.永恒者」:紫微书——祈祷天子.上
·「天子.永恒者」:紫微书——祈祷天子.中
·「天子.永恒者」:紫微书——祈祷天子.下
·「天子.永恒者」:一跋
·与上帝一起受苦
·三经论及其十三条注释
·神话与民族精神【完整版】全书目录
·《神话与民族精神》原序
·绪论神话的奥秘
·第一章表象世界的诞生
·第二章表象世界的系列
·第三章表象世界的直观
·第四章表象世界的主宰
·第五章表象世界的凝聚
·第六章历史化的道路
·第七章民族精神的形成
·第八章民族精神的背后
·第九章民族精神的结晶
·第十章反思的余论
·附录援引书目和参考书目
·五色海引言
·五色海第一卷:春天的书
·第一章痛苦的零
·第二章文化史定律
·第三章历史的天空
·第四章弱者的力量
·第五章被压制的德
·第六章民族与思想
·五色海第二卷:夏天的书
·第一章文化的本体论
·第二章压制与反击
·第三章心灵界域的暗礁
·第四章社会界域的困扰
·第五章生命界域的喧嚣
·第六章无机界域的浪潮
·【附录】八十年代被检查机关从上述著作中删除的手稿
·五色海第三卷:秋天的书
·第一章二十世纪的悼词
·第二章二十世纪的遗产
·第三章全球化的病态
·第四章边缘国家的悲哀
·第五章后现代社会
·第六章半开化的尴尬
·第七章社会主义的变态
·第八章中国与世界
·第九章历史中的现在
·五色海第四卷:冬天的书
·第一章零点时分
·第二章世界是圆的
·第三章理解之圆
·第四章宿命论
·第五章生存歧路
·第六章尽性论
·第七章简单的感情
·第八章“○”的故事
·第九章虚无之君颂
·五色海第五卷:思想的太极
·思想的太极●开篇
·第一章●思想的性格
·第二章●英雄时代
·第三章●文化运动
·第四章●理解与对话
·第五章●拷问《传道书》
·第六章●生命与自由的还原
·第七章●梦想与现实的妥协
·第八章●天人之际的气韵
·第九章●太极之神
·五色海结语
·五色海总目录
·《全球政府论》[目录]
·《全球政府论》第一章
·《全球政府论》第二章
·《全球政府论》第三章
·《全球政府论》第四章
·《全球政府论》第五章
·《全球政府论》第六章
·《全球政府论》第七章
·《全球政府论》第八章
·《全球政府论》第九章
·《全球政府论》第十章
·《全球政府论》第十一章
·《全球政府论》第十二章
·《全球政府论》第十三章
·《全球政府论》第十四章
·《全球政府论》第十五章
·《全球政府论》第十六章
·《全球政府论》第十七章
·《全球政府论》第十八章
·《全球政府论》第十九章
·《全球政府论》第二十章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共产党任凭强者蹂躏

   谢选骏:共产党任凭强者蹂躏
   
   《习近平这一年 权力登天光环黯淡》(安德烈 18-12-2018)报道:
   
   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北京,人民大会堂,12月10日——


   
   今年是中共改开四十周年,党内党外,国内国外,都对这一打开中国与世界隔离之门的具有历史意义的事件加以论述。在中南海12月18日也要大庆这个日子的时候,官媒歌颂有加:“壮阔山河,一路改革”,却把四十年落脚在习近平当权这几年。但是,谁也没料到中国改革开放四十周年之际,会陷入一个前景难测危机四伏的时期,习近平19大以来权力达致顶点的强人光环也开始黯淡。2018年究竟发生了什么?
   
   终身制 一夜回到40年前
   
   不少观察人士指出,废除国家主席任期制是习近平开始在国内在西方引发重大警惕或者说引发美国绝望的重大步骤。中共十九大至两会,习近平在亲信王岐山协助下,完成党天下向“习天下”演变,邓时期建立起来的中共内部纠错机制都在这一年被逐一抛弃。所谓党内纠错机制概括起来包括:废除领导人终身制,隔代指定接班人制,七上八下制等等。之所以割除旧习,中共最高领导人十年一换,是邓以“三上三下”之亲身遭遇,总结毛把中国差点推入万劫不复境地的血腥历史教训之后得出的一套不至于使一党毁于一人之手的中共内部纠错机制。历史的吊诡在于,父亲深受毛迫害,四十年前垂垂老矣之际终得以与邓站在一起,开辟深圳,大胆改革的习仲勋,大约没想到靠其生前声望直升而上的儿子习近平,在中国四十年后今日成为互联网大国,网络高速公路遍及,华为5G引领全球之后,成了堪称与毛泽东不相上下的“帝王”。无论从实际地位到不顾历史真实的歌功颂德,瞒天过海的个人迷信都与毛时期不相上下,以至于连中共改革开放的鼻祖邓小平也被轻视。
   中共今天在纪念四十年前那场改革,那场改革的确有着丰富的历史指向,对中共而言,它使得中共得以在“保江山”情形下推行经济现代化,带领中国走向富强;对希望与世界潮流接轨的民主人士而言,这场改革显然透视出一种未来中国实现转型的可能性,以魏京生提出的第五个现代化最为典型。政治保守,经济开放无法调和,这种多元的可能性最终在八九六四期间遭遇极大的破坏。但其后中国民间对中国可能实现宪政的希望一直没有幻灭,零八宪章的诞生,诺贝尔和平奖得主刘晓波的出现就是例证。
   
   但是,习在2018年毁掉了那种看起来即便很保守的希望,这不仅是中共党内的某种希望共产党“延年益寿”的希望,那些希望共产党长久统治的人,不希望毁坏邓建立起来的有效替换制度。至少,当一个“独裁者”如毛泽东一般腐朽的时候,还存在着替换的希望。至于中共党内改革派,胡赵后虽无旗帜,但改革的思潮一直在暗涌。习粉碎九龙治水,妄议中央成大罪;中国民间的遭遇更惨,刘晓波成为死在囚禁中的诺贝尔奖得主,律师大批被抓,新疆维族被当成异己被送进“再教育中心”改造。
   
   这一年,强人统治把有可能良性的,理性的,柔性的改良的桥梁也给拆掉了。
   
   中美关系败坏
   
   前面所说的主要是对内部的影响,其实,这一年,一如诸多分析人士指出的是,对中国影响巨大的一个因素还来自中国以外,最典型的就是中美关系的败坏,这一破坏直接催发经济寒冬效应。
   不久前,在毛晚期作为美中破冰的信使,当年的美国国务卿基辛格11月初在北京一个老朋友聚会的场合说的一句话令人不寒而栗:“中美关系再也回不到从前了”。稍有历史感的人都知道,中国这几十年的发展,从封闭到走向世界,从加入世贸到成为第二大国,与中美之间存在的那种明智的你中有我斗而不破的微妙关系无法分开。但是这一年年终的时候,中国人普遍知道习近平接受了美方指定的九十天大限,九十天大限就是在三月一日到期的时候,如果中方不能按照特习会达成的承诺,进行一系列结构性改革,惩罚性税率将从三月二日起提升之百分之二十五。其实,九十天大限已不仅仅是税率提升的问题,它意味着习近平领导的中国的前景危险四伏。
   
   从以牙还牙到接受九十天大限,而且是习近平亲自接受当场接受,仅仅几周前,观察人士都很难想象强人习近平会走到这一地步。造成这一切提前发生或者有可能避免而没有避免的直接因素便是中美关系的严重对立。对立的直接体现便是中美贸易战越战越凶,导致中国经济局面凶险。最后,中方被迫休战,接受“屈辱”的九十天和谈。
   
   如果说,中美贸易战注定要有一战,在2018年全面爆发,而且没有指望的爆发,在不少党内的反对派看来,仍然与习近平的个人领导作风有极大关系。
   
   首先,习抛弃了邓小平的韬光养晦,在中美关系,南海争端,人权领域咄咄逼人。中美贸易争端,起初谈判时习采取寸土不让,以牙还牙的策略,迫使特朗普税率节节提高,从最初的500亿提升到两千五百亿,而且还使得特朗普有一把两千六百五十七亿的利剑在手。
   
   习近平的强硬或者误判,使得美国开始绝望,美国彭斯副总统10月初的演说一清二楚,美国并不指望中共江山变色,但是美国希望中国沿着邓小平开辟的改革之路、市场经济走下去,这虽然是一种威权之路,至少给西方世界留下中国有一日可能会变革的希望。
   
   中国学者荣剑认为:中国今年初“两会”修宪取消国家主席任期制、处理新疆问题的方式、打压民间基督教、压制公共言论空间和屡屡发生的侵犯人权的事件,逐步强化了美国朝野两党、左中右人士和亲华反华学者们的一个共识:中国正在偏离邓小平所开创的改革之路,正在重新回到毛的老路上去。
   
   在邓江时期,中美通过谈判,人权领域中方往往会有一些实际的让步,到了习时期,人权不仅不让步,连诺贝尔和平奖得主刘晓波也至死不放,终于迫使一个本来期望中国只要沿着邓小平改革路线走,并不期望中国早日走上自由民主的美国与中国全面对抗。纽约时报17日在“中国为何对国际批评越来越无动于衷”指出,曾经有一段时间,党内对国际反冲效应的顾虑约束了中共的行为,或至少影响了中共为自己的行为公开辩护时的说法,但现在,北京对普遍存在的国际谴责不屑一顾。“这种强硬态度可能正在让中国在海外失去支持,甚至使美国和其他地方的温和派没有了友好的声音……”
   
   这一切,导致中美贸易战愈演愈烈,几乎走上不可调和之路,这一点与四十年前邓小平的设想完全不同,邓小平之子邓朴方十月初内部讲话暗示习近平不要狂妄自大,大有是可忍孰不可忍的味道。
   
   经济恶果
   尽管人民日报还在避讳,力图反击“唱衰”,“经济寒冬”这一词汇已成为中国舆论广泛使用的一个描述经济局面的词汇,广告量大幅减少,工厂大批裁员,企业准备外迁等等,金融危机暗伏,十月以来,即便从官方渠道释放的经济信息也越来越坏。已经再也无法用形势大好来掩盖,自力更生从习近平之口说出,从另一个侧面便暗示了一个勒紧裤腰带的毛时代现象复生的可能。一些中国经济人士分析,中美贸易战的恶果其实才刚刚显现。
   北京还可以为自己辩护,2018年中国准备经济转型,扩大内需市场,不在单纯追求出口和GDP。但是,中国经济在下半年局面如此严峻,经济数字“难看”,经济寒冬提前来临,根据中国国家统计局的数据,中国的消费和工业增速大幅下跌,甚至低于2008年金融危机期间的增长速度。这不能不说与习近平误判形势,贸易大战有直接而全面的关系。
   中国经济学家向松祚近日演讲中表示,中国国家统计局的GDP数据仍然说是6.5%,但据一个非常重要的机构的一个研究小组内部报告,一种测算今年的GDP增速到目前為止是1.67%,另外一种测算是负值。他认为,今年中国在三件事情发生严重的误判,最突出的是中美贸易战。
   
   纽约时报周五的一篇文章说,中国经济连续几个月持续下滑可能给中国领导人习近平带来上台后的最大挑战。习近平现在是内外交困。
   
   对外,从欢迎中国加入世界发展潮流,到西方一个个对中国睁大了警惕的眼睛,中国今后面临的国际生存条件将更加严苛;对内,今年中国“两会”以后的党内斗争已化作阴险的暗流,在经济环境不佳直接影响基层民众生存的现实情况下,独揽大权且废除任期制从而把中共全党也置于险境的习近平,他的强人统治正遭遇着来自各种力量的挑战。
   
   谢选骏指出:我早就说过了,习近平就是中国的戈尔巴乔夫!因为共产党已经无以为继了,他势必引起根本性的变革。至于他走向何方?那要看中国公众的反应而定,怪不了别人的。但是就“出人意外”的崛起而言,习近平带来的改变,丝毫不亚于戈尔巴乔夫。这种类似现象表明,共产党根本不是一个战斗集体,而是一个任凭强者蹂躏的受害妇女——只要当权派一声令下,共产党立即匍匐在地,“要她干啥她干啥”,难怪雷锋把党比作他早死的母亲。所以在俄罗斯,叶利钦一声令下,共产党立即解散,连吭都没吭一声就死掉了。
(2018/12/19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