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六四”在震荡中改造了全球世界]
谢选骏文集
·国家公园是剥夺土著人生存的法宝
·为何说共产就是共妻
·中国式的大选就是改朝换代
·俄罗斯人为何狗仗人势
·伟人发展下去就是恶魔
·批评就是自我批评
·民主运动都是改朝换代的热身运动
·毛泽东思想不如秦始皇的一个屁
·铁打的兄弟要死死磕
·日本天皇来自中国概念
·天才、疯子,庸人。
·你们都是俘虏
·第二次共产党宣言
·香港人都是逃犯
·美籍华人何去何从
·官僚机构恶搞习近平
·五毛就是“五个毛泽东”
·医疗众筹正在筹备符水治病的黄巾起义吗
·国际歌对付不了共产党
·日本宣告第三次世界大战的开始
·为何谎言才能治国
·三权分立变身两权对峙——国会有权纵容总统犯罪
·再多血案也惊醒不了美国
·习近平没有一个好兄弟或好朋友或好同事或好助手
·习近平没有一个好兄弟或好朋友或好同事或好助手
·习近平没有一个好兄弟或好朋友或好同事或好助手
·郭台铭当选总统台湾会变成美国小镇
·赵本山与伪政权
·北大与清华的瑜亮情结
·美国会不会步上苏联的后尘
·美国会不会步上苏联的后尘
·成功人士多为混世魔王
·成功人士多为混世魔王
·谁喝毛泽东的骨头汤——中医药学在加拿大的墓地里发扬光大了
·余英时胡说天下方案
·天下观符合全球化
·面对中国崛起德国必须洗洗睡了
·支付宝就是金融奴隶主
·城市外交的历史功能
·做好事就像买乐透奖
·五四百年等于五四已死
·蔡元培等是协约国走狗,邓小平是精神病人
·蔡元培等是协约国走狗,邓小平是精神病人
·资本主义的缺德泛滥成灾了
·这次佩罗西也兜不住了
·孔子像不如女娲像
·民主与专制之间
·信佛就是慢性自杀
·不仅神器就连天皇也是假的
·邓小平是八九民运的助燃剂
·当无名英雄被冒名顶替或邀功领赏的时候
·邓小平是如何自杀的
·土八路不装水管子就想让龙头冒水
·查尔斯王子用实际行为批判抗议他妈妈伊丽莎白二世女王不是东西
·美国国务院里的白痴
·何频危险了
·凡是美国反对的中共就要拥护
·狗日的怎么成了骂人的话
·中国人为何选择遭遇种族歧视的美国
·炒房的缺德鬼
·武不是止戈——而是拿刀站着
·上帝会保护政府出卖的人
·老毛要毁灭别人的青春才能获得自在和自信
·拍脑袋与瞎指挥
·拜登越穷越革命
·拜登是不是中共代理人
·傅高义吃了不少人血馒头
·傅高义吃了不少人血馒头
·老革命的最后一笔党费
·老革命的最后一笔党费
·国家剥夺了网络的主权
·网络互连终于把思想和行为连为一体了
·络互连终于把思想和行为连为一体了
·络互连终于把思想和行为连为一体了
·鸡肉比大便还脏
·美国也应该变成“拿大家”
·拜登只是冰山一角
·加拿大司法体系养兵千日容易用兵一时艰难
·我想起了包遵信的哀鸣
·民运领袖怎能临阵脱逃
·强人就是懦夫
·俄罗斯的废垃是怎样炼成的
·废垃用最为恶意的方式互相对待
·消灭了无产阶级就消灭了专制独裁
·消灭了无产阶级就消灭了专制独裁
·共产党员欢呼川普的征税
·刘鹤不死美国就输定了
·小王子就是王八蛋
·第二次抗美援朝终于打响了
·川普惨被朝中轮奸
·川普被奸非川普之过也
·美国人心目中的华人是由台山人定义的
·贸易战就是垄断对抗垄断的全球内战
·加税就是“走向合作的唯一成果”
·贸易谈判就是制度保卫战
·欲控制川普必先控制美股
·川普在为六四屠杀赎罪
·决斗厮杀就是“相向而行”
·抓牧师与拆教堂
·共和国不如新王国
·六四亡魂三十年归来了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六四”在震荡中改造了全球世界

   谢选骏:“六四”在震荡中改造了全球世界
   
   《“六四”在震荡中改造了中共》(2018-12-17 博讯)报道:
   
   今天晚上,北京将举行庆祝改革开放四十周年大会,亲北京的多维网推出了两篇为“六四”平反,也为中共解脱、洗地的文章。这两文章透露了什么信息?习近平已大权旁落还是习近平的稳军计?我们还是拭目以待。


   
   四十年前,历经劫难的中国,开始以强大的勇气与魄力迈上了一条改革开放的道路。中国人喜欢用“波澜壮阔”形容这四十年历程。但是改革不能只关注成功与辉煌,当世界在谈论中国成就的时候,不应该忘记“摸着石头过河”中遇到的暗流与险礁,壮阔的风景是由一次次“波澜”而铸就。毋庸置疑,过去四十年,在中共治理之下,“冲击—反应”的历史模式仍然得以套用,一些历史事件——诸如六四,诸如中国国企改革,诸如薄熙来事件,都存在着巨大的争议。
   
   当中国决策层直面这些事件时,他们得到了哪些震动?这些“争议事件”又给他们以后的改革决策带来哪些执政思维与模式的变化?当时间流逝,今天是否还有必要对于这些“争议事件”进行重新的定性?或者更为直白的疑问,习近平任期内,中共会出台一份“改革开放以来若干历史问题的决议”吗?基于此,多维新闻选取中国改革开放40年当中发生的诸多“横看成岭侧成峰”的争议性事件,立足当下,回顾过往,寄望于透过对这些争议事件的反思,捕捉中国“改革再出发”的通关密码。
   
   中国改革开放四十周年,并不总是“波澜壮阔”——很多发展过程中欠下的旧账,经年累月积累起来,已经成为深嵌刻骨的包袱,使中共难以轻装前行。这里的包袱,并非指简单的物理意义上的包袱,它既可能是可见可感的现实层面如机制、舆论等方面的阻力或非议,也可能是思维或逻辑层面的无形壁障,或主动或被动地缓滞发展。
   
   “六四事件”,便是如此。
   
   再过不到一个月时间,“六四”就将迎来其30周年。这并不是一段很长的时间,但对中国而言已经足够漫长,长到从一个积贫积弱的农业国发展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社会的方方面面均“翻天覆地、焕然一新”;从未经历过动乱和困顿的两代年轻人,也伴随着中国的崛起成长起来。
   
   这样显著的改变,扩大了对时间刻度的感受,面对“日新月异”的中国,即便是30年前的事件,也已经恍如隔世——曾经震动世界的“六四”,似乎正被人们遗忘,还是以很快的速度。
   
   但民众可以淡忘,中共却不可以。
   
   三大冲击改变中共——对于中共而言,六四绝非仅仅是尘封在历史中的记忆。改革开放四十年来,没有一件事情如“六四”这般,不仅如何定性评价存在广泛争议,即连基本事实的轮廓也是模糊不清的。它的现实性依旧显著。
   
   从“动乱”到“反革命暴乱”,再到“1989年春夏之交的政治风波”,中共几易其词,对待六四始终讳莫如深。但这种刻意的搁置反而平添神秘感,说明中共仍不能坦然面对“六四”,没有同历史上的自己和解,外界无从窥探究竟,也就难以得出客观结论,于是流言不断,传闻四起。
   
   “六四”的起因和发酵不需再赘述,多维新闻有许多文章有详细介绍,另如曾经的学运领袖等,实际上也已不太重要 ,他们中的很多人在今天已经走向偏执,对中国从愿景变为仇恨,自我驱逐了理性思维。这起事件真正重要的,是之于中共乃至中国产生了几个层面的大的冲击,并某种程度上改变了后者的发展轨迹。
   
   大致看来,“六四事件”造成的冲击可分为三个方面。
   
   其一,“六四”对中共的政治生态产生冲击。改革开放之后,中共党内氛围趋向活跃,谋求发展成为主流,对于西方国家出现强烈的学习乃至模仿意愿。西方思潮的大量涌入,也让经过文革十年对知识无比渴望的年轻一代,迅速成为西方理念拥趸,他们的公民意识逐渐觉醒,要求看到西方式的革新和改变。
   
   内外的共同诉求形成某种合力。实际上在1989年之前,中共确实已规划或者推进一些相关改革,诸如胡耀邦、赵紫阳等人,也先后成为中共总书记,改革派和保守派各自占据不少要位,相互制衡。
   
   “六四”的爆发改变了这种政坛生态。
   1989年6月底,中共召开十三届四中全会,因“在关系党和国家生死存亡的关键时刻犯了支持动乱和分裂党的错误,对动乱的形成和发展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消极对待坚持四项基本原则、反对资产阶级自由化的方阵……”,赵紫阳被免去中共中央总书记等一应职务,意味着“改革派”在党内的失势。
   
   这一次中共内部政治倾向及政治观念的较量,很大程度上决定了其后30年中共高层人事迭代的逻辑和底色。尽管在1992年邓小平南巡讲话定调继续改革后,中共有所回向,但仍持相对保守,不复曾经“全部改革、全部开放”的姿态。
   其二,“六四”对改革这个概念本身产生冲击。要说明的是,这里的冲击并非意味着“六四”阻碍、破坏或促进了改革,而是指中共经此事件,对改革有了“再认识”、“再定义”。
   
   这种对改革本身进行审视的意义,丝毫不逊于开启改革。从1978年到1989年,中国的改革开放恰好走过第一个十年,探索出不少改革的经验,但“摸着石头过河”,潜藏的问题也逐步显现出来。到六四之前,价格双轨制、“官倒”、腐败等,实际上已经将社会矛盾推到临界点,只待导火索点燃。
   
   “六四”的爆发,造成很大的震荡,不过同时也释放了这股压力。而中共则以此认识到,所谓改革,并非就只是去“开放”而已。改革,特别是中国的改革,应是一个全领域的有节奏有限度的渐进的革新过程,慢不得,但也快不得。
   
   对改革的重新认知,改变了中共的改革进程,开始更加注重对“左”和“右”,意识形态和经济发展等之间的平衡,为中共注入了新的治理基因。
   
   其三,“六四”使“稳定”成为中共执政思维的最大关键词。1989年6月9日,邓小平接见戒严部队时称,“这次事件(六四)爆发出来,很值得我们思索,促使我们很冷静地考虑一下过去,也考虑一下未来”。次年年底,他再次强调,“我不止一次讲过,稳定压倒一切,人民民主专政不能丢。”
   
   中共最高领导人的表态,在党内树立起一个共识并延续至今——即在中国,一切发展的前提是稳定的环境,任何其他的改革都要让位于此。此后中共在“维稳”上的用心,可见一斑。
   
   包袱和契机——很多人将“六四”视为中共的历史包袱,这故不假。于此已有诸多相关评论,无需再下赘笔。
   
   但一个很重要的侧面往往被忽略——“六四”不能被当做只具有简单属性和唯一面向的事件:在中共看来,这就是历史欠账,最好不要提,让其渐渐被遗忘;而在批评者眼里,这就是中共的“罪行”,必须要清算,全部翻案才对。
   
   这些观念有其合理性,但片面认识了“六四”的复杂程度,对其意义也只局限于浅表,没有看到对中共治理思维的深远影响。
   
   如前述三大冲击所说,“六四”并不是孤立偶发的个案,它和当时中国的政治、经济环境深刻联系,是改革开放初期各种矛盾最终爆发的出口,是1978年后一干改革措施的试金石。经过这次风波,中共廓清迷思,在改革措施及党内政治倾向等方面统一认识,调整了发展道路,矫正了改革思路,也更新了治理逻辑。
   
   从这个意义上而言,“六四事件”实也是中共发展过程中的一次契机,当然是比较痛苦的那种。不过有了过程之痛苦,事后的反思和总结也就更为深刻和坚定。也正因此,中共更不应当刻意回避“六四”,令其继续模糊下去。此类争议事件,越是束之高阁,其本身的复杂意义就越会窄化,最终只能沦为猎奇的往事和批评的话柄。
   
   只有坦然直面,承认该承认的错误,解决仍遗留的问题,才能卸下心理和历史的双重包袱,“六四”之于中共,之于改革开放的深刻意义也才能完全展现。而中共有了这样的自信,则“六四”就不会再重演。
   
   谢选骏出来:其实,“六四”岂止在震荡中改造了中共,“六四”更在震荡中改造了全球世界——“六四”屠杀这个反面教员激起了全球反抗,多米诺骨牌的效应一举摧毁了东欧共党和苏联体系,彻底改造了全球版图;这是其一。其二呢,“六四”的震荡催生了中国大陆的血汗工厂,又用敲骨吸髓的方式促成了中国的崛起,拉开了第二次冷战的序幕。大吃人口红利也就是人血馒头的文明世界,终于尝到了自己酿造的苦果。啊METOO佛。
(2018/12/18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