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总统的噩梦是社会的缓冲]
谢选骏文集
·法国人就是鼠目寸光
·共产党对美采阴补阳还是采阳补阴
·德国总理默克尔是否遭到苏联红军强奸
·美国人为何一厢情愿
·不准毕业毋宁自杀
·爱情为什么不值钱
·从共产主义到共享经济
·联合国已经分裂为两个阵营
·海峡两岸内斗内行外斗外行
·有什么样的政府就有什么样的人民
·延安精神到达罗马
·自相矛盾的美国和自相矛盾的中国
·中华民国拯救犹太人所以自己灭亡了
·中国人的儿子都死光了吗
·中餐习俗肮脏但却促进了医学的发展
·芝加哥警署欢迎中国学生报案
·伊斯兰教、洪秀全教、列宁主义、纳粹主义
·亚裔青少年类似黑五类吗
·学历和读书毫无关系
·信用社会能兼容于共产极权吗
·新中国的决心只是赚钱吗
·新华社挖苦习近平只会重复毫无新意
·中国的戈尔巴乔夫
·封建之美胜过现代之恶
·希特勒和默克尔都是穆斯林
·西方文明榨干了地球资源
·希特勒的塑造者
·毛泽东最喜欢黄色电影
·列宁孙文毛大虫都享受不到的待遇
·“伊斯兰国”油尽灯枯,欧洲变成太平间
·共产党中国已经西方化了吗
·共产党是共产党的敌人
·文革杀死了八亿人
·伪民族主义唯恐天下不乱
·中国人是高智商还是低智商
·言论自由的限度
·文化战的前哨抵达欧洲
·沃伦参议员终于认识到了人权的经济学价值
·政教分离与政教合一的历史循环
·中国人太不了解美国了
·堡垒都是从内部和高层攻破的
·毛泽东是改革开放的急先锋
·电影公司其实就是电淫公司
·广告也是中特社的文化战争的一条战线
·和氏璧为何成为帝国的传国玉玺
·台湾何不改名叫“外国”
·华人为何善于浪费公民权
·中国为何三十年才能反省一次错误
·伟大时光夺走你的一切,活该。
·美国有个第三世界
·德国人不懂取消外资股比制是个陷阱
·中国政府=私营部门=犯罪团伙
·可否修宪以结束中国的百年革命
·灵魂深处爆发逆向的革命
·官府怕洋人的传统美德
·中国还不是西方的对手
·鬼魔崇拜害人不浅
·中国大陆已经分裂为几大块了
·拉丁人为何特别“流氓”
·隐瞒共产党员身份可能触犯美国移民法
·中兴事件与大国解体
·“决不当头”与“高个子顶着”是两股道上跑的车
·戈尔巴乔夫敦促普京投降书
·这35人是什么皇亲国戚
·宣告破产还是继续上诉
·日本的成就来自甘做老二的安分
·中兴华为的业务可能独立于政府但不可能独立于共产党
·川普总统成为巫婆——“通俄门”离“通共门”一步之遥
·基督之爱进入敌基督的环境
·靖国神社与毛泽东纪念堂异曲同工
·反美就是反中共
·个人创新与国家盗版
·天才与庸人
·经济学家缺乏人性
·警察只会调查,无法阻止犯罪
·核心技术的核心是基督教
·我更伟大
·要是胡适多一点宽容
·除了太监谁没有两个弹
·佛教为制毒窝点保驾护航
·当无产阶级专政的淫威渗透美利坚加拿大
·围绕知识产权的宗教战争
·野鸡大学还是雄安大学
·郭文贵为何如此值钱
·苏珊·桑塔格为什么会去中国
·环时加入“反美就是反中共”——胡锡进是反共分子
·环时加入“反美就是反中共”——胡锡进是反共分子
·叛徒毛泽东包庇叛徒康生——这就砸烂了毛泽东的狗头
·独裁国家的信息民主
·美中贸易战成全习近平的全球战略
·中国的跳岛(台湾)战略面临挫败
·龙神又吃人
·马也会长兔唇吗
·特朗普正在帮助中国走向文明吗
·台湾正式升格为美国盟国了
·对川普的误判还是对文明的误判
·除了法院没有特权
·当总统是最好的享受
·佛教比共产党更加堕落和唯物主义
·江泽民说她被轮奸是罪有应得
·抗战胜利却丢了蒙古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总统的噩梦是社会的缓冲

   谢选骏:总统的噩梦是社会的缓冲
   
   《川普的噩梦 在法律显微镜下的生活》(2018-12-15 CNN)报道:
   
   数周的毁灭性法律曝光,让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的政治生涯蒙上了犯罪行为的阴影,他的生活、总统任期和商业帝国在多个方面受到无情检察官的攻击。


   据CNN报道,过去一个月里,数天的法庭文件、证人反口、破坏性的披露和量刑听证会,似乎让特朗普和他的主要助手面临着严重的法律和政治危机。
   
   目前,特朗普和他的主要助手面临着严重的法律和政治危机。但特别检察官罗伯特·穆勒(Robert Mueller)和其他司法管辖区炮制出的大量令人头晕目眩的材料,往往也模糊了一幅更大的图景,即总统正被一系列丑闻所困扰,丑闻的广度令人震惊。
   
   简而言之,特朗普的竞选、过渡、就职委员会和总统任期目前正处于积极的刑事调查之中。他的企业——特朗普集团(Trump Organization)——以及他已不复存在的慈善机构——特朗普基金会(Trump Foundation)也在接受调查(慈善调查是民事调查)。他的学院——特朗普大学(Trump University)——已经被视为欺诈。
   
   总统本人也间接受到纽约检察官的指责,这些检察官在他自己的司法部的监督下,指使试图颠覆竞选财务法的犯罪活动。然后,民主党领导的各州提起民事诉讼,称特朗普拒绝完全脱离自己的企业,这意味着他利用自己的地位从与其违反宪法的酒店连锁中获利。
   
   多层调查将变得更加全面,新的民主党众议院的多个委员会明年将对特朗普的个人财务、政治运作和白宫展开监督。与此同时,许多选择与特朗普站在一起的人都触犯了法律,有时是因为与总统无关的罪行,但这些罪行为检察官了解特朗普的行为提供了一个窗口。他的前竞选主席保罗·马纳福特(Paul Manafort)已经入狱。他的前律师和“中间人”迈克尔·科恩(Michael Cohen)明年将入狱。他的竞选副主席里克·盖茨(Rick Gates)现已认罪。乔治·帕帕多普洛斯(George Papadopoulos)是他的外交政策顾问委员会的前成员,他在翻案后刚从监狱里出来。他的前国家安全顾问迈克尔·弗林(Michael Flynn)可能只有在背叛了他的前老板后才能避免坐牢。
   
   围绕特朗普长期担任政治顾问的罗杰·斯通(Roger Stone)以及他对维基解密(Wikileaks)电子邮件泄露时所知道的其他事情,人们仍存在疑问。更接近特朗普的人,比如他的儿子小唐纳德·特朗普和女婿库什纳(Jared Kushner)并不能确定他们是否清白,尽管包括总统在内的所有人都宣称自己是无辜的,而且对穆勒的调查不屑一顾。
   
   然而,穆勒成功地从弗林、盖茨和科恩等人那里争取到了认罪协议,正给总统带来明显的法律风险。特朗普总统任期中最离奇的转折之一是,华盛顿正在进行一场对话,内容是特朗普如何可能必须赢得连任,才能逃脱竞选资金指控的诉讼时效。甚至在穆勒提出最终可能是他最具爆炸性的调查结果之前,这种不诚实和欺骗的痕迹是显而易见的,他是否发现了总统竞选活动与俄罗斯合作的证据,以及他是否在解雇前联邦调查局(FBI)局长詹姆斯·科米(James Comey)时阻碍了司法公正,以及阻挠穆勒的企图。
   
   谢选骏指出:从人民主权论的角度看,总统就是人民的一条狗,总统的噩梦则给社会带来了缓冲。相反,如果像是毛泽东时代那样,主席天天发布最高指示,百姓疲于奔命,社会就像失去了刹车的坦克一样,最后当然是车毁人亡,国家当然陷入浩劫。
   
   《川普不怕民调低 2020年仍可能连任》(2018-12-16 中央社)报道:  
   
   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CNN)政治评论员恩腾撰文指出,虽然总统川普的民调支持度偏低,但他若能在任期结束前维持国内就业率稳定成长,则很有可能于2020年总统大选再次胜出。
   
   恩腾(Harry Enten)在文中先引用最新的福斯新闻频道(Fox News)民调结果指出,55%受访选民表示,若今天举行总统大选,他们不会把票投给川普(Donald Trump),同时只有38%的受访者持相反意见。恩腾提醒,针对川普的过往民调也显示类似结果,但影响两年后总统大选胜负的关键因素与其说是现任总统任期内的民调支持度,不如说是国家整体经济表现,尤其是就业率。
   
   川普于2017年1月20日就任。恩腾举历史事实佐证指出,若大约以任期中段这个时间点作为比较基准,则美国选民在1980年和1992年都曾表示希望现任总统连任,选举结果却是未能连任;相反地,选民在1984、1996和2012年都曾表示不会再度支持现任总统,选举结果却是顺利连任。恩腾表示,只要川普能维持美国经济稳定成长,他很有可能在2020年连任。虽然11月举行期中选举前,选民普遍认为美国经济状况良好,执政的共和党仍输了选举,总统大选却是另一层次的问题,受经济影响更深。
   
   根据恩腾的分析,自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以来,美国总统任期最后两年的国内就业成长率与总统的连任成功率有明显正相关。也就是说,若川普在本届任期剩余的最后两年能将国内就业成长率维持在目前3%左右的水平或甚至更高,则2020年他很有可能成功连任,反之他几乎注定失败。
   
   谢选骏指出:总统的噩梦是社会的缓冲,有了这个缓冲,再把经济弄好,就可以收拢选票。人民虽是狗的主人,但他们也是要吃饭的,他们用狗来打猎,谁能抓到猎物,谁就是总统。
   
   《大量纸币从天而降 香港区块链第一人否认天台撒钱引疯抢》(2018年12月15日 东网)报道:
   
   港铁深水埗站黄金计算机商场出口,15日下午2时许,邻近一幢大厦天台,有人突然将大叠100港元纸币撒下,钞票如雪片纷飞散落街道,街上大批路人目睹奇景,纷纷抬头观望举机拍摄,更有大批路人疯抢拾钱,当中有人不顾安全冲出马路或爬上挡雨篷捡拾钞票。事发后,邻近现场的福华街及桂林街挤满路人,由于不少钞票跌在大厦挡雨篷边缘,当该处的钞票被风吹起时,在场等候的路人随即起哄及奔往钞票方向,情况一片混乱。
   
   警方接报后,立即派员赶赴现场了解,封锁现场一带人行道,同时登上涉事大厦天台搜查,并将跌落地上的钞票立即拾起,防止再有混乱情况发生。期间,有路人在地上拾起一张100港元钞票,有警员见状,立即上前阻止并登记其资料,并取走有关钞票调查。报道指出,实施撒钱行为的是一名24岁男子,有“香港区块链第一人”之称、外号“币少爷”的黄钲杰,早前在其社交媒体专页疑预先张扬,发帖声称:“劫富济贫,不知大家有没有想像过会有一日钱可以从天而降,我币少爷,今日在这里告诉你们,只要你有梦想,就所有事情都有机会发生,钱就从天而降!”
   
   黄钲杰16日凌晨在其位于西贡庆径石的住所,就事件作出回应。黄钲杰表示15日在深水埗撒钱的人不是他,关于有Facebook说他派撒,黄钲杰指事件与他无关,只是撒钱的人使用了他的相片。
   
   谢选骏指出:人民人民,就是一群见钱眼开、争相哄抢的家伙——如此说来,人民主权论的逻辑结论,就是债务经济——福利国家——财政破产吗。
   

此文于2018年12月17日做了修改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