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徐水良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徐水良文集]->[21世纪建国纲要(草案修订稿)]
徐水良文集
·再谈贵族、神棍和革命
·对朱学勤先生文章的简单评论
·也谈老虎咬死人问题
·现代世界,动物园是奢侈品还是公共必需品?
· 我在公有私有问题上的简要意见
·人就是需要正义和良心
·丛林法则和丛林动物
· 探讨对川普问题的合适态度和策略
·生命和规则,何者是根本?
·近日部分讨论和辩论帖
·谈对付原教旨主义恐怖主义的策略
·继续探讨敌人首、次和应对策略问题
·谈如何评价岳飞等问题
·再谈川普等问题
·川普像是本能的独裁者
·再谈当代世界的历史任务
·部分川粉图穷匕首见,公开反民主
·评民阵过渡工作委员会《重申和平理性非暴力》
·再谈盛雪问题
·反自由反民主的代表作
· 关于228事件等历史问题
·几个短点评
·闲聊儿童教育问题
·“反对政治正确”荒唐口号的本质
·惊世骇俗的荒唐口号——打倒政治正确
·两系特线的大致轮廓
·对吴向宏文章的批评
·中共两系特线内斗、中央系大规模反扑
· 也谈“伪善”问题
·语言、文字、文化:用信息科学常识批驳陈腐教条
·具像化是信息时代的大趋势
·国际通用文字只能是表意文字,不可能是拼音文字
·纠正拼音迷沿用的西方哲学心理学语言学某些基本错误
·继续讨论教育问题
·互联网时代革命的策略
·继续批评国际意识科学社会科学及中国拼音迷的错误
·继续讨论语言文字问题
·颠倒的国际意识科学和社会科学
·关于数学和哲学
·与某网友的一次小辩论
·在微信再谈马列教一神教问题
·重视形象思维和右脑作用
·避开狭义民运圈沦陷区踏踏实实做工作
·再谈儒家问题
·思想、信仰、文化、制度、素质
·美国应该尽快对北朝鲜动武
·再谈文化、信仰和素质
·再驳汉奸谬论
·笑谈朝鲜问题
·再辩汉奸和普适价值等问题
·今日评论:混乱颠倒的左右概念
·说说揭露特线问题的一些怪现象怪逻辑及其原因
·关于自由主义和左右问题的讨论
·为什么必须阻止北朝鲜发展核武器?
· 中国大陆人为什么怀念江泽民?
·美国多州免费上大学,中国怎么办?
·谈反对派对中共内斗的策略
·《人民的名义》仍然是洗脑作品
·批评刘军宁“极权都是极左”的说法
·再谈革命、自由主义、特线等问题
·传统文化需要承担马列文化及制度的罪责吗?
·法国大选简评:川普现象将成为世界历史上的昙花一现
·驳传统文化土壤说
·再次重申“反帝反封建”是反动荒唐口号
·再批“反帝反封建”
·谈封建概念兼批中共反帝反封建
·小议宗教、中共、民众、文化、帝国主义等等
·说说川普总统
·讽刺小文:外星人逻辑和刺刀尖奴性
·通俄门和泄密门
·马列教一神教已经是强弩之末
·短评或闲聊几则
·漫谈传统文化马列教一神教全面专政和文革
·关于郭文贵问题的一点意见
·阶级、五四左倾潮流和自由主义简谈
·自由世界必须高度警惕中共第五纵队
·再说第五纵队
·付振川:观礼台上俯瞰“六四”夜……
·也谈文化和文明
·现代中文词典文化定义中的错误
·伪黄右真黄左为什么全力挺川普?
·伪黄右真黄左为什么全力挺川普?
·从郭文贵爆料和64事件看特线问题
·澄清几个问题
·杨舒平演讲事件再评论
·仲大军事件评论
· 政治正确还是政治错误?
·胡安宁问题猜测
·澄清79民运的某些历史
·我在微信耍毛左
·嘲笑陈大骗子骗术太差;傅申奇文章揭穿陈大骗子
·微信聊天兼笑汉奸二毛子
·徐文立:聰明乎?愚笨乎?痛答陳尔晉
·林彪的四野有多少日本关东军?
·苏联解密档案:解放战争中苏联对中共的支援
·继续笑毛左:大暴君大汉奸毛将遗臭万年
·继续告诉毛左汉奸儿皇帝毛及其它常识
·毛魔大汉奸,毛左小汉奸
·顺口溜
·中国需要一次清除毛邓汉奸贪腐集团的大扫除
·笑笑陈大骗子没本事造谣却硬要漫天造谣的超级愚蠢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21世纪建国纲要(草案修订稿)


中国民权同盟(筹)


   

(徐水良执笔)


   

2009-12-2初稿(2011年1月再修订)


   
   

序   言


   
   人类是自然的产物,人以自然为本。但人类社会,由人组成,以人为本。
   
   然而,在人类历史上,人类社会,人是根本,这个道理,却并不是不言而喻的。相反,人类社会,经过了各种各样的异化,包括氏族制度的生殖异化,封建制度的血统异化,战争制度的人性异化(野蛮化),奴隶制度的人身异化(异化为物),专制制度的权力异化,君主专制的皇权异化,思想和信仰专制的精神异化、信仰异化、神本异化。尤其是经过以经济为本位的资本主义和社会主义的经济异化,包括全盘私有化、市场化,和全盘公有化、计划化等各种经济异化,发展到现在,是该抛弃强大一时、风行一时的二十世纪左倾大倒退潮流的主力——马列主义和社会主义的时候了;也是抛弃陈旧、平庸、落后、却又冒充先进、冒充杰出伟大理论和新思潮的新自由主义,及其所代表的保守资本主义的时候了;是消除经济异化、权力异化和其它各种异化,实现人性复归,走向超越社会主义和资本主义,逐步进入以人为本,以人和人的发展为中心的人本主义社会的时候了。
   
   在当前,直接说来,就是要抛弃中共先以马列主义为指导、后以新自由主义为指导,先搞公有化大抢劫、后搞私有化大抢劫而建立起来的一党极权专制的权贵资本主义社会,努力建立自由民主平等博爱、多党多元、尊重人和人权、互相关爱的人性化的人本社会。
   
   60年来,中共始终走在错误和犯罪的道路上。前三十年,他们搞阶级斗争,路线斗争,和公有化大抢劫,摧残中国人的肉体、灵魂、人性和人际关系;后三十年,他们又搞以经济建设为中心,围着金钱转,进行私有化大抢劫,牺牲或者破坏道德、教育、文化、环保,使中华民族的民族素质、道德风貌和生存环境,恶化到空前可怕的程度。中共对中华民族素质和环境的破坏,罄竹难书。
   
   中国未来的发展战略,必须坚决抛弃中共以经济发展为中心,和坚持四项基本原则的基本路线,大力倡导以人和人的发展为中心,把提高人的素质放在首位。在社会各方面协调均衡和谐发展的基础上,优先发展教育、文化、科技事业,尤其是发展教育事业。优先保护人的生存环境,生活素质重于经济指标。
   
   我们必须根据人本理念(即“以人为本,以人和人的发展为中心”等),和公私法则(即“公共领域公有化、民主化,私人领域私有化、自由化”,“适合各个具体时期和各种具体社会情况实际需要的、各种各样的公有制和各种各样的私有制和谐结合”等)等基本原则,重建我们的国家和社会。
   
   在上述理念的指导下,我们制定本纲要。
   
   

第一章、总 纲


   
   第一条、21世纪中国的建国目标,是结束中共一党专制,建立自由民主平等、多党多元、尊重人和人权、使用符合实际需要的公有制与私有制和谐结合、政治、经济、文化、教育、生活、环境等各方面协调和谐发展、人和人之间互相关爱、以人和人的发展为中心的人性化的人本社会。
   
   第二条、从国际视野、全球视野看,中国的未来目标,就是站在自由民主的文明世界一边,努力消除全球领域的专制主义和恐怖主义,消除战争威胁,实现世界和平,建立自由民主平等博爱和平的新世界。
   
   第三条、为了实现上述国际国内总目标,我们要在国内和国际,努力争取建立三个自由的共同体,一个是自由民主平等团结的大中华联邦,一个是自由平等和平的东亚共同体,一个是自由平等和平的中美日共同体,或泛太平洋共同体。
   
   

第二章、国内政治


   
   第四条、我们要建立的未来国家大中华联邦,其具体国名,不排除各种可能的合适选项。国名的确定,应经过海内外征询意见、包括经过海峡两岸各方面协商,最后通过未来议会等代议机构或公民投票方式来决定。
   
   第五条、未来大中华联邦,政治上将是自由民主平等多党多元的国家。在社会公共生活领域,这个国家将杜绝思想专制和政治专制等专制制度,尤其将杜绝一种信仰和一个政党的一元化独裁专制制度。
   
   第六条、大中华联邦国家实行主权在民制度,以中国国民及其民主权利和权力作为国家的立国基础。国家主权属于全体国民,杜绝任何独裁个人或专制政党独霸国家主权和各种国家权力的行为和制度。
   
   第七条、大中华联邦各邦的设立、加入和退出,各邦相互之间的关系,以及它们与中央政府的关系,一般情况,由未来立法机构的法律来规定;特殊情况,如西藏、新疆、内蒙等少数民族地区,港澳地区,台湾地区,由邦与邦之间,邦与中央政府之间,以及海峡两岸政府之间的平等协商和签订协议来解决。
   
   各邦名称,可以采用省(自治省)、市(自治市)、区(特区)、邦(自治邦)、或其它商定的名称。但国家以地域划分,取消中共在地域名称之外另外附加民族歧视色彩、有名无实的民族自治名称。
   
   第八条、国家保护领土和主权完整,反对中共的卖国行为。对中共签订的各项卖国条约,未来民主政府将进行必要的审查和处理。
   
   第九条、大中华联邦学习先进民主国家的经验,实行立法、执法和司法三权分立、独立,互相协调、互相制约、互相制衡的制度。
   
   第十条、国家的行政体制,实行总统制还是内阁制。应该由未来国家立法机构或全体公民来决定。但鉴于内阁制需要成熟的政党制度、选举制度和行政制度为前提,而民主转型初期,不可能一下子产生成熟的政党制度、选举制度、和行政制度,而转型初期的国家,特别需要比较集中的权威来领导,我们建议民主制度建立的初期,国家应该实行总统制。
   
   第十一条、国家和法律将维护所有中国人,尤其是中国广大民众的人权和其它一切权利。这些权利,包括中国人的人身、思想、信仰、言论、经济、政治、文化、教育、居住、迁徙、生活、娱乐、集会、结社、出版、新闻、游行示威、罢工、免于恐惧和迫害、享受法制法治,人人平等、行使选举权被选举权和创制权复决权、参与并管理公共领域等等各种各样的自由和民主权利。
   
   第十二条、国家和法律将实行所有公民在法律上一律平等、即人人平等的原则,包括公民个人、种族、民族、性别、年龄、思想、宗教、信仰、公民组织的政党、社会团体等各种公民组织,公民主张的各种意识形态,在法律上一律平等。国家法律既不得规定任何公民个人、组织、意识形态及信仰的特权地位,尤其不得规定独霸的领导权,指导权等等重大的、影响全局的特权地位,更不得实行国教制度或单一信仰制度;同时,也不得歧视和打击公民的任何个人,任何组织,任何意识形态和信仰。
   
   第十三条、国家在实行民主制度,实行选举、投票等多数决定原则(多数原则),和所有公民一律平等的原则(平等原则)的同时,实行保护少数的原则(少数原则),以及保护弱势群体的政策(弱势政策),保护少数或弱势群体的人权、各种形式的自由,及他们应该享有的一切权益。
   
   第十四条、国家实行政教分离,国家政权与意识形态及信仰组织分离,国家政权和政党分离(党政分离)的原则。人的各种思想、信仰和意识形态,以及主张各种意识和信仰的组织,对于国家,属于每个人每个团体的私人事务,学术界科学界可以开展互相批评互相帮助,但对于国家,这些具有不同的思想、宗教、信仰、意识形态的信仰组织和其它组织,在法律上具有平等地位,国家对他们和他们之间的自由争论,保持中立,不介入它们之间纯意识形态的争论,并依法保护它们的自由讨论。
   
   国家政权和法律保护公民和公民组织不涉及煽动教唆犯罪和其它犯罪行为,而单纯主张和持有任何思想、信仰和意识形态的合法权利和自由,包括单纯持有马列主义共产主义意识和对它们进行学术研究的自由。
   
   第十五条、上条分离及保护原则,不妨碍执政党和政府领导人持有一定信仰和意识形态倾向,不妨碍他们按自己的意识和执政理念去执政,不妨碍他们作为个人,去提倡某种不煽动教唆犯罪的思想理论和意识形态;也不妨碍国家和国家法律禁止意识形态和信仰组织可能的违法犯罪行为,禁止信仰和意识形态的恐怖主义行为,禁止信仰和意识形态组织在社会公共生活中实行专制制度,禁止用信仰和意识形态进行欺诈、或进行危害他人人权和自由等等犯罪行为;也不妨碍惩罚任何公民、任何信仰组织和其它意识形态组织利用意识形态进行犯罪的行为。尤其在民主制度建立之初,非常需要禁止共产党犯罪行为和犯罪标志,禁止继续共产党犯罪行为,或用共产党和共产主义意识去宣传煽动和教唆犯罪,去危害国家和社会的行为,或者实施其它犯罪的行为。
   
   第十六条、要反对宗教信仰和意识形态领域中的歧视和非法冲突行为,禁止用暴力和暴力威胁来解决意识形态和信仰冲突问题。禁止造谣诽谤、侵犯他人名誉和人格。
   
   第十七条、任何公民个人和公民组织,未经司法机关合法程序,判定违法犯罪,不得被剥夺行动自由,不受国家惩罚和取缔。但违法犯罪的,则必须接受处罚,罪行特别严重的组织,除接受刑事处罚外,其组织还必须依法取缔。对现行共产党犯罪的追诉和处罚,由未来中国立法司法机构、代议机构或公民投票来决定。
   
   第十八条、国家公职人员的产生办法,将参照西方国家的选举制度和公务员制度来制定。但要努力避免目前美国等某些西方国家严重存在的官僚主义和文牍主义。国家、各邦和各级政府的主要领导人,由选举产生;其内阁和助手,由主要领导人聘任,由代议机构经过适当程序批准;一般办事人员,由公务员制度产生。为了避免官僚主义、文牍主义、人浮于事效率低下的情况,应该避免美国等某些国家过分死板的公务员制度。
   
   第十九条、国家提倡廉洁政治,反对贪污腐败。为了保证政府的清廉廉洁,必须吸取中国历史和现实的大量教训,必须学习和引进美国和西方民主国家反对贪污腐败的先进经验,建立先进的防贪反腐的各种制度和体制。
   
   第二十条、国家将建立公正和严密的宪政、法制和法治的体系和制度,树立宪法、宪政、法制和法治在政治和社会生活中的最高权威。国家、政府和公民,都必须服从法律。但政府和公民,服从法律的含义有所不同。对于公民,法无规定即自由;政府则相反,政府必须依法行政,法无规定即非法。
   
   第二十一条、国家的立法,法律的制定,在保证公正严密、符合实际需要、满足执法必须的条件下,法律制度、法律条文和条理,必须简洁明了、严格清晰、便于执行、便于全体国民了解。防止产生美国等一些国家的教训和弊病,即立法议员大多出身律师,法律由律师制定,律师们根据自己的陋习和私利,制定法律。他们所制定的法律条文繁琐庞大,除了专业律师懂得他自己专业领域的法律以外,一般人,谁也无法清楚了解和掌握庞大繁琐的法律和法律制度,从而只能将法律事务交给特殊的律师职业阶层去掌握,产生律师垄断法律的一系列弊端。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