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徐水良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徐水良文集]->[再谈郭文贵、民运及其它]
徐水良文集
·对郭文贵7月17日爆料的评论
·再批专制独裁造神运动
·二天三叛变的内奸特务胡安宁自曝的部分特务材料
·指鹿为马不属于言论自由范畴
·中共策划假民运的某些历史回顾
·中共掏空中国洗钱到海外
·关于“人民”一词
·再谈中共策划假民运假反对派等问题
·近来对郭文贵问题的部分评论
·在民主阵营中宣扬“没有敌人”,本质上是背叛民主、帮助专制敌人的叛徒或奸
·民主运动和造神运动势不两立
·本月再批毛左黄俄(部分评论合编)
·近来部分意见汇编
·近来对郭文贵问题部分评论汇编
·对黄河边先生最新视频的评论
·闲聊郭文贵每秒5000发机枪
·两日短评
·驳“民运不如贪官”的谬论
·说几点我的意见
·逻辑在哪里?也来说点逻辑和推理
·西方对中国:经济决定论的破产
·再谈台独港独等问题
·对黄川粉和全球性倒退潮流的简评
·到西方学什么?(兼谈西方左右派)
·应该如何看待美国党争(再谈中共党文化党性思维问题)
·对禽兽化反道德谬论的批判
·聊聊刘强东乌鸦燕子反道德禽兽和屠夫魔头
·答刘晓东女士
·再谈杜撰道德婊概念反道德
·黄川粉的奇葩概念和逻辑
·反普适价值政治正确是个国际性大逆流
·捍卫新闻自由,CNN初赢对川诉讼
·他们真是右派吗?
·本人对郭文贵大吹大擂的新闻发布会的评论
·对郭文贵新闻发布会的评论
·离奇的逻辑
·认清狭义民运沦陷区不代表中国民运,捍卫中国民主运动
·近日时事评论
·低档骗子、王牌特工,何来不“被和谐”之说?
·“千年明君”的大小走卒——郭骗郭蚂蚁
·谈川普、郭文贵、贸易战、白左等
·兩日雜論(编辑修改)
·近日讨论、评论和杂论
·再谈郭文贵、民运及其它
2019年
·几则小评论
·几则小评论(二)
·驳李剑芒先生的谬论
·纠正“主权是人权总和”的错误说法
·近日小评论(六)
·近日小评论(五)
·近日小评论(四)
·近日小评论(三)
·近日时评
·关于理和理性问题的一点意见
·再答特线们炒冷饭的歪曲污蔑攻击
·评蚂蚁帮的“朝天阙”
·就致毛魔信、毛魔批示等问题驳螺杆等人造谣污蔑
·关于郭粉、川粉、左右派等等评论
·近日小评论(七)
·关于“人民”一词駁伪右攻击(修改稿)
·华裔鸡婆女老板佛州统促会副主席与川普关系密切引发轩然大波
·为什么有人反對抓特務?
·高智晟在《二○一七,起来中国》中披露的土共特务秘密
·近日再谈策略问题
·在一个微信群的讨论和发言汇编
·对胡平《克服失败主义》一文的不同意见
·孔子究竟是不是世界十大思想家之首?
·胡平魏京生的64反思,客观上是帮土共误导民众
·继续讨论:胡平魏京生的64反思,客观上是帮土共误导民众
·严家祺王丹《"第二次新文化運動"宣言》的基调根本错误
·蘋果日報报道采访魯德成:在激進與“和理非”之間,天安門一潑,冰封抗爭心
·关于中美两主播电视讨论的随笔:结果出于意料之外的差!
·驳仇恨89民运的谬论
·几句话评焦国标
·全体中国人都要做好准备,迎接中国民主运动新一波高潮以及中国民主和专制的
·评川习会贸易战等问题
·我对香港抗争的意见和判断
·中国人用自己生命和鲜血浇开自由之花
·土公治港,屡创奇迹
·中国大陆人民是很伟大还是很不堪
·再谈维权运动和民主运动
·中共大外宣遭遇空前滑铁卢
·谈红纳粹黑纳粹左右派市场经济等问题
·老徐评论(19-9-7)
·老徐评论(19-9-12)
·驳胡平:既然实弹镇压,难道那是见好,不是见坏?不应该见坏就上?相反倒要
·重发驳胡平旧文:革命不能见坏就收,更不能见好就收
·结束赤纳粹一党专政,建立自由民主平等人权人性化宪政法治制度
·近国殇日有感
·阅兵有感(两首) 第二首: 糜费阅兵扰民有感
·海内外华人中亲共反共的真实情况
·川普把贸易战方向搞反了
·坚决反对法西斯种族主义
·在邮件组驳黄川粉公然宣扬法西斯理论
·黄俄土共及其老主子的一个战略阴谋
·土共再次选择川普的原因
·“三民主义统一中国”是专制口号
·现代化理论的本身必须现代化
·现代化理论的本身必须现代化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再谈郭文贵、民运及其它


徐水良


   

2018-11-18~23日


   

   
   有几人讽刺中国民主运动说:“没有计划,一盘散沙,各自为政。偶观网络4年有余,民运30年时间不短,要人没人要钱没钱,无组织无刚领,更无实干的领袖型人物,成不了气候。”“不是皇军无能而是八路太狡猾!民运一开始就走错了路,最好的方式是以正规非盈利慈善组织模式运行:成立基金会募集善款,雇佣专业人士从事媒体宣传,人道救援和投资。义务劳动不可能持久。要依靠可靠专业人员来做事而不是聚集一大帮社会渣滓尽搞事,最后一事无成一哄而散,沦为网上流氓成笑柄。免费的往往是最贵的”。
   
   本人评论:观察网络四年,就来发表这样的高论了,了不起!我是最早第一个发起当代中国民主运动的,已经四五十年了(不是只有三十年),不是旁观,更不是网络上远远观察,而是毕生生命精力都深深投入和奉献给中国民主运动,在里面摸爬滚打四五十年,但觉得对中国民运的许多事情,还是搞不清楚。凡是新到海外的,我都劝他们先观察四五年,然后再投入。没有多少年亲身长期投入和研究,根本不可能搞清楚中国民运的大量问题。
   
   但现在,什么样一窍不通的人,都来对民运指手画脚。
   
   其实,他们许多、许多简单的设想,民运人士早就实践过多少次、多少次了,根本没有可行性。如果搞民运的人的头脑,都像这些指手画脚的人这么头脑简单,中国民主运动恐怕早就寿终正寝了。
   
   共产极权用镇压和特务配合,让真反对派没有可能形成真正有效的组织。除非波兰共产党那样犯错误,过分相信以瓦文萨为首的特线能够控制团结工会,反对派才有可能形成一定的真、假反对派混合的组织。否则,没有这种可能。
   
   真民运唯一可行的做法,就是通过理论和舆论,来引导进民众认清共产党是人类公敌,等待并大力促进大规模突发偶然事件事件的发生,来结束共产党统治。
   
   对民运指手画脚的人,往往是对民运一窍不通,自以为是的人。
   
   因为人数极少的中国民运人士,绝对是弱势,所以这些指手画脚者就把十四亿人几十年打不倒共产党的责任,推到狭义民运圈几百上千个真、假民运人士的头上,尤其推到其中几十上百个真民运人士头上。
   
   因为假民运本来就是要丑化、抹黑、污蔑、否定整个中国民主运动,这些人把责任推到民运头上,正是假民运希望达到的目标。所以,顶住对中国民主运动铺天盖地排山倒海的攻击,为中国民主运动辩护的重任,就只能落到几十上百个真民运人士身上。
   
   只有几十年搞民运并且非常聪明的人,才能体会中国民主运动的无比艰难。才能从理论上理解在一党极权专制条件下搞民运的最大困难,就是极权统治者以国家力量镇压、渗透和控制有组织的民运力量,分散的民运人士无法对抗国家力量,只能量力而行。相反,对实际情况一窍不通,只凭自己的主观想象,在极权专制的严密统治下,只用全部精力去搞根本不可能成功的想象中的大规模的美好的统一组织,那么,最后,他们只能像现实一再证明的那样,被土共特线骗得团团转,不断用大联合制造大内斗,败坏和搞臭民运,结果却一事无成。
   
   只要土共不犯波兰共产党那样的错误,反对派要形成真正有效的、有一定规模的组织,那只有突发事件发生后,或者极权统治极端松动以后,才有可能。否则,没有可能。而且,一般情况下,反对派组织往往被极权统治者小丑化。
   
   因此,突发事件发生后,反对派才应该尽快迅速形成不受特线控制的强大的真反对派组织。
   
   其实,不仅是是专制国家,而且还有民主的美国,只要法律允许公权力以国家力量渗透反对派组织,反对派组织都是无法抗拒的。美国麦卡锡法允许FBI渗透共产党组织,最后美国共产党就被渗透到FBI探员比率达到总人数的近60%,美共立刻小丑化。这是被共产主义势力丑化了的麦卡锡,对美国的巨大贡献之一。
   
   无法形成并依靠有组织的统一的反对派力量搞民运,这是极权专制条件下搞民运的最大困难。
   
   再说一遍,如前所述,真民运必须靠理论和舆论,来引导进民众认清共产党是人类公敌,等待并且大力促进大规模偶然突发事件的发生,来结束共产党统治。而不是去空想去幻想在普通极权条件下,去搞那种无法形成的、统一的反对派组织,再用这样的组织来搞民运。
   
   我看过无数对民运指手画脚自以为是的人提出的“妙计”和“计划”,他们指责民运不懂得做的事情,几乎全部都是民运人士早就想到,实践过无数次而遭到失败的事情。他们的“妙计”和“计划”,是几乎没有可行性的“妙计”和“计划”。
   
   很多人对民运情况只看个表面,对真实情况一窍不通。但因为民运还没有推翻共产党,并且,规模和艰难超过其他共产国家总和,已经对世界做出巨大贡献的中国民主运动,被郭文贵和其他中共特线污蔑成什么事情也没有做,于是这些人就信以为真,就认为他们有权攻击、否定、并且指手画脚来指导他们根本不了解的、“什么事情也没有做”的中国民主运动。
   
   这些人的主观愿望,也许是好的,但是,他们盲目相信和追随共产党及其情报机构,中共特务线人对中国民主运动的造谣、攻击、污蔑和否定,以及他们可笑的指手画脚,不仅严重影响民众参与民主运动,而且迫使人数很少精力有限的真民运花大量时间来解释应对来澄清,这恰恰成为客观上帮助中共造谣污蔑攻击否定中国民主运动,客观上帮助中共维持统治的力量。
   
   被中共封锁的大陆人,最容易上当,很容易相信中共情报机构及特务,以及他们制造的假象。只要特务装作爆料,或装作反贪官的样子,他们立刻就信,就以为那就是反共。他们不知道分辨是真爆料、还是假爆料、还是选择性爆料?以为爆料就是真要打倒中共。不知道有人装作爆料,是另有目的。
   
   郭蚂蚁中有很多人就是被中共长期封锁,刚翻墙出来的大陆人。这类被中共长期封锁刚刚翻墙出来的大陆人,最容易上当,很容易相信中共情报机构及特务以及他们制造的假象。如前所述,只要特务装爆料,他们立刻就信。不知道分辨是真爆料、假爆料、选择性爆料。以为爆料就是真要打倒中共。不知道郭骗爆料是要丢车保帅保习护共造谣攻击消灭中共大敌中国民主运动,达到帮助中共维稳维护统治的目的
   
   头脑简单的大陆郭蚂蚁,因此成为追随郭文贵,以铺天盖地的仇恨和谣言,来污蔑和攻击中国民主运动,一种铺天盖地、排山倒海的特大力量。他们坚定地相信郭文贵说中国民运几十年什么也没有做的谣言。他们甚至不知道,中国民主运动无论从规模上,还是质量上,还是其艰难困苦的奉献上,都远超过其他共产国家同类运动。其规模,其许多方面的贡献,超过其他共产国家同类运动的总和。中国民主运动改变了世界,只是暂时还没能改变中国而已。他们当然更加不知道,中国民主运动及其新人本主义等一系列先进理论,以及中国民主运动对马列主义的批判,将会在人类历史上,埋葬马列教和原教旨一神教,创造一个全新的理论时代,将会继资本主义和所谓的社会主义之后,创造全新的人本主义新时代,具有划时代的意义。
   
   这次,令人想不到的是,郭文贵和郭蚂蚁,竟然成为造谣污蔑攻击抹黑中国民主运动的主力。其作用,超过中共及其情报机构和特线,对中国民主运动的长期破坏、攻击和抹黑。当然,郭蚂蚁很多是中共五毛特线,否则很难解释他们对中国民主运动的极端的刻骨仇恨。
   
   可以发现,习系中共情报机构,这次调动大批特线力量,捧出郭文贵,在“老领导”指导、操纵和控制下假爆料,其调动力量之大,组织之严密,在中共造谣污蔑打击抹黑中国民主运动历史上是空前的。他们组织一个推文,立刻就有许多人转推;对不同意见,立刻有许多像监狱人渣五毛的人,掀起网络暴力,污言秽语谩骂围攻。
   
   有网友说:“徐老,您太让我这后生晚辈心寒了。您曾是我的偶像啊!如果您彻底的反共,为什么不支持郭先生呢?怎么现在和那些特务一个强调(腔调)?
   
   谢谢这些网友原来对本人的信任。至于郭文贵问题,本人回答如下:
   
   郭文贵是中共习系情报机构搞出来,以第二渠道选择性爆料假爆料搞中共两系内斗,丢车保帅保习护共,并且调动全国特线力量,把十恶不赦的流氓无赖王牌特工暴发户吹捧成大救星救世主,造谣污蔑抹黑攻击消灭中国民主运动,他和郭阵营对中国民主运动的污蔑攻击,超过许多年中共情报机构的总和,我当然要反击。
   
   因为中共两系内斗,双方阵营核心力量,都是中共情报机构及其特线。我们当然绝不支持任何一方,而是要揭露双方的特线面目。不过,有时揭露重点偏重某一方而已。
   
   中国民主运动最大困难,不是仅仅简单地揭露中共。这一点,我们早就做到了。中国民主运动的最大困难,是唤醒和说服被中共及其情报机构欺骗迷惑的民众。
   
   这次中共调动特线力量特别多,又用表面上爆料方式出现。所以被欺骗的民众特别多。他们跟着郭文贵,几乎以排山倒海铺天盖地之势,造谣污蔑攻击中国民主运动,其势头,超过中共及其情报机构历史上任何一次对中国民主运动的围剿和攻击。许多伪民运头头都奉命或者拿了钱去挺郭了。真正的中国民运人士当然必须挺身而出进行反击。
   
   这次郭文贵和郭蚂蚁中,对中国民主运动的刻骨仇恨,让人惊心动魄。真正的民主人士,坚持揭露民运中的特线,说明狭义民运圈早已成为沦陷区,防止不明真相的人们上当,但绝不会对中国民主运动怀有刻骨仇恨,加以造谣攻击污蔑否定。一般人即使有误解,也不会满怀刻骨仇恨。所以,郭文贵郭阵营的仇恨攻击,反映了他们中共及其情报机构的立场。
   
   尤其是郭文贵郭蚂蚁们不断嘲笑民运赤贫如洗,穷成叫花子,把绝大多数以个人分散力量面对中共国家力量巨大打压,只能靠打工谋生过苦日子,却仍然坚持为民主奋斗的民运人士,与极少数几个欺骗靠捐款靠民运经费生活的伪类,以及与数量众多的并非暴发户的中共特线混为一谈,不断加以嘲笑攻击,完全反映了了中共权贵和及其情报机构巧取豪夺暴发户的一贯立场和看法。
   
   再说一遍,郭文贵是中共习系情报机构搞出来,以第二渠道选择性爆料假爆料搞中共两系内斗,丢车保帅保习护共,并且调动全国特线力量,把十恶不赦的流氓无赖王牌特工暴发户吹捧成大救星救世主,造谣污蔑抹黑攻击消灭中国民主运动,他和郭阵营对中国民主运动的污蔑攻击,超过许多年中共情报机构的总和,我当然要反击。
   
   有人说:“郭文贵接受美国之音直播采访时,点名只让龚小夏采访。难道他不知道龚小夏是什么人吗?郭文贵在中国公安部看过龚小夏的档案,难道你比郭文贵还了解她吗?”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