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徐水良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徐水良文集]->[兩日雜論(编辑修改)]
徐水良文集
·简单答复王希哲
·历史的能预见性和不能预见性
·中国民权同盟筹备组公告
·中国民权同盟(筹)临时章程
·我看“统一民运”
·人有造谣自由的权利吗?
·究竟谁喝了狼奶?
·自由的限制:多种多样的规范和多种多样的强制力
·撤离特务窝,投入新战场
·关于麦卡锡等跟帖四个
·谎言重复一万遍,目的何在?
·和平非暴力无条件适用于对付中共吗?
·中共情报机构“出奇制胜”的一些常规手法
·究竟是谁专制?
·顶国凯兄评李劼文章
·关于此次民主党风波,我事前再三强调的个人意见
·驳李劼
·如果产生两种情况,全世界都会禁止共产党及其意识形态
·歧路改革备忘录:中共顽固坚持“摸石头”,原因何在?
·文革初浙江军区司令员儿子打死人及冲军区事件
·有人说造反派都拥毛泽东,这不对,讲些故事
·《建设一个现代化政党》一文评点
·一个中国,两个国号,两个政府
·反对邓式改革
·“十年一梦赖昌星”
·支持奥巴马总统讲话(附讲话全文)
·反对用传统文化作替罪羊掩盖中共马列等外来垃圾罪责
·魏京生杜智富文章反映了在旧教条两极对立之间的迷惑和摇摆
·哥本哈根,中共如何欺骗世界?
·21世纪建国纲要(草案)
·哥本哈根气候会议的两篇评论及按语
·刘自立《改革已死,期宪也亡》并按语
·批评温家宝
·“军队国家化”提法不妥,应改成“军队国有化”
·刘晓波和08宪章:幻想的破灭
·网路文摘社论:声援伊朗人民
·花瓶民运对他人的攻击,这一次扎扎实实打到了自己
·受五毛污蔑是我的光荣
·民权通讯第1期
2010年
2010年文章(可能有其他少量文章)
·21世纪建国纲要(草案修订稿)
·搞政治与拉帮结派
·支持旁观者昏批驳被阉割了的伪反对派
·和解骗子以及和解糊涂蛋们可以休矣!
·某些洋教徒为什么不尊重无神论和异教徒
·是网络自由,不是网络民主
·与狼为伍,思科最坏
·答网友:为什么要反台独?理由如下:
·当代中国人不可能没有敌人——评刘晓波《我没有敌人》
·刘晓波把08宪章戏演砸了
·08宪章和刘晓波的最后陈述
·关于刘晓波《我没有敌人》的争论文章
·五毛们总是闭眼睛撒谎
·周瑜黄盖和竹筒倒豆子
·答鸡头肉和赛昆的污蔑
·海外五毛攻击许良英先生为刘晓波辩护的一个帖子
·戏释格丘山格老先生“坦荡心胸”的含义
·漫谈两出大戏和刘晓波之谜
·关于刘晓波“没有敌人”网文两则
·转贴评刘晓波没有敌人文章6篇附按语
·没有敌人争论是一场政治斗争,不是学术论争
·转贴张三一言和Leebai文章各两篇
·转贴评轮“没有敌人”文章三篇
·今日网上跟帖
·转贴“民运”和“官运”等两文
·戏作:灯主席外传
·“没有敌人”问题争论小结
·关于没有敌人的争论文章十篇
·“没有敌人”争论文章选(6篇,2月6日晚)
·2月7日没有敌人争论文章
·捍卫启蒙成果——我们的作战意图
·转贴到查报告:民众武力抗暴的必然性
·劝告陈尔晋,没人相信你,再次劝你到此为止!
·有没有敌人争论2010-2-8日
·关于宗教批评问题答宗教盲洪哲胜
·这样吧,陈尔晋:你赶快回天堂,去向上帝要你的身份证明,好吗?
·有没有敌人的讨论(2月10日)
·没有敌人的刘晓波论敌人和战争
·胡平为自己的对立面背书
·怎样对付中共庞大的特务线人队伍
·有没有敌人争论(2010-2-11)
·网络革命宣言、按语和评论
·高智晟生死去向之谜并按语
·“海外民运”和一部分国内民运真黑
·没有敌人派的两个错误前提
·无敌论者种族主义及亲中共仇人民和两面派性格要不得
·黑白颠倒的世界—海外民运
·答国凯兄和周亚辉先生:
·驳胡平《民主就是使不确定性制度化》
·一点补充再驳胡平文章
·转贴吴庸先生优秀文章
·经典笑话——“民主就是使不确定性制度化”
·胡平笑话和牛乐吼笑话
·反对洋迷信土迷信(从胡平-普里泽沃斯基笑话说起)
·为我的理论做个广告
·客观事物、概念、用语、理性和迷信等等
·答孙丰老哥并纠正西方语言学家一个根本错误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兩日雜論(编辑修改)


徐水良


   

2018-12-7~8日


   

   
   对中共,就是应该全面制裁,不应该只是单纯的贸易战。美国逮捕华为任正非女儿,是超越单纯贸易战的好兆头。
   
   有川粉批評老布什葬禮說:
   
   //:布什家族说:“不允许把布什总统的葬礼搞成了反川的仪式”。可葬礼没邀请川普讲话,而且发言的几个鸟人不停地夸奖布什总统:是一个诚实的人,从来不去攻击别人。这特么不是反川仪式是啥?//
   
   本人評論:中共专制熏陶出来的脑残,尤其是黄川粉,习惯上把民主国家领导人看作中共不准批评的红太阳大救星救世主。实际上,美国人批评总统反总统,是最最正常的事情。相反,脑残黄川粉吹捧歌颂川太阳大救星救世主的行为,恰恰才是违反美国习惯的脑残疯子行为,与中国把批判伟大领袖大救星救世主言论当疯子行为,完全相反。
   
   有川粉把一个躲在国会大厦柱子后照相的什么人物,说成川普,说://:川普贵为美国总统,且对老布什去世表达了极大的尊重和礼遇,但却被布什家族拒绝在老布什葬礼上发言,他躲在了国会大厦柱子后悄悄举起手机拍照,然而这一幕被白宫的工作人员偷拍到了!葬礼后,川普不计前嫌,邀请前来华盛参加国葬的布什一家人白宫做客,消除了以往的过结。//然后许多黄川粉以大赞特赞大赞“伟大的川普总统”,以赞扬和崇拜川太阳大救星救世主的口气,无限吹捧和崇拜川太阳。
   
   本人评论:美国人把批评甚至蔑视权贵总统看作常事,觉得很正常。但土共红太阳大救星救世主伟大领袖气氛下熏陶出来的脑残黄川粉,却纷纷觉得是疯狂,纷纷为川太阳川大救星救世主鸣不平。相反,把吹捧红太阳当作正常常事。但美国人如果看到一天到晚吹捧红太阳及其伟大教导的做法,大概会把他们当疯子。
   
   也有人评论:“川普啥时候光头了?”“川普的黄毛呢?”“总统怎么会到国会大厦呢?这个真是脑残到家了。”
   
   有人贴出牛乐吼对老布什死的评论,大赞牛乐吼。
   
   本人评论:胡安宁揭牛乐吼是通天的中共特务,牛只好把共舞台关了,人以群分呀!
   
   胡安宁对老牛的揭发,是今年早些时候揭的。胡安宁这一次对老牛揭发,使用的是客观事实真凭实据。是胡锦涛时代的事情,当时通天就是通胡锦涛。老牛没辙,于是关了共舞台,不在民运圈里混了,主要到推特上发表插科打诨或以惊人之论吸人眼球的胡话了。
   
   胡安宁混蛋一个,但有时候还是会不小心做点好事,说点真话。他不像一般特线那样,自己人一旦暴露,马上出来掩盖掩饰。相反,他有时会讲出他知道的内部消息来炫耀。
   
   东海一枭发帖《爱国主义害国家》
   
   本人问他:你懂你说的那些主义的皮毛吗?降低要求:你懂得主义两字含义吗?
   
   有人攻击本人:你们骨灰级民运的无能和失败的根本原因在于总喜欢长篇大论,但又搞不清问题的实质,凡事都有切入点,这一点你们可能这辈子都弄不明白了,真不能多说了。
   
   本人打趣:原来你懂实质?怎么不像呀?自己懂实质,才能判断别人懂不懂。自己不懂,那对别人的判断就全部是胡话!尤其是带任务说胡话,绝对要不得。
   
   连曾节明都一看就知道你是谁。你还是恢复原马甲更光明正大一些。
   
   有网友发推讽刺:华为cfo孟晚舟被抓了。这么大的事,除了郭七,谁有能耐在背后鼓捣?郭七,就别谦虚了,快点透露一下,你是怎么知道孟小姐曾经在香港某家阻断公司当懂事,又怎么通过这家阻断公司充当白手套和二道贩子,为华维和伊朗干脏活的?
   
   本人嘲笑:凡是世界上发生的有关中国的大事,即使郭七毫不知情,与郭七毫无关系,只要公布出来后有功劳可占可吹,那马上就会变成郭七的功劳。然后郭蚂蚁们马上欢呼震天,无一丝怀疑。这就是郭七的伟大本事和功劳。在背后指挥郭特线郭蚂蚁吹捧郭七创造这种奇迹的土共情报机构,则非常谦虚,毫不居功。
   
   有网友发推说:“郭文贵、孟宏伟、刘强东、孟晚舟……这些达官显贵土豪巨贾总能占据新闻热点。中国的政治犯呢?黄琦的事也就一点波澜,其他政治犯无声无息。新疆那100万人在华文媒体也就在上过几次次版。名人犯罪都比好人受难、普通人遭殃引注意。”“我想起来NHK系列纪录片《映像的世纪》中就提到,在越南血战的美国士兵就抱怨,说他们在丛林里流血死亡,全美国人却都在关心月球上那两个人。当然美军作为整体也得到过许多关注,但不计其数的普通士兵也只是死去如草不闻声。”
   
   这个意见有道理,本人看法:中国的愚民,尤其是郭蚂蚁郭臭虫们,非常势利。只崇拜郭文贵那样的权贵巨富,看不起普通民众。尤其是刻骨仇恨仇视不断污蔑攻击嘲笑被中共迫害得一无所有、像叫花子一样的中国民主人士。把中国民主运动为民主奋斗而被迫害经历的人间苦难,当作他们嘲笑民运的笑料。
   
   有人攻击说:那个时候,没有郭文贵,大家你好我好,饭碗好!好好的民主饭,让文贵给揭了老底了!所以今天对文贵的抹黑、谩骂、诋毁、围殴,大家看到了!这里边自始至终反共民主就是一碗饭。认不得真。
   
   本人评论:这位说的是典型的仇恨、造谣和抹黑中国民主运动的中共及其五毛的造谣言论。
   
   曾节明询问:你在獨評揭露牛樂吼,胡安寧,並影射共特格丘山,唐夫,螺桿的帖子怎麼不見了?斑竹偷偷摸摸刪帖,赤裸裸地暴露共特面目。
   
   本人估计:牛是重量级特务。也是海外民运重要人物。我一直设法揭露他。后来被胡安宁暴露的材料证实。胡对牛多次揭发,我想你们应该看到过。但土共显然对牛的暴露特别不安,设法掩盖删除,并让胡安宁改口。不过胡安宁又把我的帖重新贴了一遍。被转到《矛盾江湖》去了。按胡的说法,胡恨牛是因为牛按照胡锦涛命令,抄了胡用土共提供资金建立的国风网站的家。
   
   胡安宁又提王炳章问题。其实,我到海外几个月就发现并且认定王炳章是土共把国内贯彻“筑巢引鸟,做窝养鱼”“领导民运、控制民运”,“与其你搞民运,不如我搞民运”等方针的经验,推广到海外,抢先组建海外民运的领军人物。并发动揭发正义党。使王的正义党是特务党这个事实得到大家公认。王本来是土共为全体海外留学生树立的头号标兵,为中共高度信任,于是被选出来执行这个任务。胡后来也许多次揭发王是中共培养的当代孙中山。但事关重大,在王炳章的问题几乎被海外许多人公认的时候,土共及其情报机构和特线民运发起反扑,重新为王炳章涂金,大力吹捧,起死回生。胡安宁逃跑回国躲到中共情报机构,也开始改口。
   
   土工及其情报机构,带领特线花瓶民运,对最重要的特线人物,是竭尽全力保护掩盖,对真民运则是采用铺天盖地反诬反咬漫天造谣围攻的方针。使得智力和认识能力有限的大批量民众相信土工制造的假象,并攻击真民运,这是土共力保统治的秘诀之一。这是土共及其情报机构的一贯做法。
   
   土工情报机构是依靠国家力量的专业情报机构。智力和认识能力有限的人,很难不被欺骗。土共可以在相当一段时间内,把客观事实是非黑白颠倒过来。这次郭文贵事件就是典型。中国民运被排山倒海攻击成十恶不赦坏蛋,真正十恶不赦的特务被炒作吹捧成超级英雄,就是典型例子。
   
   共舞台和独评,一个性质。
   
   曾节明说:牛樂吼曾是胡錦濤派的國安大將,與楊恒均其名,因我揭露胡錦濤並駁斥他挺胡的瀾言,恨之入骨,極力慫恿郭慶海與我鬥毆。現在披著「熱血漢奸」反華種族主義外衣,與格秋山,螺桿之流一起,拼命挺川挺郭,胡說中共不危險,最危險的是穆斯林,忽悠了國內外大批華人。
   
   徐水良:牛的特點就是依靠插科打諢,賣嘴皮,故作驚人之論,來吸引人,來販售他的東西。而這批人裝出極端反華反共,鼓吹反共必先反華,把中共說成愛國賊來帮助土共解脫賣國罪名;鼓吹賣國當漢奸,來抹黑民運,幫土共坐實中共造謠污蔑民運的賣國罪名,則是這批人的共同特點。
   
   有人发推说:“‘打特务’很明显已经成了政治斗争的手段了”。“这些长期受自由民主、平等博爱熏陶的知识精英,为何依旧充满‘宗派情绪、家长作风、嫉妒心理、官僚色彩’?为何忍心像愚民避麻风病人一样歧视隔离曾经的同事?为何积极参与拉帮结派党同伐异政治分赃而无心理障碍?为何不团结抗暴而是乐于参与统治者对同僚的迫害?”“各种互相攻讦造成的代价,恐怕比真特务实际造成的破坏都大太多了。”
   
   本人认为:这种说法是一派胡话。有哪个国家能不打特务?其实民运无权打特务。所谓抓特务,仅仅是揭露而已。中国民运,尤其海外民运,中共无法用武力镇压,而完全是败于特务之手,不揭露特务,那就只能永远失败。狭义民运圈80%以上是特务,超过东德东欧的60%。你不揭露搞清特务,就只能与特务为伍,最后自己变成特务。反对揭露特务的,恐怕自己有问题
   
   我早已论述,一般人也早已认同,用一次又一次拼命鼓吹狭义民运圈大联合大团结,来制造一次又一次大内斗大分裂,以此败坏中国民主运动的名声,是中共情报机构及其特线重要策略。现在大家听到大团结大联合就怕,就认为特务们又要制造内斗了。占绝大多数的特务,不断搞内斗造谣围攻少数真民运,有可能团结吗?除非你投降团结到特务队伍中去。
   
   该网友反驳我的说法说:“哈维尔的著作里有没有提要防特务打特务?瓦文萨还没有去世,你有机会给他打个电话问问,是不是团结工会里60%成员都是特务?”“东欧哪个数据说60%是特务?如果民运80%是特务,那你们还用得着在这发表言论吗?”
   
   本人反驳:你很无知还要胡搅蛮缠?东欧的数据早就公开。欧洲民运朋友二十年前就开始一再公开?还要掩盖?波兰和东欧有许多揭发,瓦文萨自己就是波兰当局的线人。瓦文萨自己也不得不承认自己签署了当线人的文件。连曹长青这样的人,都专门写文章说瓦文萨当线人。你还要掩盖?
   
   土共及其特线拼命掩盖数据和中共保权伎俩,可是掩盖得了吗?中共自己内部传达的统计数据,暴露出来,不少人知道,与我们的统计数据基本一致。而且,连东欧公开了二三十年的数据,你都要否认?太不自量力了吧?你要攻击我们的数据,就请你公布你自己数据。你没有数据,就不要一看共产特务秘密数据暴露,就马上来攻击掩盖?这是什么做法?
   
   我没有时间也没有必要把海外大家都知道的数据,再查一遍。你自己应该去查文件,否则,自己没有数据,却立刻凭自己可笑的幼稚想法和说法,来攻击我们的数据,那就只能一再出丑。
   
   该网友回答:“我只是疑问一下,你就跟吃了枪药一样扣帽子,有意思吗?我查了一下,瓦文萨的确签了一些当线人的文件,但是为什么最后团结工会还是赢了?算了不愿意争吵,你们继续打特务。”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