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孟泳新
[主页]->[百家争鸣]->[孟泳新]->[四评胡锦涛的“以人为本”,〔上〕]
孟泳新
·民主中国宪法设计
·质疑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
·一评胡锦涛的“以人为本”
·二评胡锦涛的“以人为本”
·三评胡锦涛的“以人为本” (上)
·三评胡锦涛的“以人为本”(下)
·四评胡锦涛的“以人为本”,〔上〕
·四评胡锦涛的“以人为本”,〔中〕
·建立张君劢纪念馆,这是我的最大的心愿
·张君劢是战犯吗?
·四评胡锦涛的“以人为本”,〔下〕〔1〕
·四评胡锦涛的“以人为本”,〔下〕〔2〕
·四评胡锦涛的“以人为本”〔下〕(3)
·《解放战争是非正义的》之一
·价值评判从镇压历史反革命运动上溯到解放战争
·《解放战争是非正义的》之二
·张君劢是战犯吗?
·斯大林的成功致毛政策“一边倒”
·揭秘民盟历史:张君劢与民盟的诞生
·张君劢是中国民主政团同盟创建第一人
·孟泳新给中国民主同盟的一封信
·论价值评判和必须彻底否定镇压历史反革命运动
·张君劢VS胡适
·张君劢辩证唯物主义驳论
·科玄论战的谁胜谁败
·张君劢为什么会同意民社党参加国大?
·必须重审《薄一波等六十一人叛徒案》以及再次发表的原因
·四评胡锦涛的“以人为本”〔下〕之四
·四评胡锦涛的“以人为本”〔下〕之五
·四评胡锦涛的“以人为本”〔下〕之六
·“怀疑一切,打倒一切”,错在何处?(上)
·胡适要打倒孔家店,铁证如山
·学术研究和中国民主运动
·正义战争理论在当代海内外研究的文献评述
·批判列宁的“民族自决权”理论和我对民主宪法的三点建议
·列宁联邦制理论的必然之路就是全国解体
·列宁联邦制理论和中共的民族政策演变及现况
·联邦制和梁启超张君劢宪政思想在中国宪政思想史上的地位
·中国联邦制与孙中山蒋介石之民族主义(上)
·中国联邦制与孙中山蒋介石之民族主义(中)
·中国联邦制与孙中山蒋介石之民族主义(下)
·谈当代中国民族问题演变及未来民主宪法走向
· 欧盟给予中国市场经济地位必须捆绑人权条件
·为什么同样的联邦制让苏联等国家走向深渊?
·对马克思主义意识形态的批判和中国民主运动之思想基础
·张君劢是民国以来最值得纪念的人
·还原民盟成立的历史真相 一一与章诒和 、黄方毅等人商榷
·历史的真实和谎谬的历史(一)
·历史的真实和谎谬的历史(二)
·历史的真实和谎谬的历史(三)
·张君劢=民主──为纪念张君劢诞辰一百三十年而作
·《历史的真实和谎谬的历史》(四)
·历史的真实和谎谬的历史(七)
·王沪宁居然也会犯低级错误\王公权
·历史的真实和谎谬的历史(五)
·历史的真实和谎谬的历史(六)
·《二零一八宣言》
·《二零一八宣言》附文
·《质疑中共的解放战争的开战时间》
·《必须彻底否定毛泽东》
·评判解放战争的历史意义的重要性与难度所在
·必须批判毛泽东的“正义”战争观
·向鲍彤致敬
·《二零一八宣言》的《八问》
·严家祺思维方式表象的剖析
·必须批判胡适的科学主义
·《二零一八宣言》导读(一)
·《二零一八宣言》导读(二)
·金庸:武侠巨人 政治小人
·说说中国海外民主运动的三件怪事
·《二零一八宣言》导读(三)
·从法制史的角度来分析中国法律现况
·是“没有一战,何来五四?”还是“没有宣战,何来五四?”
·发动“解放战争”的毛泽东与发动“靖难之役”的朱棣
·对中国参加第一次世界大战百年各种历史认识观的简略评议
·黎鸣算不算是中国民主运动力量?
·认清毛泽东的“正义”战争观的错误所在
·有感于“敢为天下先”
·张君劢:诚不愿吾六万万同胞随苏联而殉葬也
· 敦促胡平、章立凡先生尽快树立罪错思辩方式
·对胡平《镇反运动小议》一文的解析
·《二零一八宣言》导读(四)一树立罪错思辩这第二种思辩方式是一个关键
·高力克:徐志摩与胡适的苏俄之争
·向大家推荐张君劢《胡适思想界路线评论》(一)
·孟泳新/向大家推荐张君劢《胡适思想界路线评论》(二)
·向大家推荐张君劢《胡适思想界路线评论》(三)
欢迎在此做广告
四评胡锦涛的“以人为本”,〔上〕

“以人为本”还是“以人的尊重为本”
    -------- 评胡锦涛的“以人为本”
    必须重新评价五四运动和所谓的解放战争的历史意义
    四评胡锦涛的“以人为本”,〔上〕
    --- 陈智淙

   
    三评中我们己阐述了“以人的尊重为本”理念的八大要素。作为一种价值理念,它不仅可以为中国的未来的宪政发展指出了一条切实可行的道路,也可以用它以分析中国的过去与现在,为世人提供一个清晰的历史的脉搏和变化轨迹。下面结合中国的现实我们重点地说明四个问题,
   第一个问题 由苏联解体评说哲学的作用。
    近一百年前,列宁通过十月革命的成功,亲手缔造了世界上开启人类社会发展的新纪元的第一个社会主义国家。列宁主义认为,帝国主义是资本主义的最高阶段,帝 国主义是垄断的、腐朽的、垂死的资本主义,日落西山气息奄奄的、是无产阶级革命的前夜。一个世纪过去了,那些帝国主义国家却平安无事, 由 列宁亲手缔造的第一个社会主义国家,用短短三十几年时间就实现了国家的工业化,并成功抵御了法西斯德国的进攻,并攻占柏林,携手共创横跨欧亚大陆包括中 国、朝鲜组成了社会主义阵营,并成其盟主,成为足可以与美国分庭抗礼的世界超级大国,就是这样的一个拥有90多年党史、70多年国史、2.8亿人口的社会 主义大国,既无外敌入侵,又无内部人民揭竿造反,却于顷刻间坍塌解体。
    总结苏联失败原因,无非有三类。其一是批判马克思列宁斯大林无产阶级专政模式的“专制”,这是无法挽救的。哲学家马克思的哲学是过时了,列宁错了、并且是 有罪的,列宁的学生斯大林那是罪恶滔天的。其二是以前苏共中央书记处书记、现俄罗斯共产党第一书记久加诺夫为代表的,苏共丧失政权的最主要原因是,在长期 一党专政的制度下,实行了三垄断:垄断真理的意识形 态制度,垄断权力的政治法律制度,垄断资源与经济利益的经济制度。即共产党以为自己想说的都是对的——垄断真理的意识形态制度;以为自己的权力是神圣 至上的——垄断权力的政治法律制度;以为自己没有不可以做到的特权——垄断利益的封建特权制度。苏共‘三垄断’终于把自己葬了。其三是中共的“正统”说 法,围绕苏共“蜕化变质”,背叛“马列主义”做文章。诸如“赫鲁晓夫非斯大林化说”〔彭真〕、“和平演变说”、“戈氏蜕化变质背叛马列说”、“戈氏葬送 说”〔彭真张全景李慎明〕、“改革失败说”、“党群疏离说”、“腐败亡党说”、“舆论失控说”、“民族矛盾说”、“体制 僵化说”、“僵化教条说”、“历史合力说”等等。总之,哲学家马克思是对的,列宁也没错的、根本没罪的,列宁的学生斯大林那只是三分错,还有那七分功呐。 有罪的是赫鲁晓夫,戈尔巴乔夫也。
    与美国人欧盟人不同,与俄国人也不同,“总结苏联失败原因”这桩事可对于中国共产党的命运来讲应该是休戚相关的头等大事,容不得半点马虎。如果认为是“赫 鲁晓夫戈尔巴乔夫蜕化变质背叛马列说”、“戈尔巴 乔夫葬送说”〔彭真张全景李慎明〕的话,那么就应该反其道以行之,赫鲁晓夫提出了“和平过渡”、“和平相处”、“和平竞赛 ”的外交路线,提出了“全民党”、“全民国家”的治国思想,中共却继续地沿着赫鲁晓夫指出的道路前进,这不是自找灭亡嘛!假如说戈尔巴乔夫1990年获由 苏联官方宣传机关长年累月指摘的“是西方帝国主义利益的喉舌”的诺贝尔奖,这件事 也许还能说得通的话,那2012年5月3日, 戈尔巴乔夫又被俄罗斯时任总统梅德韦杰夫授予了作为俄罗斯最高荣誉的象征--圣徒安德烈·佩尔沃兹万内勋章,这件事可怎么也就说不通了。我们认为,戈尔巴 乔夫能以零死亡的代价来完成了制度的换轨转型,对这一历史功绩授予什么勋章都是不为过的。授勋这件事就明确无疑地说明了作为当事国的俄罗斯人民在时隔二十 年后对于苏联解体事件所作出的历史性的结论,俄罗斯人民将永远牢纪戈尔巴乔夫所作出的历史功绩,而且这是永不改悔的。由以上简单指出的二个矛盾点可足以说 明了中共搞的“总结苏联失败原因”如此的马虎,或者说找不到原因而草草收场,或者说找到了一个无法公开的原因。而久加诺夫为代表的三垄断说,看来也不是中共所要找的原因。就说垄断真理的意识形 态制度吧,比如思想文化领域的专制,由中宣部在中国实行目前世界上最严厉的新闻检查制度,果真如此,是苏联失败原因之一的话,那么就应该立即终结新闻检查 制度。中央纪委、全国党的建设研究会、中国社会科学院于2006年联合摄制完成了《居安思危——苏共亡党的历史教训》八集大型党内教育参考片。这是二十一 世纪版的“皇帝的新装”。如何看这“皇帝的新装”,在当今中国有三种人:第一种是围观的人,心里明白,只是一言不发,他们是大多数,其中 幸灾乐祸者有之,明哲保身者有之,还有不少是纯粹的麻木不仁。第二种是那个叫了一声“他什么也没穿”的小孩子,他们是极少数,或者在坐牢,或者被赶走,或 者自愿出走,或者被带上“资产阶级自由化”的帽子,或者网站被封掉。还有第三种人,是那两个裁缝,他们说,皇帝明明穿着衣服。这种人里境界比较低的是骗 子,只是为了骗骗别人,自己知道皇帝没穿衣服;修炼到最高境界的是那些的的确确“看见”皇帝穿了衣服的人(第三种人大多数 在各级党校里,现在多半已经升到 副局级以上了)。〔此段借引自于博客〕
    哈贝马斯在1963年发表的《理论与实践》中论述斯大林所整理过的马克思主义所无法克服的障碍时认为,由于当代马克思主义者把马克思主义作为一种纯理论、 纯科学加以接受,所以马克思主义越来越成了不能说明实际问题的教义。这就是哈贝马斯在1963年作出的、二十八年后被苏联坍塌解体所证实了的预言吧!
    早在1968年,哈贝马斯写作长篇论文《作为“意识形态”的技术与科学》,在全世界第一次明确提出“科学技术是第一生产力”的重要 命题。邓小平在20世纪80年代从哈贝马斯的《作为“意识形态”的技术与科学》中借用了哈贝马斯的“科学技术是第一生产力”的重要论断。在这里我们且不予 理会是“继承”、还是“剽窃”等等诸如此类的问题。我们在这里需要告知读者,哈贝马斯就在《作为“意识形态”的技术与科学》〔二〕论科学技术的发展对马克 思主义的影响一节中写道,科学技术是第一生产力“使得马克思根据自由资本主义社会所正確指出的政治经济学的重要的条件消灭了。”〔摘于《作为“意识形态” 的技术与科学》〕。
    我们应该怎样来看待哲学的,特别是马克思哲学、马克思主义,并且有必要对《三评胡锦涛的“以人为本”(上)》中有句话,“以人的尊严为本,其哲学 基础和理论来源大体上是三个:(1)康德的哲学理念,...以及尤其是哈贝马斯的哲学、阿列克西的法哲学等等。”以及对《三评胡锦涛的“以人为本” (下)》第(1)段话,即“众所周知,马列主义的哲学是中国共产党建党立国,...因此,列宁的哲学是中共的“理论基础”才讲得过去。”加以进一步解释与 说明。
    可以总结以下几条:
    1,哲学在科学中只能作为批判而存在,除了批判,留給哲学的並沒有別的权利。
    哈贝马斯的哲学最明显的特征是反思与批判。尽管马克思哲学的道理千条万绪,归根结底,就是一句话:批判、革命。但马克思也会有反思,马克思在临终前不久说,“我所知道的一切,就是我无论如何不是一个马克思主义者!”〔《马克思恩格斯书信选集》第464页〕
    2,马克思是个人,而不是神。马克思的哲学中许多重要的结论不是完全正确,有些是部分正确,有些是错误的,它的许多重要的的方法和结论由于条件的改变由正确 变成为谬论,而有些重要的结论仍然是正确、适用的。哈贝马斯指出,“近代思想家认为,民主、自由、平等、博爱的国家的建立就是历史的终点,马克思却发现这 不过是政治解放,还不是人类解放,因为法律上的平等并不意味着事实上的平等。马克思的这一断言,即使对于现代资本主义社会仍然是适用的。”其实这种现象在 科学界、学术界、哲学界是屡见不鲜的。自然我们现代人不可以无端地要求马克思哲学对哲学的所有分支的、所有的问题都给出正确无误的答案。但就算马克思喊了 一辈子的阶级斗争,马克思至死也没有给出什么叫阶级的定义,阶级的定义可是马克思阶级斗争理论的基础的基础了,这就不能不叫人对他的理论的‘科学性’‘逻 辑性’表示怀疑。对中国人而言,尽管中共宣布不再搞“阶级斗争和政治运动”了,但离开了阶级、阶级斗争理论就无法搞清楚共产党的过去和现在。必须要搞清楚 你我他属于哪个阶级的?必须要搞清楚马克思、列宁、希特勒、斯大林、毛泽东属于哪个阶级的?〔按列宁语,马克思是资产阶级知识分子〕必须要搞清楚江青、毛 远新、李纳属于哪个阶级的?否则就搞不清四人帮。必须要搞清楚薄熙来、谷开来、薄瓜瓜属于哪个阶级的?否则就搞不清薄谷案。另外二个问题,什么是无产阶级 专政?什么是社会主义革命?〔据德国新近历史研究表明,纳粹运动作为工农运动的分支之一从一开始就与社会主义运动有着千丝万缕的血缘关系,它们各自政治理 念里的对工农利益之关心和维护、对劳苦大众之同情、 对社会公平正义之渴求,简直毫无二致。纳粹党的党纲里更是明确提出要实现社会主义,要求将垄断性企业收归国有,工人分享企业利润,国家以廉价出租的方式扶 持小商人,取消地租,禁止土地投 机,要求取消不是靠工作而得到的收入,严惩高利贷者等。〕更别说在马克思那时代还没有出现的那些重大问题。实践告诉我们,马克思的《资本论》怎么说也不是 “圣经”,马克思远远地没有为人类正确给出了马克思在其生时或从其死后即十九世纪末至二十世纪社会运动的规律、方向,政党的战略、策略。
    3,马克思学说最主要的遗产、指导原则和几个极有争议的问题。
    这是首先必须要搞得清楚的。
    就马克思学说最主要的遗产、指导原则麦克莱伦在《马克思以后的马克思主义》一书中写道,“生产关系的总和,即人类组织社会生产的方式及其使用的工 具构成了社会的真正基础。在此基础上,出现了法律和政治的上层建筑,并形成了与此基础相适应的一定的意识形态。”“人类生产其生活资料的方式决定了人类社 会,政治,精神的全部生活。但是,在人类发展的一定阶段,生产力的发展会超过生产关系。这时,生产关系就会成为生产力发展的桎梏。这样的阶段社会开始一个 社会革命的时期。这些生产力只有在现存生产关系下发展到最充分的程度,旧的社会秩序才会崩溃。” “资产阶级生产关系是造成社会分裂的最后一种生产关系。这种生产关系一崩溃,人类社会的史前史也就宣告结束了。这是因为,资产阶级社会将随着革命时期的到 来而崩溃;而无产阶级将在革命中崛起,通过自己的政党,夺取政权,并经过一段专政时期,建立一个无阶级的共产主义社会。”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