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孟泳新
[主页]->[百家争鸣]->[孟泳新]->[《解放战争是非正义的》之一]
孟泳新
·价值评判从镇压历史反革命运动上溯到解放战争
·《解放战争是非正义的》之二
·张君劢是战犯吗?
·斯大林的成功致毛政策“一边倒”
·揭秘民盟历史:张君劢与民盟的诞生
·张君劢是中国民主政团同盟创建第一人
·孟泳新给中国民主同盟的一封信
·论价值评判和必须彻底否定镇压历史反革命运动
·张君劢VS胡适
·张君劢辩证唯物主义驳论
·科玄论战的谁胜谁败
·张君劢为什么会同意民社党参加国大?
·必须重审《薄一波等六十一人叛徒案》以及再次发表的原因
·四评胡锦涛的“以人为本”〔下〕之四
·四评胡锦涛的“以人为本”〔下〕之五
·四评胡锦涛的“以人为本”〔下〕之六
·“怀疑一切,打倒一切”,错在何处?(上)
·胡适要打倒孔家店,铁证如山
·学术研究和中国民主运动
·正义战争理论在当代海内外研究的文献评述
·批判列宁的“民族自决权”理论和我对民主宪法的三点建议
·列宁联邦制理论的必然之路就是全国解体
·列宁联邦制理论和中共的民族政策演变及现况
·联邦制和梁启超张君劢宪政思想在中国宪政思想史上的地位
·中国联邦制与孙中山蒋介石之民族主义(上)
·中国联邦制与孙中山蒋介石之民族主义(中)
·中国联邦制与孙中山蒋介石之民族主义(下)
·谈当代中国民族问题演变及未来民主宪法走向
· 欧盟给予中国市场经济地位必须捆绑人权条件
·为什么同样的联邦制让苏联等国家走向深渊?
·对马克思主义意识形态的批判和中国民主运动之思想基础
·张君劢是民国以来最值得纪念的人
·还原民盟成立的历史真相 一一与章诒和 、黄方毅等人商榷
·历史的真实和谎谬的历史(一)
·历史的真实和谎谬的历史(二)
·历史的真实和谎谬的历史(三)
·张君劢=民主──为纪念张君劢诞辰一百三十年而作
·《历史的真实和谎谬的历史》(四)
·历史的真实和谎谬的历史(七)
·王沪宁居然也会犯低级错误\王公权
·历史的真实和谎谬的历史(五)
·历史的真实和谎谬的历史(六)
·《二零一八宣言》
·《二零一八宣言》附文
·《质疑中共的解放战争的开战时间》
·《必须彻底否定毛泽东》
·评判解放战争的历史意义的重要性与难度所在
·必须批判毛泽东的“正义”战争观
·向鲍彤致敬
·《二零一八宣言》的《八问》
·严家祺思维方式表象的剖析
·必须批判胡适的科学主义
·《二零一八宣言》导读(一)
·《二零一八宣言》导读(二)
·金庸:武侠巨人 政治小人
·说说中国海外民主运动的三件怪事
·《二零一八宣言》导读(三)
·从法制史的角度来分析中国法律现况
·是“没有一战,何来五四?”还是“没有宣战,何来五四?”
·发动“解放战争”的毛泽东与发动“靖难之役”的朱棣
·对中国参加第一次世界大战百年各种历史认识观的简略评议
·黎鸣算不算是中国民主运动力量?
·认清毛泽东的“正义”战争观的错误所在
·有感于“敢为天下先”
·张君劢:诚不愿吾六万万同胞随苏联而殉葬也
· 敦促胡平、章立凡先生尽快树立罪错思辩方式
·对胡平《镇反运动小议》一文的解析
·《二零一八宣言》导读(四)一树立罪错思辩这第二种思辩方式是一个关键
·高力克:徐志摩与胡适的苏俄之争
·向大家推荐张君劢《胡适思想界路线评论》(一)
·孟泳新/向大家推荐张君劢《胡适思想界路线评论》(二)
·向大家推荐张君劢《胡适思想界路线评论》(三)
·中国近现代史观之对决(第一部分)(一)
·怎样才能正确地书写中国近现代史?(二)
·怎样才能正确地书写中国近现代史?(三)
·怎样才能正确地书写中国近现代史?(四)
·怎样才能正确地书写中国近现代史?(五)
·怎样才能正确地书写中国近现代史?(六)
·怎样才能正确地书写中国近现代史?(七)
·怎样才能正确地书写中国近现代史?(八)
·怎样才能正确地书写中国近现代史?(九)
·孟泳新给陈奎德的两封信
·黃鶴昇《康德哲学给我们的启示》
·中国近现代史观之对决(第二部分)康德三分法中国近现代史观论纲(一)
·康德三分法中国近现代史观论纲(二)
·康德三分法中国近现代史观论纲(三)
·康德三分法中国近现代史观论纲(四)
·康德三分法中国近现代史观论纲(五)
·康德三分法中国近现代史观论纲(六)
·康德三分法中国近现代史观论纲(六)
·康德三分法中国近现代史观论纲(六)
·康德三分法中国近现代史观论纲(七)
·康德三分法中国近现代史观论纲(八)
·康德三分法中国近现代史观论纲(九)
·康德三分法中国近现代史观论纲(十)
·康德三分法中国近现代史观论纲(十一)
·《梁启超五四是“国史上最有价值之纪念日”》(一)
·《梁启超五四是“国史上最有价值之纪念日”》(二)
·梁启超五四是“国史上最有价值之纪念日”》(三)
·梁启超五四是“国史上最有价值之纪念日”》(三)
·梁启超五四是“国史上最有价值之纪念日”(四)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解放战争是非正义的》之一


    一、评判解放战争的历史意义的重要性,大致有以下几点:
    ①评判解放战争的正义性问题直接地关乎到战后建立的政治秩序,建立了的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合法性正当性的证明。
    ②评判解放战争的历史意义是评判毛泽东的关键之关键、重心之重心。
    ③评判解放战争的历史意义是评判中国共产党的存在和执政权的合法性正当性的主要关键之处。

    ④中国共产党在大陆广泛编织了“是中国人民选择了中国共产党”“ 是历史选择了中国共产党” 诸如此类的神话故事和谬论。
    ⑤评判解放战争的历史意义是解决民主运动内部产生的罅隙与分岐的一个重要关键。
    毛泽东在他的晚年谈到自己一生中做的两件大事。他说,我一生干了两件事,一是打败了蒋介石。 另一件事 就是发动文化大革命。在毛死后,对后一件事-文化大革命中共中央己经予以全盘否定,并定为了浩劫。但正是由于前一件事的成功-打败了蒋介石,问题就出来了,若按照“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的说法,加上民众中普遍存在着的以成败论英雄,所谓“成者王侯败者寇”, “成功了的就是正确的,正确的就是真理”的简单的思维逻辑,于是就有了邓小平的“确立毛泽东的历史地位,坚持和发展毛泽东思想, 这是最核心的一条的说法”,“继续神化毛泽东”和直到现在的习近平的“否定了毛泽东,天下就会大乱”的说法,故我们要告诉大家的是,正确地评判解放战争的历史价值,则成了正确地评阶毛泽东的关键所在。
    我们还要告诉大家的是,正是毛泽东打嬴了解放战争,毛泽东打嬴了三大战役,指挥百万雄师,“解放”了全中国,使毛泽东为一群人从人的位子捧上了神的尊位。“毛泽东在建国后享尽荣华富贵,帝王之尊,霸王之权,一言九鼎,任意胡行,是一切权力的集中 者,是党和国家的最高统治者,是君师合一的标榜者,是一切真理和最高真理的代表者,是具有无限智慧和力量的救世主,是当代的红太阳,是社会主义的始皇帝, 是个人崇拜的一尊神,是代替斯大林的世界领袖。”〔引自于谢韬为《陈独秀、毛泽东在历史的天平上》一书写的序〕而正是未能认别解放战争的非正义性,就无法认清毛泽东的全貌,就无法完全将毛泽东从神的尊位还原到普通人。
    列宁缔造的“专制的社会主义”,终于还是被历史所否定,历时74年。“十月革命”是从民主共和向封建专制的复辟。正是因为毛泽东打嬴了解放战争,毛泽东打嬴了三大战役,为之中共编织了它的最后一道神话,即中共在大陆广泛宣传的“是中国人民选择了中国共产党”“ 是历史选择了中国共产党”诸如此类的神话,使之成为了中共执政合法性的最后一道防线,故讲,如前所言,中国现代历史上的解放战争的正义性问题直接地关乎到战后建立的政治秩序,建立了的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合法性正当性的证明。
    二、评判解放战争的历史意义的难题所在呢?大致原因有三个。
    ①就是受“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的影响,人们的思维受到了极大的限制。就“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的影响而言,单就战争的评价来看,很多國人信奉「勝者王侯敗者寇」。法兰克福大学查卡教授所著的〔德文版〕《形式逻辑和科学哲学,经济科学导论》讲了真理的三大学说,其一、一致与符合说,“真理符合论”,实践是检验真理的标准,就对应了这一哲学意义上的源于希腊的哲学家亚里士多德的关于真理的一致与符合说。其二、关联说,哲学意义上的关于“真理的关联说”,这一学说可追溯到,或讲源于辨证法大师黑 格尔。这学说认为,一个定律若是真理,它必须与已知的其他的定律相一致。相一致就是指逻辑上的无矛盾性。其三、为普遍接受说,“真理共识论”。价值理念也是检验真理的标准,这对文化科学范畴的理论是极为重要的,它对应的是哲学意义上的关于真理的为普遍接受说。这个以德国哲学家哈贝马斯为代表的学说 认为,一个理论若为真理,它必须是为普遍所接受的。实践、逻辑与价值理念,这才是真正的检验真理的三大标准。②必须树立以“人民是目的”的新的历史史观,批判以“朝廷是目的”的旧的历史史观。资中筠的《“以史为鉴”的不同出发点--人民和朝廷哪个是目的?》一文它揭示了“以人为本”和“以人的尊严为本”二种不同的价值观在历史史观上的对立。③就是由于世界各国已有的理论与实践中还没有出现过类似于象毛泽东一样靠打嬴了解放战争,打败了蒋介石,而夺得了政权的例子。故评判解放战争的历史价值必然成了长期以来未能破解的理论难题。因为不存在着现存的价值理论拿来套用,来借用。惟有创新和发展,方能解决评判解放战争的历史价值,方能解决中国现代历史中的最核心的疑难问题,国共内战的道德正义性问题和四九年中共建国的正当性问题。
    三、王芸生先生是认识“毛泽东发动的解放战争是“非正义的”的第一人。
    他在其临终前曾说,“毛泽东那句至理名句“枪杆子里面出政权”,应改为“枪杆子里面出独裁政权”。“三年解放战争,应改为中国人屠杀中国人的血腥内战。”
    大公报主编王芸生于1946年4月16日发表大公报社评《可耻的长春之战》中写道:“ 现在抗战胜利了,日问崩溃,伪满烟消,中国的东北,应该归回中国,就在这时候,苏军也 根据中苏盟好条约纷纷撤离东北。就在这时候,苏军刚刚迈步走去,国军接防立脚未稳,中共的部队四面八方打来了。多难的长春,军民又在喋血。那是中国的地方,现在应该光复了,却灾难愈深,那里的人民都是中国的儿女,现在应该回归祖国的怀抱了,却在斫斫杀杀,流的都是中国同胞的血!中国人想想吧!这可耻不可耻?… ”但是,王芸生先生没有完成了严格的理性论证就与世长辞了。
    沃尔泽正义战争理论主要是围绕三个子系统:开战正义、交战正义和战后正义,来展开它的道德分析和论辩。阿列克西创立了法律论证理论。若将这两个理论结合起来,就可得到主要适用于在历史研究中评判所谓的“革命”“正义”的战争是否是革命的、正义的,起了一个鍳别的作用的论证。
    与法律上的理性论证一样,在历史研究中要特别注重于证据。我们知道,有些名家为了要证立自己的一条立论,常常提出了许许多多的证据。在此笔者提出,凡要证立自己的一条立论,需要对自己提出的证据作一分类,即按理性论辩中有效性分成A类〔一定的说服力但存有较大的疑义〕、AA类〔极强的说服力但存有较小的疑义〕、AAA类〔无可争辩的并不存疑义的〕。
    四、借助以毛泽东发动的解放战争为历史例证的道德论辩和论证说明
    1,对开战正义子系统的道德论辩。
    在这里首先需要指出,必须确认的两个大前题。其一, 根据中外正义战争传统,战争有正义与不正义之分,故要慎战,要慎而又慎。其二,依据真实性、正确性、真诚性这三大有效性要求来判别“革命战争”诉求的合理性,决定开战正义。
    大前题一,要慎战,要慎而又慎,实质上是由,西方正义战争理论基本原则第6条原则 、即最终手段原则结合了中国古代孔子孟子皆主张“慎战”而产生的。
    提出大前题一,要慎战,要慎而又慎,主要目的是
    ①必须破除毛泽东的“枪杆子里面出政权”论。王芸生,在其临终前曾说,“毛泽东那句至理名句“枪杆子里面出政权”,应改为“枪杆子里面出独裁政权”。它点出了“枪杆子里面出政权”的实质,是封建帝王封建军阀武装割据的逻辑所在,是反人民、反文明、反理性的封建独裁、流寇强盗的逻辑根据。 通过战争夺取政权,说明是有些人的枪杆子里出了政权,而 另一些人的枪杆子里失去了政权。如果“枪杆子里出政权”,那么,野蛮的屠杀就不可避免,人类社会将永远遵循森林法则,弱肉强 食。现代文明已让越来越多的人明白,权力属于人民,不能够谁更暴力谁就当老大,靠枪杆子说话是强盗逻辑。
    ②必须破除毛泽东的“造反有理”论。文化大革命中有句家喻户晓的话,就是“造反有理”,“马克思主义的道理千头万绪,归根结底,就是一句话,造反有理。有了这个道理,于是就革命、就造反、就干社会主义”。这本是毛泽东在延安庆祝斯大林诞辰60周年大会上的讲话,“ 造反有理”的“理”就在于“哪里有压迫,哪里就有反抗,”“寻求人人平等”。这句话在延安时代本身就是一句歧义极大的错话。主要由斯大林创立的“马克思主义”〔马克思列宁主义,实际上只能叫列宁主义,或斯大林主义〕本身是对马克思的整体思想的一次性的误解和偏离。而毛泽东这句话表现出毛泽东对由斯大林创立的“马克思主义”的偏面的理解,一种误解,重而构成对马克思的整体思想的二次性的误解和偏离,而用到毛泽东本人所设想的文化大革命中那就大错特错了。我们在这里暂且指出这二条错误所在。其一是,人类社会到处都存在着各式各样的矛盾,无时无刻都存在着各式各样的矛盾,都存在着不合理的因素,而解决的途径和方法,不仅仅是造反、武装起义、暴力斗争这样一种暴力的无序的极端的方式,一种不讲理的欠文明的的方式,世界各国更常见的更普遍采用的是法律途径,这样一种和平的有序的普通的方式,一种讲理的文明的方式,马克思一生也从未说过,作为生产力极为低下的中国,实施暴力革命,以实现社会主义,是中国唯一的途径。况且马克思说的话是不是真理,是不是正确的,还有待于实践的检验。〔这只是按“真理符合论”的讲法。若按“真理关联论”和“真理共识论”那就有可能发现马克思说的话存在着许多缪误之处。〕而我们在这里讲的如此重要的法律对于毛泽东来说,可观其一生,则是毛泽东的软肋了。其二是,毛泽东本人所设想的文化大革命,本意很明白是想搞掉修正主义,一种挂着社会主义招牌的假社会主义;这也是说,有革命的、造反的、社会主义的,也有挂着革命、造反、社会主义招牌的假革命、假造反、假社会主义;这也是说,革命、造反、社会主义都有真的与假的之分、正义的与非正义的之分。而不能光听他说的,光看他做的,那是不够的。按一般人的思路来讲,必需首先解决如何划分,怎么样来划分真的与假的、正义的与非正义的革命、造反、社会主义的问题,然后再考虑后续问题,以及目的问题,收尾的问题。而才到发动初期,一群中学生翻出了“ 造反有理”这一段话,此时毛泽东理应讲,应该将其真的与假的、正义的与非正义的革命、造反、社会主义的界线告之天下人,但却没有这样做。究其原因,恐怕是毛泽东对此分野还未搞清楚,或者说,毛泽东对此分野是以毛泽东作为基准来划分的,故不宜公布为佳。比如说,什么叫走资派,制定政策的,怎么样确定之,单纯的执行者,看来就不能算了吧。又比如说,什么叫反党集团,上下级工作关系,看来就不能算了吧。其实,对于诸如此类的问题,从执政起毛泽东没有几件是解决好了的。结果,全国爆发武斗,只好借助于毛泽东主动发起的中苏边界战争来转移国内视线,以求得国内的平息。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