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孟泳新
[主页]->[百家争鸣]->[孟泳新]->[建立张君劢纪念馆,这是我的最大的心愿 ]
孟泳新
·民主中国宪法设计
·质疑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
·一评胡锦涛的“以人为本”
·二评胡锦涛的“以人为本”
·三评胡锦涛的“以人为本” (上)
·三评胡锦涛的“以人为本”(下)
·四评胡锦涛的“以人为本”,〔上〕
·四评胡锦涛的“以人为本”,〔中〕
·建立张君劢纪念馆,这是我的最大的心愿
·张君劢是战犯吗?
·四评胡锦涛的“以人为本”,〔下〕〔1〕
·四评胡锦涛的“以人为本”,〔下〕〔2〕
·四评胡锦涛的“以人为本”〔下〕(3)
·《解放战争是非正义的》之一
·价值评判从镇压历史反革命运动上溯到解放战争
·《解放战争是非正义的》之二
·张君劢是战犯吗?
·斯大林的成功致毛政策“一边倒”
·揭秘民盟历史:张君劢与民盟的诞生
·张君劢是中国民主政团同盟创建第一人
·孟泳新给中国民主同盟的一封信
·论价值评判和必须彻底否定镇压历史反革命运动
·张君劢VS胡适
·张君劢辩证唯物主义驳论
·科玄论战的谁胜谁败
·张君劢为什么会同意民社党参加国大?
·必须重审《薄一波等六十一人叛徒案》以及再次发表的原因
·四评胡锦涛的“以人为本”〔下〕之四
·四评胡锦涛的“以人为本”〔下〕之五
·四评胡锦涛的“以人为本”〔下〕之六
·“怀疑一切,打倒一切”,错在何处?(上)
·胡适要打倒孔家店,铁证如山
·学术研究和中国民主运动
·正义战争理论在当代海内外研究的文献评述
·批判列宁的“民族自决权”理论和我对民主宪法的三点建议
·列宁联邦制理论的必然之路就是全国解体
·列宁联邦制理论和中共的民族政策演变及现况
·联邦制和梁启超张君劢宪政思想在中国宪政思想史上的地位
·中国联邦制与孙中山蒋介石之民族主义(上)
·中国联邦制与孙中山蒋介石之民族主义(中)
·中国联邦制与孙中山蒋介石之民族主义(下)
·谈当代中国民族问题演变及未来民主宪法走向
· 欧盟给予中国市场经济地位必须捆绑人权条件
·为什么同样的联邦制让苏联等国家走向深渊?
·对马克思主义意识形态的批判和中国民主运动之思想基础
·张君劢是民国以来最值得纪念的人
·还原民盟成立的历史真相 一一与章诒和 、黄方毅等人商榷
·历史的真实和谎谬的历史(一)
·历史的真实和谎谬的历史(二)
·历史的真实和谎谬的历史(三)
·张君劢=民主──为纪念张君劢诞辰一百三十年而作
·《历史的真实和谎谬的历史》(四)
·历史的真实和谎谬的历史(七)
·王沪宁居然也会犯低级错误\王公权
·历史的真实和谎谬的历史(五)
·历史的真实和谎谬的历史(六)
·《二零一八宣言》
·《二零一八宣言》附文
·《质疑中共的解放战争的开战时间》
·《必须彻底否定毛泽东》
·评判解放战争的历史意义的重要性与难度所在
·必须批判毛泽东的“正义”战争观
·向鲍彤致敬
·《二零一八宣言》的《八问》
·严家祺思维方式表象的剖析
·必须批判胡适的科学主义
·《二零一八宣言》导读(一)
·《二零一八宣言》导读(二)
·金庸:武侠巨人 政治小人
·说说中国海外民主运动的三件怪事
·《二零一八宣言》导读(三)
·从法制史的角度来分析中国法律现况
·是“没有一战,何来五四?”还是“没有宣战,何来五四?”
·发动“解放战争”的毛泽东与发动“靖难之役”的朱棣
·对中国参加第一次世界大战百年各种历史认识观的简略评议
·黎鸣算不算是中国民主运动力量?
·认清毛泽东的“正义”战争观的错误所在
·有感于“敢为天下先”
·张君劢:诚不愿吾六万万同胞随苏联而殉葬也
· 敦促胡平、章立凡先生尽快树立罪错思辩方式
·对胡平《镇反运动小议》一文的解析
·《二零一八宣言》导读(四)一树立罪错思辩这第二种思辩方式是一个关键
·高力克:徐志摩与胡适的苏俄之争
·向大家推荐张君劢《胡适思想界路线评论》(一)
·孟泳新/向大家推荐张君劢《胡适思想界路线评论》(二)
·向大家推荐张君劢《胡适思想界路线评论》(三)
欢迎在此做广告
建立张君劢纪念馆,这是我的最大的心愿

本文是由《我和我写的民主中国宪法设计》、《2012.09.02给彭小明的信》、《我对四六宪法的看法兼谈“以人的尊严为本”是民运组织的首选》三篇文章组成。
   
   
   《我和我写的民主中国宪法设计》
   

    1946年我出生于真如张君劢张嘉璈兄弟俩的张家大宅中。张家大宅本是江南典型的口字型的二层楼的宅院。大概是由于抗战初期我家祖宅被毁,后我祖母领着一大家人租借了邻友张家的临亍的L型近一半的房子,底层开了一家饮食店和由我姑父开的南货店,楼上作为住家。家父从我幼儿时起就跟我常常讲起张君劢、张嘉璈、宪法、留日、留德、铁道部长、教授、中国银行。从而这些词就深深地印记在我幼儿的心灵之中。家父一直以长大了当教授来鼓励我,也引起了我做教授的梦想。
   
    由于孙中山搞铁路规划,张嘉璈当铁道部长,以及学好数理化走遍天下都不怕的心理影响,我选了铁路,1963年考进了唐山铁道学院。在唐院时学习成绩优异,并曾任三分部广播台的付台长、团支部宣传委员、编辑组组长之职。这段时间也锻炼培养了我的写作能力。
   
    文化大革命中我主要只做了一件事,就是做了为己被打成走资派的原党委书记兼院长顾稀翻案的第一人。从1966年8月份起私访顾稀,10月份进京去教育部等处收集材料,我从收集到的材料加以分析,认定了顾稀决不是反党的走资派,而是一个好干部、一个好人、一个正直的人,决意为这样的好人翻案。到1967年5月公开我的观点和材料,以后引起了以黄澎、孙雨亭等一大群中层干部和全校第二大造反组织〔铁道兵团〕都站出来为顾稀翻案。这在当时全国的全部高校中是極为罕见的一道景观。
   
    最后因铁道兵团参与了唐山市的运动,而被陈伯达宣布为反军组织,被取缔。我也由此被对立面的造反组织关押、审查和殴打。我在为顾稀翻案的过程中也不断地逐步学会了应该怎样地正确评判一个历史人物、一个现在人物、一个历史事件、一个现在事件等等。我后被分配到吉林铁路局,先当一名养路工,之后转蛟诃车站,后任线路值班员、车站调度员。在蛟诃县城的那段时间里,我是县图书舘的常客,县图书舘藏书少得可憐,但却有好多民国时期的文史资料。我当时几乎本本加以阅读,做了些摘记,比起当时我曾收集的各省市革命委员会成立时各省市发出的告成致敬电〔当时我一直认为,那是毛泽东时代最高水平的文学作品〕来,民国时代那些人文采婓然,那才是无法比拟的美,也知道了许多民国的遗事。
   
    1978年我调转上海铁道学院运输管理系。1981年-1984年为79级本科生开行车组织〔专业课〕,应杨洪益教授之邀为其硕士研究生开企业管理课。后考上了赴德国留学名额。1986年8月6日赴德国亚琛工业大学进修。1987年3月我的德国导师给我下了一个博士论文题目给我去做。我的论文原是勃朗斯威克大学铁道专业一名博士生选的题目,他的导师〔也是勃朗斯威克大学的校长〕将其论文交给我的导师审阅并请我导师再次担当副审,结果被我导师否决了,并造成了两家的不和。我的导师并告诉我资助的安排,即先由一家铁路基金会资助,一年之后改为德国科学基金会资助,但要为铁路基金会作一个报告。之后我就准备于8月份举行报告会上用的报告。9月初我仅用一周的时间完成了全部论文公式的推导和证明,教授非常惊讶。1987年9月底我就将我的博士论文交给了我的导师。
   
    1987年12月我的导师告诉我。亚琛工大土木系考试委员会的决定,要求我参加四门课目〔城市规划、供水排水水资源、施工组织、钢结构(半年后改为铁道专业)〕的资格考试,方可进入博士答辩。因为除铁道专业外的三门专业课在中国都是另外三个专业的专业课,只好硬着头皮硬挺了。
   
    1988 年-1990年却给了我很多的时间,去阅读铁道所中存有经济方面,特别是批判计划经济方面的书刊,之后就开始转到大学图书馆中去阅读关于张君劢的书、四六宪法和关于 四六宪法德国人的讨论论文集。1989年间我曾当着许多中国留学生的面讲,“中国的计划经济是唯心主义的”。在阅读张君劢的资料中,特别是到美因茨后的阅读,慢慢地也对张君劢这位先辈,从误解转向到理解,从理解转向到崇敬。
   
    1991年初我完成了我的博士论文答辩之后,7月份起举家就搬到美因茨,在威斯巴登参加一家高铁设计公司的工作。曾联系了大学政治学系旁听,进修了德国宪法学的课程,并先在离家不远的市图书馆阅读,后常到大学图书馆和州图书馆阅读,主要阅读的是宪法学、政治学、法学、历史学等方面的书籍。现在回想起来,对我写作宪法影响最深最有益的是一套三集特大 厚本的宪法学。我将其中一部分作了复印。
   
    1993年9月发生了延长护照一事,其实质就是要我在回国当教授呢,还是永远自我流亡,在夹着尾巴当顺民呢,还是做一 个有尊严的人之间,作一抉择。当时曾有过,如同象上海铁道学院冯之浚〔註一〕那样,待我回国后,加入民盟来表达我的政治意愿的念头,但在那一连几天的做恶梦,又梦想起当年被唐山铁道学院革委会关押时被蒙上眼睛被殴打的情景,而按我当时的阅历和经历,意识到共产党还会使出更下流的手段,到我醒过来后,知道原是个梦,再冷静地考虑各种各样的不利的可能,权衡再三,我还是选择了自我流亡,决不做顺民这一条道路。之后,就抓紧了时间,完成了《民主中国宪法设计》一稿。
   
    从 1997年起,又经历了失业、准备开业、开店以维持生计。由于开店化费了我的大量的时间,隅然有时间我也找些书来阅读,仅于2006年由于当时看了几本科学学、法哲学方面的书籍,作为读书心得发表了我的《质疑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註二〕,2009年患了重病,店只好关门,动手术以后又做化疗,但是老天爷总算没有收留我,将我退了回来。
   
    我的最大的心愿是在张君劢的家乡,也是我的家乡地真如,建立张君劢纪念馆。也许我看不到这一天,但我要为之努力。至于对我所写的《民主中国宪法设计》一类的事,我从来就将它看得那样的轻。我一直在想,只要在我于临终前,能回顾我的这一人生时,仅做了二件敢逆时流的事,一件是做了全唐山铁道学院师生员工中为顾稀翻案的第一人,另一件是能为中国现代史上可称得上的最伟大的思想家、中国的宪法之父张君劢老前辈翻案,而且略有成绩,此生足矣!
   
   
    下面简单讲一讲,我就对我写的以“司马泾”名字1998年于《莱茵通讯》上发表的《民主中国宪法设计》一文的主要要点,有哪些特别之处,注意点,为什么我要这样讲。
   
   
   
    《民主中国宪法设计》1 重建共和国
   
    对毛泽东的中华人民共和国的评价,“毛澤東創建的人民共和國是中國文明史和世界文明史上最 落後、最黑暗、最愚昧、最專制、最腐敗的國家政權。毛澤東的人民共和國實為共產帝國。毛澤東的試驗使中華民族在文明發展史上至 少倒退了一百年。”
   
    历史意义,“至少倒退了一百年”
   
    这句话来自于本人在亚琛时,与我的德国导师的一次闲谈,议论东德的垮台。他认为,大约要一代人的时间,70年的时间,才能消除。说完后,于1991年果真,苏联崩溃了,又一次完全验 证了我导师的判断。以及我从中央日报介绍冯友兰的一篇文章中,知道冯友兰说的,“至少几个世纪”。将两者来一个折中,成了“至少倒退了一百年”。我一直在思考为什么中共能在苏联崩 溃后还能存在这一问题。
   
    《民主中国宪法设计》4孙中山
   
    请注意“孫中山先生在中國政治歷史上的地位是否定不了的。”这一段话。本人认为,应该理解孙中山,批评孙中山,超越孙中山,正确地评价孙中山。
   
    批评他的什么?主要是批评他的晚年提出的联苏容共,和搞党国思想。
   
   
    《民主中国宪法设计》5结构原则
   
    请注意,“必须彻底废除正统主义,正统思想,正统指导思想”
   
   
    《民主中国宪法设计》7共和原则
   
    共和意味着对所有继承君主制的否定,也意味着对终身不可废黜的君主制的否定。
   
    —实行总统的任期制和最多任期制,总统对下届总统没有任命权、提名权、推荐权
   
    —实行总理的任期制和最多任期制
   
    —国家元首按人民自主的原则,定期选出,是可罢免的。
   
    中国号称是共和国。什么叫共和呢?美国制宪之父麦迪逊在《联邦党人文集》赋予共和一词以新的含 义后,其关于共和的解释便差不多获得了经典的地位。麦迪逊所讲的共和有两个基本的元素:1、实行真正的民主选举,反对世袭或任何形式的“钦定”;2、实行 严格的任期制,以反对终身制。 今日所称共和, 即为非君主专制、非独裁。君主专制和独裁两者 的共同點,在於国家元首並非透过选举而产生(君主专制大多是靠著世袭 而独裁大多系借着军事政变),且元首常常终生占有其位 。共和原则排除任何 袭断性、持续性、独占性之权力統治。
   
    在这里我想通过对共和原则的阐述,来修改目前一般人的误解:即认为,君主专制为某一家姓所有,如明朝为朱元璋一家所有,清朝为爱新觉罗一家所有;而共和国为某多家姓所有。而从我所运用的这一共和原则来看,蒋介石在台湾搞的党国体制下的“中华民国”和中共六十年来搞的所谓的“人民共和国”只是冒牌的“共和国”而己。因为共和原则排除任何袭断性、持续性、独占性之权力統治,包括了一个党袭断了绝对的总统候选人提名权,以致出现 老子提名儿子,世袭化的现象,以及中共的九头乌、七头乌共管的一党独裁的现象。
   
   《民主中国宪法设计》9提出了中国不适合实行联邦制
   
    为什么这样讲呢?最主要是,其一,实行联邦制,要求有一个同质原则。〔註三〕“實行聯邦制原則要求有一個同質前提”。这是引自于德文版的宪法学中的一句话。其二,它无法解决民族分裂问题。捷克斯洛伐克分裂成两个国家,就是证明。其三,“聯邦制在其理論、實踐上有其自身的缺陷性,在中國的推行時有許多具體的困難,而在創建期主要戰略任務應放在政治經濟實行全面改革和民主政治的創建上,所以,在中華共和國創建期推行聯邦制,政治風險太大。由此考慮,暫不採用聯邦制原則。”
   
    近来读史料中,知道历史上张东荪等人,曾提出要实行联邦制。张君劢老先生发表了《联邦制十不可论》,“对此坚决反对,因为中国并不具备采行联邦制政体的条件,美国、德国、瑞士等国家联邦主权及宪法厘定清楚,地方自治基础牢固,中国 不具备这样的政治基础,联邦制组成单位,地方享有充分军事、税收、行政等方面的权力,中国各地若充分享有上述权力,则加剧割据”。之后,联邦制之论就消声匿迹了。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