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实中国
江中学子
[主页]->[现实中国]->[江中学子]->[(12月3日更新)江西宜黄官员派人抢尸和强拆]
江中学子
·超生户19
·超生户20
·超生户21
·超生户22
·超生户23
·超生户24
·超生户25
·超生户26
·“瘌子”假装打电话27(图)
·超生户28
·超生户29
·超生户30
·超生户31
·超生户32
·明明假装打电话33(图)
·超生户34(图)
·儿童监控团35(图)
·慎入!江西宜黄“儿童监控团”36(图)
·慎入!江西宜黄“儿童监控团”37(图)
·慎入!雪天,“儿童监控团”38(图)
·慎入!雪天,“儿童监控团”39(图)
江西宜黄特务和线人
·慎入!中共收买失业长发女1(图)
·慎入!江西宜黄特务王××2(图)
·中共收买失业女3(图)
★★★★★
·慎入!江西宜黄“儿童监控团”39(图)
·慎入!线人“缺牙齿”装鬼(43)(图)
·慎入!雪天,中共线人“缺牙齿”(44)(图)
·慎入!雪天,中共线人“缺牙齿”(45)(图)
·中共线人光头夫妻1(图)
·慎入!中共线人A、B、D(55)(图)
·中共线人A、C、D(56)(图)
·慎入!中共线人张氏兄弟43(图)
·江西宜黄“儿童监控团”40(图)
·中共线人“缺牙齿”(46)(图)
★★★★★
·江西抚州媒体造假新闻(组图)
·宜黄县收买访民当线人(图文)
★★★★★
邹引娇次子李永强毕业证被扣
·邹引娇次子李永强毕业证被扣(图)
·江西宜黄书记县长拒百姓于门外(图)
·邹引娇母子赴省上访1(图文)
·邹引娇母子赴省上访2(图文)
·寒门学子因家人上访被退学1(图)
·[图文]寒门学子因家人上访受牵连被退学2
邹引娇卖屋治病被官强拆
·(图文)邹引娇卖屋治病被官强拆
·(图文)慎入!邹引娇卖屋治病被官强拆
·(图文)房屋拆毁赔偿协议
·(图文)江西宜黄官员又拟出黑协议1
·(图文)江西宜黄官员又拟出黑协议2
★★★★★
江西宜黄叶县长协调邹引娇上访问题纪实
·[图文]江西宜黄官员花招多(一)
·(慎入/组图)江西宜黄官员花招多(二)
·(慎入/组图)江西宜黄官员花招多(三)
·(视频,图)江西宜黄官员花招多(四)
·(视频,图)江西宜黄官员花招多(五)
·(图文)江西宜黄官员花招多(六)
·(图文)宜黄官员图穷匕见
·(图文)江西宜黄官员花招多(七)
·(图文)江西宜黄官员花招多(八)
·(图文)江西宜黄官员花招多( 九)
★★★★★
·黑社会青年王明(77)(图)
·中共线人黑社会青年王明(40)(图)
·中共线人吴氏夫妻开赌场(图)
·中共线人B(21)(图)
·中共线人“缺牙齿”装鬼(43)(图)
·黑社会青年王明(图)
·中共线人吴氏夫妻开赌场60(图)
·(图)砍刀准备好了没有,快点拿过来!(78)
·(图文)宜黄官员姜明阴险毒辣
·(图文)江西母子继续上访将死于非命
·江西宜黄再现“钓鱼岛、南海争端”(图文)
·(图文)江西宜黄对比新闻(一)
·(视频,图)江西宜黄对比新闻(二)
·(视频,图)江西宜黄对比新闻(三)
·告宜黄酷吏书(图)
★★★★★
·(视频,图)江西宜黄官员知法犯法
·(视频,图)江西宜黄官员知法犯法1
·(视频,图)江西宜黄官员知法犯法2
·(视频,图)江西宜黄官员知法犯法3
★★★★★
民事起诉书
·(图)宜黄一中
·(图文)民事起诉书
·(视频,图)江西宜黄官员知法犯法1
·(视频,图)江西宜黄官员知法犯法2
·(视频,图)江西宜黄官员知法犯法3
·(图文)江西宜黄官员知法犯法4
·(图文)江西宜黄官员知法犯法5
·大图:宜黄“民生工程”暗藏杀机
·大图:江西宜黄官员花招多(十)
·大图:江西宜黄官员知法犯法5
·大图:江西宜黄官员李惠兰
·大图:宜黄官员设“美人计”暗算访民
·大图:他们热烈地谈论“翻墙和上访”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12月3日更新)江西宜黄官员派人抢尸和强拆


   作者:邹引娇

   
   省信访局网上信访做出的回复是县领导“高度重视”下,指派工作人员“调查核实”后做出的答复,此答复在江西省信访局、抚州市信访局和宜黄县信访局都备案并永久存档,堪称铁案如山。宜黄县委县政府如今出尔反尔翻脸不认帐,否认邹怀刚已办理土地证和房产证,只会使政府威信和诚信扫地以尽

   
(12月3日更新)江西宜黄官员派人抢尸和强拆

   
   丈夫李佑昌(红衣)生前多次站在二楼屋顶瓦片上和强拆人员抗争

   
(12月3日更新)江西宜黄官员派人抢尸和强拆

   
   宜黄县凤冈镇党委书记张雷(左二,向楼上张望者)

   
(12月3日更新)江西宜黄官员派人抢尸和强拆

   
(12月3日更新)江西宜黄官员派人抢尸和强拆

   
   2018年12日1日上午,凤冈镇党委书记张雷等人送来的《承诺函》

   
(12月3日更新)江西宜黄官员派人抢尸和强拆

    2018年9月30日上午,长子李志强发短信给叶峰县长:“叶县长:您好,我是李志强。我父亲永远离开了,家人悲痛万分。我母亲身体不好且过度悲伤,请县里不要采取过激方式,我担心母亲承受不了。我家的几个上访诉求其实都是小事。我希望县里此次拿出诚意把我家上访诉求一并解决,让我父亲走得安心。感谢。”十多分钟后,叶县长回短信:“收到。”
   
    10月2日下午,邹怀光(邹引娇大弟)上门传话:“你前天发短信给叶县长,叶县长打算让李惠兰(邹引娇小弟邹怀刚小姨子,现任宜黄县凤冈镇人民政府镇长)出面解决你家的事,你同不同意?”我回答:“如果李惠兰能够做到实事求是依法办事,我同意。如果她做不到,只能请县里派其他官员解决我家的事。”丈夫猝然离世后,我又多次叫邹怀刚交出房产证复印件,但邹怀刚仍欺骗说他没办房产证。我之前也打过李惠兰手机,请她出面让邹怀刚交出房产证复印件,但李惠兰和邹怀刚囗径一致,都说没办房产证。所以说,指望李惠兰实事求是依法办事无异于缘木求鱼。
   
    丈夫李佑昌,宜黄县黄陂农具厂工人,为人友善,吃苦耐劳,关爱家庭,既普通也伟大。宜黄县委县政府于2017年12月初成立县城凤冈镇小南关片区棚改指挥部,企图非法强拆我县城房屋。我县城房屋土地证、房产证被县国土资源局和房管局错登在我胞弟邹怀刚名下。宜黄县官员百般狡辩,不承认我县城房屋已办理了土地证和房产证,企图把我县城房屋作为无证临时建筑或违章建筑征收,多次公开扬言要强拆。宜黄县小南关片区棚改指挥部、南门路居委会、凤冈镇人民政府、县国土资源局、县房管局、县城管局、县法院、县公安局等十多个单位轮番上阵花招百出费尽心机哄骗恐吓逼迫我家搬迁,参与逼迁单位之多和强度之大全县罕见。在持续高强度逼迁下,丈夫身心交瘁撒手人寰。曾经朝夕相处的亲人转瞬间变成一具冰冷的遗体,亲人昔日的音容笑貌留于脑海却阴阳两隔,留给家人无尽的悲痛和哀思。对国家而言,一位普通人的逝去或许微不足道,但对家庭而言,却是一场巨大的变故和灾难。一位年逾花甲的老人多次站在二楼屋顶瓦片上和强拆人员抗争,最终身心交瘁逝去生命也未换来事实与公道,无疑是这个国家的悲哀和不幸。
   
    11月29日上午,居委会陈主任打电话通知我,说今天上午凤冈镇党委书记张雷会上门和我见面。我携带相关材料出门等了一会儿。双方见面后,张雷书记主要谈我县城房屋拆迁。我说,我家县城房屋土地证、房产证被县国土资源局和县房管局错登在我弟邹怀刚名下,县里应该依法依规为我办理土地证和房产证更正登记,或者以县政府名义下文承认我家房屋已办理了土地证和房产证属于证件齐全的合法建筑。张雷书记狡辩说邹怀刚未办理房产证。我拿出省信访局网上信访回复打印件给他看,说:“县领导当时高度重视这件事,派人调查核实邹怀刚办理了土地证和房产证。”张雷书记说,县里可以写一份书面证明材料注明该房屋产权归你所有,按有证房屋予以征收,这笔房屋拆迁补偿款是你家应得的合法收入。12月1日上午,凤冈镇党委书记张雷、县拆迁办余主任等5人上门,叫我母子俩打开大门,说谈房屋拆迁。我母子注意到马路对面不远处还有数名形迹可疑的男子。考虑开门后这伙人会冲进来抢尸和强拆,我母子俩拒绝开门,从二楼阳台放塑料桶下去请他们把县里拟好的书面证明文件放在桶里吊上来。县里拟的这份书面文件系抄袭之前的《承诺函》,略加改动而成。
   
    该《承诺函》刻意歪曲事实且写有非法条款,现分析一下:一、百度百科对“承诺函”的解释为“承诺函是贷款人承诺向借款人提供资金的信函。如果贷款人决定发放贷款,就向申请人发出一份承诺函,承诺函在30—60天内有效。”从财政部门、最高法院的相关处置行动来看,政府“承诺函”并不具备法律效力,甚至存在“违规”的嫌疑。宜黄官员故意将“承诺书”写成“承诺函”显然是别有用心;二、邹怀刚是我同父同母的弟弟,而非“原隔壁邻居”。县国土资源局和房管局将我县城房屋土地证、房产证错登在邹怀刚名下,因此,我与邹怀刚不仅存在土地纠纷,也存在房屋纠纷。县拆迁办这样写是混淆视听刻意隐瞒邹怀刚已办理房产证的事实。邹怀刚土地证上将我家土地全部囊括其中,而非“27㎡的房屋土地使用证办理在邹怀刚名下,其余均尚未办证”;三、“等同于你家房屋已办理房产证和土地证”这句话明显是狡辩和欺诈,其含义为:你家房屋未办理土地证和房产证,政府开天恩把你家房屋视同为已经办理了土地证和房产证的房屋。宜黄官员在该《承诺函》中多次设机关狡辩我房屋未办理房产证,毫无诚信和诚意。“如果你家未签定棚改征迁协议,承诺单位收回做出的承诺,所出具的承诺函不再其有法律效应”系非法条款。我县城房屋已办理土地证和房产证属于证件齐全的合法建筑,这是无可置疑的事实,与是否签订棚改征迁协议无关。我要求宜黄官员为我办理土地证和房产证更正登记或者以县政府名义下文承认我房屋办理了土地证和房产证属于证件齐全的合法建筑,此诉求合理合法。只要宜黄官员实事求是依法办事,我同意棚改拆迁。
   
    12月3日上午,凤冈镇党委书记张雷等人再次上门,叫我母子俩开门。我说要依法承认我家房屋已办理土地证和房产证属于合法建筑才能开门。张雷书记口气强硬,说,死人不能放在家里,县公安局等单位马上会派人来。与此同时,我家再次被县里派人断电。我打叶峰县长手机,但叶县长拒接。宜黄县官员百般狡辩,不承认我县城房屋已办理土地证和房产证属于证件齐全的合法建筑,企图把我合法房屋作为无证临时建筑甚至违章建筑强拆。亲人去世后遗体能否保存在家里及保存多久,《国务院殡葬管理条例》和《江西省殡葬管理条例》对此均无强制规定。2012年1月1日,《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强制法》实施。该法规定,行政强制执行只能由法律设定,法律没有规定行政机关强制执行的,作出行政决定的行政机关应当申请人民法院强制执行。这意味着《殡葬管理条例》作为行政法规,无权对强制执行作出规定。在火葬区域违反火葬规定的,如需要强制火葬或者平坟,由民政部门做出行政决定后申请人民法院执行。此外,《宪法》第三十九条规定:“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的住宅不受侵犯。禁止非法搜查或者非法侵入公民的住宅。”公民住宅是与生存权直接有关的私人领地,正如国外一位哲学家所说:“风能进,雨能进,国王不能进”,这是法治社会对公民生存权的承诺。保护的最高程度达到“每个人的家就是自己的一座城堡”(普通法原则)。公民的住宅不受非法侵犯,这既是一个被国际社会所普遍接受的人权理念和准则,也是中国公民的一项基本的宪法权利。公安部明令禁止公安民警参与征地拆迁等非警务活动,对随意动用警力参与强制拆迁造成严重后果的,严肃追究相关人员的责任。中国自古奉行“死者为大”,暴力抢尸是对逝者的大不敬,对逝者家属也是极大的伤害。一言以蔽之,宜黄县官员派县公安局、县民政局、县城管局等单位工作人员非法侵入逝者家里抢尸和强拆涉嫌严重违法。我家已先后三次被县里派人断电。国务院《国有土地上房屋征收与补偿条例》第二十七条规定,任何单位和个人不得采取暴力、威胁或者违反规定中断供水、供热、供气、供电和道路通行等非法方式迫使被征收人搬迁。根据条例要求,在拆迁补偿未达成一致意见的情况下,对被拆迁人进行断水、断电的行为是严重违法的。
   
    鉴于宜黄县官员随时会派人非法侵入家里抢尸和强拆,我只能上网公开此事。同时,在宜黄县叶峰县长拒接我电话情况下,我长子发短信给叶县长,请叶县长不要采取过激方式,恳请县里拿出诚意依法依规解决我家上访诉求,让我丈夫走得安心。等待一段时间后,叶县长回短信:“一切依法依规,还望你支持配合,政府会一如既往给予关心帮助!”叶县长回短信后,我家恢复供电。宜黄县委县政府能否依法依规解决我家上访诉求,抢尸和强拆会不会发生,目前来说仍难以意料。中国法律并未明文规定亲人去世后遗体能否保存在家里及保存多久,凤冈镇党委书记张雷说死人不能放家里缺乏相关法律依据。在百度等搜索引擎输入“陈尸,上访(申冤)”、“停尸,上访(申冤)”、“冰棺,上访(申冤)”、“棺材,上访(申冤)”等关键词进行搜索,可找到相关新闻报道和网帖:“无言的抗议:陈尸九年诉冤情”;“陈尸十年难诉冤情,致南和县公安局全体领导的一封公开信”;“五岁上访死创吉尼斯纪录,躺冰柜八年求公道”;“平顶山市公安局不作为,女儿陈尸殡仪馆15年无人问”;“13年上访路:母亲亲手割下儿子头颅上京告御状”;“迟了13年的葬礼,留下多少悲伤和深思”……不难看出,中国停尸鸣冤现象比较普遍,有的停尸十年以上但问题依旧悬而未决。丈夫离世已二个多月,但我家上访诉求一个也没解决,宜黄县官员只想尽快处理我丈夫遗体和强拆我家合法房屋,对依法依规解决我家合理合法上访诉求依旧毫无兴趣,在这种情况下,我把丈夫遗体火化,丈夫死不瞑目走不安心。

恳请江西省委书记刘奇、省长易炼红、抚州市委书记肖毅、市长张鸿星关注此事,早日解决我家上访诉求,以告慰逝者抚慰生者。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