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感怀
东方安澜
[主页]->[人生感怀]->[东方安澜]->[天净沙·那时年少(散文)]
东方安澜
·后娘养的
·未遂之遂(小说)
·说说杨元元
·眼花缭乱瞎嚼蛆
·王兆山和北岛
·犟卵
·自然人情的物理渗透
·说说成龙
·说说一个回帖
·卵腔
·说说倪萍
·杂谈四则
·我的黄色记忆
·古琴(小小说)
·说说刘欢
·阴道上的圣殿(诗)
·说说黄云
·说说作协重庆开会那盛况
·木匠琐记(散文)
·乡村风物(散文)
·说说“言子文学奖”
·板神是这么炼成的
·吴家泾(第三季·一·二)
·吴家泾(第三季·三·四)
·吴家泾(第三季·五·六)
·吴家泾(第三季·七·八)
·吴家泾(第三季·九·十)
·从《坚硬如水》到《栖凤楼》再到《畸人》
·我之于文学之于生存
·鸡肋生活
·关于电视
·说说徐光辉
·《三花》
·自助餐
·吴家泾·第四季·一·二
·吴家泾·第四季·三·四
·吴家泾·第四季·五·六
·吴家泾·第四季·七·八
·吴家泾·第四季·九·十
·博主:东方安澜
·说说何建民
·吃面
·还是书荒
·热眼旁观看主张——读《台湾的主张》
·吴家泾·第五季·一·二
·吴家泾·第五季·三·四
·吴家泾·第五季·五·六
·吴家泾·第五季·七·八
·吴家泾·第五季·九·十
·“性”“俗”之间
·拨得开方见手段 立定脚跟真英雄
·杂文之道
·常熟地标
·吴家泾·第六季·一·二
·吴家泾·第六季·三·四
·吴家泾·第六季·五·六
·吴家泾·第六季·七·八
·吴家泾·第六季·九·十
·围脖时代
·何处不回家
·泪锁清明 国殇嘘唏
·春味五帖
·吴家泾·第七季·全书完·一·二
·吴家泾·第七季·全书完·三·四
·吴家泾·第七季·全书完·五·六
·吴家泾·第七季·全书完·七·八
·吴家泾·第七季·全书完·九·十
·说说央视女记被砍
·说说王荔蕻
·说说北岛
·夜读《传统中国的偏头痛》
·小林送我一箱酒
·天下多贼
·
·说说彭宇案
·小林的疑惑
·对微博实名的疑惑
·说说蔡英文
·银筷子涨价了
·才气和灵气——从《亚细亚的孤儿》谈起
·屁儿尖上郭美美
·借颗良心给百度
·说说方韩之战
·人民不答应(小说)
·县南街(散文)
·寻性记
·胡评委
·生命中最黑暗的一夜
·那些《奔向重庆的“学者”们》
·说说莫言获诺奖
·寻访林昭墓
·说说褚时健
·说 哭
·阅读《新阶级》,认识德热拉斯
·说说陈店
·说说新驾规
·2013年1月12日江苏常熟公民聚餐召集帖
·10月28日被苏州警方留驻的五个小时经历
·毁三观,你幸福吗?
·说说孟学农
·政府就是用来颠覆的,不是供奉的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天净沙·那时年少(散文)

             天净沙·那时年少

     小小船

   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我学会做船。我做船是无师自通,没有谁教,也不是有样学样。确切说,缘于灵光一闪。无意中捡到一个小竹爿,不经意间把一头磨了个尖角,看着看着像成了一个什么,这时候灵光中闪出了船的样子。继续摆弄,把两边削薄,看着有点船舷的味道,用铁砂皮打磨,把粗糙的地方磨光,船的样子就成了。看着自己异想天开的小船,满满的成就感,晚上放在枕头边,伴着幸福入眠。

   不知道另一层知识我是怎么得来的,可能是《十万个为什么》告诉了我肥皂或者油笔芯中的油可以使小船动起来。无意中得到这个知识,我更来劲了。船越做越精致。特意削到成年人一指大,选取有竹节的一截,船尾挨竹节那段截短,预备为燃料仓。竹节的节疤是天然的隔断,把前后仓分开。

   童年里,有大把的时光,我做得并不那么匆忙。我是个急于求成的人。也许,这是做自己喜欢的事和做父母差派的事之间的区别。我的工具也就两样,菜刀铅笔刀。这是最容易得到的工具,也最容易弄破手。弄破了手,只能不声不响,找块破布自己扎一下。母亲会疑惑,平时叫嚷着要帮洗澡的孩子,现在却乖巧老实,母亲没能勘破我的鬼。

   截、削、磨,我做得仔细又认真,做好后,在仓尾泥上肥皂或吹上笔芯里的油。看着船在波平如镜的水面上滑行,心里有无数的喜悦与快乐,却没有人分享。

     挑罾

   稍长以后,两臂生出了膂力,挑罾成为我最初的渔事。刚开始,挑罾对我很有吸引力。

   挑罾是个简单的渔具。找一块破蚊帐布,找四根慈好竹,四点角交叉扎住,就成了。细致一点,在蚊帐和竹竿缝好的四角绑上小砖块。清澈的河塘,凉爽的竹园,河滩石的尽头沉一把挑罾,挑罾四角的围栏中央洒点麦粞,麦粞的香气,引诱着鳑鮍、小鲫鱼、窜鲦鱼竞相逐食。隔了一会,偷偷溜上去,我膂力好,一把提起来,少有漏网之鱼的。

   氽好的小鱼,拌好葱醮,味道太赞了。但我却嫌拣拾的麻烦。不知谁教我的,把小鱼放细密篮里、再和干净的小石子一起筛。结果就没有结果了,我把一天的功夫和半篮烂鱼倒掉之后,再也不相信捷径了,老老实实用指甲在鱼肚子上掐个缺口,把鱼肚肠挤出来。熬过脚酸腿麻,迎来舒展的味蕾。

   好多个夏天,我多这样,把拣拾好的小鱼,放海碗里腌好,等母亲下班。母亲回来,放清水里漂一下,漂掉血水和盐卤,稍微沥干,就可以开油锅了。我嘴馋,但母亲嫌开油锅费事,所以不喜我弄,骂过去我几次,我很伤心,后来就不积极了。挫伤了积极性,对于渔事,我一直停留在挑罾这一层次上。

   

     麦钓

   夏天的闲,常能闲出点事。住在姑姑家,实在无聊,小表弟教我放麦钓。因为是无意的,一开始没准备,好在姑父常弄,有现成的麦粒。

   之前,我从没见识过麦钓。原来是篾片截成牙签长短和粗细,两头襻过来,扦上麦粒,鱼咬麦粒,篾片襻出,卡住鱼嘴。麦钓施放时捋顺着钓线轻轻洒落到河里。麦钓最怕缠上水草或互相缠住。小表弟老手,动作有头有绪,轻车熟路。

   新麦钓不是最好。用过一次篾质不力的篾片会被删替掉。临走,小表弟送我一串最当劲的麦钓。因为用过几次,篾片的柔软度和襻力在最佳状态。拿回家后,我依葫芦画瓢,煮好麦粒,扦好,把麦钓盘在搪瓷碗里,撑着小船,轻手轻脚扬洒在水面上。在河滩阶沿上静守。看麦钓主线上的浮子点点沉沉,随后水花四漾,因为是自己单独操作,心里有一种激动的期盼。果然,一个日光里收获颇丰。

   有了成果,我兴趣大增。那个夏天,我对麦钓充满了热情,天天蹲在小水泥船上。独霸小船,有人看不惯,在父亲跟前戳壁脚。而我父母,对捕鱼捉虾,似乎看不起的,认为是下等事。好在第二年分田到户以后,集体的水泥船不知所踪,我放在屋檐下的麦钓,也糟朽了。

     蓖麻

   老师是最大的骗子,教我们说蓖麻油在飞机上有重大作用。我们响应号召,一窝蜂种起了蓖麻。

   看着蓖麻在春天里长茎、杆,一节一节长上去,心里的高兴与日俱增。寄托希望的美妙使小孩子很满足。夏天里,已经长成高大茂密的一株,抬头望上去,已经有成串的青色的蓖麻籽结出来。然而父亲不懂得儿童世界的心里,笑着说,瞎起劲。

   果然被父亲说中了,一阵台风过后,我的三株蓖麻折断了。我难过的几天没出去玩。做什么多没心思。唯一安慰的,是同学那边,由于他爹早早帮他那三株蓖麻撑了竹竿,更加繁密茂盛。我每天都要去看看那三株蓖麻。在同学的蓖麻上找回自己的失落。

   终于,秋天到了,蓖麻焦黄,蓖麻籽也成了黑色,那串串蓖麻籽开始爆裂开,早熟的蓖麻籽有的掉地上了。我有时会上去捡几粒,放在铅笔盒里。每天打开铅笔盒,我就想起自己半途而废的蓖麻,心里有很多忧伤。

   老师自从号召过后,就没有了下文。等我们的蓖麻结籽有了收成,盼望着老师的下文,但老师似乎早忘记了。也没人敢去问老师。后来,同学等不及老师的下文,把蓖麻籽炒了,我吃过,太油,远不及葵花籽好吃。

     打赌

   小时候最要紧不是读书,起码要喂饱两只羊,放学后割草,是第一要务。

   有一晚我家厢房一屋子人,七张八嘴,父亲兴致也特别好,放言说你这么晚再出去割一篮羊草,就奖你一块钱。我年少气盛,当即应承下来,拎了篮子就出门。似乎有神仙相助,不一会儿我就提着满满一篮羊草回来了。

   父亲有点下不了台,涨红了脸。大家多不知道我怎么像变戏法一样转眼就有了一篮羊草。众人问,我当然得意洋洋,说这是我们的储备草,藏在渠道内,用瓦片和石块遮住。万一在野地里玩疯了,晚了就去发掘储备草,拿回家交差。

   父亲目瞪口呆,尴尬之极。一屋子的大人,没一个帮我,反而认为我搞小九九不对。父亲没有批评我,但明显想赖账,不过却又左右为难。父亲坐在那儿不吭气的样子,我很看不起他。父亲最后还是成功赖账,因为他根本就没想过给。贪钱不怕夜的黑。他没想到过我真的愿意晚上出去割草,没想到我真的能提一篮子草回家。满饭好吃,满话害人啊。奇怪的是,一屋子的大人,没一个说父亲不对的。

   我是最大的输家,逞一时之能,不但没得到一块钱,反而隔天没得玩,得加倍的割草,填补被我独占的大家的草。因为小伙伴们曾经有约,不能失信。

     香水

   改革开放后的一个年底,母亲从厂里带回来一瓶香水,一直搁在镜台上。作为摆饰,母亲没动过香水。我从没见过这么高大上的时髦货,趁母亲不在,我会时常拿下来玩玩。

   喷一喷,真香。在香味里,一种美好的美丽期待似乎近在眼前。为了这期待,我在香水里陶醉流连。因为香水,母亲平时对我的各种骂也忘记了。在心中,平时讨厌的母亲也不再那么讨厌了,香水装饰了一个虚幻的母亲。

   有一次,洗过的衣服有泔水味,我立即想到了香水,认为洒点香水穿在身上可以冲淡泔水味。可惜拿起香水的时候,我失手把它打碎了。一股刺鼻的味道立刻灌满了一屋子。原来,香水的本质并不好闻。一时间,我吓得不知所措。

   因为害怕母亲,我不知怎么想出了办法,用毛巾在空中挥舞,妄图消除刺鼻的香水味,我徒劳的挥舞了一个下午,刺鼻的味道还是挥之不去。那一刻,我恨极了香水。母亲下班,我无法隐瞒,只好忍受她恶詈的骂声。没办法,我把积攒的压岁钱一块四毛赔给了母亲,母亲也不客气,照单全收。因为赔过了钱,我心里也平衡了,也不再惧怕母亲的各种骂,从此,我学会了顶嘴。

   

                          民国104年1月16日

(2018/12/01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