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歌文学
北京周末诗会
[主页]->[诗歌]->[北京周末诗会]->[老友记之下海/丁朗父]
北京周末诗会
·被伟大红太阳晒出的焦土与饥饿人民/伊娃(网文)
·温家宝:中国需政治改革/信报
·我们坚决反对文革复辟同样坚决主张政治改革/文明底
·毛泽东不是救世主不是神仙皇帝/文明底
·一个“右派”的文革经历(一)/李文书
·一个“右派”的文革经历(二)/李文书
·世界对中国说不/网文
·舍命在敲警世钟(三首)/陆祀
·每天当一会儿好人/网文
·中共取消毛泽东思想?/辛子陵近文转载
·北京新语丝/李启光
·公民运动曲(歌词二首)/陈天石
·清华北大,江河日下/文明底
·当我第一次看到日本投降书/真相网
·中共为什么要审查老中共辛子陵/王小华
·五四、六四(三首)/陆祀
·中国人不能违背人类的共同价值准则/王小华
·中华英雄/陆祀
·辛亥再题/陆祀
·响应秦永敏关于帮助李旺阳的呼吁/王小华
·给一个沈阳的孩子/丁朗父
·法国藉爱党华侨宋鲁郑是“人”?/王小华
·会员:萧远、闵琦、周舵、丁朗父
·会员:王华、沙砾、陆祀(张晓平)、吕洪来
·中共"马屁"学者不要以"中国人民"自居/小华、学渊
·《逆说东亚史》点评——没有人权的国家与民族毫无尊严/王小华
·清华蒋南翔模式评述/七旬老右
·重回毛泽东的轨道只会加速灭亡/七旬老右
·薄熙来,你凭啥子动我们的黄桷树/雕翎箭(墙内网文)
·喊打过瘾,真打要命/文明底
·李庄案的要害是毛左要把重庆民营企业家一网打尽/陈有西律师(公民网刊)
·斯伟江律师关于李庄再次被控辩护人妨害作证罪一审辩护词的特别申明和结束语
·警惕“薄熙来”们争当第二个毛泽东/王小华
·为辛老争自由争公道/朱忠康
·中国的一切问题都是中共造成的/王小华(公民通讯)
·昭和维新之歌/(日) 三上卓 词曲
·艾未未是一个有创造性的艺术家/栗宪庭 章诒和(墙内网文)
·网络让愤青变得獐头鼠目/李铁(墙内网文)
·流氓帝国/bbhyang3008
·辛子陵在科技部离退休老同志座谈会上的讲话
·故宫里面的真假故事(三段)/思宁先生等
·要求中共全面彻底公开毛档案/网文
·六四新曲/朗父塞鸿秋
·为临川钱明奇事斥当朝者/诸葛亮
·极左分子就是恐怖分子和法西斯分子/中国新青年(墙内网文)
·黄万里致江泽民的三封信
·答酬宜之十八韵/黄万里
·“乌有之乡”罪犯语言一瞥/毛家大爹
·艾未未是一个有创造性的艺术家/栗宪庭、章诒和
·齐奥塞斯库为什么不得好死?/告专制者
·老毛和长工五毛的地狱对话/焕北斗(墙内网文)
·现身说法:三峡工程是怎么通过的/王小华
·救党派辛子陵自辩书(一、二)
·救党派辛子陵自辩书(三、四)
·在最黑的黑夜祈祷/丁朗父
·六四:中国向何处去?/王小华
·作者介绍:肖远(萧远)
·论党内分权制衡/曹思源
·中国离现代文明社会越来越遥远/王小华
·毛泽东时代中国的人际关系/狂生徐文长01(墙内网文)
·我的文革记忆:黑五类人生叙事/狂生徐文长01(墙内网文)
·法制和宪政是至高无上的/江平(北大演讲节选)
·把端午节定为“对持不同政见者宽容日”、端午小集/肖远、老牟、张杰、娄建
·万里梅花词/丁朗父
·有感重庆周先生的遭遇与海外官二代的狂妄/王小华
·湘楚人士端午雅集/肖远、丛林、启光、朗父
·袁腾飞语录摘析/朱忠康摘录
·中苏密约——斯毛合谋消灭一亿中国人/事实说话
·今日中国之现状/网友一众
·用事实说话/朱忠康 铁流
·民主靠中国人自己争取/王小华
·谁是中国最大汉奸/忠康
·北京守望者/丁朗父
·蹲守赵作海先生门前的老太太和文革时东北森林中老大爷的道德比较/王小华
·评毛促改革 批毛救中国/金为民
·“中原评毛”是投向极左派的犀利匕首/铁流
·作者介绍:叶中原
·毛泽东“指鹿为马”的故事(一)/中原评毛
·毛泽东“指鹿为马”的故事(二)/中原评毛
·毛泽东指鹿为马故事(三)/中原评毛
·古今异议最动听/江辉、肖远
·对中国人苦难的回顾远远不够/王小华(公民通讯)
·祸国殃民毛泽东思想(一)/中原评毛
·祸国殃民毛泽东思想 (二)/中原评毛
·翻云覆雨毛泽东/中原评毛
·毛泽东坐殿(一)/中原评毛
·毛泽东坐殿(二)/中原评毛
·毛泽东卖国录/中原评毛
·反右狂毛泽东(一)/中原评毛
·狂左毛泽东(二)/中原评毛
·呼吁最高人民法院:枪下留命/朱忠康
·辽宁高院完全采信伪证的死刑判决/文明底
·狂左毛泽东(三)/中原评毛
·燕山壮士歌/丁朗父
·《刘志丹》这类文字狱还会发生/(公民通讯)
·《刘志丹》文字狱还会发生/(公民通讯)
·毛泽东是伟人还是罪人/中原评毛
·兴安谣/丁朗父
·回毛左五毛党邓吉趋/朱忠康
·西拉木伦河
·中国地主们:刘文彩一例/王瑜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老友记之下海/丁朗父

   
   
   六四之后许多人下海。我所接触的,有政治学所的秦孟周,王志刚;体改所的娄健;发展所的冉明权,还有许多被打下海的各大学的民运分子。秦孟周帮我从冉明权那里扣了一个公章,开了一封公文,我就把自己从单位调走了,连档案都拿到自己手里。
   发展所被农研中心收编之后,在六里桥空军休干所租了几间地下室办公。发展所被解散之后,原址上成立了一个乡镇企业决策参考通讯社,由冉明权负责。这个通讯社名义上挂靠在农业部农村研究中心,实际上既不出人也不出钱。我就在这里混了几个月。
   六四过去了,但是我们还是满脑子的政治活动。我们两三个人商量干点什么。我起草了一份传单,叫做《首都人民告全国人民书》,主要内容是鼓动军队倒戈保卫赵紫阳的改革等等。那时候电脑还很少,我掏了两百块钱,托人请他在科学院工作的亲戚打印出来。当时北京全城戒严,各单位严格清查,一片红色恐怖。如何把打印出来的传单散发出去,又要保证人员安全,是个难题。我们决定每人去找一个书店,最好在公主坟五棵松一带,把传单一页一页夹在书里再放回书架,这样人们来买书时就会看到传单。为了保证安全,所有参与的人要同时行动。如果不同时进行,先发出去的传单被发现了,后行动的人就容易暴露。一切都准备好了,但我又出了状况。


   有一个在海南做生意的朋友资助下,我在北京电影制片厂的小招待所租了一间房作办公室,七分搞政治活动,三分做生意。来来往往主要是北京各大学六四以后出狱的,被开除的学生和如我一般下海的青年知识分子。北影厂在北三环路蓟门桥的东北角,政法大学在西南角。吴仁华走了以后,陈小平还在政法大学呆了一段时间,同时给纽约时报做事。我到南平房找过他几次,他也介绍过一些人来找我。陈小平非常警觉。每次去找他,说到要紧的事情,都会到外面的空地上,蹲在那里交谈。有一天,陈小平带着一个女青年来找我,想在我的办公室里接住几晚。女青年叫刘丹红,牵扯王军涛的案子,刚从监狱放出来。当时社经所被解散,财产被扣押,人员跑的跑,抓的抓,她没地方可去了。我想也没想就答应了。
   刘丹红离开之后几天,我租房的担保人来找我,说北影厂保卫部的人找到他,由于经常有一些受到监控的人来找我,北影厂承担不了责任,不能再把房子租给我了。
   被从北影厂小招待所赶出来后不久,我的腿就在骑自行车时被摔断了。政法大学的西边,有一个大钟寺蔬菜水果批发市场。各个菜市场的摊贩们,从这里批发各种蔬菜水果,再到菜市场去卖。一天上午,我骑着自行车在蓟门桥东南侧的非机动车道上东行。一辆装满大白菜的三轮车从后面冲上来把我撞倒,当时腿就不能动了。几个朋友,我记得有殷卫江,把我送到了北太平庄的262医院。照过片子,刘江林大夫说是股骨颈骨折。当时就准备手术。刘大夫技术很好,我很快就出院了。
   那时我哪懂什么生意,全靠东跑西颠东张西望找门路。腿摔断了,一时半会跑不了,还得有人招呼。那时前妻毕业后在北大历史系办公室工作,刚生了孩子,根本顾不上我。下了海,没有了单位。在医院里,全靠六四的小兄弟们照顾。还有一件事耽误了,就是那批印好的传单,也就没有合适的人去发了。看过这份传单的人不多。六四后被关过半步桥监狱的殷卫江说,在监狱里没事天天研究刑法。这份传单,有主张,有目标,有主张,有行动——“你至少得判十年”。多年以后,有一天我在西四环上开着夏利回家,一辆捷达从后面追上我,里面殷卫江在向我招手。我跟着他到了他在玉泉山后边的工厂,他对我说,圈子里有人说我是特务。我跟你说,我真不是特务!我相信他。如果他是特务,我早就应该在监狱里了,十年以上。又很久之后,在周舵儿子的婚礼上,我们坐在一桌。我送了他一本诗集,他接过去说,“我收下”。
   一下海就把腿摔断了,这问题有点严重。离开单位就没有公费医疗了。刚生完孩子,家里也顾不上照顾。好在我是苦孩子出身,也没有感到什么受不了的压力。医院的医生护士都很好,经常和我聊天。刘大夫还向我介绍一个人造膝盖关节薄膜的技术,希望能找个有实力的乡镇企业生产这种薄膜。
   六四后被迫离开学校的学生,完全没有经济来源,也没与工作机会,所以生活大多窘困。所以一旦有一两个经济条件稍好的,大家便围在那里吃大户。有点像我后来在画家村看到的情形。
   80年代的大学还是精英教育。77,78,79这三年入学的大学生,被戏称为新三届,以区别66,67,68三届下乡的老三届中学生。这三年参加高考的包括从66年到77年的全部中学生,每年有六、七百万人参加高考,录取三、四十万人,大约每二十人录取不到一人,录取率百分之四左右。如果按现在的录取率,这三年录取的全部大中专学生,现在都可以考入一流大学。三十所一流大学,每所录取一万,就全部录取完了。八十年代,基本是这个状况。所以,这些流落江湖的六四学生,资质应当是不差的。
   一下海就摔断腿,很倒霉,大家很同情,也尽力表达这种同病相怜之情。在住院那几天,被一帮六四学生簇拥着的老大周舵,浩浩荡荡的到262医院的大病房来看我。民主运动失败了,民生问题就突出出来,精英也要吃饭。我们都是一班书生,哪懂什么杨朱之学。但是和骤然被赶出校门的学生们相比,还是要从容一些。在当时的情况之下,如周舵者,就成了许多走投无路,报国无门的年轻人的导师兼兄长。想想,在六四之后肃杀萧瑟的北京街头,还有一扇门可以随时为你打开,那是一种怎样的温暖?
   周舵,在家里就是老大,父亲去世得早,母亲在文革中自杀,他的一弟一妹,差不多都是他带大的。他的父亲是民族学院的教授,他的家在民族学院一栋小楼的四楼,二楼住的是冰心老人。六四之后,冰心专门把他叫去问天安门广场最后一夜的情况。听完了对他说,你这一辈子算值了。
   那时江济良帮一家南非公司招商,在人大和理工大之间的友谊宾馆租了一间房作办公室,许多六四学生都去过这个点儿。那间办公室的地毯上,差不多每天都睡着一帮无家可归的六四学生。当时北京有几个这样的点儿:江济良的办公室,六里桥冉明权的乡镇企业通讯社,还有老宋宋旭民的老友记之下海/丁朗父
公司。
   
   因为在四通公司干过,所以周舵是这帮人里唯一有商业经历的人。当时的许多经商的计划都是他的点子。他曾带着一帮人到白洋淀去考察,还在他下乡的地方买了一块淀边的地。如果能坚持到现在,搭上雄安新区的车,就该发了。
   我的腿好了以后,和他一起去过山东威海烟台找项目。他妹妹的一个朋友老戚,是威海戚家庄人,大概是戚继光的后人吧。当时各地都大肆招商引资,当地也不管来的人是什么背景,只要说考察项目就热烈欢迎,威海市长还特意请我们考察团一行吃饭。
   回头时,到烟台住了一晚。六四以后,周舵逃到烟台避难,住在四通烟台公司在海边的一栋小楼里。他就是在这栋小楼里被戒严部队逮捕的。
   旧地重游。特意找了一个靠海的招待所。入住后,天已经黑了。我们一行人出门到了海滩,脱了衣服就跳下海了。周舵一马当先往前冲,往里游了大约半个小时,大家都说不行了,该往回游了。周舵不情愿地同意了群众意见。这时的海正在涨潮。等我们游到岸边,只见银色月光下,我们的衣服鞋子被海水冲得四处都是。
(2018/12/03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