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电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紫电]->[贵州民间第十四届人权研讨会]
紫电
·就《五驳马克思主义》一文的争论答二马
·核畸变能—人类未来的能源
·日本式经营证明了东方文化的成功
·是有效需求不足还是供给能力不够
·五驳马克思主义
·人权--中国人的梦
·21世纪的黑幕
·就《五驳马克思主义》与马虻商榷
·为和平祈祷--写在911
·马克思主义原理的反动本质
·第三封建的兴起
·响应联合国“世界人权年”活动
·中国公民向联合国请愿书
·6•4—19周年祭
·边际效用下的社会财富
·中国没有经济学
·谁在人权日践踏人权
·论人权是国家权利的渊源
·纪念《世界人权宣言》发布60周年
·就桑德施耐德教授等49位欧洲先生为张丹红辩护一役致德国之声的公开信
·强权之下的瓮安6•28
·中国公民向联合国请愿书
·贵州民间人权年活动纪要
·中国政府为何害怕“世界人权宣言
·贵州公民国际人权年活动纪要
·响应联合国“世界人权年”活动
·致:“共产主义受难者纪念基金会”
·经济与政治
·渴望自由 渴望人权
·文学的时代印迹
·为伊拉克人民欢呼
·权利回归——弱政府强国民
·也就《五驳马克思主义》与马虻商榷
·就《五驳马克思主义》与马虻商榷之二
·马克思主义原理的反动本质一
·马克思主义原理的反动本质二
·马克思主义原理的反动本质三
·马克思理论的终结一、时代世界观
·四、商品
·五、商品交换
·六、剩余价值率
·七、良好的愿望
·封建驳正
·马克思意识形态经济学扭曲的商品价值
·严冬下的中国人权
·人类文明的倒退——记“世界人权日”灾难
·终结马克思主义绪论
·终结马克思主义一
·终结马克思主义二
·终结马克思主义三
·终结马克思主义四
·终结马克思主义五
·终结马克思主义六
·终结马克思主义七
·终结马克思主义八
·终结马克思主义九
·终结马克思主义十
·终结马克思主义十一
·终结马克思主义十二
·终结马克思主义十三
·终结马克思主义十四
·终结马克思主义十五
·六•四诉求追忆
·化武攻击下,人类要向何处去?
·一党专制猛于虎
·产业协会宣言
·中国产业革命问答
·看不见的手被看见——商品价值说
·中国公民致加拿大国人民的感谢信
·救市如何奏效
·核畸变能
·反动无耻的马克思主义
·蓝星末日
·马 虻 曲
·丧尽天良的共产党官员(我的维权路一)
·丧尽天良的共产党官员
·讨伐马克思主义
·贵州民间人权捍卫者呼吁全国人民响应《国家人权行动计划(2016-2020年)》
·贵州人权研讨会
·贵州人权研讨会就中国维权问题进行探讨
·贵州民权橱窗与阿拉伯世界
·感触茉莉花
·恐怖两会
·暴政—准备你的裹尸布
·社会和解与中国革命
·无产阶级构成分析
·马克思主义如何抢劫劳动者
·中国公民就马克思塑像致德国人民的公开信
·贵州民运人士解剖《资本论》
·给资本主义正名
·贵阳“六四”20周年纪念座谈会纪实
·又到315打假日
·自由的力量
·读徐沛《无耻的洋人》
·无产阶级构成分析
·马克思主义猛于法西斯
·贵州民间第十四届人权研讨会
·揭开剩余价值和抽象劳动的真相
欢迎在此做广告
贵州民间第十四届人权研讨会

   
   
   2018年世界人权年某日,贵州部分人权捍卫者聚会于贵阳希腊广场,大家以人权为话题,深入研讨人权。研讨会由申有连先生主持。他说,“人人生而自由,在尊严和权利上一律平等”。这是《世界人权宣言》开篇载明的内容。西方先贤卢梭、斯宾诺莎等人在几百年前提出“天赋人权”。这实际是人们久藏心底的心声,引起了整个世界强烈的共鸣。我们生而为人,幸运地居于生命的最高端,是蒙上天即造物的恩赐。亚里士多德用灵魂阶梯的解析方式,把一个实存的,我们却为满足肉身躯体欲望而忘却的灵魂实在,详尽地告诉了我们。
   他在《灵魂论及其他》这部著作中,把灵魂分为三个阶梯。第一级阶梯是生长的灵魂。植物就只具有生长灵魂,它使植物吸纳天地精华和阳光雨露。但植物被固着在生长地不能移动,不能有形感知大千世界,甚至不能感知自身。
   第二级阶梯是感觉的灵魂。动物就同时具有生长灵魂和感觉灵魂。造物主赋予动物灵敏的感官和发达的运动肢体,使它们能奔跑,能飞翔,能游弋,自由寻觅惬意和躲避祸害。这是动物具有的灵,是上天赋予它们的权利。它们有感觉,有运动肢体,享有自由迁徙的权利。


   
   灵魂的第三级阶梯是理性。人是生物界中唯一拥有理性灵魂的生物。上天赋予人理性,能将来自感觉灵魂的思维片断贯穿起来,逻辑连接形成思想,并能将天赋的发声器官排列成语言,精准地表达出所思所想。理性灵魂既是人本身意志的支配者,也是造物主意愿的实现者。因此,理性权,即人权,是上天所赋予。剥夺人权,就是践踏造物主。人类的理性权利是自然界最神圣,最崇高的自然权利,它在社会政治中用“人权”这一有局限的名词来表达。人类组成社会并建立规则、订立契约,也是为使理性能充分发挥和展现。如果有哪一个社会限制甚至践踏这一天赋的神圣权利,那这个社会就是反自然法的。
   
   张先生接着发言,他说:今天我们在这里讨论人的这一自然权利。其实,自然权利是自然界一切生物普遍固有的,它并不由法律或某种信仰来赋予,也即不能用法律或其他任何社会的方式加以剥夺。人权,是人人生而固有的权利。当然,人是社会性动物。在社会中,需要建立秩序,这是人们一致认同的。但是,“社会秩序”是为共同的利益建立的。人们因为秩序自愿让渡的部分权利,是为了谋求更大的利益权利,这是“社会秩序”的根本。如果某些人以“秩序”为理由,强制他人放弃人的基本权利来满足他们的利益需要,那就不能叫“社会秩序”,只能叫“强盗逻辑”。
   
   人生而就固有不可剥夺的权利,因为这些权利构成人立足社会的根本。一个社会的秩序和法律,就是为了保障每个人的这些基本权利建构起来的。法律和秩序如果只为了部分人的利益,侵害大众的基本权利,那就不叫法律和秩序,叫强盗在打劫。
   
   周先生说,人人生而自由,这是不辩自明的。人类进入文明社会以前,是受自然法则支配,人人都平等享有自然权利。包括生命权、财产权、自由权等等。当人们的群居生活方式逐步进入文明社会,人们对人所具有的利己之心会侵害他人权利的现实已了然于心。于是,理性的人们便联合起来,订立契约,让渡部分权利,组成国家,以使自己的基本权利和利益稳固下来。因此,国家权力的基础就是人权,国家权力的原旨和目标就是维护人权。
   
   提到社会契约,人们首先会想到卢梭、洛克等人。但是洛克与卢梭不同,他认为,人们订立契约形成国家的时候,所交出的并不是所有权利,而只是充当合约执行人的权利。也就是说,当人们的自由权、生命权和财产权这些不可让渡的基本权利遭到侵害的时候,这个执行公共权力的部门会充当保护者,而不必受害人自己主张,也即每个人都无须时时警惕,就都能保障权利不会受到侵害,人人都享有充分的社会安全。或者说,人们交付的这部分权利即构成执行人的权力,更是执行人即政府的职责。
   
   洛克还强调,即使作为立约中执行人一方的政府暴虐无道,违反契约,人们将它推翻后,也不会出现无序的状态,只须另外择人执行就是。这就是人民主权的坚实性。这也回答了人类历史上战乱不断的根源,其实就是国家主权不清,以至你争我抢,胜者暂时为王。
   
   从这些阐述中,我们可以清晰地看到,社会,应当是自然法的延伸和扩展,是人类享受自然自由的乐园,而不是囚禁人类,压制思想和自由的地狱。
   
   刘先生说,追溯人权,由于我们失去它太久,以致我们已经丧失了这一权利下人的很多天赋。这是我们的不幸,也是整个人类的不幸。直到今天,仍然有凶悍、顽固的强霸者坚持认为人权是他们的“家事”,是所谓“内政”。我们从亚里士多德对灵魂的描述中,无可辩驳地看到,理性拥有者即我们人的天然权利和理性的尊严、珍贵。理性即为上天赋予了人类,其构成的权利即为上天赋予了人。难道有什么样的统治者,有什么样的“主义”,能赋予人理性?能改变人的思维和思想?能有改变人意志的权利?因此,理性权能就是人权的全部,人权是社会政治的表达,理性权是自然法权的表达,它更加明确、直接地表明了人权的不可剥夺。践踏人权,就是践踏理性灵魂,剥夺人权,就是侮辱造物主。也因此,人权是人类的问题,它关乎我们人类的尊严和生命的意义。人权不是哪一国的内政问题,而是整个人类的问题。把人权归入内政肆意践踏、蹂躏,是反人类的罪行。
   
   一个彰显自明的道理告诉我们,理性只有在自主的环境中才可能向高端升华,才有修为向上的意愿。如在压制下,理性必会堕落。作为理性基础的人权如被剥夺,理性将失去它的光华,人类将有愧于造物主。
   
   楚先生说,我今天要讲的,和大家讲的有点不一样,我要讲讲人权灾难下的民族和人类命运。
   
   是中国人就不会不知道当年的蒙元帝国。也不会不知道,中华自秦以后历史上无数次被外族征服、奴役的过去。当年的成吉思汗只是为了贪恋金碧辉煌的宫殿,和精美绝伦的服饰、美食,才在屠杀了几千万汉人后,留下不到一千万汉人供他们像牛马一样役使。汉人竟然只是因为能做最好的奴隶,才存活了下来。否则,被灭种灭族只是蒙古人举手之间。这种求生之道,令人……痛心。
   
   要知道,当年还处于原始未开化的蒙古人,只是因为享有充分的自由,人人都受到部族普遍、充分的尊重,每次征战,每个蒙古包都能分到一份战利品。就因为这些,他们轻而易举就灭掉了文化高度发达,经济高度发达,军队训练有素,武器装备精良,人数几千倍于他的千年古国。这是何其悲催,惨绝人寰的人权灾难直接导致的民族灾难。当年踏破中华的蒙古铁骑,不过是临时召集起来的牧民武装,总计也不过二十万,成吉思汗的常备军,最多时也不超过三万人。而中国的常备军就有近百万,且装备精良。所不同的是,蒙古兵的强悍在于他们自由、自信、效命,而中国军队却是驯化日久,顺从祈命的奴民武装。
   
   中国人自古就以创造力超强而闻名于世,历代统治者都以奴役、驯服这群勤劳智慧,忍辱祈命的人民供其享乐而沾沾自喜。他们心中根本就不会有丝毫民族意识,有的只是统治意识,这才导致中国连连遭外族灭国。而这些祸害民族的统治者,甚至在大难临头时也不醒悟,还在责罚军队御敌无力。殊不知,国力、民心早被其为了维护长久统治而完全毁灭。
   
   面对敌寇,汉人中的青壮男儿,只能像面对官军一样束手就擒,不但不能保护自家妻女,甚至要靠妻女献身来保住性命。这样被统治者完全分化,尚武和反抗意识被完全摧毁的民族,如何抵御外敌?如何不被弱敌灭国?当年的满人也轻蔑地说,其只须三千骑,就可踏遍江淮有余力。
   
   中华沃土千里,青壮无数,可惜全被专制阉割成了植物人。因此,人权不仅仅关乎个人的利益和尊严,人权如残缺,对一个社会,必然导致社会堕落,对一个民族,必使民族性丧失,对一个国家,则必使国民性不复存在。剥夺人权的专制之下,只有顺民、奴民,“国”,只是统治者的家,对人民而言,形同监狱。
   
   刚才很多朋友说到理性灵魂,我也看过亚里士多德的《论灵魂》,我国的荀况也有一些相似的论说。我赞同你们的观点,我也认为,造物主显然是用理性来提升生命的价值和意义,是要我们人运用理性管理这个生物圈,而不是相反,让理性破坏生物圈。但是显然,我们人违背了造物主的意愿。我们人不但使大量物种灭绝,使地球越来越不适合生物生存,而且,人相奴役,以致将理性堕落成了为奴的技能。
    紫电整理
    2018世界人权年
   原载《民主中国》
   
   

此文于2018年11月14日做了修改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