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遇罗锦
[主页]->[百家争鸣]->[遇罗锦]->[六赞翊浩]
遇罗锦
·遇罗克与中学文革报(2)
·遇罗克与中学文革报(3)
·遇罗克与中学文革报(4)
·遇罗克与中学文革报(5)
·遇罗克与中学文革报(6)
·遇罗克与中学文革报(7)
·遇罗克与中学文革报(8)
·遇罗克与中学文革报(9)
·伟大的影片《林肯》
·悼士非
·大水
·也读《绿山墙的安妮》
·德国芝蔴——大烟籽
·德国医疗保险的节约措施
·分居热与爱因斯坦
·欧盟的利弊
·喜欢她的性格——读毛栗子
·影片《赎罪》(Abbitte)给人的启示
·全世界在装傻充楞
·日本一山农
·德国的社会房
·这个国家叫“官穷民富国”
·遇罗克照片上的污斑二三事
·每月有十万战争难民涌进西欧
·“希望列车” —— 一部影片给人的启示
·雾霾不是锅盖,它随风旅行
·伊斯兰暴怒文化应先从食物上改变
·这里整个乱了套
·为何西欧青年去加入IS?
·这事如果发生在德国
·战士们已进入心脏
·胡杰——道德与力量的先行者
·追求心灵之爱的卡佳
·三读柳栋
·这本身就是电影剧本
·60种派别的伊拉克
·血浴, 巴黎的黑色星期五
·IS为何如此壮大?
·遇罗锦﹑柳栋:《以理性面对历史》
·雾霾﹑鸟屋﹑服装
·小鸟的房子
·意大利人为何愿意改信伊斯兰教
·偷窃的艺术
·2016.1.1.德国新年事件
·“新年事件”的连锁反应
·西欧难民现状所见
·俄国移民“丽莎事件”
·如果遇罗克的名字在电影界是禁区
·世界上的教派越少越好
·布鲁塞尔爆炸: 不一样的复活节
·温暖人心的生日卡
·报考过三次大学的遇罗克
·一次关于文革50周年的访谈
·我的幻想 (1,2.)
·微信时代的纪念
·德国现象
·痛悼黄嘴黑八哥
·发中共的牢骚,鼓民运的士气
·为何喜欢蔡英文
·高兴的是川普赢了!
·一部感人至深的鸿篇巨著 ——与《玫瑰坝》的作者谢宝瑜对谈
·我们在「绿野」找到了家——与《松园旧事》作者汪晶晶对谈
·我只想写下一生的想法 一一遇罗锦与彭小明文学通信
·遇罗克的预言
·给郭文贵的公开信(一,二)
·天降大任任不寐
·金钟和女儿
·与一位朋友的通信
·与一位朋友的通信 (补充版)
·遇罗锦 2017.9.3 推文:
·你在我心里是位巨人 ——给章立凡(增补稿)
·刘无敌为何被害死灭口?
·新年,给你写一封另类的信
·令人感动的“传奇时代”
·天然画家
·张林——独一无二的斗士
·张林——独一无二的斗士
·黄河边—— 给人以笑声的勇士
·特务世界
·二看黄河边——领袖的气质
·韦石,不要悲伤!
·三看黄河边——杰出的修养和才华
·四看黄河边——铁肩担道义,愿走荆棘路
·五看黄河边——坚冰与尘埃的性格
·六看黄河边——我在黄、李面前感到惭愧
·七看黄河边——无私的奉献者
·八看黄河边——少有的情怀
·九看黄河边——不屈的性格
·赞翊浩
·再赞翊浩
·三赞翊浩
·四赞翊浩
·五赞翊浩及建言
·补记:根本没有防止镭射线的防护墨镜
·六赞翊浩
·七赞翊浩
·八赞翊浩
·九赞翊浩
·我所认识的龚小夏
·十赞翊浩
·赞翊浩(十一)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六赞翊浩

   
   我估计,起码有95%的海外观众,若是每天去看郭文贵的胡扯八咧的视频,那滋味儿,一定有如耶稣上了十字架,正在被他的花花舌头千刀万剐。正因为黄河边先生和翊浩先生,代表大家天天上十字架一回,所以大家就只去看他俩的视频:想知道的也知道了,如所期待地也乐了,他俩的深刻评论也受教了;无论外界的环境天天有多少坏新闻,大家总算又能支撑地活下去,又能还算愉快地度过一天了。所以,要让我评价谁是这世界上的伟人的话,那一定是:黄河边、翊浩!
   
   书归正传。
   


   
   今天要赞的,就是2018.11.22翊浩的视频262。
   这期视频标题:郭文贵吹牛全世界媒体来征税 翊浩预言班农不久将弃若敝屣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CjJiY2ms3Pc
   
   
   首先,值得一提的,是视频片头最近几期所添加的音乐和字幕:动听、有力的音乐声中,推出几个醒目的大字“翊浩政经观察”,接着,是翊浩的心声之诗作:“只为百姓鸣公义,不为帝王唱赞歌, 唯望故国自由日,把酒言欢紫禁巅!”
   这片头音乐与诗作,不仅是很高的精神享受,也很鼓舞观众的心灵。接着,视频内容很快进入正题。
   
   翊浩先生首先说道:“老郭的王建之死的荒诞蛮荒故事会,今天结束了。好久没有系统地吐槽老郭的整个视频了。王建的荒诞故事会对于老郭,是一个非常重要的转折。我和很多人都希望老郭一改以前说大话的秉性,能够拿出一亿美金,成立一个促进中国的民主法制的基金;但以老郭的一贯做法和表现来看,我对此表示悲观。”
   
   他接着评述道: “海外的一些媒体小报,对于王建之死并无太大的兴趣,而是对于郭的一亿基金却兴趣很大。而郭的很多许诺已经放在了全世界的聚光灯下,但全都是放空炮;甚至他自己说完就忘。根据郭的财政被扣、被罚、被没收,飞机、游艇、房子现在全完了,以及他背负的巨大债务,郭不仅不正视自己的这些实情,却仍旧瞪着眼吹牛,满嘴跑火车。而且,郭对班农先生的不屑评语,如果让班农亲耳听见了的话,得把班农先生气死。”
   
   至于郭的“王建之死记者会”,给他的蚂蚁帮订的是最便宜的旅馆,房间价格远不如给他堂妹喝的一瓶好酒。
   翊浩反问道:“老郭说的很多事情,请问有哪一件兑现了呢?若是你老郭说一件事便兑现一件,我们也就没有什么好说的了。关键是老郭对每一件事情,说的都是驴唇不对马嘴,所以大家讽刺他、不满和议论他。但郭毫不在乎,依旧是放空炮、满嘴跑火车。”
   
   郭把自己四五十人的简陋记者会,吹的牛,比天大,且大话连连。翊浩先生认为:“连花了十万美元都不到,而郭却对此吹的牛没边儿。但郭在记者会上公开许诺的捐助一亿美金的反共基金,能否实现,已被全世界的报界注目了。”
   翊浩先生又一次郑重提醒:“媒体最关心的是:郭说的捐助一亿美金何时能兑现,郭砸锅卖铁也得交出来,否则,郭在全世界面前就是个骗子。还有,班农在华人印象里并非正面形象。”
   
   尽管海外的视频自媒体现象,是由郭的视频引起的,但郭的形象在人人心里,早已自然崩塌。
   翊浩先生又说:“郭说王建之死是被中共谋杀的,但世界媒体并不相信郭的说法。郭对自己的一亿美元基金的说法,其实就是为了自己在美国的政治庇护捞取资本。以郭的本性和人性,他甚至会戏弄班农、戏弄大众。尤其是,郭已对班农发了命令:‘你要是搞不定150个国家签署为我政庇的协议,你就是狗熊!’因此,班农与郭的闹翻,是指日可待的事。”甚至郭还发了大话:“誰迫害我或是迫害他人,无论是个人还是单位,我都会对誰发法院传唤令!”
   翊浩先生从法律的角度给与驳斥:“如果没有官司和没有形式证据的话,在美国,根本没有任何法院能由法官发下传唤令。郭已经把班农当作小跟班儿、当作狗熊了,并给与他艰难无比的任务了。”
   因此,翊浩先生预料班农与郭的闹翻,是不会太久的事。
   
   翊浩先生又说:“郭把自己这次租用的小小新闻发布会,吹的比天大;把自己租用的便宜房间,吹成全世界3600家媒体注目的、具有历史意义的重大场地。郭把美国的西诺先生和叶宁律师又奚落和嘲笑了一顿,被郭抓住把柄。”
   翊浩先生说他会再做一期节目,详细地说明西诺先生的禁制令一事,为何被驳回。
   
   这一期的视频,内容极为生动充实、令观众很受启发。我只是简要地写了一下大致的内容。还有很多令人发笑、感叹又详实的内容,我就不再细写了。大家最好自己去看这期的视频吧,相信比我的感受更为丰富。
   这里,摘选一些观众留言:
   
   *这一亿美金,估计老郭得捐,毕竟钱和命相比,还是命重要。
   
   *昨天郭文贵还在发布会上说要反共反习,今天又接着满嘴谎言,这个人已经不可救药了。 唯一可叹的是民运人士不能形成良性合力,一个郭文贵基本就把他们折腾得七零八落。 那些蚂蚁们又盲目崇拜……
   
   *你太小看郭文贵了,郭政庇期间肯定不会轻易与班农闹翻,班农的价值可不是几个形形色色的民运人士可比的。关于基金,他可以做个首付,再以分批注入的方式拖着看情况,也符合成立机构的一般节奏。另外,帮那些落马官员出声,其实也是一门生意,要知道他们也有得是钱。不过,以郭的信誉,人家未必放心与他抱团取暖。
   
   *一亿是要钱要命,老郭该选了,估计不拿一个亿他政庇肯定完蛋,不是遭遣返就是碎尸。
   
   *除了一些螞蟻破鞋以外,沒見到什麼歌唱家藝術家歡聚一堂的嘉年華盛況嘛。那個瑟琳. 迪昂怎沒來呢?噢,被藍金黃了!哈哈,什麼玩意兒!
   
   *你该调整一下对老郭的态度了,我很赞成你对老郭的报料革命的监督及有益的批评,但随着老郭的新闻发布会的举行,老郭又开始了新的对CCP的攻势,这比以前又进了一步,我们觉得现在要支持他干正事了,你如果再批评和挖苦就没意思了,必竟老郭开始干正事了,只要他继续干我们就该支持他,所以建议你减少对他的言论攻击,否则你就会被网友看成CCP的人,望你想一想。
   
   *文贵这是给自己埋了个天坑,国际媒体这不是捧杀老郭吗?老郭这个最会骗的等于给自己下了个套??不知道他后不后悔1个亿的事,还是他早已想好对策,比如先投个1万美元启动资金再吹成1个亿?可人家班农也不是吃素的呀,人家指着提大笔的管理费下馆子呢。而且老郭和班农的政治主张有分歧啊,谁忽悠了谁?
   
   *翊浩这期讲的真好,希望郭好好思量。
   
   *先別說阿貴房產、遊艇和飛機是否被債權人質押,他私下早已把有關資產向銀行抵押套現了!所以要阿貴擠一億美元出來搞基金會有難度,相信連一、二千萬美元起動費都很難到位!
   
   *看到翊浩这么热衷于替班农宣传,我们都感动了。再给翊浩输送点攻击班农的子弹,免得弹尽粮绝。 近期,左翼媒体英国《卫报》刊出了一系列关于右翼新民众主义(New Populism)的文章,标志着2019年5月欧洲议会选举前,左翼的反击开始了。 在这一系列左翼撰写的文章中,班农占据了大部分篇幅。可以说,2018年11月,标志着班农作为右翼新民众主义运动思想领军人物的确认。 https://www.theguardian.com/world/series/the-new-populism 这里有翊浩一份功劳,先谢了。
   
   
   笔者写到此,对比黄河边、翊浩二位先生的“反郭”之过程,除了二人是为了宣扬真理、揭露虚伪之外,黄河边先生不止一次地公开说,他是“为了报仇“,即郭在国内对他家人和对他本人的造谣与迫害;而翊浩先生正因不露真人真相,所以那些无聊透顶的人们,无法像对待黄河边先生那样对付他。我在先前的文章里,就夸赞过他不露真相的先见之明。
   
   这期视频的最后,翊浩先生又一次诚恳地劝郭,应该把钱花到正道上。他又一次地提到,郭应该用两千万美元成立一个援助海外民主民运人士的基金会,而非把钱乱花在许多没有意义的事情上。
   对于郭在视频里最后说的:“媒体最关心的,就是我还剩多少钱。万一真不行了的那天,钱花完了,我或是跳楼、或是穷死。”
   翊浩先生对此十分诚挚、有些伤感地回答:“听到此,不禁感到一阵悲凉。终归,老郭算是个人物。我真的不希望是这两个结局。其实,老郭,你真没有必要像现在这样生活。” 翊浩又一次诚恳地说出他以前的建议,并道出自己对郭和班农的预言,笔者就不在这里详叙了。大家去看翊浩先生的视频吧,会比我感受更多。
   
   总之,这是让人很感动、也伤感的一期视频:为翊浩先生许多推心置腹的话而感动,为郭对自己悲凉的预感而难过。大家都是人。只因每人的活法不同,结局也就不同。而翊浩先生的形象,在我的心里,又高出了一大步!
   
   
   2018.11.23 德国 Passau
   
   首发博讯文集
   
   纪念文革 怀念遇罗克 http://jinianhuainian.blogspot.de/
(2018/11/23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